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世子爷,您惹上官司了!  >  第十章 用招激将法,农场拿到手

第十章 用招激将法,农场拿到手

2117 2019-06-09 22:07:04

她都要了侯府三万辆银子还不够,现在又要狮子大张口的要银子?

顾惜筠心里一紧,连忙堆着笑容柔声道:“大嫂你要那么多银子干什么?不怕贼惦记吗?”

明明就是舍不得给银子,还偏偏能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的!

这顾惜筠还真是会惺惺作态!

徐飞鸢眉梢微挑,好看的丹凤眼里泄出一抹似笑非笑来:“二夫人说的也有几分道理。那就换成其他东西也行。我这人还是很好说话的,知道对不起我了,拿出点诚意来赔礼道歉,我自然也就大人大量的不会去计较那么多。”

这不还是索要东西?顾惜筠脸上的笑意险些维持不住。先前徐飞鸢从燕长雍手里诈走三万辆银子,已经让侯爷夫人对她诸多意见了,这会儿她要是再割舍点什么东西给徐飞鸢,那她在侯府的日子不是要更加艰难?

顾惜筠轻抿了抿唇,有些骑虎难下的道:“大嫂……您这……”也太不要脸了吧?揪着点理还不依不挠了?

看她支支吾吾,磨磨蹭蹭的,徐飞鸢有些不耐烦。手肘抵着在桌子上,她抬手扶额:“两位要是没什么诚意的话,就请回吧。我这两日因为和离的事情,心神俱疲的,真没那个闲情逸致一直陪着你们寒暄聊天。”

她微微垂眸,长长地睫毛扑闪下遮掩住眸底一闪而过的狡黠。

就不信这激将法对燕长廷没用!

果然,燕长延立马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徐飞鸢和燕长雍和离确实是因为二房的原因,这会儿她都明言讨要补偿了,他若是不赔偿点也终究心不安,理不得。

微微斟酌一番,燕长延开口道:“不如这样吧,大嫂,我名下有一处农场,我把它转让给你,作为赔礼。”如今徐飞鸢这边并不缺人伺候,他转让给她这家农场,说不定还能解决她点燃眉之急。

毕竟一介女子想要在这世道立足,还是很艰难的。

徐飞鸢叹了口气,姣好的侧脸上浮现一抹落寞。

美人憔悴,嗟叹连连……这情景勾得燕长廷心里的歉疚感更浓,轻抿了下唇,他张口就欲要再加点补偿。

顾惜筠一看不好,连忙抢在燕长廷开口前道:“长廷名下的产业不多,这农庄也算是唯一拿的出手的了。还望大嫂大人大量,看在我们夫妻是诚意赔礼的份儿上,收下这处农场。

这是断了燕长廷想要再给她补偿的心。

啧啧,这顾惜筠看着清清纯纯的一张脸,心里的算计倒是不少。

也罢,反正这农场本来就是意外之财。她徐飞鸢也不是那么贪心不足的人。伸了个懒腰,她悠悠站起:“行吧,那我就收下了。日后只要你们不来招惹我,我也绝对不会去扰侯府安宁。”她盈盈一笑,“这农场就当是为我们彼此买了个清闲。”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燕长廷夫妻也没有再留下的必要。

微微拱手,燕长廷道:“那我和惜筠就不打扰了,稍后我会让人把转让书送来。”

……

燕长廷回家便直接从房间里拿出了转让书。

瞧着他真毫不吝啬的就要把这东西送出去,顾惜筠伸手拦住了他:“农场里面还养着大量的奶牛和羊。你要连那些东西都一并送了她吗?”她知道燕长延是个烂好人,可她没想到,他竟然会眼睛眨都不眨的就把这样赚钱的农场拱手送给徐飞鸢。

徐飞鸢那贱人占着世子夫人的位子,少明里暗里的挤兑她了吗?这会儿徐飞鸢都不是侯府里的人了,凭什么还要让她白白得那么多好处?

顾惜筠心里愤怒不已,脸上却依旧一副柔和的表情,温声劝道:“母亲现如今还卧病榻上,正是需要补身子的时候,你把农场里的那些牛羊都给了她,母亲若想要喝羊奶了可怎么办?”

燕长雍正从外走来,听到两人的对话,他剑眉微微拧起:“要把牛羊给谁?”话语清冷,气势压迫,他望着人的目光里不自觉的便带了几分凛冽。

燕长延攥着农场转让书的手紧了紧。

顾惜筠连忙把她们去见徐飞鸢的事情说了一遍。边说,她还边抹着眼泪伤心不已的道:“我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演变成为这个样子,心下歉疚不安,便想着挽回一些,想要登门求她回来,可……”她欲言又止的轻咬了咬唇。

看她这样儿,燕长雍那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气血上涌,有一抹腥甜在喉咙里堵住,他怒声怒气的道:“都已经和离的人了,还找她做什么?”挽回?那女人那般败坏他的名声,颠倒是非,倒打一耙的,他燕长雍稀罕她?

若不是看在她先前为老侯爷守孝的份儿上,他早把她休了!

“可现在长延已经答应把农场给她了。”顾惜筠适时添了一把火。

燕长雍气的肩膀头都颤了一下,冲着燕长延劈头盖脸的就训:“她拿走的东西还少吗?你还巴巴的登门去给她送东西?真是糊涂!”他狠狠的夺过燕长廷手中的农场转让书,黑沉着一张脸道:“此事交由我处理。”

他才不可能为了一个徐飞鸢而当什么不忠不孝之人!

农场里的那些鸡鸭牛羊,徐飞鸢一只都别想得到!谁让她睚眦必较到令人发指的地步的,如今就别怪他以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

拿了转让书,燕长雍转头就吩咐侯府的管家去安排人手,速度把燕长廷名下农场里的动物全部都迁到了侯爷夫人名下的农场中去。

亲眼盯着人把农场里收拾干净,一点儿多余的东西都没有了,燕长雍才拿着农场转让书去了徐飞鸢的庄子。

彼时,徐飞鸢正在浇花。素白的手中拿着一把碧绿色的喷壶。水流哗哗从喷壶里流出来,把那盆长势旺盛的红色花儿浇的鲜艳欲滴的。

红花绿叶间,她白皙的手腕若玉一般莹莹耀眼。

燕长雍看着她挽起来的半截袖子,太阳穴上的青筋“突突”了两下:“不知羞耻!”那有女人家这般豪迈做派的?

浇花便是浇花,整的像是勾搭人似的算怎么回事儿?

看得一肚子火气的燕长雍三两步走到院子正中的石桌前,“啪”的声直接把那张转让书拍在了石桌上:“徐飞鸢我已经和你一刀两断了,你倒好,竟然还这般贪得无厌?”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