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妈咪嫁到:总裁爹地来接招  >  第十章 不要离开我

第十章 不要离开我

2018 2019-05-16 09:11:41

车子一路平稳的开着,回到方家,几个早就被惊醒的佣人帮着陆羽桐一起扶方景皓到了卧室。

  男人高大的身形深陷在大床上,温热的掌心紧紧包裹住她的手。

陆羽桐用了力气,好不容易才挣开。

这个男人,又趁喝醉乱来。

  她努力稳住自己的情绪,神情淡漠的吩咐着佣人:“你们两个,帮二少简单清洗一下身体,然后去厨房,熬一碗醒酒汤给他灌下。”

  虽然方景皓此刻需要的,或许是她的照顾,可毕竟那么多人在场,她不想让人误会他们的关系。

  见佣人全部毕恭毕敬的点头,陆羽桐敛下所有心思,美眸淡淡掠过床上的男人,转身之际,才注意到门口站着的那个小身影。

  “乐乐……”陆羽桐低声唤了句,心底本能一惊,赶紧上前把小人抱在怀里,“乐乐,你怎么醒了?是妈妈动静太大,把你吵醒了吗?”

  “妈妈不在身边,我不习惯。”小乐腻在她怀里,细软的嗓音里带着点可怜兮兮的意味。

“是妈妈不对,妈妈向你道歉。”陆羽桐温柔哄道。

因为方景林的去世,小乐这几天心情极差,也格外黏她,导致陆羽桐在他面前,无论做什么事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小乐会产生不好的负面情绪。

  小乐倒没有怪陆羽桐的意思,他只是害怕妈妈再离开自己而已。

  圆溜溜的乌眸转了转,余光瞄到了床上的方景皓,小乐眼睫闪了闪,眼底写满好奇,“妈妈,二叔看起来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他啊……又醉了,明天就会好,小乐不用担心。”陆羽桐轻笑,揉了揉他的小脑袋,“妈妈带你回房间……”

  “羽桐,不要离开我……你怎么就这么狠心,怎么能丢下我一个人……”

  话音未落,一声声朦胧不清的呢喃,自男人的薄唇缓缓溢出。

  陆羽桐脸色僵了僵,不知所措极了,赶紧抱着小乐离开方景皓的房间。

  只可惜,小家伙从来不是好糊弄的,小乐年龄不大,心思却很敏感,即便他无法理解,但他能感觉得到,他二叔和妈妈之间不同寻常的气氛。

  小小的嘴巴抿了抿,小乐默默把心思藏起来。

陆羽桐见小乐没有任何疑惑,以为他是没听清,不由得松了口气,然后把小人放在大床上,陪在他身边安抚他。

“很晚了,赶紧休息,明天还要去学校呢。”

“那妈妈也要早点休息。”

小乐天生比其他孩子懂事,但也因此比较敏感,方景林逝世后,她得用比平常更多的时间照料他。

只是她工作繁忙,很多时候都不在,倒是让小乐委屈了。

  “我知道,快睡吧。”

直至传来平缓均匀的呼吸声,她始终未曾合眼。

  她很担心,自己隐藏五年的秘密会就此瞒不住。

  小乐如果哪天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会不会像方景皓一样埋怨自己?

  ……

  大概是醉酒的缘故,方景皓这一夜睡得极其不安稳。

  他不止一次重复梦到了五年前的情景,梦里陆羽桐,满脸决绝找到他,对他说分手的样子,成了他刻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记忆。

  次日清晨,温暖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

  方景皓睁开惺忪的睡眼,除了偏头痛之外,第一感觉,便是自己的额头上,搭上了一块冰冰凉凉的湿毛巾。

  他微微皱起眉,睁开眼,紧跟着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略显惊慌失措的孩童的脸。

  方景皓顿时眉心紧蹙,口气差到了极点。

“你又来了。”

男人声音带着宿醉的沙哑。

  头疼全部表现在脸上,方景皓抬起胳膊,作势要拿下额头上搭着的湿毛巾。

  一只软绵绵的手按住他的手肘,小乐鼓起勇气,语气软软糯糯的:“妈妈说,二叔昨晚喝了很多酒,要敷上一段时间才能拿开,不然头会痛……”

  方景皓固执得要拿下湿毛巾,想起陆羽桐,怒火再涌,他还没卑微到,需要听一个小孩子说话的程度。

  “二叔。”

  小乐一双澄澈的眼睛里,同样写满倔强,“妈妈在厨房煲汤,毛巾至少等妈妈煲好汤才能拿开。”

  说出口的话,更是理直气壮。

  似乎怕方景皓再拒绝,赶紧转移了话题,“二叔,你要不要先喝杯水?”

  小家伙是在故意讨好自己么?

一个念头,蓦地在脑海浮现。

想起上次喝醉后,他也是如此,方景皓沉默,薄唇紧紧抿着。

原本他已接受了这个孩子,可现在却又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看着小乐这张与陆羽桐有五分相似的脸,他也并非能够完全做到铁石心肠。

  奈何“二叔”这个称呼,偏偏怎么听怎么刺耳。

  卧室内的两人僵持不下,房门倏地被推开。

  陆羽桐端着一只汤蛊,照例身穿着职业套裙,化着简单干练的妆容。

  不过即便如此,仍旧掩盖不了她眉眼间的精致。好看得令他怦然心动。

  有那么一瞬间,方景皓感觉昨晚去酗酒的这一夜,成了笑话。

  再痛苦再折磨,他始终忘不了这个女人。

  “你醒了啊。”

  陆羽桐简单打了个招呼,汤蛊被她端到了桌上。

  温柔似水的女音入耳,方景皓冷着脸,低眸睐了眼床边的小人,拿下毛巾。

  这一次,小家伙总算没有理由再拦着他。

  迈着小胳膊小腿,依偎在陆羽桐身边,牢牢抱住她的胳膊不撒手。

  估计早就被他吓到,一直在逞能呢。

  方景皓嗤笑一声,干脆利落的将毛巾扔在水盆里。

他从床上坐起身,发现身上的衣服已经不是昨天参加晚宴的那一套,好看的眉毛轻轻一挑,“我昨晚怎么回来的?”

他的声音,戏谑中,相比较昨天晚宴结束而言,又要多上几分冷漠。

  “除了我,还有谁?”

  陆羽桐索性把所有的情况一起交代了。

  方景皓怔了怔,眼中流露出森森寒意,早该想到,陆羽桐怎么可能会帮他换衣服?

  她只怕不能跟他彻底撇清关系才对。

  方景皓窝火得厉害,想到小乐刚刚的表现,到底什么都没有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