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抬棺人  >  第7章:铜棺晒月

第7章:铜棺晒月

2149 2019-04-15 09:44:01

“你看得见?”

“我眼睛又不瞎,当然能看得见。”我白了陈方一眼。

陈方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那你看见的是什么?”

“一群狗?”

陈方脸上快速的划过一抹惊讶,转瞬已经平静了下来,就在她张口要说话的时候,突然,下面又传来了沙沙的响声。

声音很沉闷,好像什么东西在地上拖行着。

“再看看!”陈方努了努远方。

我顺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残垣断壁到森林边缘慢慢的出现了一块红影,随着影子越来越近,我看清楚以后差点一头从树上栽了下来。

惨白的月光之下,一口上面红左右黄的棺材贴着地面沙沙的往前滑行,周围看不见任何东西牵引,没多久就消失在了土路的另一头。

“棺…棺材?”

我头皮一炸,一股寒意从尾龙骨直冲后脑勺,整个后背凉丝丝的。

陈方微微点点头:“阴犬开路,铜棺晒月,这附近有人要倒霉了。”

“什么?”我目光一跳,回过神来迅速看向了陈方快速的问:“这是一个不好的征兆?”

“超级不好!”

“有多不好?”

“没见过,但是听这是个大凶之兆,”陈方目光突然落在我的脸上:“当然,倒霉的人可能说的就是你。”

“我去!”

问不出个所以然来,虽然,心中有个芥蒂,但是疗伤要紧,在树上停留了片刻,我们两人就跳了下来,落到地面我才发现我们刚才所在的就是一颗巨大的凤凰木,抬头看了一眼那一株合抱大小的树身。

我举起了左手按在了身上,陈方有些愕然的看着我。

“我的自救方法。”

说着话我闭目凝神,同时,也能感觉到树身上有丝丝凉意传到了我的手上,旁边也传来了陈方一声惊呼声。

“这怎么可能?”

我睁开眼睛一看,我干瘪的左手已经恢复原来的大小,渐渐的我感觉到半边身慢慢有一种力量补充进来,指尖上的树木也一阵沙沙的抖动起来。

我去!

我连忙把手抽了回来,沙沙的树叶已经往下掉,差一点这棵树就被我吸死了,连忙去看我的手脚,左边的身体已经恢复了正常,右边还是原来的样子。

我勒个去的!

陈方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可能是我这个不人不鬼的样子让她忍不住笑了。

“我再找个树试试。”

转身来到旁边另一棵樟树的旁边,再一次举起了左手祸害过去,手按在了树身上,马上一种肉眼可见的水波状气体从树身上流向了我的手臂。

右半边身也慢慢的充盈了起来,感受到树身在抖动我连忙抽回了手,满天的树叶飘飘洒洒洒了我们一身。

“我的身体恢复了,哈哈!”

检查了一遍我的手脚和身体,我居然真的回复到了原来的模样,年轻,帅气,身体健壮,甚至右手上面的伤痕居然也结疤了,就剩下一点点就要愈合了,一刹那间心中别提有多爽了。

陈方也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你,你居然拥有了再生能力?”

我定定的看看自己的双手大概有好几秒钟,终于从这种惊诧之中回过神来:“我现在很乱,搞不清是怎么回事,现在先回家。”

“等等,我的劳务费。”

“你…”我眄过去一眼:“你记忆力相当好。”

“人类进化到了现在,我也是与时俱进的,用一句老话说的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你是人吗?”

陈方一时语塞过后,就凶了起来:“你这是要赖账?”

“先把我送回家再说!”

“不,我察觉你的父亲不是一般人,身上阴气极重,虽说伤不了我,但是,我还真有点就怕他那种护犊的眼神。”

我心头短暂的一愣,的确,我爸不是什么普通人,他原来是土司家族的天葬引魂者,因为一次意外被棺材砸断了脚,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从小我对他就有一种莫名的害怕,经常三更半夜带着各种奇奇怪怪的道具出门,还从来不许我们问,久而久之这种隔阂也就越来越大了。

片刻之后,我还是伸出了右手。

陈方也毫不客气,狭小的剑芒轻轻一闪,没有痛感我的右手上面已经多了一道伤痕,暗红色的血液喷涌而出,陈方的脸上出现了一种异样的异彩,仿佛是饿极了看见了超级美食一样,拿过了一张树叶做成了一个漏斗状,接了大概100CC的血液,然后仰起了头一口喝了下去。

我还真有点想知道,我的血液对于她来说有什么作用。

那一杯血液下肚以后,陈方脸上满足的表情还没有下去,却发现他的下半身居然慢慢浮现出了一种微弱的亮光,只是一闪即逝。

“多谢!”她很认真抱拳拱手说了一声谢谢。

“有什么用?”

“能让我活得更久,更瓷实。”

“好吧,我俩还真是同病相怜,回家,明天帮我搞清楚阴犬开路,铜棺晒月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凶兆可能会应验在你的身上。”

“你…如果我死了,你的劳务费也就没了,你看着办…”

陈方撇了撇嘴抱着手默默跟在我的后面…

刚刚回到屋后,一声咳嗽声,我爸从黑暗处走了出来,看样子他就一直在这里等着我的。

“我的身体暂时恢复了。”

我爸也是用异常惊讶的目光,看着我,突然,冲上来撸起了我的衣袖查看右手上面的伤口,口中一直喃喃自语着:“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那只女鬼呢?你们是不是做了什么?”我爸突然怒喊起来。

“这事和她没有关系,回去休息吧。”说完我就先走了。

我爸愣在了原地…

回到了房里,已经是凌晨,我看着自己的双手,把双凤罐的碎片拿了出来,我想把它修补好,让海叔带回深圳,毕竟这是我的一个心结。

左手摸过了碎片,几块小块的果然慢慢的动起来合成了一大块瓷片,同时,一阵头昏目眩传来,我知道这可能是消耗太大,一次估计完成不了,得慢慢来,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刚刚闭上眼睛突然,一把很细很细抽泣声从外面街上传来。

声音虽然细,但是穿透力很强,甚至声音非常的悲伤。

仔细在听居然是一把女人的悲哭声。

我一骨碌坐了起来,仔细一听,的确有女人的哭声,一时好奇我穿着鞋子就往外走,刚刚出了房门,一声咳嗽,我爸从房里出来拦住了我…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