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诱妻入局:陆少用心不良  >  第十七章 你知道喜欢怎么写吗

第十七章 你知道喜欢怎么写吗

2005 2019-06-01 11:51:01

邵沉鱼和邵落雁捂着脸,看着暴怒的谢庭兰,顿时不敢说话了。

  谢庭兰冷冷的道:“敢耍心机陷害自己的姐姐,你们给我滚边上跪着去反省去!”

  两人更是害怕的发抖,不敢作声,只是一脸嫉恨的看向沈青时。

  打这种级别的小怪,沈青时没有半点胜利的快感可言。

  只是脸颊火辣辣的疼痛提醒着她,她心底深处渴望的那点母爱,是多么可笑的东西。

  她没再继续说话,只是低着头,一脸委屈的样子。

  陆星野在旁边看着她垂头丧气的样子,知她是故意演戏给谢庭兰看,却也知道她其实是真被谢庭兰的不信任伤了心。

  他手指动了动,压抑着拍拍她小脑袋的冲动,而后才道:“人已经送到,我就先回去了。”

  邵沉鱼和邵落雁虽然丢了脸,却还是舍不得,眼巴巴的看着陆星野,偏偏陆星野半个眼神都没给他们。

  两人眼中的光亮瞬间湮灭了下去,不管陆星野还是陆司夏,能嫁进陆家该多好呀!

  家里闹腾成这样,谢庭兰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只得客气的看着陆星野离开。

  沈青时无心去管她们,只低声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回房间了。”

  说罢,她便低头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谢庭兰对着邵沉鱼、邵落雁道:“还在这干什么?跪着去!”

  两人可怜兮兮的道:“妈……”

  谢庭兰却只是冷冷看了她们一眼,便追着沈青时去了,一边吩咐佣人去取药膏,一边对着沈青时道:“青时,脸还疼不疼?你别生妈的气,妈也是听了她们两个的胡话,一时着急,还以为你真的……我也是担心你被骗,担心你吃亏。”

  恐怕,最担心的还是被踢下了陆家这艘大船吧。

  沈青时此时只感觉无尽的疲惫,实在懒得应付她,只低声道:“妈,我累了,我先去休息会儿。”

  谢庭兰也知道她心里不舒服,只讨好的笑着,将药膏塞到她的手里,哄道:“好好好,妈不吵你,你好好休息,记得擦药,这个消肿快。”

  沈青时捏紧那药膏,沉默的回了房间,刚将房门关上,就忍不住将药膏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虽然,清楚的知道自己被抛弃,知道被接回来只不过是利用,可是在内心深处,却还是会有一心半点的期望……期望谢庭兰这个妈妈,至少是有那么几分无可奈何,至少是有几分的爱。

  却原来,一切都不过是她的痴心妄想。

  她狠狠压下心底翻涌的涩意,站在原地颤抖着,紧闭着双眸,将想要流泪的冲动压下了,才缓缓将门反锁,躺回床上,用被子将自己整个身体罩住。

  也不知道躺了多久,就这样带着混乱的思绪睡着了,直到感觉到脸上传来异样。

  她猛的睁开眼睛,便对上陆星野的灿烂星眸!

  “你怎么在这里?!”她惊的整个人坐了起来。

  “嘘。”陆星野含笑示意她噤声,而后手指才继续动了起来,认真的给她的脸擦药:“星野哥哥爬窗来给你这小可怜送温暖,省得你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偷哭,是不是很感动?”

  她不知道睡了多久,瞥了眼窗外。中途谢庭兰喊她吃午饭,她并不饿,根本就没下去吃,一直在睡觉,也许是因为身心疲惫,没想到居然睡到接近傍晚。

  窗户开着,窗帘被微风吹的翻飞,陆星野这家伙居然真的是爬窗进来的。

  他蹲在床边,一手在她脸颊上擦药膏,另一只手手中还捏着一只药膏,说话时,气息便喷洒在她的脸上。

  床头放着一款新手机,还放着一个袋子,里面亦装着各类的药,沈青时猜那些是自己腿伤的药,她离开的匆忙,完全忘记带药了。

  沈青时听见他无耻的话,下意识的抬手便朝着他的手背打了一下,啪的一声脆响,声音还挺大。

  沈青时没想到自己会用这么大的气,一时有些愣了,过来几秒才反应过来,干巴巴的道:“用你多管闲事!我自己擦!”

  说罢便直接从他的手中将药膏抢了过来,胡乱的在脸上抹了两下做样子,便丢到了一旁。

  “你也就知道凶我。”他想到沈青时回家时被打的情景,忍不住嘟囔了两句,看见他横眉竖目瞪了过去,才赶紧闭嘴。

  陆星野的手背都被打红了,无奈的叹了口气,举着手背伸到她的跟前,可怜兮兮的道:“为了给你送温暖,我负伤了,礼尚往来,刚才我给你擦,现在你给我擦吧?”

  “你活该!”沈青时哼了声,最终却还是拿着药膏挤了点给他抹在手背。

  陆星野看着她嘴硬心软的样子,眉眼不自觉便柔和了下来。

  她微微撅着嘴,眉眼间带着几分不耐烦,可是给他涂抹药膏的动作却是温柔的。

  他不由的身体微微靠前,一下子便贴上了她娇软的唇。

  沈青时的动作顿时僵住,四唇相贴,轻柔的仿佛不是一个吻,她还没来得及发怒,他便已经退开了,笑意盈盈的看着她:“你给我擦药,我给你送福利,礼尚往来。”

  “你还没完没了了?”大概是被欺负习惯了,她很快平静了下来。

  陆星野笑了:“你想要多久我都奉陪。”

  沈青时的手指轻点着手中的药膏,目光冷凝的看着模样精致帅气到极点的男人:“陆星野,你几次三番纠缠我,到底有什么目的?我不相信你会真的无聊到只是为了气陆司夏和姚静月,你知道他们根本不在乎我到底和谁在一起。”

  “我就不能是单纯喜欢你吗?”陆星野干脆坐在地上,有些无奈的撑着下巴看向她。看似慵懒随意,眼神却莫名透着几分紧张。

  只是,随着沈青时的话音落下,他眼中的星光湮灭,顿时只剩下墨黑一片。

  沈青时好似听见了一个大笑话,俯身看着他,不客气的道:“你这样成天左拥右抱,将取消婚约挂在嘴边的花花公子,知道喜欢两个字怎么写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