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超级种植系统  >  第四章 真相大白

第四章 真相大白

2335 2019-02-19 09:18:03

刘强笑着没有开口,直到到了自家林地,他才指着那一片红冬蛇菰说:“你们看,红冬蛇菰都好好的长在那里!”

李凡贵和张晓蓉顿时傻了眼,他们看着满地的红冬蛇菰,半天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他们想不通,明明已经被偷光了的红冬蛇菰怎么又长出来了……

村民们见此情形,纷纷在那起哄:“这下可以承认你们有一腿了吧!”

“哈哈,你们谁带了铁锹,赶紧挖个坑把他们埋了。”

“要埋也只能埋李凡贵,张晓蓉还要跳粪坑呢!”

刺耳的声音激的张晓蓉面红耳赤,也激的李凡贵怒火中烧。但此时此刻就算他们两个说破了嘴,也没有人没有会相信。

就在这个时候李凡贵忽然冲到刘强的身边,抓住刘强的衣领说:“还钱,你他妈的给老子还钱!”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用钱来踩刘强的脸。

刘强早就料到他会来这么一招,笑了笑说:“你放心,欠你们家的钱我一分也不会少。”然后转身问一边的许倩:“警察同志,请问一下自己种的红冬蛇菰能不能卖。”

许倩点了点头说:“自己种的当然可以卖,你们家种了吗?”

许倩的爸爸曾经是本市最大的制药大佬,她小时候陪着爸爸东奔西跑,对中草药有一定的了解。只可惜,在她读高一的时候,她爸爸出车祸死了,爸爸的公司也被叔叔瓜分殆尽。

如今她虽然成为了一名警察,但爸爸教给她的中草药知识,她还记得清清楚楚。

“对啊,我带你去看看吧。”

刘强带着众人拐了一个弯,很快就看到了一块巴掌大的小地。地的一边长满了红冬蛇菰,另外一边什么都没有种。

倒不是刘强不想种满,而是种到一半的时候,卡牌忽然变暗了,上面显示绿色能量不足。

当时他还特别后悔,早知道这样的话他就种人参了,至少人参肯定可以卖。

许倩看着着眼前一大片的红冬蛇菰心里暖悠悠,急忙问:“你打算卖多少钱?”

李强抓了抓后脑勺,一脸纠结的说:“我也不懂行情,但我欠了他们两万块钱,所以……”

“你的红冬蛇菰品质好,但撑死了也就值五千块钱!只不过如果你过一阵子还有货的话,我可以先给你两万块钱。”许倩爽快的说。

“您的意思是您要收下这批红冬蛇菰?”刘强欣喜若狂的问。

“帮我亲戚收!”许倩点了点头,虽然公司已经不是她爸爸的了,但她还是会尽力为公司做一点事。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你放心,最迟下个星期,我一定把剩下的货全部补齐!”

“好,你有银行卡吗,我现在把钱转给你。”

刘强摇了摇头,他们家穷,他又从来没有出去打过工,所以没有办银行卡。

但他知道李凡贵肯定有银行卡,于是急忙朝李凡贵招了招手说:“你赶紧把银行卡给我,我现在就把钱还给你。”

李凡贵不情不愿的走了过来,一边拿卡一边对许倩说:“警察同志,这样不好吧,他这肯定也是野生的……”

许倩白了他一眼说:“你瞎还是我瞎,这么整整齐齐的长在地里,怎么可能是野生的!”

“可是……”

“可是什么,我告诉你,你再给我啰嗦一句,我就追究你报假警的责任。”许倩板着脸说,不是她的态度不好,而是她早就被李凡贵和张晓蓉弄得有些不耐烦了。

被她这么一吼,李凡贵立马老实了,乖乖的把银行卡递了上去。

转完账李凡贵转身想走,刘强叫住他说:“这钱本来是要还给你爸和吴建军的,但以你和张晓蓉的关系,还给你一个人应该也没问题!反正警察可以帮我作证,你们家别想再找我要钱。”

这话引得大家哄堂大笑,笑的李凡贵和张晓蓉夹着尾巴跑了。

接着村民们一起帮忙,把地里的红冬蛇菰清理干净送上了警车,然后才各自散了,回了自己的家。

刘强刚跨进家门,徐小兰就急急忙忙的问:“事情怎么样了?”

徐小兰本来也想跟着上山,但又怕屠夫来了找不到人,所以才耐着性子在家里等消息。

刘强笑着说:“已经没事了……”然后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徐小兰听完之后松了一口气,然后又问:“那些红冬蛇菰真的是你种出来的?”

刘强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后脑勺,虽然不想骗嫂子,但还是硬着头皮说:“对啊,都是我种出来的。”

“你真是长大了,有本事了!既然钱都还上了,那我去彭叔家给屠夫打一个电话,让他不要来了。”

“嗯,我也回房间睡觉休息去了,昨天晚上没有睡好。”

“去吧,去吧……”

刘强回到房间,急忙点开隐藏在他视线里的系统界面,想仔细研究一下卡牌怎么忽然变暗了。

可他翻来覆去看了很久,都没有找出一个所以然来。原本亮着的红冬蛇菰和人参,依然处于不可使用状态。

“这可怎么办啊,如果种不出红冬蛇菰,那该怎么像许倩交代!”

就在刘强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徐小兰从彭叔家回来了。

“强子,你要不要去看看吴妹,她爸妈打起来了。”

“随他们打吧,反正吴妹也不喜欢张晓蓉!”刘强无所谓的说。

“可她们毕竟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现在家里闹出这么大的事,吴妹的脸上肯定挂不住。”

“这,那我现在就去……”

刘强从床上起来,快速的出了门。

刚到吴妹家附近,刘强就看见吴建军和张晓蓉在水泥坪里骂架,周围还围了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

刘强站在远处看了一会儿,没有找到吴妹的人。于是便悄悄的绕到院子后面,打算去吴妹的房间里找找。

去年年初,吴妹家建了新房,新房分为主屋和偏屋两部分,主屋是用来住人的,有三层楼高,十几个卧室。偏屋是用来当仓库的,只有三个小房间,吴妹就住在偏屋最右边的小房间里。

刘强轻车熟路的找到吴妹的房间,趴在窗户上寻找吴妹的身影。可谁知他刚一抬头便看见吴妹拿着毛巾在擦拭胸口。

吴妹的胸口全都湿了,白色的T恤贴在丰满的身体上,勾勒出一股别样的风情,惹得李强头昏脑涨,差一点没喷出鼻血来。

“哎,还是换一件吧。”吴妹擦了一会儿没有擦干,转身打开了床头的衣柜。

她从柜子里找出一件泛黄的T恤,正准备换上却发现衣服下面破了一个洞,已经不能穿了。

“算了,还是等衣服干了再出去吧。”吴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白皙的脸上写满了忧愁。她只有两件能穿的短袖,一件昨天晚上洗了还没干,一件刚才劝架的时候被张晓蓉泼湿了。

刘强平时总和吴妹待在一起,自然知道吴妹在烦忧什么。此时他只恨自己没有本事,不能给吴妹买新衣服。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