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魔尊狂少  >  第三十二章 故人

第三十二章 故人

3314 2018-06-14 11:00:50

黑猫是灵界传送门的钥匙,各种资料显示,黑猫的眼睛能够洞察幽冥之物。,所以义庄最忌讳的就是黑猫和闪电,无论是黑猫过尸还是闪电击中尸体,都有可能起尸。

我家就养了一只黑猫。

黑色的身体,绿光色的眼眸。

我的女友叫杨爱红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子,她高端大气,很有明星气质。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是单亲家庭,父亲的背叛使得她母亲为了养活三个孩子付出了青春。

03年,网络很流行,我们就是从网上认识的。

很快我们就坠入了爱河。

也许是天公不做美,老天也在嫉妒我们甜蜜的爱情。

我记得那一天是阴天,还下着毛毛细雨,她上班的地方是幸福村饭庄,她的职业是配菜师。下班后我去接她的途中她被一辆货车撞飞了。就在我的眼前,我眼睁睁的看着她在我眼前慢慢的失去了生命。

人说,谈恋爱的女人就是一朵盛开的玫瑰,清香美丽。

她去世的时候全身染满了鲜血,她的人就像一朵玫瑰,红的刺眼,红的让人无法接受。

看着小说,我不自觉的就想起了她,慢慢的我进入了梦乡。

梦中天色是那么的昏暗,整个天与地混沌一片分不清光明与黑暗。灰蒙蒙的,让人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我走在大街上,莫名其妙的感觉到恐惧,因为自己就好像完全与世界隔绝了一般。大街很空荡,除了屹立在身旁的大厦高楼,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街角。

虽然光线昏暗,可是我还是看到了她,她还是像以前一样留着长发,身子很单薄。走起路来随时都好像能够跌倒一般。

我笑了,会心的笑了,十年了,如今能够再次相遇不知道是不是天意。

她用一双犹豫的眼神看着我。

“林宇!!”声音还像十年前一样让人魂牵梦萦。

我挪动这步伐激动的叫道:“爱红!”

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我看的够多,几多哀愁,几多无奈。然而当我再次看到她的时候心里还是涌上了感动。

她缓缓的朝我走了过来,步伐轻盈就好像是在飘……

“飘?”

我使劲摇着头,努力让自己大脑清醒。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难道我是在做梦?

没错,我是在做梦。我用力捏了捏自己的大腿,感觉不到一点痛处。

能在梦中相见,我也心满意足了,我伸出了手。

她的手没有温度,十分冰凉。

我的心却是热的。

“我这不是在做梦吧!”我明知道自己在做梦,嘴里还是想问个究竟。

“傻瓜!你当然是在做梦?因为我们许多年前就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爱红的声音飘忽不定,若隐若现。

“不管怎么样,能够见到你真好。”

“见到你我也很开心,可是这次来我并不只是为了见你。”爱红长发盖住的脸颊轻微抽动着。

“怎么了?难道让你重显人间还有别的原因?”我问道。

爱红变得有些沉默,紧握住我的手又紧了紧。

“你有危险!林宇!我告诉你!黑夜给了你一双异于常人的双眼。”爱红慎重的说道。

“什么意思?我不懂。”

爱红的身体变得有些透明,声音也像随时都能够消失一般轻盈。

“你会懂的?我的时间不多,你要记住你的眼睛并不是你自己的!”

“这是什么意思?我的眼睛怎么可能不是我的,眼睛天生就是父母给我的,又怎么会不是我自己的?”

爱红松开了我的手,那股透心凉的冰冷离我越来越远。

等我发现的时候,她已经化成了一股青烟消失在我的眼前。

在一起的时候她是风一样的女人,去世之后她更像是一阵风,我能感觉到风,却不知道风能不能感觉到我。

看着了无人烟的街头,我迷茫了起来,她忽然出现,又忽然离去。告诉我眼睛并不是我自己的。什么人不会骗人!

只有死人才不会骗人,她无疑已经是个死人。她当然不会骗人。难道我的眼睛真的不是我自己的?

可是从小到大自己的眼睛根本就没有做过手术。连一点近视都没有。这双眼睛又怎么可能不是我的眼睛呢!

昏暗的街角,一个人影缓慢的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银白的头发,消瘦的脸庞,就连脸上相互交错的皱纹都像是刀斧凿刻出来的。她的背已弯,身体机能已经消退。可是她的眼睛却深邃无比,充满了智慧的光芒。

王春梅!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自己清晰的记得她是死于肾脏衰竭,她曾经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妇人,小时候她还时不时给自己糖果吃。

她的指甲细而长。黝黑发亮。我曾今问过她“为什么不修剪指甲。”

她的回答令我深思。她说:“留着指甲死了才不会被人欺负。”

现在她伸着长指甲望着我诡异的笑着。

她笑的让人发寒,然后就用一种冰冷的话语说道:“天荒荒,地荒荒,一入阴司殿,休想回故乡……”

阴司乃是活人禁地,死人天堂。也就是所谓的灵魂归处。她就是来自阴司。

我觉得全身都在发冷。不是好奇,而是害怕。

“王春梅!”我小声叫着。

昏暗的街角,王春梅明亮的眼神忽然变得无比醒目。

她猛的抬起头瞪着我说道:“一入阴司殿,休想回故乡……”

昏暗的天际忽然传来了一声炸雷。

只有雷声,没有下雨,只有闪电没有乌云。

这是旱地雷!

阴沉的街道被闪电照耀成了白炽色。

闪电一瞬即逝。在哪光与黑暗交接的一瞬间,我忽然发现了异样。

街角,那楼与楼连接的地方,阴影占据了我的半边视野。视野所及之处我发现了一个黑点。

也许知道是梦境,所以自己胆子也大了起来,一步一步靠近黑点。

闪电过后大地又变的昏暗起来。视线模糊不清。

我努力睁大双眼盯着阴影下的黑点。生怕黑点忽然弹跳起来……

近了

近了……

“轰隆~轰隆……”

闪电,雷声再次响彻起来,整个天地似乎都开始在震动。

刺眼的闪电划破天际在我眼前出现的那一刻。

我整个人石化了。就像是突然掉进了万丈深渊,甚至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全身毛发一瞬间竖了起来。我最不想看到的,活生生的出现在我的眼前。

那是一只硕大无比的黑色怪物,怪物全身长满了眼睛,不论是胳膊还是后腿不管是前胸还是后背,它全身每一寸似乎都能够洞彻天机。因为它全身每一寸都是眼睛。紧闭着的眼睛。

我想起了周家林素描纸上绘画出来的怪兽,这就是那只沉睡在冥界的怪兽。

“我梦见你被怪兽看到了,之后你变成了一块修筑冥界的石头……”

周家林的话语隐隐涌上自己的心头。

难道自己真的会变成石头?

这里根本就不是梦境而是所谓的冥界?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阴司?

“天荒荒,地惶惶,一入阴司殿,休想回故乡……”

我一步一步后退着,完全忘记了身处的环境,我的脚步变得很轻,呼吸却很急促,我捏手捏脚的绕过怪兽,就看到了一座雄伟庄严的宝殿。

之所以说是宝殿,是因为它并不是现代建筑,残破的城墙,屹立在城墙之上的楼台。楼台下方宽阔的红漆大门。

大门上方悬挂着一块牌匾。牌匾上有三个字。字体都是古纂体。我绞尽脑汁努力识别也只能认出第一个字“阴”

“轰隆……”

闪电夹杂着雷声在天际嘶吼着。

白炽色的光线将整个宝殿照耀的森森发光。禁闭的红漆大门漏出了一个缝隙。一只惨白的手掌伸了出来……

我醒来的时候床头的电话一直在响。

自己设置的手机铃声“爷爷孙子给你来电话了……”不知叫了多少遍。

扯过挂在床头的毛巾擦拭掉脸上吓出的冷汗。我拿起了手机。

“喂!林宇吗?你个屌丝怎么一直不接电话!赶紧过来,周加林出事了!”

我刚起床,思维还停留在那个诡异的梦境之中,此刻一听周加林出事了。立刻从床头坐了起来。举着电话叫道:“郑琪,你说什么?”

“快点过来,我们在西南公寓四号院!周加林死了……”

我嗖的一声从床上跳了下来,连脸都没有来得及洗就冲出了宿舍。

四号院距离我住的地方不远,中间就隔了个和康美食广场。

等我赶到四号院的时候,楼下已经围满了警车,住在同一个园区的同仁把他们宿舍围的水泄不通。宿舍边缘拉了两条警戒线,在警戒线里面倒卧着一名男子。

男子手里还拿着速写本,铅笔已经断成两节。一节在手里,一节滚落在他身体不足两米的地方。

男子身子底下全部是血。在侧身的部分甚至能够看到几根肋骨穿透皮肤漏在外面。整个场面看来惨不忍睹。

“周加林!”

我拉起警戒线准备进去。却被赶来的郑琪拉住了!

“林宇,这件事情很蹊跷!你先不要进去。”郑琪拉着我说道。

“人都死了还有什么蹊跷。”

“你听我说!昨天晚上我们还通过电话!他告诉我十分诡异的事情!”林宇神秘的说道。

此时警察已经开始取来石灰粉,绕着周加林的身体姿势在边缘散着。还有一些记者咔嚓咔嚓的拍着照。

郑琪把我拉到一边对我说道:“林宇,你相信这个世上有鬼吗?”

我愣了愣,郑琪可是无神论者,从小就属他胆子大,什么坟地过夜,什么鬼屋探险他都是首当其冲。如今他怎么忽然间相信起这些了。

“你该不会遇到什么事情了吧?”我疑惑的问道。

直觉告诉我,这件事情很可能与周加林有关,要不他也不会给我打电话。

果不其然,郑琪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昨晚周加林告诉我说,他梦到了一只怪兽,怪兽全身长满了眼睛,它看到了我,我变成了一块石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