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魔尊狂少  >  第二章 拥有万年道行的天狐

第二章 拥有万年道行的天狐

3551 2018-04-17 12:16:31

“你……你是……你是谁?”杨元亨因为惊惧原本说话流利的他此刻说话竟然变得有些结巴。

“尘归尘,土归土,我本就是已经归于尘土的已亡人。”声音停止了片刻似乎在沉思着什么,忽有说道:“你可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归于尘土的已亡人,难道你是死人?”杨元亨一急说话竟然变的流畅了起来。

“万般尘世皆是苦,留在尘世还不如回归尘土,真没有想到你竟然可以破除尘封千年的隔世封印,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虽然思绪万千,可是在这个黑影面前自己似乎提不起一点反抗的能力:“我叫杨元亨。”

“恩!你可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杨元亨全身打了个冷颤:“今天是七月十四,传说中的鬼节,你……你是鬼?”

静立在屋顶的黑影缓缓的向上飘起,轻飘飘的落在杨元亨面前:“不错,我就是鬼.”

嗡……杨元亨只觉得脑袋一阵发蒙几欲站立不稳。虽然时常在做着二十几年不分昼夜的同一个梦。可真正遇上了这灵异事件自己还是一时接受不了:“我能看见你?”

黑影站立在自己面前,周身被黑色雾气包裹,朦胧的月色下杨元亨看的仔细。黑影没有影子,雾气包裹的下身没有脚。这是鬼。传说中的鬼。自己梦中经常出现的鬼魂自己时常能看见。可是却没有一只鬼没有脚。

“到这里游玩的人很多,可单单就是你能够解除我的封印,看到我的摸样,你有一双常人不曾拥有的眼睛。而且还有一副异于常人的身体……”

“怎么说?”杨元亨疑惑的问道。

“很简单,你有一双阴阳眼,还有一副修仙练道的仙骨?”黑影说。

杨元亨哑然失笑:“你说我可以修仙?”

黑影不语。

杨元亨接着说道:“这个世间鬼神之说我原本不相信,可是我却时常在做着一个梦,梦中除了永无止尽的冤魂恶鬼,就是遍地的残肢断臂。我承认这个世间有鬼魂,可是你说我有一副仙骨可以修仙。那我就不相信了,你可知道有一句古语是这样说的_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能够拯救我们的神仙在哪里……”

黑影待杨元亨说完向前挪动着步伐靠近杨元亨:“你说你时常在做一个犹如炼狱般的梦?能够给我说说你的梦吗?”

黑影冷冰冰的语气中竟然流露出了一丝丝柔情。虽然声音的生硬的像是收音机分不清是男是女。可是莫名的杨元亨竟然对黑影产生了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你想听我的梦境?”

“说说看又何妨?”黑影说。

“呵呵……”杨元亨笑道:“好!有些事情压抑在自己心中许久如若不说出来也许我早晚会憋坏,只是没有想到我二十八年来唯一倾诉的对象竟然是一只鬼……”

“说”黑影微微说着在杨元亨惊讶的神色中缓缓的盘膝坐了下来。

似乎梦境的恐怖源自这个饱经风霜的中年男子内心,杨元亨脸部肌肉微微跳动着:“那是我刚懂事的时候,一开始我被噩梦惊醒父母还关切的哄我说是又做噩梦了?那时自己只知道这个梦大体的一个轮廓具体是什么梦醒后却再也想不起来究竟是什么?直到我六岁开始这个梦才开始越来越变的真实起来。

就像是每天吃饭睡觉一般我走进了那个令人心惊肉跳,胆战心惊的噩梦。梦中天空之上的太阳是血红的。之所以说是太阳是因为整个天地之间虽然灰蒙蒙一片就像是下了一场红色的大雾将整个世间包裹在红色的雾气之中。可世间周遭事物尽数在眼底并不像橘黄色的月色事物都在黑夜中进行。

眼前的景象像是遭遇了世界末日,到处飞舞着纸削。雯雯之声不绝有耳。耸立在城市中的高楼大厦破败不堪,楼体之上挂满了猩红色的液体,地面堆满了不健全的尸体。尸体全身萎缩皮肤收紧像是被抽干了血液去除了内脏肉体紧紧的贴着骨架。空中飞舞着数以万计的苍蝇。苍蝇爬满了尸体的眼眶,那时我才发现每一具尸体都没有眼珠,眼脸部位深深的凹了下去。嘴大张着。似乎死前受到了足以吓破肝胆的事情。

这似乎来自九幽地府的雯雯之声竟然就是爬满尸身的苍蝇所发出来的声响。奇怪的是自己能够听到苍蝇震动翅膀的声响却闻不到墙面上鲜血的腥气。其实一看到满地的尸体自己就明白涂满大半个楼层的红色液体就是鲜血。

我停住了脚步,不敢向前一步,到处摆满了尸体。有老友幼,有男有女都有一个共同点没有眼睛。我就静静的站在尸体中间,冷漠的看着这个废墟一般的城市。你也许要问我为什么不害怕。其实这种惊惧的场面我怎么可能不害怕,只是如果你每天都在做着同样一个梦就算是柔情似水的你也会变得麻木。是的!是麻木。

微风卷起了爬落在尸体上的苍蝇,一阵一阵的。让我诧异的是我竟然感觉到了冷。这一阵阵微风像是能够穿越肉体直达灵魂深处让我全身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

我再一次看到微风过后布满大街小巷的尸体微微的抽动了起来,像是受到了微风的召唤动作生硬的缓缓爬了起来。

我没有动,因为我知道它快出现了……..”

“它”黑影似乎也被这个奇异的梦境所吸引急忙问道。

杨元亨看了一眼盘膝坐在自己身旁黑色雾气翻腾的黑影说道:“是的!它出现了,我无法形容。因为它是一个女人,一个拥有绝世容颜的女人。之所以说是它。它长着九条尾巴,银白色毛茸茸的尾巴。尾巴几乎占据了大半个天空。它就静静的漂浮在楼与楼之间看着我微微的笑着,笑容充满了无限柔情占据了无限的媚意。就像是脱尘的仙子向着蠕动的尸体抛洒着一朵朵鲜红的花朵。我努力的想接住飘落而下的花朵。然而一切仅仅只是徒劳。花朵在自己手中根本就停留不住。我眼睁睁的看着花朵穿手而过。那一刻我想起了一个古老的传说,一个凌驾于九天之上抛洒花朵拯救世人的仙子。

我呆呆的看着它,它也微笑着看着我。

我们就这样默默的注视着对方全然没有顾忌身旁渐渐消失的残缺尸体。

空中充满了奇异的花香,这种味道让我迷醉,让我头脑觉得发晕。我似乎看到了女子裸身抱着我亲吻我的画面。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就算是没有在梦中每每想到它我全身都会不自觉的感到发热。体内一股热流在自己奇经八脉中肆意游荡。

“你在想什么?”不知什么时候它的尾巴消失了,就像一阵风忽然出现在我的身旁柔声说道。

看着眼前这个貌若天仙的女子我竟然说话开始结巴了起来:“我……我……我没有想什么?”

它捂住嘴:“咯咯……咯咯”的笑了起来用手拍着我的肩膀说道:“你能看到我?”

当时我没有多想呆了一呆说道:“我……我能看到你很奇怪吗?”

它微笑的表情一收严肃的看着我:“很奇怪,知不知道你已经闯入了须弥幻境。这个地方除了我,整个世界都只是一个空壳,具体来说这个城市是一座死城。”

“死城?就是说这个能够来到这个城市中的人都只能是死人?”那一刻我才发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既然是一座死城那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为什么从小我都在做着这个模糊而又扣人心弦的梦。为何今日又让我突然看清了这一切,看清了曾今模糊的尸身,曾今模糊的天仙。

“你是神仙?”这句话出口了我才发觉一切并不是那么简单,这里是死人才能进入的城市。这里怎么可能会有神仙。可是话已经出口,自己也不好反悔,只能安静的等待它回答。

它听了我的问话又用手捂住嘴“咯咯”的笑了起来:“你说我是神仙?”

“我看到你飞身在空中向着人间抛洒花朵,就像是传说中的仙女撒花。你是不是仙女?”这具话出口,连我自己都在奇怪自己早就已经知道这里不可能会有什么神仙,可是莫名其妙的自己还是说出了口,也许女子的容貌太过美丽,也许刚刚我想到了女子裸身抱着我亲吻的场景,所以一切变得情不自禁起来。

它用手指着自己身后疑惑的问我:“难道你刚才没有看到我身后的尾巴?你有见过仙女长尾巴吗?我只是一只拥有万年道行的天狐。用你们人类的理解来说我只是一个妖精。”

我急忙后退了一步,联想道地面之上大街小巷没有眼睛的数具尸体恐惧的看着它说道:“你想害我?”

“呵呵”它笑道:“害你?刚刚若不是我将这些沉寂在死城中的冤魂幽鬼渡化此刻你早就变的和他们一般全身失去精血而死了,你说我会害你?”

闻着空中弥漫的淡淡花香我大着胆子问道:“可是你不是说你是妖精吗?”

“妖精!我是妖精怎么了,谁规定只要是妖精都会害人,难道妖精就不能救人。更何况我早就脱离了妖身。你刚刚看到我有几条尾巴?”它撅着嘴生气的问我。

那可爱的摸样让人觉得怜惜,尤其是它看我的眼神。那双眼睛像是会说话一般让我一瞬间就忘却了恐惧:“你有九条尾巴。”

它说:“六尾为妖,九尾为天。我是天狐。你能看到我是因为你有一双异于常人的眼睛同样你体内似乎蕴含了两股强烈的气流,虽然我道行远过万年,可是我仍然看不透你体内的这两股气流的来源归处。只知道一股为正一股为邪。你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我急了,我明白这只是自己的梦境,能来这里我自己也在奇怪。为什么每次都会来到这个地方,为什么每次自己都会遇到这样一个人。可是若让我离开。除非自己醒来。自己该怎么醒。一般的梦都是被吓醒的。

“可是我该怎么离开我不知道方法..我要怎么……..”我急切的问道。其实我想追究梦的缘由。眼前这个女子是妖精,它知道这个地方叫做须弥幻境,那它肯定知道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我不想被这个梦境折磨。唯一的办法就是了解这个梦从而寻找到解除这个梦境的方法。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它就急了,推了我一把叫道:“快走……他来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