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赊阴寿  >  第十六章:事有蹊跷

第十六章:事有蹊跷

2084 2019-07-05 09:42:40

“寿衣店的股份我和你堂哥各持百分之五十,平时店里的一切由他管理,而我负责和火葬场对账。”张海洋从兜里拿出一盒中华烟,递给我一支:“我也不明白你表哥执意要写这份合同,仿佛预想到会发生什么事。”

我接过张海洋的烟,坐在一旁看着合同,堂哥猜测到自己会发生意外,那么...“楚凌,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张海洋笑眯眯的打断了我的思想。

“什么事?”我扭头看向他。

“在这干了几天你也感觉出来这寿衣店不怎么太平吧?”张海洋说道。

“嗯。”我应了一声,昨晚可怕的事情历历在目。

“那么这样好吧,把你的股份转给我。”张海洋点燃烟:“当然算是买,你开个价。”

“这些事等我找到我哥再说吧。”我起身准备去前台,张海洋叫住我:“等一下,我这人比较爽快。一口价,二百万,买你的股份。”

二百万?!我的家庭并不富裕,二百万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我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张海洋,张海洋看我有些心动又拿出一份合同:“只要你把他签了,给我一张银行卡,五分钟到你账户上。”

张海洋一脸认真不像再开玩笑,二百万对他来说并非是一笔大数目。说实话这时候我有些心动了,张海洋把合同递到我手上趁热打铁:“楚凌你也知道待在这里很危险,旭东出事说不定就和寿衣店有关系。拿上这笔钱回到家里过日子,不比在这里担惊受怕强得多?”

“对了。”张海洋又说道:“白衣女子的事情我会帮你解决的。”

听到张海洋这句话抬头看向他:“你怎么知道?”

“你哥找我约谈的就是你这件事。”张海洋自信道:“只有我能帮你解决,所以他才找我。”

“你怎么解决?”我犹豫的最大原因此刻是白衣女子事件。

张海洋微微摇头:“这些事不需要你管。”

“那我怎么相信你?”不可能他一句话就信他。

张海洋又坐回沙发上,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度:“因为只有我,能帮你。”

金钱和安全的双重利用下心摇动不已,本来就十分后悔来到...忽然间灵光一闪,不对,那份合同堂哥一年多前已经写好,就像遗书猜到自己会发生意外,那么为什么不离开?继续待在寿衣店?

更让我不解的是合同要把股权转给我?如果再我没来之前堂哥出事了,张海洋肯定会去找我,当时的我也不知道寿衣店这里的任何事情。

想到这里我把张海洋给我的转让合同放到桌上,接着拿起堂哥写的合同。假如我不知道寿衣店的事,有人找上门来说堂哥莫名其妙的失踪了,把自己的寿衣店股份给我,那么绝对会认为此事非比寻常。

寿衣店的股权理当给伯父伯母,就算不是他们也会是其他堂兄弟。我在家年纪最小,大学学生哪会管理店铺。

我打开那份合同,直接翻到最后一页上面有堂哥留给我的话。刚才大致扫了眼,上面写的是些让我把寿衣店维持好,不要冲动,成熟一点,遇事三思后行,别像小时候那次犯了错被人扣在家里,还是我把你救出来的。

看到这句话像是堂哥对我的嘱咐,但在合同上提起这件事有些不对。想起小时候,有一次隔壁村里的果园熟了,我和一些朋友放了学准备偷点回家。

不料被果园的主人抓到,幸好那主人和我爷爷认识没有为难我,让我在果园里尽情的吃。我那些朋友逃了回去不敢把事情告诉家长,见到我堂哥就给他说了。

我堂哥叫着一群朋友冲到果园救我,等他到了我手里拎着两袋子苹果正往家走。

这也没什么啊?我回忆到这里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再说我是自己回去没有被果园的主人扣下。扣下?我又想了想一个场景浮现在脑海,回去的路上我俩说到以后被人绑架或遇到其它事怎么办。

我和堂哥开始讨论这个问题,打电话的话就叫两人小名。小名?我看到合同上有个小七,心里犹如一颗子弹炸开。

小七是我的小名,我堂兄弟排行第七,家里人都叫我小七,自从上学之后这个小名脱离了。

堂哥出事了,我抬头看向张海洋。张海洋察觉到我的异样,眯着眼看着我手中那份合同,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我强压心中波澜:“不好意思,我哥他既然早已准备把寿衣店股份给我,我只能暂时接任。再说了,我哥或许遇到什么紧急事情,过不了几天就会出现,转让的事到时候你再和他谈吧。”

若是我没有来到寿衣店,得知合同上的蹊跷定会撕着张海洋脖领子逼问他我哥出什么事了。这段日子在寿衣店发生了这么多事心智成熟许多,明白有些事单靠武力解决不了,还会把事情搞的更糟。

‘不要冲动,成熟一点,遇事三思后行。’这句话就像是我哥的叮嘱。

张海洋脸色狰狞不断抽搐,本来蠢蠢欲动忽然的转变推断出合同上堂哥给我留了什么。张海洋咬牙切齿道:“小子,你可要想清楚,这里不是你能控制的。”

“我控制这些干嘛。”我耸了耸肩:“做好我自己的事等着堂哥回来就可以了。”

张海洋站起身瞪着我:“听我一句劝,把你的股份转让了,白衣女子的事我给你解决,靠你自己完全不行,而且我再给你多加一百万。”

“不好意思,再加两百万我也不会同意。”我态度坚定道。

任何人都希望有钱我也不例外,但是要孰重孰轻,拿我哥来换一千万也不行。我们是堂兄弟却胜似亲兄弟,他现在有难我拿钱回家置他死地而不顾绝不可能。

张海洋徒然间气急败坏指着我道:“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稍有不慎你就会和你堂哥一样!我是在救你!”

我抬手把他指我的手臂推开:“我不喜欢陌生人指我,另外,我也不需要你来救。”

张海洋气的怒火中烧穿着粗气,随后狠狠的点了点头:“好!无所谓,反正白衣女子的事你解决了也会死,老子大不了再等一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