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魔尊狂少  >  第二十一章嚣张何兵

第二十一章嚣张何兵

4726 2018-05-18 10:36:09

晴天、万里无云。时不时有大雁飞过。冬天即将来临。人说冬天就像是生命的尽头、毫无暖色、了无生机。千里冰封、万里白川。

可是秋天就不一样了、秋天和春天一般是令人舒适的季节。

今天、本是巫山一年一度的祭祀大典。本因该在这荒芜的山头摆设神案、符纸、香烛、佛香。

然而这里却比起先前更加荒芜。虽然没有了众人膜拜的巍峨巨山可是却也少不了巫山的信徒。

这里就像是街市、有摆摊的、有唱曲的甚至还有说书的。人群汹涌、络绎不绝。

散落在地面的石块分布在人群周围。石块早就被人人工装饰、雕刻成了精美的石刻。石刻有鼠、有牛、有虎、有兔…围绕在人群边缘的是十二生肖。十二生肖中央是一柄硕大的石斧。

石斧前、罗西西在沉思。

罗西西旁边还站了一个陌生的男子。男子身形高大、面容冷俊。对这柄石斧显然恭维有加。因为男子手里拿着香烛。正准备祭拜。

“西西、你是来找元亨还是刘富年?”男子将手中的香烛点燃、小心翼翼的放在神案上回头看着罗西西。

罗西西神色素然、一脸凝重之色:“我不是来找元亨、也不是来找刘富年。”

男子一愣、变得有些堂目结舌。

罗西西继续说:“你也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

男子道:“这里是你们巫山圣地、我记得这里以前不是应该有一座山、很大的山。山像是一条三头巨蛇。可是现在山没有了、奇怪。”

罗西西道:“三首巨蛇数千年来一直是我们巫山族人的守护之神、因为它我们巫山一族都有一种神秘的力量。”

男子身形微微一斗、双眼似乎有了光彩:“我回来找你、有一部分原因正是你的神秘力量。我是修读玄学的。你应该知道现在的科学很是发达如果这股神秘的力量能够别我们人类所拥有、那么我的名字可就载入史册了。”

“何兵、你就算了吧!你那点小心思我还是知道的。”罗西西轻蔑的看了一眼何兵。

何兵被泼了一盆冷水、仍不屈不挠“你要相信我、我是爱你的、只是我回来看到你和刘富年在一起、所以。”

“所以”罗西西轻哼一声:“所以你就去了红光一条街?你之所以想要了解这股神秘的力量还不是为你泡妞准备的。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色狼。”

何兵脸上的肌肉微微跳动着、罗西西知道、只有何兵想要打人的时候脸上肌肉才会跳动。

果不其然、何兵扬起了手、可是这只手却突然将罗西西拉了过来。

何兵眼中有两团火焰在燃烧、不是怒火、而是欲火。罗西西早已不是那个还不懂事的小女孩。身材早已经成熟发育。玲珑有致、凹凸不平的身材线条早就激起了何兵潜在的欲望。

站在罗西西身后的何兵早就想对这个刚刚发育成熟的女孩下手、只是碍于人多所以才让他无所适从。可是这个女孩却一直在挑战他的底线。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所以何兵反击了,他反击的方式就是让这个拥有神秘力量的女子成为自己的女人。

罗西西想反抗、奇怪的是自己的身体却与这个龌龊的男人似乎有了共鸣。身边人流涌动、每一双眼睛都在质疑这两人的大胆。两人却也大胆。视众人为无物。何兵的手肆意游走、在罗西西的身上似乎想要找寻久已失去的温存。手从胸部移动到了大腿。何兵甚至感觉到了丹田部位的一股热流。眼神变得迷茫、身体因为兴奋微微颤抖着。

忽然、何兵看到了一个人、一个矮小微胖的中年男子、这个男子似曾相识、这个男子有一种令人拜服的无形压力。

男子缓缓走到了两人身前。

何兵无法形容这个男子的眼神、这双细小的双眸犹如一把利刃割怂着自己的大脑神经。不由得自己停止了对罗西西的进一步攻势。

“你是谁?”何兵看着在自己身边站定的中年男子忽然觉得有些惊慌。

“你就是何兵?”男子反问道。

何兵道:“我就是何兵。”

男子继续道“那个淫魔何兵?”

何兵怒了、将罗西西推开、一拳砸了过来:“你是哪根葱!我草”

何兵曾今是空手道九段、更练有空手切白刃的强横手劲。五年前这双手掌就已经可以将板砖劈成粉末。对于这一击之力。何兵很有自信。

何兵甚至已经能够想到男子鼻骨被打裂的惨状。

这一拳还没有打到男子身上。何兵就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力道。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木棉花上。

何兵被这无形的力道弹飞了。

男子脸上带有微笑:“我不是那根葱、我有名字、我叫杨晓军!”

行人匆匆的街道顿时围满了人、、每一个人都很诧异。但大多数人都是来看热闹的。现如今这个社会每一个人的思想观念就是、事不管己、己不操心。

何兵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恶狠狠道:“你到底是谁?”

杨晓军笑道:“我说了、我叫杨晓军。”

杨晓军看了一眼身旁一脸迷茫的罗西西转而接着道:“你残害祖国花朵无数。五年前你带领你的兄弟雷桥虹将刘富年的女朋友强奸致死。之后的几年里你又犯了无数大案。你真的可以称得上是淫魔。”

何兵双眼瞳孔急剧收缩着:“我怎么没有听说过世上还有你这号人物、再说了女人天生不就是给男人干的么?我有什么错?”

杨晓军平静的脸上闪过了痛苦之色。不知是否想起了那个令他痛苦至今的淫乱女子。

“世上有你这样的男人就会有这样的女人。我不怪你。”杨晓军忽然道

何兵从兜里拿出了电话、只拨打了一个电话、就有四辆面包车迅速的到了身后。就连一旁的罗西西也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何兵说道:“晚了!”

杨晓军道:“什么晚了?”

‘哈哈!’何兵笑道:“你后悔已经晚了、”

这句话刚说完、面包车门打开、立刻就下来了十六个人、十六个体型彪悍的大汉。每人手里都有一把砍刀、闪烁着森森寒光。

人群从一开始的围观到现在的四下逃串。巫山圣地片刻间就少了一大半人。还有一些看热闹的远远的躲在一边幸灾乐祸的观赏着。

何兵挥了挥手对身后的大汉说道:“给我卸下他一只手,对我不敬的人就应该如此。”

“你要人对付他?”罗西西冷冷的看了何兵一眼。

何兵淫笑道:“没事,等收拾了他我们到一边去快活快活。”

“无耻,下流?”罗西西狠狠得骂了一句才正眼看着眼前这个微胖的中年男子,男子有一头飘逸的长发,肥大的脸上有着些许皱纹,岁月在这个男子身上留下的痕迹也许就是痛苦,因为男子双眉之见隐隐有着忧郁悲伤。

忽然,罗西西觉得眼前这个男子很可怜,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让罗西西心中突然一痛,就像是失去了深爱的恋人,似醉似醒,罗西西朦胧中觉得眼前这个男子像一个人,一个传说中的神仙。可是神仙怎么会在人间走动。

“你是?”罗西西疑惑的问道。

“你就是罗西西?”杨晓军道。

罗西西眉头一皱惊讶的说道:“你认识我?”

“不”杨晓军道:“我认识杨元亨.”

“他在那?”

杨晓军笑了:“你在乎他?”

罗西西道:“谁在乎他啊!他就是一个和你一样的胖子,我在乎的是刘福年。”

罗西西低头沉思片刻继续说道:“你认识杨元亨,那么你也认识刘福年了?”

杨晓军看了一眼即将走到身边的大汉冷冷的说道:“先收拾了他们我们再说。”

一直以来何兵都是这一地带的地头蛇,他在巫山一带凭着自己有几个兄弟,不知残害了多少少女,记得有一次他在山间游荡许久,寂寞难耐,竟然对着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妇下手。那一次也有一个男人出来救“美”。可结果是哪个男人被自己的兄弟活埋了。这件事情一直以来是自己引以为豪的。因为自己的尊严没有人敢违背。

看着眼前这个中年男子,何兵甚至看到了他的下场。

十六个大汉,十六把砍刀,就算是特种兵也不可能躲过。

赫然,何兵感觉到了一股杀气,行走江湖许久,对这种杀气也非常敏感。十六个兄弟似乎也感觉到了这股无形的力道,硬生生的停止了步伐。步伐仅仅只是稍微停顿,何兵的话就是圣旨他在这里就是土皇帝,没有人可以违背他的意思。

寒光爆闪,刀锋落下。

何兵没有看到杨晓军死于刀下,十六把砍刀汇聚到一起那是何等的力道。可十六把砍刀都飞向了空中。不是大汉将手中的刀锋抛出,是被弹出,何兵能够清晰的看到,十六个人的身体也像是抛在空中的铅球一样高高飞起,沉沉落下。

巫山之上莫名的刮起了一阵狂风,狂风乍起,飞舞狂沙。

杨晓军眉头微微皱起没有再看何兵一眼,反而将眼神落在了罗西西身上:“传说,巫山之上的人们都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这股力量来源于你们巫山族人膜拜的三首巨蛇,看来这话一点也不假!”

何兵怒道:“西西,是你做的!”

罗西西用手摸了摸鼻子旁边的痣目不转定的看着杨晓军对着何兵说道:“你是不是认为女人天生就比男人弱,我今天要告诉你的是没有女人就没有男人。女人同样拥有不亚于男人的实力。你一定很想知道为什么他们砍人家反而连砍刀都拿不稳是么?"

何兵在听,杨晓军也在听,这是一个秘密,深埋在巫山数千年间的秘密。

“这是因为在巫山境内有一个我们巫山族人长年膜拜的神灵。它守护我们已经有不少时日。不要看我们这里落后,可是几千年来就没有人在这里死亡。除非有神仙出现,真正的神仙。”罗西西嘴里说着,眼神却时不时的朝着杨晓军张望着。

“神灵?哈哈“何兵大笑道:“若是真的有什么神灵那么我们这些在刀尖上过日子的混混岂不是早就死了多少次了。别TMD提倡你那些封建迷信思想,我就不相信科技发达的今天还有你说的什么神仙。”

何兵从怀里拿出了手枪,但凡混迹江湖的人哪一个不是亡命之徒哪一个不会给自己留下最后的底线。

只听“砰”的一声炸响子弹已经出膛。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罗西西惊讶不及,罗西西根本就没有想到何兵会使用手枪。

子弹飞向的方向是杨晓军。

晴空万里,杨晓军肥大的脸庞之上肌肉不停抖动着。

他仅仅只是伸出了两根指头,子弹便被夹在手指中间。

何兵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目惊口呆的说道:“你是不是……你是不是人?”

“哈哈……”杨晓军忽然大笑道:“我是不是人,难道你看不出来?”

杨晓军为什么会笑,是否在他眼里,眼前这个手持手枪的男子在自己严重根本就是渺小的犹如蝼蚁。能够以两指接住子弹的人,有足够的实力。

就连罗茜茜也不由得心生敬畏。

巫山是巫山族人的圣地。三首巨蛇虽然已经成为了碎片不复存在可是它的灵魂永驻。就算没有实体,可是它也有保护巫山族人的力量,因为它本就是巫山的守护神。可是眼前这个叫做杨晓军的中年男子究竟是谁?

从他的实力来看他本就是这个世间的绝世高手,他到巫山来难道就是为了寻找元亨,和刘福年。

他认识杨元亨,难道他们是兄弟?

从长相不难看出两个人很像。

罗茜茜心思百变间。何兵已经对身后的众大汉叫了一声:“快跑!”

人群汹涌,人们四散奔走。谁也不想与眼前这个男人为敌,因为能够接住子弹的人超乎寻常。根本就不是人能够做到的。他就像魔鬼。

“想走?”杨晓军身形一闪,陡然间出现在何兵眼前。

何兵只觉得眼前一花,这个形同鬼魅的男子已经到了自己眼前。没人能够形容这种速度,这种速度已经超出了子弹的速度。

“大哥!放了我吧!”何兵开始求饶道:“我只是一个小混混。”

“放了你!这个社会不知道还有没有天理!你必须死。”

杨晓军细小的双眼似乎有一团火焰在燃烧,双眸之中闪烁着一股令人难以察觉的光芒。

看到这股光芒,何兵呆呆的倒了下去。

罗茜茜这才发现,何兵已经断气了。他断气的时候没有一丝痛苦。

这更加加重了罗茜茜的怀疑,眼神也可以杀死人。那么眼前这个人究竟是谁,他还是不是人。

何兵的手下早就跑的不见了踪影,只留下杨晓军与罗茜茜。

“你是不是人?”罗茜茜问道。

“我说过了我是人。怎么你还不相信?”

罗茜茜道:“可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不是普通人,你找元亨他们做什么?”

杨晓军道:“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了·这里是巫山,我能够感觉到他们残余的气息。也许你们来晚了,因为这里曾经有过一场大战。”

“大战?”

“不错,据我所知,巫山之中除了三首巨蛇还有一只拥有六百年道航的飞天蜈蚣。你看?”杨晓军指了指远处山峰的淡绿色光晕说道:“能够将飞天蜈蚣处死的人也只有他,因为他本就是这个世上除了我和我大哥之外唯一能够诛杀妖邪的人。”

“他到底是谁?”罗茜茜有点开始怀疑自己的分辨能力了。

自己认识元亨的时候他就是一个人平平无奇根本就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要说奇怪也只能说他的眼睛很奇怪。

“你以后会知道的,我走了!”

杨晓军的话到此为止。

这是罗茜茜第一次看见杨晓军,然而当他最后知道杨晓军的身份的时候,十足的后悔没有拿来笔和纸让他签个字,留个名。因为像他这样的人,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他本就不是属于这个世上的人。或者说他本就是神…….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