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诱妻入局:陆少用心不良  >  第十五章 怎么滚?

第十五章 怎么滚?

2160 2019-05-31 09:45:00

沈青时自问和陆星野没什么关系,就算来人真的是陆星野的女人,她也没必要承受这种语气的责问,干脆就没做声。

  倒是陆星野很是意外那个女人的到来,脸上的不高兴显而易见:“顾晓月,你怎么找来这里的?”

  顾晓月捏着包包走到陆星野的跟前,看了又看沈青时,才委屈巴巴的道:“我问陆叔叔要的地址。刚赶完通告我就来找你了,我今天休息,你陪我去逛街好不好?”

  沈青时觉得她名字有些耳熟,细细想了下安城这边的财团分布,才想起她是顾家的千金。和陆家一样,顾家也是站在安城势力顶端的家族,虽然比之陆家还差了些,但是却也有跺跺脚使安城地动山摇一番的实力。

  看她提及陆啸语气那么熟稔,显然是陆家看中的未来儿媳妇了。沈青时忍不住去琢磨陆啸这番行为,顾晓月这家族背景,如果真嫁给陆星野,肯定能助陆星野一臂之力。而她对于陆司夏而言,能起到的助力微乎其微,显然陆啸并没指望她能给陆司夏带来什么帮助。

  之前也听人说过陆啸再婚后便对大儿子不怎么看重,但显然并不是那么回事。便从这未婚妻人选来看,也可以看出陆啸其实是想要陆星野接班。

  顾晓月一边期期艾艾的看着陆星野,一边眼角还扫着她,眼中带着探究和考量。

  陆星野还是那副二世祖的架势,不耐烦的道:“我上次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你爱找谁找谁去,反正我是不会陪你去的。以后别随便来我这里。”

  说罢,他抬手指着大门道:“江淮,送客。”

  江淮上前一步,要请她出去,顾晓月却是顿时委屈的红了眼眶,指着沈青时气呼呼的道:“你不陪我,那你要陪谁?陪她吗?这种不三不四的女人,就能来你家吗?”

  沈青时眼睁睁看着炮火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朝着自己轰了过来,差点被气的一个倒仰。

  明明是陆星野这个家伙,屡次对她纠缠不休,占尽她的便宜,最后被骂的还是她?!

  她还没从被秦钊虐的阴影里走出来,现在又要面对这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顾晓月。

  不三不四?

  到底是谁不是个东西?!

  她起身拿过拐杖和包包,对着顾晓月道:“这位顾小姐,麻烦不要随便朝着我开炮,我也是受害者!你当我乐意待在这里啊?”

  沈青时怒气冲冲的拿过东西就朝着门口走去,走了两步,又不解气似的,朝着顾晓月继续道:“这破地方,你求我来我还不来呢,你好好管管你男人吧!”

  顾晓月这才发现沈青时的脚受了伤,被沈青时一通话砸的,站在原地顿时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江淮因为亲眼看见陆星野被沈青时打了一巴掌,自以为自己的承受能力已经很强了,此时看见沈青时对着陆星野一通嫌弃,嘴角微微抽搐,用了极大的自制力才没有笑出声。

  可真是,一物降一物,恶人自有恶人磨啊。

  偏偏,陆星野就是个没脸没皮的,被沈青时冷嘲热讽了一通,还半点不生气,看着她拄着拐杖往外走,赶紧的追了过去,凑到沈青时的跟前暧昧的笑道:“这么生气干什么?吃醋了?”

  沈青时直接将拐杖抬起指到他的鼻尖,一字一句咬牙道:“滚蛋!”

  “怎么滚?”他挑眉看着她,一副求教姿态。

  沈青时顿时被噎住,差点被气的吐血,一眼也懒得多看他,转头就走。

  陆星野站在原地笑了两秒,又继续凑过去讨嫌,看着沈青时被他气的不自觉脸蛋红扑扑,双眸亮晶晶的,他的眼中满是难以掩藏的笑意。

  顾晓月就这么被撂下,站在原地眼看着陆星野直接无视了她,追在沈青时身边,也不知道沈青时说了什么,最后陆星野直接一把将沈青时抱了起来,往停车的位置走了过去。

  她狠狠一跺脚,又气又急,最后对着站在一旁的炮灰江淮道:“她到底是什么人?!”

  她本来是想来给陆星野一个惊喜,却没想到陆星野直接给了她一个惊吓!

  江淮替陆星野挡扑过来的女人挡习惯了,平静的道:“顾小姐,陆先生无意和顾家联姻,也不喜欢太过纠缠的女人。”

  顾晓月脸色顿时一白,好半晌才道:“陆叔叔早就和我爸爸说好了,除了我,他娶不了别人。”

  江淮没作声,他家老大什么时候是那么好拿捏的人了。

  沈青时走路费劲,被陆星野一路扛着塞进了车里。她急着回家,这情况打车也不方便,也就由着他送了。

  只是,两天没回,还带着一身的伤,手机坏了两天都没联系上,一时还真想不到合适的借口和谢庭兰解释。

  和他平时总一副不靠谱的姿态不同,陆星野开车很快,但很稳,车子很快到了邵家别墅门口。

  沈青时作为陆司夏的未婚妻,如果和陆星野一同回家,自然是有八十张嘴也解释不清,干脆就警告了一番陆星野不要下车。

  陆星野乖乖坐在车内,含笑看着她。

  只是她刚推开车门,恰好邵沉鱼和邵落雁要出门,正好撞见她回来。

  一看见她回来,两人也不出门了。

  邵沉鱼立刻大声嚷道:“沈青时,你总算回来了!”

  说罢,她便跑过来拽住沈青时的胳膊,仿佛怕她逃跑似的,往别墅里面拉:“你赶紧给我进去,好好交代交代,两天两夜没回来,你都去哪里鬼混了!”

  邵落雁赶紧一溜烟的跑了进去,一边跑一边喊:“妈,妈,沈青时回来了!”

  沈青时皱着眉头,试图甩开邵沉鱼,偏偏邵沉鱼以为她是心虚,死死拽住她不放,她感觉胳膊都被邵沉鱼抓红了。

  邵沉鱼一边抓住她,一边还指挥家里的佣人道:“把这个车给我拦住!送她回来的人,肯定是她的奸夫,绝对不能放走!”

  坐在车内的陆星野,看了眼沈青时忘在车内的包包,又看了眼拦在车外的人,一时还真不知自己该不该继续听话了。

  恰在这时,谢庭兰从别墅里走了出来,也不顾他们此时站在别墅门口的院中,一句话没说,抬手就先冲着沈青时的脸上甩了一个耳光。

  她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她的母亲。

  “啪”的极清脆的一声,脸颊上火辣辣的痛在疯狂的嘲讽着她,把沈青时所有想要解释的话都打碎在了咽喉中。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