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诱妻入局:陆少用心不良  >  第十二章 走我这条道

第十二章 走我这条道

2128 2019-05-28 09:43:00

沈青时是被痛醒的。  

  再次醒来时,四周一片宁静,床头一盏小灯散着晕黄的暖光。

  她试着动了动感受了一下,手腕的痛已经弱了很多,被踹过的胸腔呼吸时微微闷痛,但是并不严重,唯有被砸伤的脚还是传来一阵阵的隐痛。只是显然已经处理过,对比她昏迷之前已经好了很多,不算难以忍受。

  她稍微动了动,便感觉身上因为疼痛而冒了一层冷汗,也发现了……自己是被人抱在怀里,腰间环着一只男人的胳膊,耳畔还有男人浅浅的呼吸声缭绕。

  “醒了。”男人有些暗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正对上陆星野的双眸。

  因为刚醒,他的桃花眼带着几分迷蒙和慵懒,对上她的双眸后才缓缓恢复清明。只是,却也没有动,就那么拥着她,与她四目相对着,一双墨黑的眸子深沉仿似十分多情。

  每次见面时,陆星野总是一副浪荡风骚的贵公子模样,可是此时却是穿着睡衣,头发有些凌乱,胡子也没有打理,甚至双眸也好似因为睡眠不足而带着红血丝。

  虽然,与以往给她的感觉完全不同,但偏偏也不狼狈,反而带着几分颓废的美感,依然透着无尽的诱惑。

  他的态度那么自然亲昵,好像他们无数次相拥着入眠过。然而……沈青时却因为他这种理所当然的态度,更加恼火。

  总是这样!理所当然!像牛皮糖一样赶都赶不走!

  “我……是你弟弟的未婚妻。”她现在受了伤,也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只是面无表情第无数次的提醒他的无耻。

  他却是笑了笑,把脑袋凑到她的脖颈处胡乱拱动了几下,像是一条没睡醒想要撒娇的大狗一般,而后才晃了晃脖子,起身掀开被子去检查她脚上的伤。

  他捧着她手上的脚一边检查,一边懒洋洋的玩笑似的道:“天天嚷嚷也没用,早晚要解除婚约,想嫁进陆家,还是得走我这条道。你昏迷了一天,医生已经检查过了,手腕脱臼,已经接回去了,问题不大。脚上骨头没有断,但是骨裂了,外表的伤口也处理过,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才能好,这段时间不能乱跑。”

  脖子处似乎还停留着他碰触时的触感,沈青时脊背莫名触电似的发麻,借着晕黄的灯光看着仔细查看她恢复情况的男人,难以形容这种感觉,陌生到让她害怕。

  于是,在下一秒,沈青时便抬起那只没有受伤的脚,对着陆星野踹了过去:“别碰我!走你这条道?只怕我没那么长的命!”

  陆星野反应十分迅速,抬手握住他的脚踝,也不计较她的坏脾气,看着眼前肌肤盈润的小脚,一手轻轻捏住,另一手笑嘻嘻的抬手挠了挠她的脚底:“被我抓住了,走不走可由不得你。”

  “你!”沈青时只感觉一阵痒意袭来,脸顿时憋的通红,“混蛋!”

  看她气的脸蛋通红,他眼中笑意却更浓。

  倾身走到她旁边将她从床上抱起,在她想要挣扎时,他停住,目光灼灼的道:“我倒是不介意你在我怀里扭来扭去的,但是你确定你想要承担这个后果?”

  沈青时意识到他在说什么后,顿时全身都僵住,不敢再动。平时就不是他的对手,现在这衰样……又饿又痛,就更别提了。

  他好似很可惜她这么听话,将她抱着靠着床头坐好,又怕她不舒服,在她腰后垫了个枕头,而后才道:“我去给你把粥端上来。”

  沈青时恨恨的瞪着他的背影,只能捏紧了拳头,看着他一派慵懒的晃了下楼。

  陆星野将粥端了回来,她想要伸手去接,却见他自己先吃了一口试了试温度,才舀了一勺来喂她。

  仔细想来,他们实在不熟,他却总是如此自然的做着这样亲密的动作。白粥送到了嘴边,沈青时却没有动,只是皱眉看着他,伸手去接。

  “医生说你的手虽然问题不严重,还是要尽量少用,多休息。”陆星野并不肯,固执的捏着勺子。

  沈青时也不肯,固执的伸出手要自己吃。

  陆星野看着她挑了挑眉,突然笑眯眯的凑过来看着她的双眸:“还是,你其实是不喜欢我这样喂?想要我换种方式……比如,嘴对嘴的喂?我是很乐意效劳的……”

  “你给我闭嘴!”沈青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气呼呼的上前咬住他送到嘴边的勺子,将勺子里的粥吃了。

  陆星野颇为遗憾的道:“你这人真没情趣。”

  沈青时无声的翻了个白眼,决定不再理会这个神经病。人在屋檐下,暂时低个头,就暂时!

  确实也是饿的狠了,因为沈青时的配合,一碗粥很快见了底。

  陆星野满意的拍了拍她的后脑勺,像是哄小孩的语气道:“真乖。”

  沈青时往旁边避了避,没避开,也就不再垂死挣扎了,强忍着怒气道:“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现在怎么样了?”

  提及秦钊,陆星野的眼神顿时冷了下来。

  只是很快,他又恢复了平时那副吊儿郎当的态度,将碗随意搁置在了床头,而后弯腰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我在国外的时候,和他们有点冲突,这些人不甘心,看我回国了,追回国内要找我麻烦。带你去看看。”

  这冲突显然不是一般的冲突,而秦钊也不是一般人。

  沈青时并不想知道他的秘密,只是诧异的道:“他们在这里?”

  陆星野脚步一顿,低头看着她笑了:“我要在这里照顾你,他们当然也不能走远。”

  他笑的平静,她却从他的笑容中莫名窥出了几分血腥味。第一次见面就知道这个男人不简单,可是这一次,她却觉得他有些可怕。

  他抱着她从走出房门,她才发现他们是待在一栋别墅里,刚才待的地方是二楼。

  他直接抱着她进了别墅里的电梯,从二楼直达了负一楼的地下室。

  地下室另外安装了一扇门,随着电梯到达负一楼的提示音响起,那扇门被从里面拉开,门边一左一右守着两个男人。

  沈青时抬眸往里面看去,便看见角落里以秦钊为首,有几个人被铁链捆着,胡乱的躺倒在了墙角,地上还有一些没来得及清理掉的血迹,几人身上的伤口只做了简单的处理,只能保证几人短期内不会失血过多丧命而已。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