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诱妻入局:陆少用心不良  >  第四章 一条命做赌注

第四章 一条命做赌注

2347 2019-06-18 09:06:18

陆啸在旁边警告性的瞪了他一眼,而后便听见一阵细小的骚动声,沈青时顺着声音转头去看,只见一个打扮极为高雅的女人出现在楼梯上。

  她保养的极好,身上有着十几二十岁女人无法比拟的华贵气质,而且容貌极盛,身姿窈窕。她在楼梯上冲着陆啸的方向微微笑着,陆啸也立刻笑着上前站到了她的旁边,此人自然就是陆星野的继母姚静月了。

  沈青时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眼陆星野,只见陆星野手中拿着酒杯,微微啜了一口,似乎察觉到她的视线,扭头冲着她抛来一个暧昧的媚眼。

  众人都在听着姚静月和陆啸说话,也没空关注他们,沈青时躲在人群中很不客气的翻了个大白眼回他。

  “咳。”陆星野大致太过意外,险些被呛到,微微侧头压了压咳嗽声。

  沈青时看着他略有些狼狈的样子,有些报复成功的小快感,忍不住嘴角微微扬了扬。

  台上的姚静月和陆啸说了一番客套话,最后姚静月才笑着道:“再次感谢大家的到来,宴会现在正式开始。第一支舞,就让我们星野和青时一起带来~”

  姚静月话音落下,沈青时就听见周围不少人在议论“沈青时”是谁。突然被cue的沈青时挑眉看向姚静月,眼中寒芒轻轻闪过。

  根本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音乐几乎是在姚静月话音落下的那瞬间就响了起来。

  陆星野将手中的酒杯放到一旁,上前对着沈青时绅士的伸出手,低声道:“不会跳的话跟着我瞎晃就行。”

  沈青时差点被逗笑,却还是控制住自己,将手交到他的掌心,而后迈出了舞步。

  她一抬手,陆星野便知道她肯定是会跳的,眼中笑意更盛,抬手轻揽着她的腰进入到了舞池范围。

  参加酒会的客人都围成一个圈看着两人,两人相貌都极为出众,而且沈青时丝毫不怯场,两人搭配默契,一时之间围观众人皆是十分欣赏。

  然而在两人跳了一会儿,正沉浸在音乐中时,舒缓的音乐却突然戛然而止,仿佛是被人不小心切掉,瞬间转换成了激昂兴奋的爵士舞。

  沈青时与陆星野视线相对,陆星野笑眯眯的道:“我这恶毒后妈,为了让我们出丑,还真是煞费苦心。”

  沈青时早就知道姚静月肯定不乐意让自己的儿子娶她,却没想到会直接来这么一个下马威,还是一石二鸟!如果是个不会跳舞的人,此时早就被吓懵了。在这种众人围观的情景,她和陆星野,不管是谁配合不上来,舞步错乱,最后出丑的都是两个人。

“专心!”沈青时懒得吐槽姚静月,在隐约切换的那一刹那,就变换了舞步。

  陆星野作为爱去玫瑰海岸这类地方玩耍的二世祖,也果然没有让她失望,在她切换舞步的同时,十分默契的跟着换了步伐。

  两人顿时从轻缓温柔的华尔兹,变成了动感十足的爵士舞步。

  一曲舞毕,在场的人都为两人的舞姿惊艳,纷纷鼓掌。虽然和专业舞蹈人员比不得,但也远胜一般人,关键是俊男美女,默契十足,十分赏心悦目。

  沈青时甚至听见有人在议论两人是不是特意排练成这样,而后打听起她的身份。

  沈青时被陆星野扶到一旁休息,她来之前并没做跳舞打算,此时已经感觉到高跟鞋将脚磨破了皮,正隐隐作痛。

  姚静月挽着陆啸走了过来,陆啸眼中满是欣赏,似乎对她这个儿媳愈发满意了:“青时舞姿曼妙,可惜司夏在国外没能欣赏到。”

  姚静月苦心设计,却没想到沈青时会借着她的手让自己大放异彩,此时显然是不太高兴,但是却并未露出痕迹,只是打量着沈青时,笑道:“这么多年没见,出落的竟然这么漂亮了。青时还认得我吗?”

  姚静月和谢庭兰曾经可是“好姐妹”,沈青时小时候没少见她,当即笑着唤了小时候的称呼:“月姨和我小时候几乎没什么变化,还是这么漂亮,怎么会不认得。”

  姚静月当即就笑了,上前挽住沈青时的胳膊道:“青时还是这么会说话。来,陪我去花园散散步,这么多年没见,我们今天好好聊聊。”

  陆啸在一旁脸带笑意的看着,还以为姚静月是真要和她叙旧。倒是陆星野挑了挑眉,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沈青时跟着姚静月入了别墅的花园,而今大部分人都在大厅里忙着交际,花园只有她们两人。

  一步入花园,姚静月就松开了挽住她的手,沈青时亦心中有数,站在一旁淡淡道:“陆夫人,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姚静月听见她的称呼,顿住脚步转头看向她,眼神微讶,这才将她一寸一寸又细细打量了一番。而后走到花园的小石桌上坐下,抬手就着石桌上的茶具,给自己倒了杯茶,轻嗅着茶香漫声道:“你姥姥把你教的挺好,比你那两个妹妹懂眼色。”

  她这话自然是嘲笑邵沉鱼、邵落雁想要嫁入陆家是痴心妄想,借机敲打她也别想些不该想的。

  姚静月故意不叫她坐下,倒显得她像是个听人训话的。

  姚静月有意要给她下马威,沈青时也没客气,施施然在石凳上落座,不卑不亢的道:“姥姥听见月姨这么说肯定很高兴,来的时候她还和我说,陆家最重诺,虽然我们谢家而今不如从前,但陆家却定然不会有半分嫌弃。我作为陆家未来儿媳来到安城,有月姨和陆叔叔庇护,她可算是放心了。”

  姚静月喝茶的动作顿住,将茶杯搁在石桌上,看向沈青时的眼神,已经冰寒彻骨:“牙尖嘴利,确实好教养。”

  “谢谢月姨夸赞。”沈青时微微一笑,抬手给自己倒了杯茶,垂眸轻吹才啜了口,姿态娴静温柔,一副真心实意谢她夸奖的姿态。

  姚静月冷哼了一声:“你当真要如此不知进退?你要知道,在这安城,我想让你消失,恐怕就没人能保的住你。”

  “月姨在安城手段通天,我当然相信,也没那胆子敢去试试月姨手段深浅。”姚静月以她性命威胁,已是凶相毕露,沈青时却依旧是娴静姿态,轻声道:“我死了倒也罢了,除了我姥姥也没人替我掉一滴眼泪。但是陆叔叔十分重诺,陆家又讲究门面。我看他应该是打算履行婚约的,到时候若是传出去陆家不想守诺,故意暗中把我这个未婚妻弄死,丢了陆家的脸,陆叔叔恐怕要不高兴了。月姨也不想夫妻因为我而生了嫌隙吧?”

  “我们是夫妻,他再不高兴,早晚有一天也会消气,你的命可就只有一条,你确定要拿来做赌注?”姚静月冷冰冰的看着她。

沈青时笑了起来:“我还有太多未尽之事,当然不想死。其实我们并不是非死不可的局,月姨又何必总是拿这番话威胁我呢。何况,我的命是小事,陆星野母亲的命,应该不是小事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