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魔尊狂少  >  第二十七章 宿命

第二十七章 宿命

3108 2018-06-07 10:38:26

地藏王菩萨双手合十念起了大日如来咒、这个通晓佛法的地狱高僧全身透漏着一股祥和之气。

冤魂之海上空再次出现了红色的闪电、电如雨下。蠕动的冤魂之海海面悲鸣哀号之声又一次充斥了整个阴司地狱。

身飘在空中的杨元亨抬头仰望、漆黑的夜幕中一颗明亮的星星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地府中也有星星?

这是传说中那颗孤星、这颗星属于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人间圣人、天界战神二郎显圣真君。

‘’杨施主、难道你就没有发现这就是宿命?‘’地藏王抬起头一双平和的眼睛金光一闪即逝。

‘我懂、可是我却不能接受、其实那个因该堕入地狱的人是我不是他不是吗?’杨元亨一脸迷茫:‘我虽然是魔、可是我却有人的情感。’

‘不、你原本就是人!’杨晓军道:‘前生你造孽太重乃至天地不容。上天要将你磨灭。谁曾想又出现了一只九尾天狐。她甘心为你堕入幽冥只是为了上天能够再给你一次重生的机会。你已经重生。’

杨元亨微微一愣:‘这就是我的宿命?’

‘不、你的宿命可以改变、因为在你的人生里面多了一个我。’秀秀伸手抚摸着杨元亨肥大的脸庞柔声道。

似无助、似不舍、秀秀猛地将杨元亨抱在怀里、痛哭起来。

这是阿修罗的痛苦之声、这是修罗王者的悲悯心声。

凄凉的哭声震荡着9冤魂之海。海面被高声贝的震荡掀起了数丈高的巨浪。巨浪中突然冲出一只巨手、巨手是金色、金色的巨手横空一抓、秀秀便消失在原地。

空中的九尾天狐几经透明的身体变成了实体。

九条银白色的尾巴卷起了银白色的幕布。可仍然抓不住被巨手抓走的秀秀。

杨元亨证证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大脑一片空白。

兰若寺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千年的等待只是为了自己久违蒙面的丈夫。她是地狱中的王者。虽是修罗、可修罗却有情。

她等的人是自己。轮回之境中为了自己魂魄不灭。力挡众神的痴情修罗此刻忽然间变成了自己的妻子。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那个永恒不变的感情代名词爱。

世间万物忽然变得都很静止、阴森恐怖的阎罗地府中黑色幕布上闪烁着的那颗明亮的孤星明亮异常。

‘吼’

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吼却是来自身边这个相貌平平的、长发飞舞的天界战神。一头巨龙钻出了杨晓军的身体仰天怒吼。在金手即将淹没在冤魂之海的一刹那硬生生的挡住了这个带人入轮回的魔爪。

直到这时杨元亨才醒悟了过来、天地肃杀、幽冥轮转。阿修罗为自己力挡众神的一幕犹如电影片段在自己脑海时隐时现。

杨元亨明亮的双眸几乎变成了血红。

杨晓军明白这种心理、因为自己经历过、一个人的恨意达到了极限就会不可收拾、达到忘我境界从而成魔。

果不其然、杨元亨背后缓缓的伸出了恶魔双翼。一柄沉沦千年之久的巨斧横空出世。

冤魂之海的亿万魂灵沸腾了、飞舞在空中的冤魂甚至发出了类似痛苦的哀号之声。

五千四百年前这柄巨斧曾今与这个尘世的王者一战。五千四百年后这柄旷世魔器又重临人间。

杀气在蔓延、魔气在助长。

地藏王菩萨已开始摇头叹息:‘终究躲不过沉沦苦海。’

一旁的杨晓军双眉之间那颗紧闭的蓝色眼睛微微的张开、紫色流转、光晕无限。

紫色的眼睛犹如沉睡中惊醒的雄狮散发着夺人心迫的白炽色光芒。

金龙的阻碍并没有坚持多久、因为阿修罗的身体依旧向下沉。

赫然。

杨元亨紧握在手中的巨斧脱手而出、身形也跟随着巨斧。

不知何时杨晓军手中多了一柄利刃。利刃缠绕着仙灵之气同样在划破虚空冲向巨手。

一个是魔中之神、一个是天界战神。两人散发出来的气息是无比强大的。

身形过处。整个冤魂之海掀起了涛天巨浪。被吸纳的冤魂犹如遇到了龙卷风飘荡在海面上空。海底金色巨手仍然下沉。被吸纳干净的的巨手落出竟然有一道石门。金光隐没。秀秀也被带入石门之中。

地藏王菩萨低声念着佛号。

一朵朵佛家真言落入石门之上泛起一丝丝波澜。如微波荡漾四散开来。

落在石门前、杨元亨与杨晓军两人相识一笑、此刻两人具是恢复了真身。魔气涛天、仙气缭绕、两种不同的气流竟然不可思议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只白炽色的巨手轻轻推开了石门。

冤魂之海上方、青色石块上面地藏王菩萨看着漩涡状的冤魂海洋、忽而转身对着身旁气若游丝的九尾天狐道:‘施主历经地狱之苦可有什么感想?’

白冰一手撑地、身后的银白色尾巴收入体内一脸焦急:‘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地藏王道:‘施主看清了这个世界?’

‘不’白冰焦急的看了一眼冤魂之海:‘他并不是魔他是这个世间初来的第一生灵。’

这里同样也有村庄、同样也有部落。

这里怎么会有部落。

杨元亨使劲揉了揉眼睛眼前的一切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眼睛而改变。

就连身后跟随自己进入石门的杨晓军也不由得一震。

显然这个地方已经超出了两人的认识范围。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冤魂之海的下面到底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还是通往九霄云外的天界之门?

杨元亨细小得双眼没有再看。反而转身对身后的杨晓军道:‘我一直在倾听你的故事、你是天界战神、人间圣人。你有博爱的胸襟、仁慈的爱心。可是这个世界带给你的却只有痛苦与悲伤。你虽是神仙、可却只是个伤心的神仙。’

杨晓军紧握在手心的三尖两刃刀化成了纸扇苦笑道:‘天界无路、地狱无门、你我本就是这个世上的伤心之人、伤来自痴。我们痴的不是法力而是情、我拥有上古神器天眼、可看透这个世间的一切虚幻、同样也能够看到你的本质。’

对于杨晓军的话杨元亨不能反驳。天眼本就是这个世间灵气汇聚而成。远古时期大神盘古心脏孕育而成。试想世间万物都是盘古周身所化、更何况是一只眼睛。

‘你能够看透我的本质?’杨元亨忽然问道。

杨晓军苦笑、到了这个未知的空间杨晓军似乎也只能苦笑:‘你岂不是一直以为自己体内有两股气流、其中一股就是你现在的魔气、还有一种你可知道是什么?’

‘什么?’杨元亨心里一紧急忙问道。

杨晓军低头不语、抬步跨上了一座石桥。问道:‘你到这里是来做什么?’

一语惊醒梦中人、直到这时杨元亨才想起了秀秀、看清了眼前这个空间。

秀秀早就不见了踪影、那只金手也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了无踪影。整个村庄、整个部落布值的很美。村庄旁边是树。部落旁边是河。绿颖颖的树木、微波荡漾的河水。

两人都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

不自觉的杨元亨就想起了陶渊明的那首诗、柳暗花明又一村。难道这里就是传说中的世外桃源?

如果是世外桃源那么、秀秀在这里也可能会过的很舒服。

秀秀。杨元亨又一次经不住的心跳了起来。

就连一旁的杨晓军也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这里是美、美如仙境。可是这里为什么没有人。就连一只动物都没有、更别说天上的鸟、河中的鱼。除了死寂般的寂静就是硕硕的流水声。

余光撇处、杨元亨忽然发现了一个人影、淡黄色的衣服、光滑明亮的脑袋。手里还拿着一串佛珠。

这竟然是一位和尚、和尚并非在桥上、而是在水中、水中为什么会有和尚。当然是倒映。

两人立刻抬起了头。

‘两位施主、也算有缘、竟然能够进入’昆仑镜之中。可见两位必是有些不一般的血液。‘’

‘你是谁?’杨元亨不等和尚说完冷冷的叫道。

和尚声音柔和平稳:‘活人在阳间、死人归地府。尘灰尘、土归土、原本一切都只是命理定数、不可改变。你们一个是以仁慈仁爱为基本的神仙、一个是这个世界初来时期的第一生灵。所以一切的一切都只是缘自一个定数。’

待和尚说完、杨晓军才接口道:‘你就是昆仑镜的主人?’

‘呵呵’和尚微笑道:‘不愧是上古神器天眼、我就是昆仑镜的主人。昆仑镜的主人就是我。’

‘这里就是你的须迷幻境、昆仑世界?’杨晓军看了一眼一旁的杨元亨对和尚说道。

和尚微笑的双眼似乎有了光彩用手一指。平静的河面顿时出现了十八个漩涡、像是空中的黑洞吞噬着这个世界的万千灵气。

‘前世种因、今世结果、虽然不是身临其境却也能够看到最原始的本体。你不是还有一丝魂魄在这禁锢吗?‘’

杨晓军身形微微一震、随即醒悟过来:‘你说的可是我的妻子?’

‘阿弥陀佛’和尚双手合十微微道:‘东海龙宫三公主。那个只有七魄没有三魂的万年古尸。’

杨晓军觉得一股热流涌出了眼眶、那种熟悉的感觉似乎这一刻又充满了自己的脑海。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