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超级种植系统  >  第一章 玉米地里的秘密

第一章 玉米地里的秘密

2450 2019-02-19 09:08:01

夏夜,晚风凉凉。

刘强躺在后山的梧桐树下唉声叹气,他搞不懂长在他家林地里的红冬蛇菰为什么他不能挖。

虽然村里人都说野生红冬蛇菰是国家保护植物,挖了是犯法的。可如果他不挖,又哪来的钱帮嫂子还债呢。

去年夏天,大哥客死他乡。是嫂子腆着脸皮四处借钱,才把大哥的尸体运回来,帮大哥办了一个风风光光的葬礼。

大哥走后,嫂子一心一意的照顾他,从未说过改嫁,也从未怠慢过他。

光凭这几点,刘强就暗暗发誓,一定要让嫂子过上好日子。

可形势比人强,他虽然有这个心,却没这个能力。

就在他叹了四五声气之后,不远处的玉米地里忽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

他急忙爬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心想那肯定是只肥兔子,他要抓回去烤给嫂子补身子。

可他钻进玉米地一看,野兔子竟然变成了一对大白兔。

只见村里最风骚的女人,张晓蓉在和一个男人做那档子事。

刘强哪里见过这么激烈的画面,一下子就觉得气血翻涌,身体紧绷。

张晓蓉是吴妹的后妈,长得特别的漂亮,身材也超级好。

但刘强喜欢吴妹,所以从来都不敢偷瞄张晓蓉,直到今天他才有幸瞧见张晓蓉的资本。

“怎么样,比你们家那个强吧?”男人扶着张晓蓉的腰,低吼着说。

刘强愣了一下,这不像吴妹爸爸的声音,倒像是村里首富的儿子李凡贵的声音,难道张晓彤和李凡贵有一腿?

完事之后,两人歇息了一会儿,张晓蓉从男人身上下来说:“我得回去了。”

“急什么啊,你男人和我爸正在刘强家的林地里偷东西呢!”

张晓蓉眼睛一亮,急忙问:“偷啥?红冬蛇菰吗?那可得值不少钱吧。”

“嘿嘿,那当然……”李凡贵点了一根烟,意犹未尽的在张晓蓉的胸脯上掐了一下,接着又说:“明天一早我就去县城举报,说刘强毁坏野生保护植物。等刘强那条小疯狗走了,我爸和你老公就能把何寡妇收了,我也能把吴妹娶回家。一箭双雕,你说好不好……”

“就怕你有了吴妹忘了我!”张晓蓉娇嗔的说。

“我哪舍得啊,你可比吴妹有滋味过了。”说着李凡贵又把头埋进了张晓蓉的胸口。

刘强气的脸色发青,这些天杀的畜生,竟然这么算计他。

他捏紧拳头急匆匆的往自家林地跑去,说什么也不能让那些畜生把红冬蛇菰偷走。

可他还是迟了一点,当他赶到那里的时候,李有才已经准备收工了。

只见村里首富李有才提着一个塑料袋说:“也不知道刘家走了什么狗屎运,全村就他们这块林地长了这么多的红冬蛇菰。”

吴妹的爸爸吴建军笑着说:“祖宗保佑呗,他们家就只剩刘强一根独苗了,那些在地底下躺着的人能不想些办法吗?”

“哈哈,你说的对!只可惜最后便宜了我们两个……”

刘强最不喜欢别人说他们家死绝了,他捡起一块砖头砸了过去,然后从草丛里跳出来说:“赶紧把东西放下,不然我明天一早就去镇上举报你们。”

吴建军吓了一跳,看清楚是刘强之后,又笑了笑说:“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刘强啊!你这么晚来这里干什么?”

“我来看你们都偷了什么东西?”

“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前几天你不是还说要赚钱娶我们家吴妹吗,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对我这种态度。我可是吴妹的爸爸,你未来的岳父。我在你们家林地里弄点东西怎么了,如果你连这一点事都要跟我计较,那我还怎么敢把吴妹嫁给你。”

刘强不是傻子,这种敷衍的话,他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他坚持说:“一码归一码,娶吴妹的时候,我会把聘礼给足,但红冬蛇菰你必须留下。”

“那你以后别进我们家的门,进来一次我打你一次!”刘建军气冲冲的说。他虽然没想过要把吴妹嫁给刘强,但却气不过刘强不给他面子。

一边的李有才笑着劝道:“别和他一般见识,咱们赶紧回去吧,明天一早还要去他们家讨债呢。”

吴建军冷哼一声说:“小兔崽子,欠了钱还敢这么嚣张,看我明天不整死你。”说完就跟在李有才的后面准备离开。

刘强见状,急忙喊到:“我叫你们把东西放下。”

可李有才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一点都不把刘强放在眼里。

刘强气的眼睛都红了,他捏紧拳头冲了过去,一拳砸在李有才的后背心。

李有才一个踉跄,差一点倒在地上。他将袋子往地上一甩,冷着脸说:“老子见你年轻,不想和你计较,但你真要动手的话,就不要怪我们以大欺小了。”

说完李有才就朝吴建军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和吴建军一起围了上去。

但刘强个子高大,又年轻有力,一眨眼的功夫就将吴建军和李有才打在了地上。

只见刘强冷哼一声说:“半截身子都进土了,还想和我打,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能力。”然后便自信满满的转过身去捡那个袋子。

可就在他打开袋子,仔细查看的时候,吴建军忽然捡起一块砖头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刘强只感觉眼睛一黑,然后便倒在了地上。

李有才顿时慌了神:“你怎么下这么狠的手,要是打死了怎么办”

吴建军支支吾吾的说:“我主要是太气了,一时没控制住。”

“你啊你……”李有才急忙蹲在刘强身边,用手试探了一下。等了好久,都没有感觉到一丝气息。“只怕是死了。”

“那怎么办啊,我还没把他嫂子弄到手,可不能就这样进局子。”

李有才想了一下说:“要不我们把他丢到林地里去吧,就说他遇到来了小偷,双方发生了冲突,被小偷打死了。”

“好,好,这个办法好去。”

于是两人将刘强丢进了林地,然后急匆匆的回去了……

几个小时之后,刘强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看见一个接近透明的东西悬浮在眼前。

那东西就像是游戏界面一样,分为两个区块,上面分别写着动物和植物。

刘强以为自己眼花了,急忙摇了一下头,擦了擦眼睛,可那界面就像黏在他的眼眶中一样,不管他看向哪里,界面都会跟着他的眼睛移动。

“这是怎么回事?”

刘强吓得浑身一颤,以为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就在这时,他忽然看到界面的右上角有一个小叉叉,他盯着那里看了一眼,整个界面忽然就消失了。但消失的同时,他视线的右下角又多了一个绿色的小框框。

“真是奇怪……”

他又将注意力放在绿色的小框框上,眨眼间的功夫,界面又出现了。

这样开开关关好几次,刘强才确定他可以自由控制这个界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试着将注意力集中在植物那一栏上,眼前忽然出现无数张卡牌,前面两张卡片已经点亮了,分别是红冬蛇菰和人参,后面则全部都是暗色的。

界面的左上角还有一个感叹号,点进去之后显示一段话。上面写着,根据宿主实际情况,系统特赠红冬蛇菰和人参卡牌两张,其余卡牌需宿主自行解锁。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