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魔尊狂少  >  第二十八章 盘古

第二十八章 盘古

3453 2018-06-07 10:38:33

心中一痛、泪已满面:‘你说她的魂魄就在这里?’

和尚道:‘你拥有三界六道无上法眼、可是你却看不到这个世界、因为这个世界本就是虚幻的。你之所以找不到她的魂魄就是因为他的魂魄在这里。’

‘我要见她。’杨晓军认真的说道。

微风吹拂着杨晓军飘逸的长发、撩动着眼帘上挂着的晶莹泪珠。世间有情、人间无爱。这句曾经缠绕自己几乎一生的隔世封印又一次在自己心里开始蟲蟲欲动。自己一直在寻找。寻找灵魂、寻找真爱。却没有想到、自己最想要的却只能在镜花水月、须迷幻境中找到。

杨晓军觉得无助、觉得心中充满了泪水。

一只手搭在了自己肩膀上。

‘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既然如此看看也好。’

是杨元亨、自己的心伤无人能懂、唯一懂得自己的除了那个拥有同样伤悲的哥哥之外竟然是这个世间的魔神。远古洪荒、第一魔神。

楊元亨肥大的臉龐肌肉在跳動。

沒有人能夠了解這個遠古洪荒,第一魔神的脆弱心靈。楊曉軍的故事楊元亨一直在聽,他是個把感情看得比生命都重要的傷心神仙,卻也是這個世上唯一一個以肉身成聖的天界戰神。

他是神仙,歲月在他臉上留不下所謂的痕跡可是卻將一幕幕傷感刻畫在了他的內心。

旋渦狀的河水漸漸平息,出現在河面中的卻是一片黑暗。沒有光,沒有所謂的生靈,唯一能夠解釋的也許只有混沌,混沌未開。

漸漸的黑暗中有了火光,不,那不是火光,那是火山。

傳說,在很久很久以前世間混沌不堪,萬物萬事完全沒有順序,沒有人們常識中的光明與黑暗。到處充滿了岩漿充滿了可以然燒的硫磺粉。最大的岩漿就是來自一個猶如雞蛋的巨大石塊上,石塊有龜裂痕跡,誰也不知道這塊石頭從何而來,只知道在石塊上面俯臥這一個人影,人影單手撐著石塊,手掌接觸石塊的地方有著白癡色的光芒,光芒若隱若現,岩漿也漸漸隨著龜裂的痕跡流到地面,混沌的世界一片肅殺。

一個身影從雞蛋中緩緩的站了起來,泛著岩漿深紅色的火焰,人影越來越大,裝狀如雞子的石塊也變得動盪起來,隨著人影的壯大,石塊波動的幅度也快速晃動起來。

猛然,混沌之中一聲炸響,石塊飛落,一陣足可震動世界的波動在混沌之中掀起了軒轅大波,石塊帶著滔天火焰散落在混沌之中,一個身影緩緩的站了起來,這個身影高達萬丈,這個身影充滿了无穷无尽的能量,身影站起来的同时,状如鸡子的石块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成了一柄石斧。人影抬头仰望世间漆黑一片,一双明眸闪烁着火红色与白炽色的光芒。

“哎!”一声低叹发自这个身影口中,混沌不堪的世界被吹散了些许混沌之气。

看着万物不生的荒凉世界,人影猛然举起了落于身边的石斧应空一劈。

这是旷世一击,

这是惊天一击。

万千灵气孕育的人影将毕生的灵力化成了这一斧之威,混沌的世界像是惧怕这一斧之威渐渐变成了两半,一股祥瑞之气缓缓上升,混沌的世界变得清明起来,来回蹦流不止的岩浆隐没在了地底,漫天飞舞的狂沙石块渐渐落于底部变成了苍茫大地。

世界明亮的同时,这位劈划虚空的人影也灵气耗尽,幾乎虛脫了的人影沒有倒下,低頭看著被分開的蛋殼中央。那里有两条小虫,小虫蠕动着弱小的身体在苍茫大地上吃力的攀爬着。这是生命,与自己一同生活了一万八千年的生命。人影面对着两条蠕动的生命滴下了一滴泪水。晶莹剔透的泪水滴落在蠕动的生命身上转瞬间便化为虚无。

随后,人影抬头仰望,虚弱的身体像是有了勇气一般猛的举起了单手撑住了渐渐下滑的祥瑞之气。

随着时间的流逝,人影的身体不断壮大的同时,祥瑞之气与苍茫大地也随着人影的壮大日益增厚,如此又过了一万八千年,人影终于灵气耗尽对天长叹一声倒地不起。奇迹的事情就是在这一刻发生了。只见这个撑开混沌创造天地两个极端的人影渐渐变化成了世间万物,头发化成了苍茫大地上的万千树木,眼睛化成了一轮圆月与红照苍茫大地的红日。血液化成了大地上蹦流不惜的湖泊河流。就连吞吐出来的最后一口气也化成了三个人影。

自此,天地已分,岁月轮转,又不知过了多少岁月,苍茫大地上那两条蠕动的生命由于得到了这位开天辟地英雄眼泪的滋润,渐渐拥有了不小的神通。

“哥哥!你我自从得到了那个巨人眼泪的滋润,如今已经拥有了不小神通,可是我们却也不知道哪位英雄叫做什么?” 一條似蛇非蛇的生物對著身旁的同類說道。

“女媧,他是開闢天地的英雄,你我是這個時間初始時的生靈,這個世界上的萬物生靈都是他創造的,他是創世之神,我們就叫他盤古罷。”被稱作女媧哥哥的人說道。

女媧看著荒蕪的大地一片感慨:“你是我的哥哥伏羲,也是我這一生最為親近的人,可是你我在這洪荒遊歷數萬載幾時見過這個世上有靈性的生物,除了盤古身化萬物之前吞吐出來的最後一口元氣化成了三個有些靈性的生靈。這個世界也出現了妖魔鬼怪,當然這些都是他們自己對自己的稱謂,你說我們應該叫做什麽呢?”

伏羲遊動著身下的蛇身,牽著女媧的手道:“盤古劈開天地之後,清氣上升,濁氣下降,自視開創了天與地,雖然妖魔鬼怪擁有不小神通卻都是盤古周身事物所化不足為據,你我皆是這個世界初開的生靈自是不能與他們相提並論,你我就叫神吧!”

“神?”女媧用手輕撫著頭上的秀髮喃喃細語道。

“是的!就是神?”伏羲道:“也可以叫做神仙.”

“神仙?”

伏羲道:“沒錯,就是神仙,你和我都是這個世界初開時期的生靈,我們都是神。”

女媧神色有些黯然:“可是你我應該知道,我們並不是這個世上的初開生靈,那個開天闢地的英雄也不是。第一個生靈是一個黑影,一個趴伏在天地之間的黑影。那才是這個世界的靈氣源泉,他到底是誰,我們也不知道。先前哥哥不是給開天英雄起了個名字嗎?”

伏羲低頭沉思,伸出右手,手上多了一塊圓形的石塊,石塊上鑿刻著一個八卦圖形。石塊的邊緣卻有著令人不敢小视的仙灵之气:“是的!他是英雄,我们叫他盘古。”

女娲看着伏羲手中的石块严重似乎有了光彩:“这就是哥哥修炼成功的八卦?”

“没错!”伏羲道:“我已经看出了那个黑影的真身。

一股刺眼的光芒在河面一闪即逝,出现在两人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无法形容的身体。这个人体像人却也不是人。只是一手撑地,全身抖擞。

黑影渐渐抬起了头。

乱蓬蓬的长发掩盖了黑影的脸庞无法掩盖那双令人惊惧的双眸,那再普通不过的双眼竟然散发着夺人心魄的肃杀之气。

杨元亨忽然觉得这双眼睛有些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可是一时却也想不到。因为那本是这个世界的第一个生灵与自己相隔数万万年。自己怎么可能熟悉。

“我们能够看到他的真身,却也不知道怎么称呼他?”女娲眼中同样有着些许痛苦之色。

伏羲眉头微微皱在了一起:“我们就叫他元亨吧!”

杨元亨猛然后退了一步,怪不得自己觉得那个眼神是那么的熟悉。原来那是自己的眼睛,可是眼中为什么充满了肃杀之气,难道那时的自己已经有了恨。

可是自己一下子却也无法接受:“这不是我……这不是我……”

杨晓军手搭在了杨元亨的肩膀上:“是的!那不是你。他怎么可能会轮回转世,要知道那个时候还没有所谓的三生六道。”

杨元亨痛苦的神色微微一缓。没错,那个时候天地未分,又怎么可能是自己。

一想到这点,杨元亨就对和尚说道:“秀秀呢?”

既然天地未分六道轮回未开,那么秀秀呢?她是什么?是修罗地狱的王者,还是存在于这个世间的另外一种生灵。

她为了自己堕入阎罗阎罗地府又怎么会收留一个异类。

她在哪里?

和尚盯着湖水看了许久,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两位可知道刑天?”

杨元亨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杨晓军道:“他是上古时期,炎帝部落的第一勇士,由于武功高强,后被黄帝封为战神。怎么,大师有不同的见解?”

“我们都知道,天地人三界都是隶属这个世界的不同空间,天界有玉帝掌管,地界则有黄帝,地界有阴天子黄飞虎。除了这三界还有一个地方是三界之外的存在。”

“什么地方?”杨元亨急切的问道,

眼下和尚能够讲解这些,说明这些与秀秀甚至白冰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杨元亨并不是一个追究根底的人,可是为了自己心爱的人,他不得不了解。

“我知道!”杨晓军一双明眸盯着和尚说道:“大师说的可是阴阳界之外的另一个空间?”

和尚淡淡的笑道:“杨施主拥有看破世间一切幻象的天眼,能够知道也没有什么奇怪之处。即是如此你就说说吧!”

“如果我猜测不错,战神刑天独处的太阴之眼就是另外一处空间,我们所熟知的世界一般说来分为阴阳,阴和阳是分开的,也就是人们说的生与死。可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世上又存在了一个空间在哪个空间里面阴阳可以在一起共存。那个地方被称之为阴阳界。”

迷迷糊糊的,杨元亨想起了一部电影,为了让鬼魂不落轮回,一名大鬼在阴阳交界处开设了一个空间,在这个空间里面他就是王。由于不属于阳间,也不属于阴间,所以这个地方神鬼都不能将其铲除。冤魂多了他就有了自己的军队,在那个空间他可以说无所不能。后来听说有道之士前去诛魔但都被其所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