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诱妻入局:陆少用心不良  >  第一章 你好甜

第一章 你好甜

2409 2019-06-18 09:06:09

沈青时衣着低调,头戴一顶鸭舌帽,帽檐压的极低,靠在吧台的边缘有些不耐烦的等待着。

 吧台的调酒师挂了电话后,立刻殷勤的对她道:“沈小姐,我们老板今晚正好在参加一个宴会,离这里有些远。她马上赶过来,让您先去VIP包厢等她一会儿,她大概要半个小时才能赶到。”

 确定了林羽惜的身份,她反而没那么着急想要见她了,心中莫名多了几分忐忑,就怕物是人非,人不如旧。看有客人催着调酒师调酒,她直接问了包厢房号,独自迈步往那边走。

 她也没想到,时隔十几年回到安城,居然会得到失联5年的好友林羽惜的消息。昔日单纯善良的好友,是怎么变成了安城最大的娱乐场所玫瑰海岸的老板呢?

 VIP包厢在三楼,和楼下大厅的喧哗不同,也许是因为隔音效果比较好的缘故,除了楼下的音乐喧哗声,三楼包厢里客人的声音一丝也没透出来,热闹中透着几分静谧。

 门口挂着金色牌子标着房号,沈青时刚找到包厢,正准备推门进去,就感觉身后猛的一股大力袭来,她人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撞上一个男人炙热的胸膛,而后被他推着拥进了包厢内。

 只听见嘎达一声,他顺手将门反锁。

 沈青时在被往前推的一刹那立刻抬起手肘朝着他的脸砸过去,他大概没料到她会突然来这招,抬手格挡。沈青时趁机离开了他的怀抱,而后隔着几步距离扭头看向他。

 她不知该如何形容这样一张脸。包厢内只开着一盏小灯,灯光昏暗。他大半的脸隐在阴影里,却依然能看出,五官似上苍刀斧神功劈凿而出,本是过于锐气逼人的长相,可偏妙在他长了一双好看的眼睛。哪怕不笑不说话,就那么站在那里,潋滟的桃花眼也自带三分浪荡笑意。

 他身上酒味很重,穿着一身休闲西装,但实在谈不上整齐,脖子上系着根花领带,一看就是个混迹在娱乐场所找乐子的……好看的二世祖。

 见她打量着自己,他也大方任她看,只慵懒倚靠在门后,笑眯眯的道:“原来还是只会挠人的小野猫。”

 在这种场所,走错门的事也不算奇怪。沈青时只当他醉酒失态,不耐烦的指着门口冷冷的道:“滚。”

 他撩着眼皮,赖着不走,极为暧昧的道:“哦?是要在哪里滚?沙发上还是茶几上?”

 沈青时还从未遇上如此不知廉耻的人,一开始还没听懂,待明白他的意思后,顿时气的话都说不出来。

 她本就是偷偷来玫瑰海岸,也不想把事情闹大。视线触及到旁边墙上的呼叫铃,抬手欲按下去。

 然而方才离她三四步远的男人,却速度极快的来到了她的身边,一把将她的手抓住,为了将她禁锢住,甚至将她整个人都牢牢困在了怀里,在她耳畔笑嘻嘻的道:“喊人来围观做什么?原来你喜欢这么刺激的?”

 “你……你闭嘴!”沈青时忍无可忍,借着被他抱在怀中的力道一使劲,整个人往后跳跃,抬脚翻身往他脸上踹去。

 男人下意识地松开了她,抬手挡在眼前,被她的脚狠踹在手腕上,而后一脸惊讶的道:“身手不错呀。”

 沈青时顺势落在地上,一手在地上撑了一下稳住身体,另一手便握成拳头直接朝他砸了过去。

 男人退后两步,避开她的动作,嘴里还不依不饶的道:“生气打架都这么好看,你勾引我?”

 沈青时憋着劲没做声,心中恨不得将这个臭流氓揍的鼻青脸肿。

 然而拳脚往来了好一番,却始终没能揍到他,反而被他不轻不重的抱了好几次,最后一把压在了沙发上,被他牢牢的制住。

 沈青时气的脸都白了,扭头恨恨的看着他,却突然听见敲门声。

 沈青时皱眉,这才几分钟,门口的人肯定不可能是林羽惜,难道是服务员?

 然而,她很敏感的感觉到,压着她的男人身体突然绷紧,而后她的腰间突然被什么尖锐的东西抵住。

 她的身体不由一僵,男人的声音贴在耳边,依旧是慵懒含笑的声线,可是却透着危险:“帮我个忙,把门口的人打发走。”

 她对上男人的眸子,他微微一笑,沈青时却反应过来,他根本不是什么喝醉酒闯进包厢调戏她,而是为了躲开门口的人。

 抵在腰间的东西,不用猜也知道是刀。她可不想刚回安城就丢了命,只得冷冷道:“把你的东西拿开,我帮你。”

 他倒是不怕她反悔,很快便将手中利刃收了回去。

 沈青时无语的看了他片刻:“你就不能进门直接说要我帮忙?”

 敲门声还在继续,沈青时欲起身去将门打开,男人却突然低头将她吻住,动作极为狂乱凶狠。

 她瞪大眼睛错愕的看着他,却见他眼含笑意,将她的手禁锢在头顶,而后不顾她的挣扎,吻的更深。

 待沈青时觉得有些窒息脱力时,他才终于离开她的唇。

 她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一时竟连生气都忘了,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他却笑的一派怡然:“如果我一进门就直说,需要你这样帮忙,怕是会被你揍的更凶。”

 说罢,他还极为暧昧的舔了舔唇:“你好甜。”

“啪!”等沈青时反应过来时,巴掌已经朝着他脸颊招呼去了。

他愣了片刻,而后继续面不改色的笑:“我亲了你一下,你打我一巴掌,扯平了吧?”

 沈青时捏紧了拳头,只是冷冷的看着他,强自隐忍着没说话。

 他挑了挑眉,而后将她提了起来往门口走去。

 敲门声愈发急切,沈青时面无表情的将门打开时,男人就站在她的身后,门开时他甚至一手揽在她腰上,亲密无间的贴着她,半边身子隐在门后阴影里看不清样貌。

 她没乱来,刚才几番交手也知道他不简单,如果他真要动手,她未必能躲得过。

 门口站着两个身形高大,穿着服务生服装的男人,手中的推车上放着酒水。

 虽然看起来像服务生,但是一开门时两人紧绷的身形还是让沈青时立刻察觉出了不对劲。

 门一打开,两人便抬头打量着沈青时和她身边的男人,看见沈青时红肿的唇和略显凌乱的衣衫后,立刻反应过来刚才包厢内发生了什么,对视一眼后,放松了下来。

 沈青时冷淡的看着他们:“什么事?”

 两人立刻笑着道:“很抱歉打扰了您,我们来给您送您点的酒水。”

 沈青时顿时满脸嫌恶的看着两人:“滚,我点的东西早就送到了,别总来打扰我的好事。”

 两人只当她是被打断了好事心情不爽,赶紧一脸暧昧的笑着道歉,沈青时冷着脸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她根本没点东西,不过随便胡诌几句,这些人也不疑有他,显然并不是店里的服务员。

 门关上后,适才身体略显紧绷的男人也整个放松下来,懒洋洋的将下巴搁在她的肩上,在她耳边暧昧的笑道:“谢谢了。你想要我怎么报答你呢,以身相许怎么样?”

 沈青时笑了,笑的毫无感情:“我想要你赶紧滚。”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