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诱妻入局:陆少用心不良  >  第十六章 闹够了没有

第十六章 闹够了没有

2184 2019-06-01 11:51:06

谢庭兰对上她冰冷的目光,一时之间莫名有些心虚。

  可是很快怒意就将这点心虚冲垮,她仿佛被气的狠了,指着沈青时怒道:“你说,你给我老实交代,这两天你干什么去了!是不是和谭高杰鬼混去了!”

  说罢,又对着沈青时道:“你知不知道你是陆家的未来儿媳,陆家是什么家族,你敢给陆家戴绿帽子,你不要命了?!你知不知道,得罪了陆家,我们全家都得跟着你倒霉。不过才回来几天,你就敢背着我们去外面勾三搭四,你外婆到底是怎么教育你的!”

  沈青时只是眼神冰冷的看着谢庭兰,这时候,不管她说什么,谢庭兰显然都不会信。见谢庭兰提到谭高杰,她已然猜到,肯定是邵沉鱼和邵落雁看她没回来,故意在背后挑拨。

  恐怕谭高杰出现在餐厅时,这两人就已经有偷偷拍照了。

  早在她还没出现时,谢庭兰已经相信了两姐妹的话,在心里给她判了刑。

  邵沉鱼和邵落雁看沈青时被打,两人在旁边站着,都是一脸兴奋。

  邵沉鱼在旁边添油加醋的道:“就是啊妈,你还一直夸她懂事,结果你看她是怎么对你的?她自己水性杨花就算了,拖累我们家得罪陆家,那可怎么办?她一个乡下来的,哪里禁得住诱惑。”

  邵落雁接着道:“你看她,一句解释的话都说不出来,还不服气!一点都不服管教!而且还不知道玩的什么花样,把脚都弄伤了,这要是落下残疾,陆家可不会要一个腿瘸了的儿媳妇!”

  谢庭兰听了两人的挑拨,愈发觉得她是一身反骨,气极道:“你做错事还不服气是不是?我今天就要管教管教你!看你还敢不敢做这种不知羞耻的事!你给我跪下!”

  沈青时沉默的站着,邵沉鱼和邵落雁一听,便赶紧冲过来要将她拉着跪下去。

  见沈青时就是固执的不肯跪下,邵沉鱼眼中恶意闪过,抬腿举着高跟鞋就要朝着她受伤的腿踹过来,嘴里嚷道:“妈让你跪下你没听见吗?你给我跪下!”

  沈青时眼看着她要踹在自己受伤的脚上,终于是忍无可忍,举起拐杖直接一挡,邵沉鱼踹在拐杖上,磕在脚踝上,痛的脸上扭曲了一瞬,整个人还失了力道,摔在了一旁。

  邵落雁赶紧去扶她:“姐!”

  邵沉鱼一把挥开她,坐在地上指着沈青时道:“妈,你看看她是怎么欺负我的!这车不是谭高杰的,没准她这两天还不只是和谭高杰在一起呢。”

  早早就恨不得丢的越远越好的女儿,怎么比的过一直养在身边的。

  谢庭兰赶紧将邵沉鱼扶起来,指着沈青时怒骂道:“你可真是反了天了!”

  她说着就要亲自动手来逼沈青时跪下,一直停在一旁的车,车门却突然打开,传来一道低沉磁性的嗓音:“青时,你的包忘在车上了。”

  众人的动作顿时僵住,邵沉鱼和邵落雁听出来人的声音,亦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车内。

  陆星野手中提着沈青时的包,长腿一迈从车内跨了出来,走到沈青时旁边,姿态十分自然的递了过来。

  见沈青时将包接了过去,陆星野才扫了眼谢庭兰和邵沉鱼、邵落雁,十分夸张的道:“哟,这是在……唱大戏呢?”

  还是谢庭兰先反应了过来,视线在陆星野和沈青时之间游离了几秒,才道:“星野……怎么是你送青时回来?”

  陆星野双手插兜,表情带着几分困惑,仿佛十分不明白谢庭兰的话,看向沈青时道:“青时,你还没告诉谢阿姨吗?”

  “告诉我什么?”谢庭兰看着默不作声的沈青时,突然意识到刚才自己似乎反应有些过激,沈青时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

  邵沉鱼和邵落雁四目相对,也感觉到了不妙。

  陆星野可不管她们在想什么,继续道:“青时在外面逛街时遇上姚姨,两人结伴逛街的时候意外磕伤了腿,所以这两天将她接在陆家休养。青时怕你们担心,吵着要回家,我就顺路送她回来了。”

  谢庭兰一听陆星野这么说,已经有些慌了:“你是说,青时这两天都在陆家?!”

  陆星野笑眯眯的道:“是啊,不信的话你打电话问问姚姨就知道了。”

  谢庭兰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种事打电话给姚静月确认?她现在根本就和姚静月搭不上话,打电话过去只怕是要被奚落嘲讽一顿。

  沈青时扭头看向陆星野,顿时是服了他这睁眼说瞎话的功力,他眨了眨桃花眼,露出一抹坏笑。

  沈青时将唇角的冷笑压下,顶着红肿的脸看向邵沉鱼和邵落雁:“沉鱼,谭高杰不是你和落雁的朋友吗?那天我们一起逛街,恰好遇见他,你们要和他去玩,我和他不熟,又看他不太正经,不适合来往。我劝你们别去,你们不听,所以最后你们和他走了,我自己一个人逛街。怎么变成了我和他鬼混了?”

  谢庭兰听了这话,顿时脸色阴沉的看向邵沉鱼和邵落雁。

  那天在餐厅发生的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两人想要把脏水泼到她身上,却没想到她能眼也不眨的把脏水泼回来。

  邵沉鱼气的胸腔臌胀,“你胡说八道,我们什么时候丢下你和谭高杰去玩了?那天明明是……”

  “明明是什么?”沈青时含笑看着她。

  两人算计她不成,最后还被她打了,哪里敢说出来。

  沈青时又是一脸无辜的看向邵落雁:“而且,落雁,我腿受伤要住在陆家的事,我不是打电话回家告诉你们了吗?为什么好像……你们什么都不知道?”

  “你什么时候打电话和我说了?!”邵落雁更是一脸懵逼的看着她。

  沈青时作势要拿出手机来,而后又一脸遗憾的道:“我手机摔坏了,用陆家的座机打的呀,你接到电话,说会告诉妈妈和邵叔叔……你不会故意没告诉他们,让妈误会我吧?”

  邵落雁看着沈青时,简直要开始自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接到过这个电话了。

  她指着沈青时,“你”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最后只气呼呼的道:“你血口喷人!”

  谢庭兰终于是忍无可忍,对着邵沉鱼和邵落雁道:“够了,你们给我闭嘴!”

  邵落雁气愤的道:“妈,她骗人!你不信你去查通话记录!”

  谢庭兰怎么可能会去查,抬手就朝着邵沉鱼和邵落雁一人脸上甩了一个耳光,“闹够了没有!”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