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诱妻入局:陆少用心不良  >  第二十章 藏了哪个野男人

第二十章 藏了哪个野男人

2143 2019-06-04 09:28:22

谢庭兰看她沈青时不肯听劝,着急的道:“你别不把我说的话当回事,咱们要是能攀上陆家,以后的好日子,你想都不敢想。这些年你姥姥把你养大,你就不想好好给她尽孝养老送终吗?”

  沈青时眼中的那点感情瞬间消失殆尽,一次又一次,不管抱着怎样的期望,不管怎么努力,最终还是会发现自己像个傻子一样可笑。

  为了过上所谓的好日子,在丈夫死后就把女儿像垃圾一样丢开,等到想起来可以利用的时候才接了回来,现在又一脸认真的劝说她抛弃所谓的底线去出卖自己。

  她俯视着拼命想要劝说她卖身去为邵家换利益的谢庭兰,终究还是忍不住质问道:“所以,你就是为了过上好日子,将我丢给了我姥姥,在我爸尸骨未寒的时候,就马上改嫁邵运来吗?”

  “你……你在说什么……”谢庭兰脸上的惊慌一闪而逝,很快就变成了愤怒,指着沈青时恼羞成怒道:“你还说你不怨,你就是这么跟我说话的?我是你妈!我做的事,轮得到你来说三道四吗?!”

  沈青时冷冷的看着她:“我只是好奇,想要问问这么有经验的你,现在过上好日子了吗?”

  她的眼神带着几分嘲讽,高高在上的样子,让谢庭兰瞬间想到了沈青时的父亲沈景逸,脸色顿时变的极为难看。

  身上的痛仿佛合着沈青时的眼光在一并嘲笑着她,她猛的从床上站了起来,仿佛被气极了,浑身颤抖的看着沈青时,似乎是忍无可忍,抬手就要往沈青时的脸上甩来一耳光。

  沈青时往后微微仰了仰脖子,避开了她的手。谢庭兰因用了极大的力气,整个人往前一个趔趄,又牵扯到了身上的伤,表情扭曲了一瞬。

  身上的痛也让她冷静了下来,两人面无表情的对峙了一瞬,沈青时实在懒得遮掩情绪,冷冷道:“还敢动手打我,不怕你老公又家暴你吗?”

  谢庭兰眼中的狠意一闪而逝,最终只咬牙切齿的道:“你可真是个乖女儿。”

  “多亏母亲教导有方。”

  沈青时不紧不慢的开口:“药给你擦好了,我腿受伤了,就不送你了。”

  谢庭兰还记得沈青时刚回到安城时沉默寡言的样子,他们都以为她是没见过世面性格内敛才不敢说话,初回来的沈青时也确实比较好拿捏,可是……却万万没想到沈青时会突然对着她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她稍稍一思索,也冷静了几分,知道现在并不是翻脸的好时机,语气稍微软了些:“我知道你还在生气我今天误会你打了你,又不爱听我劝你的话,但你要知道……我可是你亲妈,我说这些都是为你好。”

  沈青时没说话,谢庭兰看她油盐不进的样子,只好道:“那我先出去了,你好好休息吧。”

  直到听见谢庭兰出去后顺手带上门的声音,沈青时才有些脱力的跌坐在床上。

  不知道是该觉得谢庭兰和邵运来可笑,还是该觉得对谢庭兰抱有期望的自己可笑。

  她正陷入一种莫名的悲伤情绪中,却突然听见旁边传来一道略带几分埋怨的男声:“你妈让你好好把握住我,你就这么生气?”

  沈青时错愕的抬头,就看见陆星野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现她不远处,一脸哀怨的看着她,整张俊脸靠的极近,她吓的整个人往后一个倒仰,惨叫一声:“啊!”

  “怎么了!”沈青时话音刚落,伴随一声询问,房门就突然被打开。

  沈青时整个人条件反射,直接抓住陆星野就朝着床底下塞。

  这要是被看见陆星野在她的房间,那她可真是跳进黄河度洗不清了。刚才还将谢庭兰嘲讽了一顿,转眼就把自己的脸打肿了,可不只是丢人那么简单。

  邵沉鱼和邵落雁两人冲进来,只看见沈青时手往下按的动作,顿时瞪大了眼睛看向她,邵沉鱼更是上前一步质问道:“好啊沈青时,爸爸说我们误会了你,叫我们来向你道歉。结果你居然躲在房间里……你刚才在藏什么?”

  沈青时双手交叉置于胸前,一副很不欢迎她们两人的样子冷冷道:“你们是没被打怕吧?邵叔叔就是让你们这么和我道歉的?”

  邵沉鱼一脸激动的指着沈青时:“你别拿我爸来压我们!你老实交代,是不是藏了野男人在房间?不然你刚才那么紧张干什么?”

  她越想越肯定,沈青时刚才明显是没想到她们会进来,着急往窗下塞东西,不管藏起来的是见不得人的东西还是人,都够沈青时喝一壶的。如果是人的话,陆星野刚离开,陆司夏还在国外,被藏起来的会是谁呢?如果被邵运来知道她和什么野男人不清不楚的,恐怕……就要将她扫地出门了!

  “你可真好笑,我就是刚才不小心磕到受伤的这只脚,一时没忍住痛的叫了声,你们就脑补了一部电影。你们突然闯进我房间,我又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当然紧张了。妈妈刚出去,你就跑来我房间捉野男人,你是想说这个野男人,是妈妈塞给我的?”沈青时满脸鄙夷的看着两人:“我就爱往床下丢垃圾,你们管得着吗?”

  原本很配合的躲在床下看八卦的“陆垃圾”顿时好气又好笑的抬手去挠她的小腿,沈青时眉头一皱,直接将腿微微一抬,踩在了他的手心。

  陆星野看着掌心软乎乎的温热小脚丫,被踩的没了脾气。

  邵落雁听见申请时的话,在一旁没了注意。邵沉鱼却是不甘心,看着沈青时恶狠狠地道:“哼,今天任是你再怎么狡辩,我都不信。我偏要看看这床底下到底有什么东西!”

  “慢着!我的房间,是你想看就看的吗?你要看可以,但我劝你,如果什么东西都没有,你可得想好你得付出什么代价!”沈青时起身就要过去将两人拦住赶出去。

  邵沉鱼冷笑着指挥邵落雁,笃定道:“你把她给我拦住了,她就是心虚,她越不给我看,我就偏要看!”

  她话音落下,邵落雁就赶紧冲上来将沈青时拦腰抱住。沈青时脚受了伤本就不方便,挣扎着要将人推开,哪知道邵落雁跟吃了大力菠菜似的,用了吃奶的劲箍住她。

  邵沉鱼冷冷一笑,弯腰去掀她的床单,低头朝床底下看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