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魔尊狂少  >  第八章 黄泉路上

第八章 黄泉路上

3393 2018-04-25 14:52:35

静静坐在鬼门关门前看守大门的鬼卒全身巨震,鬼门旁的青石墙壁“嘶嘶”的裂开了一条缝隙,地面剧烈的震动了一下。

“难道出事了……”鬼卒嘴里低声说了一句,急忙朝着杨元亨与十八罚恶刑鬼消失的地方跑去。然而一道黑色的身影比鬼卒更快了一步。

“尔等不进入鬼门关,前去往生殿投胎,却在此地伤害我鬼界鬼差。”一道黑色的身影骤然停在十八罚恶刑鬼身旁看了一眼倒地不起的众人抬头看着漂浮在空中目露凶光的杨元亨说道。

杨元亨双眼呆滞的看着地面之上突然出现的人影冷笑道:“界分三界,道分六道,各自都在严厉的管束着自己地盘上的执行官,可是我一个刚死之人,为什么就进不了鬼门关,就因为我没有路引么?我本就是枉死,心中早就存在了冤屈,可是如今你们还要让我成为孤魂野鬼!

呵呵……这就是人们敬仰的鬼界鬼神么?”

黑影被雾气包裹分不清是男是女声音冰冷的就像是北极的寒冰:“你也知道界分三界,道分六道,那你就应该明白无规矩不成方圆,一个管辖范围都应该有它的制度。若是没有这些约束的制度,那么一切就都混乱了,你说是也不是……”

赫然,黑影全身大震,像是看到了毕生最为恐怖的事情:“你……你手中的这把小刀是谁给你的。”

杨元亨诡异的笑了,那双细小的双眼之中有红光隐隐闪现:“那你先告诉我你是谁,因为我想知道你配不配知道。”

“放屁!你一个刚刚身死的魂体,现在还没有资格做鬼的魂体,你知道他是谁吗?”鬼卒急忙跑到黑影身旁叫嚷道。

黑影挥了挥手制止了鬼卒的质骂,转眼看着漂浮在空中的杨元亨说道:“你手中能有这把小刀,可见你也并非一般人物,就当我管束无方,我在这里请求你进入鬼门关,前去往生投胎可以吗?”

鬼卒愣了。

杨元亨双眼之中渐渐隐现的红色光芒退去,那双黑色的双眸闪烁着森森冷光:“你到底是谁!”

黑色雾气包裹的人影举起了右手缓缓的指向鬼卒:“你可知错!”

“属下知错!”

黑影道:“错在哪里!”

鬼卒扑的一声跪在了地上道:“我不该忘记今天就是七月十四,我不该在今天还向新鬼索要路引,请鬼王大人赎罪!”

杨元亨双眼急剧收缩着:“你是鬼王?”

黑影道:“没错!我就是十殿阎罗座下鬼王王方平。”

杨元亨像是一个生完气的孩子看了一眼鬼卒对王方平说道:“好!我听你的,我进鬼门关!”

进了鬼门关,杨元亨就看到了一条黄颜色的河流,无风无浪更没有泥土的铺垫,这条河流不知道来自何方也不知道要归于何处,只知道眼前的河流端急,水中寸草不生没有一条生物,可是岸边却长满了花,火红色的花密密麻麻的覆盖了黄色河水的两岸。

“这就是传说中的彼岸花,生长在三途河边的接引之花,这种花也有另外一个名字,就是火照之路,踏足在这花朵之上可以唤起你生前的诸多记忆,当然要进入幽冥地府也要依靠这延绵不绝的火照之路”鬼卒在鬼门关口停了下来说道:“我就不送了,之前是我的错误,希望你能原谅!”

杨元亨拍了拍鬼卒的肩膀:“你没有错,错只在我,万物生衍不息自由其道理你虽然只是一个鬼卒,可是我相信你的能力,你这次并不是故意的!别忘了你已经叫过我了……”

鬼卒尴尬的点了点头:“谢谢你的理解。不过看守鬼门关的哪十八个罚恶刑鬼……”

杨元亨嘴角划过一丝皎洁的微笑:“你认为我真的伤害到了它们?别忘了鬼是已经死过的生灵,根本就不可能再死。”

鬼卒低头苦笑道:“是啊!是我多虑了……不过有一点我要告诉你,黄泉路对别人而言也许很太平,可是对于你来说可就危险重重了。因为你身上隐藏了诸多秘密?”

“秘密”杨元亨注视着鬼卒疑惑的问道:“什么秘密?”

鬼卒走到鬼门关门口转过身说道:“你身上有两道强大的气流,这两股强大的气流一正一邪一直在你身上隐匿着你真的不知道?”

杨元亨摇了摇头踏上了火照之路。火照之路两边站满了鬼影。空中来回穿梭着漂浮不定的冤魂恶鬼,凄凉悲绝的呐喊之声悠悠不绝,每一声每一句像是可以透彻身体直达心灵。让人听来全身鸡皮疙瘩全起。这些鬼魂都是未到时间就已经枉死的魂体。在这黄泉之路上来回游荡等待时机成熟前往往生殿投胎轮回。

杨元亨觉得眼前像是被一层雾气包裹,眼前的景色变得朦胧了起来,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一个人影缓缓的走了过来。步伐轻盈,动作阿娜身后是一片灰白之色。

杨元亨迷茫的眼神忽然间像是有了光彩:“是你!你是白冰!”

人影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女子的面容也渐渐显露在了杨元亨面前,这张脸自己在再熟悉不过,这是自己梦中久久不曾散去的身影,这是深入脑海的面容。自己不曾忘记,也不敢忘记,因为自己害怕自己一松懈,自己就会忘掉这个深入自己心灵的女子。

女子挥动着身后的灰白色尾巴深情的说道:“元亨!你还记得我们的誓言吗?我为你三生六世永坠阎罗,你为我三生六世好好做人。”

杨元亨双眼中泪光闪动嘴皮微微颤动着声音低的只有自己才能够听到:“我记得,我记得你就是白冰,你就是我杨元亨这一生唯一的妻子。”

白冰全身微微的颤抖着,似乎这句话触动了久已沉睡的情感:“是啊!我就是你的妻子,i就是我的相公,可是这一世你为什么就记不起我,为什么要把握当成一个陌生人,你要知道,我这二十几年来每次进入你的梦境就是想告诉你,我对你的心永远都没有变过……”

不知是不是因为火照之路的阻隔还是周围鬼魂的影响,杨元亨依旧缓步向前行进着:“千里姻缘一线牵,我的心中有你,你的心中也有我,不管什么时候,哪怕再给我三生六世的时间,你还是我的妻子,我唯一的新娘。我心照明月,杨元亨在此立誓。对白冰的爱恋永远不会改变……·”

白冰激动的神色暗淡了下来:“可是这一世你只是将我当成了朋友。”

白冰向杨元亨伸出了手掌,杨元亨抬也抬起了厚实的手掌似远似近两只手掌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猛然,白冰脸色骤变,推开了杨元亨叫道:“杨元亨,保重自己,记得你是我白冰唯一的新郎。”

“白冰……”杨元亨声嘶力竭的呐喊道。

出现在白冰身后的是一只眼睛,火红色的眼睛,就像是一只燃烧的太阳烘烤着整个苍茫大地。

杨元亨打了一个激灵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太阴之眼,我杨元亨与你势不两立……”杨元亨狠声道。

凄凉悲绝的嚎叫之声忽然大起,杨元亨惊奇的发现火照之路上自己的面前密密麻麻的站满了鬼影,每一个鬼影都向自己伸出了手掌。

刚刚的大起大落的杨元亨转变为漆黑之色的明眸再次透漏出了些许猩红之色。一股强大的杀气陡然而生:“佛挡杀佛,鬼挡杀鬼。让开……”

众鬼向两边让开了一个可容一人通过的道路。

一路行来挡身在杨元亨面前的鬼魂越来越多黄色的河流也越来越细,每一个挡身在杨元亨身前的鬼魂都像是惧怕这个双眼通红的恶鬼一般远远的躲开了。

杨元亨停止了步伐缓缓的转过了身体。

身后,一名脸上蒙着白纱的女子拉扯着杨元亨的衣服轻声说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早点回去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杨元亨表情变得有些狰狞:“你是谁!我认识你吗?”

女子道:“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可是我认识你手中的刀……”

杨元亨身形一震注视着女子:“你认识我手中的刀?”

女子被杨元亨的眼神看的似乎有些不自在退后了一步说道:“此刀你了解多少?”

杨元亨低头看着刚刚震慑群鬼的刀锋不再言语。

女子继续说道:“这把刀名为驱魔刀。其实这把刀并不是一件利器而是三件。驱魔神剑,炼妖壶即紫金禅杖合体之物具有诛杀世间一切邪灵的神奇魔力,你能够驱动它可见你也是身存正气之人,可是从你的眼神之中我却看到了一股隐藏在你体内的邪恶力量。它的真正主人乃是世间浩然正气的化身,我不希望你玷污它的兵刃……”

杨元亨猛的抬起了头颅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蒙着白纱的女子冷冷的说道:“你认为我会玷污了他的绝世神兵?”

女子看了一眼杨元亨手中的刀锋微微的说道:“我的话也只能到这里,其他的我不想多说。这些花乃是黄泉路上的彼岸花又被称为火照之路,花香可使人想起生前的过往。我不知道你生前是什么样的人,可是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好好做人。”

“呵呵!!”杨元亨轻笑道:“这么说黄泉路上这么多鬼魂是你的杰作了?”

女子从腰间取出一朵火红色的花朵说:“黄泉路上的鬼魂乃是没有寿终之人等待时机投胎往生的鬼魂又怎么会和我有什么瓜葛。他们之所以挡住你的去路是因为他们没有人给他们烧钱引路。他们只是向你索要冥钱。”

杨元亨愕然:“那你又是谁,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女子手中的花朵在手中奇迹般的变大渐渐的消散。黄泉路上的彼岸花像是受到了这巨大的花朵指引一般燃起了熊熊火焰。这股火焰来的及时来的凶猛,可是却没有一丝热量。火焰消失的瞬间,女子也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奇怪的地方!奇怪的鬼影……”杨元亨叹息一声走向了黄泉路的尽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