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厨娘有点田  >  正文 第二十章 恶鬼

正文 第二十章 恶鬼

2048 2019-05-06 13:40:22

穆云笙这话不偏不倚,正说到了刘氏的心坎上。

她正是觉得在大酒楼里卖鱼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不大可能成功,纵使有赵锦亲口品尝过的保证,她也不愿贸然接了这生意。

须知她刘寡妇开菜铺十几年,什么样的大厨没见过,都奈何不了鱼腥的厉害。说一个不知从何处买来的小丫头能去除鱼腥?依她来看,穆云笙虽然穿着好料子的衣服,仍然遮掩不住一脸长期饥寒交迫的面相,只怕这短短十几年人生里都没吃过什么好东西吧。

君子不强人所难。

既然意见相左,赵锦也觉多说无益,遂点头:“那就先照你说的办。刘老板,生意兴隆,先告辞了。”

刘氏笑容满面地将二人送到菜铺口,谁知帘子一掀,迎面却进来了一张熟脸。

视野中猝不及防看见那张脸的第一眼,穆云笙全身上下所有快要好全的伤疤都针刺火烧一般疼痛起来,似乎是遇见了制造它们的人,要以这样的方式来提醒她。

穆云书猛地低下头去,捏着拳头把泛白的指甲掐进了肉里,掐得虎口快要渗出血珠,才勉强忍住不因习惯性害怕而发抖。

她低头看着地面,耳边听着来者与赵锦的对话。

“穆振嘉?”是赵锦的声音,“巧了,今儿不是初一十五的大日子,我记得仙客来是初一十五勾账的吧。你来这儿做什么?”

穆振嘉的声音恭恭敬敬,与在穆家时,关起门来拿着几斤重的门栓用力抽打他们姐弟时的嘶哑疯狂截然不同:“公子,昨儿王大厨给新酒楼的掌勺做试菜,说是支了十几两菜铺的新鲜货赊下了,没有给钱。我顺路过来勾一笔,就免得月底来勾账跑腿的小厮不晓事弄错了。”

赵锦点点头:“你倒是有心。”

他这句话说完,转头准备把穆云笙当做新酒楼掌勺向穆振嘉介绍一下,却略微注意到自个儿身后,穆云笙有些不对劲。

穆振嘉倒是个最眼神儿敏锐的:“公子是带着这位……这位……?”

可即使穆振嘉当了十几年酒楼账房的眼力,他这一眼也没有认出穆云笙来。

此时的穆云笙虽只离开了穆家三天两夜,却从头到脚都换了打扮。须知穆家为下人准备的衣物也是用一等一的料子量身定做,何况穆云笙来府前,赵小姐就亲自为她吩咐准备,好一通张罗,匠人更是不敢不尽心尽力。

穆振嘉看面前的女孩子,明明梳着未出阁的堕马鬓,却独自跟着赵锦一个男人出入坊市口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说是赵锦的丫鬟,但穿得比丫鬟要好许多。他一时想不到如何称呼,更想不到这是自己刚刚被卖掉的亲侄女。

穆振嘉记忆中的穆云笙。还停留在那个饿的尖嘴猴腮、偶尔牙尖嘴利,却会被他打得一头一脸糊满鲜血的样子。

就在两天前,他已经认为,自己再也不会见到这个“不省心”的侄女儿了。

而穆云笙抬起头时,已换了一脸得体的微笑。

她那双在外人看来墨如点漆的眸子,直勾勾盯着穆振嘉,对于穆振嘉来说,不异于是看见了从地狱爬回来披着人皮向自己讨债的恶鬼。

“穆账房好。”

穆振嘉认出她时眼珠子都快瞪出来。赵锦在旁边看得倒是很感兴趣,问穆振嘉道:“这是你亲戚?”

“啊……是,也不是……”穆振嘉竟然结巴了半天一个完整的回答也没说出来。

家里有人入贱籍是一件非常不光彩的事情,赵锦以为穆振嘉是因此才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因此默认了穆振嘉与穆云笙之间,果然是自己认为的亲戚关系。

“这姑娘现下是我新酒楼的掌勺师傅兼管事。我说穆账房,你既然家里有这么个厉害苗子,我当初遍地去找新酒楼厨子时,你怎不给我推荐一下?”

穆振嘉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只知道他这个小侄女最近在镇子上卖糖糕卖的不错,怎知转眼竟成了压他半头的新酒楼管事。

昨天他听手下说新酒楼的掌勺是个小姑娘时还暗自纳闷,嘲笑这小姑娘竟也敢挑战仙客来的利润,如今穆云笙就站在他面前,一张巴掌小脸一扫往日瑟缩怨怼的模样,眉眼弯弯却毫无笑意地盯着他,直让她心里发毛。

刘氏热情过头的大嗓门,恰好在这时候插进了嘴:“穆掌柜,是来勾昨儿的账的?”

穆振嘉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连连点头答应,对赵锦道“先走一步”,立刻越过两人跟着刘氏往菜铺柜台去了。

赵锦与穆云笙从刘氏的铺子处出来后,穆云笙便带他去了坊市口。果然有不少小摊贩面前摆着用绳子穿腮固定起来的新鲜活草鱼。问及价钱,也就几文钱一条,与赵锦心中对穆云笙所做鱼菜的定价差了好几两银子。

在赵锦的打算中,穆云笙昨晚给他尝的那条鱼,待名声渐响之后可以标到五两银子一条。若有更美味的做法,一道鱼菜卖将近十两也不过分。

须知物以稀为贵,全天下可以将鱼做到这么好吃的,只有他面前这个看上去十五六岁的瘦弱女子。

穆云笙倒是留心问了每条摊子是否每日都可在此提供新鲜活鱼,每日可提供多少条。卖鱼的小摊贩们都是大都来自镇子东边靠河的村里,因为鱼虽然有人买但终究没有当季的蔬菜受欢迎,他们每天也就是随手捕上七八条捎带着来卖,补贴家用。

赵锦听完对穆云笙道:“可以雇两个伙计,每日来取新鲜活鱼,这几个摊子上的鱼有多少要多少。一家摊子一天交的鱼不能少于十条,我一日付他们一吊子钱。”

一吊钱便是一千文,而这里卖鱼的不过五家摊贩,分摊开来,一家每天便能收获两百文。

几个摊贩都不大相信有这样的美事,面面相觑,有胆子大的站出来问:“那要是我们一天能提供更多的鱼呢?”

穆云笙接过话道:“那自然先要新鲜的。头几天我一日收你们一百条,放心,过不了几日,我要的只会更多。”

薄荷

薄荷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