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魔尊狂少  >  第三十一章 长满眼睛的怪兽

第三十一章 长满眼睛的怪兽

3128 2018-06-13 17:33:10

随即问道:“我就直接转入正题。你看到撞我妹妹的车了?”

“看到了又能怎么样,你难道还想为你妹妹报仇!你没有那个能力。”

女子眼瞳微微收缩了一下,她很清楚的发现林宇的手在颤抖,他为什么会颤抖,难道撞我妹妹的是一个权利滔天的人物?或者说撞我妹妹的根本就不是一辆车。

“你到底有没有看到?”女子一把拉住了锅铲。

锅铲在翻炒着滚烫的豆腐,铁本身就是传热能力比较强的金属。

女子手抓的地方正是油腻的锅铲。

林宇使劲扯了一把。

女子紧抓锅铲的手就像是钳子一般。任自己扯了几遍都没能从女子手中躲过锅铲。

索性林宇就放开了把手:“你不觉得烫吗?看你细皮嫩肉的就不怕把手烫坏了?”

“我在问你那个车……”

林宇望了望女子身后的林肯轿车。

桥车旁边站了一位老态龙钟的老者,老者由两个彪形大汉扶着,老者很瘦,瘦的一阵风都能够将他吹倒。

可是就这样一个老者,站在那里却给自己一股无形的压力。林宇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就好像是站在了疆场,面对着数万敌军。

木须置疑,老者必定是手握大权,因为他一举手一投足都能给人一种莫名的压力。

女子似乎发觉到了林宇的跑神,回头看着老者说道:“爷爷,这个人就是亲眼目睹妹妹出车祸的证人。”

老者眯着一双眼睛盯着林宇说道:“告诉我实情。”

首先能够开林肯轿车的必是非富即贵,能够气定神闲的说出这样话的人一定是位高权重的领导。

无论哪一种,林宇都得罪不起。

将自己摊位旁叠在一起的橡胶櫈拆开。示意几人坐下。

几人也没有什么其他意见,径直坐了下来。

林宇道:“我说了害怕你们不相信!”

老者在凳子上坐定,眼睛依然盯着林宇:“说说看。”

“你相信这个世上有鬼魂的存在吗?”

老者眼中忽然间像是有了光彩,认真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林宇也坐了下来,双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在大腿上来回搓着。

“那一天下着雨,电闪雷鸣,我本来是想收了摊位回家睡个好觉,可是,你也知道现在这个社会,你要是没有钱,就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下雨本来街道上的摊位就少,我也是赚那么一点抽烟的钱……”

“说重点!”女子从身旁大汉身上要来了烟甩给林宇说道。

林宇也不客气,接过烟就点燃抽了起来。

“那天天气很阴沉,下着雨,大概是晚上快八点的时候。我看到了你姐姐。你姐姐穿了一身红色的裙子,就像你身上的连衣裙一般。她似乎有心事,我看到她一直低着头,漫不经心的在雨中走着。她没有打伞,也许是想让自己大脑清醒把!”

“他有心事?”女子疑惑的问道。

“肯定有心事,要不汽车过来她怎么看不到。奇怪的是……”

“什么?”老者迫不及待的问道。

林宇似乎想起了那个夜晚,手一直在发抖,手指间夹着的烟都快抖落了都没发觉。

“奇怪的是,车并没有撞到你妹妹,你妹妹身体就抛飞了。而且那辆车看起来没有一点质感,看起来就像是纸糊的!”

老者不经吸了一口凉气:“你说那辆车是纸糊的?”

林宇眼神有点迷茫,深吸了一口烟将烟头捏灭说道:“我也不是很确定,天色本来就很昏暗。看不清楚也很正常。我只是纳闷好好的车里面开车的人就像是个纸人,就像是烧给死者的金童玉女。”

空中吹起了微风,风吹到身上感觉不到凉爽反而觉得冰凉刺骨。

众人陷入了沉默。

许久。

老者才抬头看着林宇说道:“小伙子,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们经历的只是沧海一粟。”

林宇心里一惊,如果经历了这些还只是沧海一粟那么如何经历才能够说是历经风霜。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老者问道。

“林宇!”林宇道:“我的名字就叫做林宇!”

老者再次打量了林宇一眼,苦笑一声说道:“天意!一切终究是天意啊!”

林宇摸了摸脑袋,一脸迷惑不解的样子说道:“什么天意,老先生是指?”

老者道:“你先听我讲一个故事。”

不等林宇反驳,老者就讲了起来。

“我的侄子也叫林宇,他给我讲过一个故事。”

我从小就酷爱美术。美术不仅仅是我人生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更是我业务时间的全部精力。美术就是用笔刻画事物的样貌。不管你是苍老幼小,还是美丽丑陋。画笔永远是记录人生的时光机,就像是相机。

相机记录的是真实的,美术却可以虚构。

有泼墨山水画,有写意花鸟画。每一位大师都在追求完美,不管是写实还是虚构。总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有一个朋友,他也是美术专业,美术就像他的生命,铅笔就是他寻找生命的源泉。

他有一个爱好。

喜欢把梦境在自己手中变成实物。梦境当然不能变成实物,却能够在纸上绘制出来。

他叫周加林。我们并不是儿时的伙伴,是在成都上班时认识的。性格与我相仿,比较温和。

上班的时候他就喜欢拿着小本子涂涂画画。线条流畅,绘制的事物生动富有想象力。

当时我们很多人都很疑惑。

因为要画好一样东西首先要抓住它的特征。他没有临摹也没有参照物只是偶尔坐在凳子上苦思冥想,就好像要绞尽脑汁在脑海里面挖掘已经淡忘的记忆。

我明白这种心态。

艺术不仅仅是灵感,更是一种磨练,熟能生巧,绘画的多了也就变成了一种习惯。

如果一天不画就会觉得心里像是少了什么东西。很空虚,很失落。

七月十五日。

晴。

我像往常一样为了减肥,在大马路上漫步着。

看着自己凸起的肚子一阵晃荡我心里说不出的舒服。

汗水淋湿了我的衣衫,脸上挂满了汗珠。

正当我擦掉快要滴入眼睛的汗水的时候我就看到了周加林。

他带着耳机,左手拿着速写本,右手拿着铅笔不停的涂画着。

显然是看到了我,因为他正朝我走了过来。

“你这是……”我笑着指着周加林手中的图纸说道。

“林宇啊!”他似乎没有听到我的话,只是看到了我用手指他手中的图纸。

“你这是什么情况?”我见他走近了,一手撤掉他耳朵上的耳机说道。

“我正要找你呢。”他看着我微笑着说道。

“找我?”

“对!找你”他说着拉着我在马路边的石凳子上坐了下来。

“什么事情?”我答道。

这还是第一次周加林主动找我,平时他就是个宅男,我们都知道他一般除了待在寝室就是在食堂。看过他绘画的人都说他是个才子。

周加林神秘的看了一眼身边小声说道:“我昨天晚上梦见你了。”

“呵呵!”我笑道:“就为这个事情啊!“

“不!不单单为了这件事情,相反情况很严重!”他一脸认真的看着我说道。

“到底什么事情,你到是说啊!”我急了一把将他手中的绘图本抢了过来。

“呵呵!”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我发现他手中一直绘画的东西竟然是一只怪兽,奇怪的是这只怪兽长着很多眼睛,漆黑的眸子,明亮的光芒。怪兽的每只眼睛都闪烁着怪异的光芒。

“你这画的是什么东西?”我笑着说道。

“我查过神话传说,书籍上说这是一只沉睡在冥界的怪兽,只要被他的眼睛看到你就会变成建造冥府的石头,它是一只猛兽,没有人能够逃的掉…….”周加林的声音越来越小。小的也许只有他自己才能够听到。

可是我还是听到了。

“你说你梦见的就是这只怪物?”我打趣着说道。

他听我如此说,脸色变了,脸上的肌肉不停的抖动着,那双明亮的眼眸忽然间变得很空洞。就好像是对这个世界失去了希望。有一位作者曾今说过,人活着就要有希望,没有希望那就和行尸走肉没有区别。

周加林盯着我看了许久冷冷的说道:“我梦见,它看到了你,你变成了一块黑色的石头。”

他的脸色变的很苍白,几乎看不到一点血丝。

我忽然觉得心里一暖,虽然他是个名副其实的宅男,每天除了画画就是睡觉,我总认为这个世上再没有令他关心的事物了,现在才发现他还是蛮关心我的。

“放心了,只是个梦。不会有事的。”我拉住了他的手感激的说道。

他的手在颤抖。

是的,在颤抖,我能够明显感觉到他的手一直抖个不停。

“希望没有事。”周加林紧紧抓住了我的手。

回到家后,我一如既往的洗完澡躺在床上抱着刚刚下载好的电子书观赏。

我很反感现在的泡沫爱情局,不真实,不是富二代就是谁家的千金大小姐。不是某个董事的私生子就是痛哭流涕的小三式生活。人生若是如此,我们这些大众化的岂不是永远没有登上舞台的机会。

所以我喜欢惊悚,灵异的故事,紧张,刺激大脑皮层的那一瞬间就是我所追求的快感。

为了有些故事中的怪异动物,我还专门查阅过有关资料,比如说猫,黑猫。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