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极品仙医在都市  >  第六章 得饶人处不饶人

第六章 得饶人处不饶人

2118 2019-05-22 09:11:34

“呵,这道歉说的真轻松,我可不敢接受。”孟凡森说道。

“小友可还有何不满意?”崔老询问道。

“满意,我还敢不满意吗?动不动就报警,动不动就抓人,我要是敢不满意,这门不是就出不去了?你这黑店也开的太明目张胆了一点吧。”孟凡森冷笑道。

“这的确是我们做的不对,老朽也给小友赔个不是。”说着,崔老也对孟凡森鞠了一躬。崔悦人在一旁喊了一声,想拉住崔老,却被他强硬的推开。

“这我可受不起。”孟凡森装模作样的说,却一点避开或是阻拦的动作都没有。

“但我这店是黑店从何说起啊?老朽一向清清白白做事,明明白白做人,还望小友告知。”崔老鞠完躬后这样说。

“哼,就之前你听到的方子,外加一套银针,你们这店就收我1000元,在别处顶多就2、300元,你还说这不是黑店?”

“竟有这事!”崔老心里一盘算,便知道他说的不假,怒道,“定是胡顺自作主张,欺你年幼,乱说价格。这等欺上瞒下毫无信誉之人,我这店里也容不下!”

崔老望着已经瘫在地上的胡顺,冷冰冰的说:“你滚吧,这店里容不下你。”

胡顺立刻求饶道:“崔老、崔老,我真只是一时鬼迷心窍啊......”

见崔老不理会他,又望向崔悦人说:“老板、老板,您看我的这么多年来,为店里辛辛劳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您不能就这样开除我啊......”

见她也不理会自己,胡顺便把目光望向了最后的希望。

“森哥,森爷爷,我求你帮我说两句吧,我上有老下有小,一家的希望都在我身上,我不能没有工作啊......这样...这样,我自掏腰包给您一套买那些药材,不,十套!就请您帮我美言两句吧,求求你了......”

胡顺哭的涕泗横流,惨绝人寰。吸引了在药店里其他人都围过来看,见是胡顺跪在地上痛哭,竟还有叫好声,想来这个胡顺平常也没少坑害别的客人。

胡顺哭了半天见孟凡森一点反应都没有,睁开泪眼一看,他居然还微笑的看着自己的笑话,顿时怒从心头起,破罐子破摔,指着孟凡森大骂。

崔老一挥手,指着胡顺说:“保安,把这个丢人现眼的玩意给我丢出去,以后不准再让他进来!”

两个大汉领命,一人抓头,一人束脚,任由他挣扎扭动,也挣不开,走到门外,呼的一下便丢向马路。

看热闹的人见状,一阵欢呼,仿佛是为民除害一般。

“小友,此地甚是混乱,还请往内院一叙?”崔老示意孟凡森。

孟凡森心想,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还没达成呢。这老头是这里老板的爷爷,那就是大老板了。这外面卖的肯定都是他淘汰下来不要的普通货,他自己肯定私藏了不少好东西。

自己的培元固本剂固然不是很挑材料,但若是用更好的材料,搭配上自己的灵兰针法,那肯定事半功倍,也能一定程度上的有完美筑基的一些效果了。

心思转念便想好,于是笑着对崔老说:“彼所愿不敢请尔。”两人一同笑着往内院去了

崔悦人跟在一旁,狠狠瞪了一眼高兴的孟凡森,心想这人怎么能这么无耻,刚刚让自己开除了一名员工,现在就要与自家爷爷做把酒言欢之势。

要是他是骗子,今天是设计好的剧情,那爷爷可就危险了。崔悦人心中一惊,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自己得跟紧他了,别让他哄骗了爷爷。想着,又加紧了跟随的步伐。

内院与外界相隔,顿时不觉得吵闹。四处花草繁茂,院子中央一颗榕树郁郁葱葱。流水从旁潺潺而过,通向外界不知何处。小桥架在其上,仿佛江南美景。房间也做的古风古色,

孟凡森四处一看,笑道:“崔老,你这院子风水设计的挺好的啊。”

“当年做院子的时候,可是请了国内最著名的风水大师张大师亲自操刀的啊。”崔老笑眯眯的说。

“毕竟开价几百万呢。”崔悦人小声嘟囔着。但此地本就安静,她这小声嘟囔顿时也被二人听去,崔老横她一眼,她才老老实实安分了一点,不再做些小动作。

“请。”来到一个房间,木制的门显得很是复古,崔老推开一扇房门,请了孟凡森进去。

待孟凡森坐定,崔老让崔悦人给孟凡森上茶,崔悦人虽有万般不乐意,却也没法抗命,只得烧了茶。

“请喝茶。”崔悦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孟凡森笑眯眯的看了看他,点点头接过来。

崔老从房间书架上小心翼翼的捧出一个檀木盒,轻轻打开盖子,拿出一本古籍,递给孟凡森。

孟凡森翻了两下,果然是那赤霄十三针的针法传承,不过只得前五页,也就是只记载了前五针,怪不得崔老只能在铜人上找出五针。

不过,他能在没人帮助的情况下,以一个凡人之身,从仅有的、这么破旧的古籍中探寻出真正的五针,也能看出他的本事不凡了。

“诶。”崔老在一边叹气道:“这古籍发掘之时便只剩这五页了,后续针法,老朽绞尽脑汁也补齐不成,所以恳请小友你替我补齐,哪怕只得三针都行!”

说着,他从暗格里拿出两个玉盒,摆在孟凡森面前。

孟凡森看了看玉盒,若他没看错的话,这玉盒表面繁杂的花纹,雕刻的可能是一个简陋的聚灵法阵,用以防止灵气散漏。

用这种盒子装的,会是什么奇珍异宝呢?他抬起头疑惑的看着崔老一脸肉痛的表情。

崔老用颤抖的双手打开第一个玉盒,只见在丝绸垫中安安静静的躺着一套通体透亮,在阳光的照射下似乎反衬出淡淡红光的玉针。

孟凡森眼神顿时被这针给吸引住了,他是修者,但更是一名大夫,对这样的宝物针具总是难以抵抗其诱惑。

原本在一旁小心观察孟凡森的崔悦人一看到这针,顿时惊呼起来,喊道:“这不是爷爷你最喜欢、最宝贵的玉髓针吗?爷爷你这是要......”

崔老心疼的点点头,叹道:“只要孟小友你答应传我后三针......不,只要你愿意帮我施展这后三针,我都愿将这宝贝送与你。”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