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妈咪嫁到:总裁爹地来接招  >  第十九章 绑架

第十九章 绑架

2004 2019-05-16 07:04:02

窗外天色沉沉,夜风透过窗子吹了过来,使得方景皓整个人都变得更加清醒了几分。

方景皓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陆羽桐的说辞,可是无论自己怎么逼问,她始终对小乐的身世保持缄默。

他眼眸中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映衬得整个人都亮了起来。

既然她不说,那么他就自己调查,无论如何,他都一定要得出一个结果。

而同时在另外一间屋子里,陆羽桐则是心跳得仍然厉害,幸好,幸好总算躲过了这一劫。

可是她却不知道自己还能够躲他多久,毕竟小乐和他是那么地相似。

陆羽桐刚想睡觉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一声,点开一看,却是林以恒打开的电话。

对于林以恒这个医生,陆羽桐还是比较有好感的,不仅是因为他经常治疗小乐,更是因为林以恒的人品。

“喂,林医生?”陆羽桐问道。

“嗯,是我。”仿佛隔着漫漫长夜都能听出那人的温和清雅。

林以恒的声音比白日里好像低沉了一些,稳重而嘶哑,“明天能不能见一面,我想和你讨论一下小乐的身体情况。”

一提到小乐,陆羽桐瞬间紧张了起来。她一下子就握紧了手机,语气也不禁加快,“小乐他又怎么了?”

林以恒安抚道,“你先别急,小乐的身体已经在恢复了,只不过还有一些小问题需要和你商量一下而已。”

陆羽桐的一颗心却还是没有安定下来,“那明天就麻烦您了。”

“不用这么客气的,这本来也是我的职位和义务。这么晚真是打扰了,那我们明天再见。”林以恒道。

不等陆羽桐再客套几句,林以恒便挂掉了电话。

陆羽桐揉了揉额头,心里突然觉得有些沉重,无论是小乐的身体还是瞒住方景皓,仿佛都让人头疼得很。

算了,能瞒多久是多久。抱着这个心态,陆羽桐才算是睡去。

第二天,陆羽桐早早地便出了门。这天是星期三,陆羽桐赶到学校的时候刚好是下课,一群小孩子们打打闹闹,热闹得很。!

“林医生,您在吗?”陆羽桐敲着门。不一会儿便传来林以恒沉稳的声音,“进。”

林以恒给陆羽桐拉了一张椅子坐下,顺手端起了桌上的杯子,像是要倒水的样子。

“诶,我自己倒水就行了,林医生您先做。”陆羽桐不好意思道,明明她才是来求人的,却无端摆了架子。

林以恒却是毫不在意的样子,依旧没停下手下的动作,随后才开始说起关于小乐的事。

“陆小姐你不用太担心,小乐只是有些营养不良而已,才会显得身体太弱了。”林以恒眸光温和,使人不由自主地相信他。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又发现了什么症状。”陆羽桐大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接下来两人随意闲谈了一会儿,得知小乐没有什么大问题,陆羽桐才离开。只是她不知道的是,林以恒盯着她离开的身影意味深长。

不知道是为什么,在这个地方的车辆有些少,陆羽桐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实在没办法,陆羽桐只好先自己往前面走一段。

日光微盛,有影子从她的身后斜过来,陆羽桐心跳猛的加快一拍,她微微顿了一下脚步。低下头,果然发现身后的影子也顿了一下。

陆羽桐不敢往后看,她只是加快了脚步,快速往前走着,可是身后的影子却一直在跟着。

到底是谁?

女人的脑海中闪过一个个人的影子,她甚至感觉空气都在一点点地变冷,以至于她在中午的天冒出了一身冷汗。

前面就是一个商业街,所以她要快点儿过去!陆羽桐心里刚刚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却被人直接给逼退!

前面出现的几个男人都戴着墨镜,一身黑色上衣,都纷纷看向陆羽桐。

“陆小姐,有人想见您,可能得麻烦您要跟我们走一趟了。”为首的那人外号三哥,是这片地方有名的一个混混头子。可陆羽桐毕竟见识得少,她抓紧了包步步后退。

“谁派你们过来的?”陆羽桐提高了声调,眼神往周围扫去。可是令人失望的是,路上并没有人过来,更没有人留意这边。

三哥双手环胸,他挑唇笑了笑,看着陆羽桐的目光就像是一个笼中之鸟。“我觉得陆小姐现在问这个问题,不如先考虑一下自己的处境比较好。”

陆羽桐慌忙转身,却发现自己已经被一群人给包围!

方景皓从早上开始上班的时候就觉得心神不定,看着一叠叠的文件夹也没有想要处理的心思。

他将头靠在椅背上,睫羽落下覆盖出一片小小的阴影,而上头的眉头却微微皱起。

他看了眼时间,十点钟了。合上眼睛,想起的却是陆羽桐的面容。

那个女人,现在在做什么?他记得她今天很早便出门了,现在也该应该回家给小乐准备饭菜了吧。

似乎一切都很平静,可是这无端的平静却仿佛酝酿着更大的风暴。心窝仿佛揣着一颗定时炸弹,滴滴的声音一点一点地刺激着方景皓的神经。

他给陆羽桐打了电话,可是并没有人接也没有人挂断,直至响了半分钟他要放弃的时候,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陆羽桐,这次你逃不掉了!”

随即电话便被挂掉,再没了任何声音。

方景皓猛的站了起来,拎起外套便直接冲了出去!

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那个男人的声音就是杜子明的声音,况且他还曾经追求过路羽桐,他的目的,已经是再清楚不过。

陆羽桐眼睁睁看着杜子明朝自己走近,而她却全然没有逃生的机会。他的话犹如来自地狱的声音,逼的她逃无可逃。

“怎么是你?杜子明你来做什么?”

杜子明伸手挑着陆羽桐的下巴,斜睨的眼眸中尽是张狂,“呵,你说我来做什么,自然是为了把你接走啊。”

陆羽桐打掉杜子明的手,猛的往反方向跑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