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魔尊狂少  >  第十章 奈何桥,三生石

第十章 奈何桥,三生石

3184 2018-04-25 14:53:58

杨元亨立于桥头抬头凝望这座黑色石头铺切而成的桥梁许久……转而看向桥旁鼎立于天的巨大白色石头。石头举得的程度无法用言语形容。站在石头底部抬头凝望,白色的石头直插云霄犹如一根插于天地之间的顶天柱。

“这就是传说中可以透视前世今生的三生石吗? ”杨元亨凝望的眼神变得迷茫起来。黄泉路上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白冰,我和她有什么关联,难道就如她所说,如我心中所想。我们原本就是夫妻。她为我三生六世永坠阎罗,我为她三生六世好好做人。自己的前世究竟是什么。自己和她之间究竟有着多少情义……

下了木舟,杨元亨一瘸一拐的走到这块石头跟前细细打量了起来。

相传女娲在补天之后,开始用泥造人,每造一人,取一粒沙作计,终而成一硕石, 女娲将其立于西天灵河畔。此石因其始于天地初开,受日月精华,灵性渐通。不知过了几载春秋,只听天际一声巨响,一石直插云宵,顶于天洞,似有破天而出之意。女娲放眼望去,大惊失色,只见此石吸收日月精华以后,头重脚轻,直立不倒,大可顶天,长相奇幻,竟生出两条神纹,将石隔成三段,纵有吞噬天、地、人三界之意。女娲急施魄灵符,将石封住,心想自造人后,独缺姻缘轮回神位,便封它为三生石,赐它法力三生决,将其三段命名为前世、今生、来世,并在其身添上一笔姻缘线,从今生一直延续到来世。为了更好的约束其魔性,女娲思虑再三,最终将其放于鬼门关忘川河边,掌管三世姻缘轮回。当此石直立后,神力大照天下,跪求姻缘轮回者更是络绎不绝。

用手轻抚着三生石,入手处传来一阵透骨的冰凉之感。

杨元亨猛的后退了一步直视着三生石。

“这就是传说中得三生石、能够看到前世今生后世轮回的姻缘石?”

杨元亨后退一步抬头看了一眼桥头。黑色石块铺切而成的桥梁之上排满了来回浮动的魂体、桥头一名年龄稍大的老婆婆双手捧着石碗。不停的给路过得魂灵舀着石锅中的汤水。每一个途径桥梁的魂体呆滞的眼神看到这碗汤水双眼之中有光芒闪动。似解脱、似兴奋。急切的接过石碗仰头一饮而尽。

这是孟婆汤、以遗忘为引练就的忘情之水。哪位双手紧握石碗的老婆婆就是传说中掌管奈何桥的鬼神孟婆。

似乎觉察到了杨元亨注视的眼神。孟婆缓缓的转过眼神看向桥下的杨元亨。

杨元亨心里一惊、这双慈眉善目的眼睛闪烁着妖异得蓝色光芒。深邃的眼瞳给人一种被看透的感觉。

杨元亨觉得自己在这个老婆婆面前无处盾形、这双眼睛像是有一种魔力可以看透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杨元亨急忙收回眼神、仔细端详起坐落在自己面前的的三生石。

猛然、杨元亨全身一紧、身体微微得颤抖了起来。自己大腿处流出的黑色血液不知不觉的流动到了三生石洁白的石面之上。黑色的血液遇到白色的三生石。转瞬间变成了血红色。

三生石中一名女子渐渐显漏了出来

是白冰、那只拥有九条尾巴的九尾天狐。此刻她面容憔悴、全身虚脱了一般毫无气力得看着杨元亨。双目中泪光闪动:“是你吗?真的是你吗?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快点回去阿!快点回去…”

杨元亨手捂着受伤的大腿疑惑的问道:“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你会进入我的梦境长达二十几年、为什么我脑海里面时常闪现着你的身形。”

白冰似乎想要穿越着布满红丝的三生石、无奈任自己怎么努力都是枉然、这块三生石不仅禁锢了空间更禁锢了时间。自己无法穿越时间的限制、更加无法冲破空间的束缚:“我们不是已经是朋友了吗?”

杨元亨身形一震:“朋友、是阿!我们现在就是朋友。可是我知道我们的关系并不单单只是朋友。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梦中长达二十几年、还有我和你的真真关系”

三生石中白冰挥动着银白色的九条尾巴一脸痛苦之色:“我们只是朋友、除此之外我们的关系也只是朋友。”

‘哼~哼哼’杨元亨冷笑道:“我们真的只是朋友么?”

白冰全身微微得颤抖起来、似乎压抑着内心极大的痛苦、嘴角也轻微的颤抖起来。

杨元亨忽然觉得心中一痛、犹如针刺刀割般的疼痛、从白冰这剧烈的变化杨元亨已经知晓白冰的真实想法、只是介于某种缘由强烈的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想法。

将手放在三生石上轻抚着白冰秀美的脸颊杨元亨说:“告诉我、你是被谁困在十里亭、是不是太阴之眼”

冰冷的语言像是可以浇灭人内心的熊熊火焰。白冰脸上的柔情淡去、恨声说道:“这一世你真的不记得以前的事情?”

“呵呵”杨元亨苦笑着、这难看的笑容促使杨元亨双眼中几欲夺眶而出得眼泪大颗大颗的滚落了下来:“三生六世我为你永坠阎罗、三生六世你为我好好做人…”

白冰全身大震、三生石中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像是压抑了数万年的情感忽然间在这一刻陡然爆发了一般哭声道:“你还记得我们的誓言、你还记得我们曾今的誓言。”

白冰破涕为笑轻声叫道:“相公”

杨元亨呆住了、就像木雕一般证住了。万年的等待二十几年无数次得梦中相见、原本以为都只是南柯一梦如今从白冰脱口而出的两个字犹如千斤巨石垂击着自己的心灵:“你是我娘子”

白冰努力的想穿破三生石、从她那努力前伸得手掌就可以看出、她多么想亲手抚摸这张排恛在自己心间许久的脸庞:“是的!我就是你的娘子”

一股悲伤感忽然传入杨元亨内心、杨元亨只觉得体内似乎有一股强劲有力的气流开始在体内肆意游荡起来。冰凉的气流冲撞着自己得中枢神经。杨元亨黑色的明眸渐渐变成了血红色:“告诉我、怎么才可以救你出来。是这万千灵气汇聚一身得三生石么?”

杨元亨一拳击在三生石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这一声沉闷的声响在这寂静的奈何桥下显得无比刺耳、排队喝孟婆汤的鬼魂将疑惑的目光投射到桥下一脸狰狞得杨元亨身上。令众鬼疑惑不解的是、为何这个刚刚渡过忘川河得新鬼会对着众鬼膜拜得三生石发怒、这块鼎立于天地之间的石头可是三生六世姻缘石。难道这个新鬼早先是个失恋之人。

疑惑仅仅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众鬼看了一眼又排队等待着可以让人忘却一切苦痛烦恼的孟婆汤。

只有双手端着石碗的老婆婆双眼死死的看着杨元亨自言自语的说道:“好浓重的魔气!”

白冰苦涩的面容之上露出了些许欣慰之色:“相公不需要救我出来、这是我自愿的。因为我是妖、虽然我已经超越六尾达到九尾境界、可是我始终是只妖。你只要记住你答应过我的话三生六世好好做人…”

隐隐约约间、杨元亨觉得一切并没有那么简单。三生六世我为你永坠阎罗、三生六世你为我好好做人。难道数万年自己的前世曾今答应过女子什么。这句深深烙印在自己脑海中的誓言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为什么你要永坠阎罗、为什么我因此要好好做人。难道我原本真的就不是人?”

杨元亨抚摸着三生石中白冰的脸庞柔声说道。

白冰憔悴的脸上闪过一丝苦楚:“数万年前你并不是人类、你是这个世间存在的第一个异类。你的法力充满了霸气、你的心中隐藏了无尽的冷血。可是唯独对我你却拥有真情真爱。洪荒时期你与世间诸神之战

无故身损。又被上古诸神以神之力封印。自此你轮回六道转世为人…”

“那为什么你要永坠阎罗!”杨元亨打断了白冰的回答问道。

其实杨元亨在意的不是前世、而是自己这二十几年来得噩梦、以及噩梦中出现的朋友、如今知晓的妻子。

白冰沉默了看着杨元亨许久微微的说道:“因为你要做人、而我却不能做人。你轮回转世仅需要几十乃至数百年。我却不同、我若重新修炼需要的时间可能是数千年乃至近万年。”

杨元亨轻抚白冰脸庞的手微微颤抖起来、通红的双眼之中猛然红光大盛:“天道不公、万物不仁、人妖相恋又怎会是逆天而行、天道不仁、我又何必取其道义”

寂静的奈何桥猛然发出一声巨响、乱石飞舞、沙尘漫天。杨元亨又一拳砸落在三生石上。

整个奈何桥剧烈的晃动了起来。排队喝孟婆汤的众多魂体惊惧的四下乱跑起来。孟婆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直插云际的三生巨石、“咔嚓~咔嚓”的裂开了数条宽大的裂缝、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这块屹立在奈何桥头的姻缘石霎时化成了白色的粉末。

飘荡在空中的粉末之中一颗拳头大小的珠子猛然间紫色光芒大盛。瞬间钻入处于癫狂状态的杨元亨口中。

这突如其来的惊天巨响、震的整个幽冥地府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阎罗殿堂、正在审阅生死谱的阎罗王身体陡

然一震。惊恐的看着奈何桥方向对堂下众鬼神叫道:“他来了是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