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妈咪嫁到:总裁爹地来接招  >  第二章 我们的孩子

第二章 我们的孩子

2871 2019-05-16 09:10:54

五年前的方景皓还只是个毫不起眼惹人耻笑的私生子,没有人会相信高高在上的陆氏集团千金陆羽桐会和这样一个人在一起。

再加上两家老人的刻意操控,因此这么久以来,所有人都只知道陆羽桐和方景林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丝毫不知道她和方景皓的过往。

这一声“大嫂”来的合情合理,却让陆羽桐的心痛到了极点。

女人苍白的脸色和含着泪光的眼睛让方景皓有了片刻的出神。

他极力克制住那股想要把她搂在怀里轻声安慰的冲动,公事公办地让自己的律师和助理安排好一切,然后冷冷开口:

“正如你们诸位刚才所看到的,我已经把将自己名下的一切资产转移进了时代集团,从今以后,我方景皓就是时代集团的主人之一,另一个主人则是将和陆羽桐小姐共同管辖时代,我倒要看看是谁会这么不知好歹,敢中伤诋毁我方景皓的东西!”

记者股东们一篇哗然,只是方景皓无意再应付任何问题,众人再不情愿,也只能在助理的安排下离开。

方景皓他没有再叫一声大嫂,而是直呼其名,陆羽桐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喜还是悲,和方景皓一道回了病房,看到小乐孤零零的守在方景林的尸体旁。

小乐看到妈妈回来想要扑上来,却被她身旁冷脸的方景皓吓坏了,。

方景皓这幅冰冷的样子让她觉得有些陌生,也吓到了小乐只小心的过去,他小声地抽泣了两声,紧紧拽着陆羽桐的手裙角,缩到她身后,颤颤的喊:

“妈妈,我害怕!”

小乐从小就比同龄的孩子聪明懂事成熟的多,待人接物也很大方得体,这还是第一次这么害怕一个大人,偏偏这个人还是方景皓。他的......

陆羽桐苦笑一声,把小乐抱在怀里,低声哄着:

“小乐别怕,这是你的二叔,二叔是个很好很好的人,他刚才这样,是为了......保护我们。”

保护……吗二叔?小乐小心翼翼的伸出手。

看着缩在陆羽桐怀里的孩子,方景皓看着缩在陆羽桐怀里的孩子,只觉得眼中一阵刺痛。,他看着想要来拉自己手的小乐,皱起了眉头:“离我远点儿。”

冷漠疏离的话语,再加上那张面无表情的俊脸,让本来就有些害怕的小乐身体颤抖了一下,又缩回了陆羽桐怀中。

病房里的人已经全都离开了,方景林的遗体也被妥帖安置,他看着小心翼翼想要来拉自己手的小乐,皱起了眉头:

“离我远点儿。”

冷漠疏离的话语,再加上那张面无表情的俊脸,让本来就有些害怕的小乐身体颤抖了一下。

不过这一次他倒是没有掉眼泪,而是紧紧地依偎在陆羽桐怀里,一声也不吭。

安置完方景林的遗体,陆羽桐才抱着小乐和方景皓司机早就把车子停在了医院外面,两个人相对无言离开医院,司机早已将车停在附近地坐了上去。

坐进车里,因为司机乖觉地放下了遮音板,车内的空间显得狭窄而暧昧。只好安静地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羽桐见小乐在自己怀里睡得熟了,才小心翼翼地看向方景皓:

“小乐他还是个小孩子,平时也很懂事,你能不能......对他稍微好一点儿?”

“对他好一点儿?”

方景皓听到这句话,眼神变得冰冷刺骨,他讽刺地弯起了嘴角,直直地逼视着陆羽桐的眼睛,:

“你让我对他好一点儿,可是你呢?陆羽桐,当年你有没有对我们的孩子好一点儿?!”

她陆羽桐怎么会了解,五年前当自己知道她怀孕时,是多么的欣喜若狂,憧憬着和她组成一个温暖的家。

而在她毅然决然打掉孩子,投入方景林的怀抱以后,自己又是多么的痛不欲生,以至于这五年以来没有一天能安然入睡?!

心痛的感觉再次席卷全身,方景皓冷笑着看着陆羽桐,甚至期待着她会哭泣、,会解释,那样自己或许还会心软。

可是他等了很久,眼前这个小女人却只是脸色白了白,然后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孩子,低声说了一句,:

“对不起。”

他要听的,至始至终,都不是这句“对不起”!

方景皓自己都分不清对陆羽桐究竟是爱多一点还是恨多一点。

甚至连看到她被自己的话刺伤的样子,都觉得心里难受的要命,可他还是沉着脸色继续开口,:

“如果你只会说这样的场面话,那么陆羽桐,我告诉你,当初你狠心打掉了我们的孩子,就不要指望我会对你有多好,也不会对你儿子有多好。他是我大哥的儿子,同样的,方景林是我的大哥,也是抢走我女人的那个人,你们的孩子我不会害他,却也不会把也别指望我把他当做亲人。”

不会把小乐当做亲人么?

陆羽桐心中一片苦涩,却什么都不能说,她默默地点了点头,小声说道::

“只要你觉得开心,怎么做都可以。”

“开心?我一生的幸福都在五年前毁在你们手里了,我还会开心么?”

短短一句话,让陆羽桐几乎掉下眼泪来。

有那么一个瞬间,她很想告诉方景皓自己当年是多么难过,在看到两家老人衰老憔悴又写满哀求的面容时,她是那么的纠结,在方老爷子不惜拿方景皓的性命和前程威胁她时,她是多么的害怕。

可是......

这些话,她却一句也不能说。

想到这里,陆羽桐惨然一笑,别过头去不再说话,一路上相对无言地和方景皓一前一后地走进方家老宅。

家里的管家和佣人早就收到了方景皓回来的消息,所以精心地给他准备好了房间。

方景皓脱下风衣交给女佣就要往自己房间走去,可是余光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朝身后的陆羽桐看去。

她穿着最严谨大方的职业套裙和高跟鞋,一手拿着包包,一手抱着孩子。

虽然佣人们已经围上去准备帮忙,可是小乐睡得很熟,紧紧地抱着陆羽桐就不肯放手,她有些为难地站在原地,连鞋都换不了。

就像是鬼使神差一样,方景皓不由自主地走到陆羽桐面前蹲下,然后伸手帮她脱了鞋。

就在手指触碰到女人精致白皙的脚踝时,他不由自主地想起来他们第一次认识的场景。

那时候陆羽桐抱着书从篮球场路过,恰好被他的篮球砸上了脚踝,他愧疚地蹲下来帮她查看伤口时,她的脸红的像火烧似的,是他心里最美的样子。

方家的佣人们个个训练有素,在看到方景皓的举动后就神色如常地各自去忙活着。

陆羽桐看着方景皓为自己换好舒服的拖鞋,只觉得心里有种苦涩的甜蜜,而下一秒,男人就一声不吭地从她怀里接过熟睡的小乐,声音平淡:

“房间在哪儿?”

小乐,竟然这么轻易就被他抱了过去!

这算不算是斩不断的血脉亲情?

陆羽桐苦笑,连忙走在前面,带着方景皓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时收拾得很干净,一切物品都摆放的井井有条,就连装修风格都和以前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一模一样,只是......

丝毫没有男主人的感觉。

心里突然点燃了一丝微弱的希望,方景皓把小乐放在床上,皱着眉头环视了一圈,语气染上一丝探究:

“这是你的房间?你们,难道不是睡一间?”

糟了!

陆羽桐看着方景皓幽深的眼睛,心里一紧。

和方景林结婚的这五年,两个人都是很有默契的分房睡,这次方景林突然住院,方景皓也是临时赶回来,她竟然都忘了提前告诉管家把房间布置一下!

“方家这么大,多几个房间也很正常。”极力平复着情绪,陆羽桐若无其事地开口:

“你也知道,景林他身体不好,所以我偶尔会带着小乐到这里睡,有什么不对的么?”

方景皓皱了皱眉头,还想再问,却看到陆羽桐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相框,脸上的表情万分珍重,就好像在看自己最心爱的物品上。

照片上的她穿着雪白的婚纱,打扮成自己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新娘的模样,可是在她身边站着的,却是方景林。

自己到底在胡思乱想什么,五年前她那么绝情地打掉孩子,带着方景林一起来和自己说分手,为什么到了现在,自己还在心存幻想?!

巨大的痛楚将方景皓折磨的痛不欲生,他刚刚有了一丝光彩的眼眸慢慢幽深起来,不再开口说任何一句话,而是满脸寒意地离开了房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