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超级小医仙  >  第22章 她叫凤竹

第22章 她叫凤竹

3448 2019-07-23 14:53:26

这天黑乎乎一片,王宇躲他们对面麦秸垛后边,尽管心里痒痒的要命,但也不敢往前凑近了看 。

模模糊糊,王宇看见他俩正靠麦秸垛坐着,“我去,真是冤家路窄,你前脚找村长告我的状,看我眼么前这后脚咋折腾你!”

于是,王宇这小脑袋里,就开始想着该咋样折腾他。

王宇虽然没弄过这事,但看他俩这腻歪样儿,应该是还没开始办事,要不然王支书这老不正经,干嘛跟叫猫子似的,可劲儿往人女人身上靠。

就是他这脊梁板子,把女人给挡的严严实实,只露出点碎花衣裳,王宇看这衣裳有点眼熟,但一时也想不起是谁。

王宇正鸡动的可劲儿往前瞅,就听见女人连喘两口粗气,把他给推了个踉跄。

“哎呀不行,恁上次在苞米地咋说的,说好这次带俺去个干净地儿,这麦秸又脏又刺挠,你要还想跟俺弄坏事,就带俺去镇上的旅馆。”

“哎呦我的姑奶奶,咱这不是刚好碰见了吗,这黑灯瞎火的咋去镇上,下次,俺下次一定带你去镇上最好的旅馆,凤竹你先让俺尝尝鲜,嘿嘿……”

王宇听到凤竹俩字,再看王支书那老流氓,已经趴上去想那啥了。

“我去,这老流氓比我还熟练,就是这么大的年纪……家伙事上不会绑了根棍儿吧。我说这衣裳咋眼熟呢,敢情是跟凤竹婶子搞上了。”

王宇本来还想着喊一嗓子,放开那个女人让我来,但一看是凤竹婶子,就想着先看看,她大到底是不是村里说的那样浪。

说起凤竹婶子,那可是村儿里有名的寡妇,模样在十里八村都没得说,一跟人说话还带颤音儿,就是嫁到村里第二年,男人就在矿上砸死了。

像凤竹这种30来岁,守活寡比结婚年头都长,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儿的小寡妇,还把女人做的那么随便,连村儿里的大黄狗看见都忍不住咬两口,难怪王支书这老流氓猴急。

“哎不对吧,村儿里这么多小流氓,凤竹婶子干嘛找他个老流氓,弄不好还得绑个棍儿弄那事。”

王宇扯掉挡住眼珠子的麦秸,往前探着身子想看更清楚时,就看见凤竹在麦秸上哼哼几声,扯着王老头儿的爪子从领口拽出来,脚丫子一踹……

“哎呦我去,这老流氓真会玩儿……”

王宇以前那见过这个呀,他猛分开5个手指头捂住眼,从手指头缝儿里,就瞧见王老头一个屁股蹲儿坐到地上,“凤竹恁干啥,咱又不是没干过。”

王老头哎呦声摸着自个屁股,就猴急的折身想钻凤竹的旱井,凤竹这时也急了,往身后边的麦秸垛上一趟,抬起脚丫子就撑他心口上,“老流氓你说话不算数,说好这次带俺去镇上,你要不带俺去镇上,俺以后就去找别人。”

“两袋子化肥,俺明天就给你两袋子化肥,咱今儿就先凑合下总成了吧!”

“他大爷了,感情凤竹婶子是冲他东西去的,我说有现成的小流氓不找,非让他个老流氓占便宜呢。”


王宇是越看越难受,虽然像凤竹这种女人白给他都不会要,但眼巴巴看着王老头儿越来越舒服,他这俩眼珠子咕噜一转,左右扭头瞅瞅没人,就捏住鼻子……

“你找王支书啊, 他好像去麦秸垛那边撒尿了。”

“坏了有人找俺,凤竹快穿衣裳别让人撞见, 俺家闺女明天跟她娘去镇上买衣裳,咱明儿去镇上再碰见她俩就坏了,俺明天下午在家等你,弄完就把那两袋子肥料给你!”

王宇虽然没听见凤竹婶子说了句哈,但知道她为了那两袋子肥料,明天下午肯定会去继续没弄完的事。

见他俩从麦秸上扒拉完衣服,各自猫腰跑开后,王宇就从他刚才的话里,突然想到个连自己都觉着……有点损的歪招!

“大爷的,王老头儿你就等着吧,还他娘找村长报复我,看我明儿下午咋先报复你!”

王宇掀开自个大裤衩,低头瞅了眼金箍棒,就难受的撇着嘴忙扭头,“李佳啊李佳,你啥时候才能做我媳妇啊。”

他摸黑回到家,躺自个厨房地铺上倒头就睡,想着像上次那样在梦里跟李佳做个坏事。

不过事实证明,王宇是真的在做梦娶媳妇儿,他这俩眼一闭一睁,正回想着自个昨晚有没有梦到李佳时,却先被一鼻子烟呛的咳嗽起来。

“哎老妈,这么早就做饭啊。”王宇扭头看见老妈道。

“臭小子别睡了,你要有本事就让人家李佳做俺儿媳妇,没本事就让你爹再给去找媒人!”

王宇看老妈往灶台里添柴火,正不明白啥意思,低头看自个裆里夹着个枕头,当时就脸蛋子一红,爬起来就蹿出了厨房。

“哎呦我去,这下丢人丢大了,老妈刚才都看见啥了?”


王宇捧着饭碗儿,头也不敢抬的吃着饭,听见外面嘎吱声,这心头猛的激动往外一瞅,还真是李佳从城里过来了。

“老妈我吃好了,先去大棚干活了哈。”

他正为夹枕头的事尴尬呢,看见李佳就跟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撂下饭碗就跑了出来。

“王宇你跑这么快干嘛,吃过早饭了吗?”李佳走到门口,伸手捋着头发问王宇。

“看见你比吃啥都管用……咦,苏小柔那疯丫头呢,今儿咋你一个人过来了。我去,你不会自己开车过来的吧。”

李佳以往都是坐苏小柔的车过来,今天没见到苏小柔不说,而且门口这辆红色小轿车,他大眼一瞅就是另外一辆。

“李佳,你自个不会也有车吧。”王宇试探着,不敢相信道。

“哦小柔今天有事来不了,这车嗯……这车是我老妈的,你先等等我进去跟伯母打个招呼,咱就去办正事儿。”

“打啥招呼啊不用了,咱先去办正事儿,那个收芦荟跟红花的人找到了吗。”

王宇这个时候就想快点逃离自个家,省的再看见老妈尴尬,开门坐李佳车上就催着快点走,不过李佳还是站在门口,朝堂屋他老妈喊了声伯母,这才开车跟王宇去大棚。

去大棚的路上,王宇坐副驾驶上看李佳开着车,一身浅粉色裙子刚盖住大腿,领口有个黑色蝴蝶结,脑袋后面还扎着个马尾,真是要多好看就有多好看。

不过看到方向盘上的粪叉子,他这心里就猛的失落,叹气看眼窗户外面跟李佳说。

“李佳你这粪叉子车一开,想让你做我媳妇就更难了。”

“瞎说什么呢,我又没嫌弃过你是农民!”

王宇一愣,当时就看着李佳兴奋道,“你不嫌我是个农民,那就是说你同意做我媳妇了,嘿嘿,我这样理解不错吧。”

“啊坏蛋,人家又钻你套里边了!一天到晚净想着占我便宜,现在不着急卖芦荟啦。”

“咋不着急,要不把芦荟卖掉怎么娶你做媳妇,娶不了你做媳妇,我估计最多也就只能用套了!”

他这么话里有话的一说,看李佳小脸蛋儿噗嗤红了起来,冲自己个嘟着小嘴佯装生气,王宇就知道李佳听懂了,竟然还没有真的生气,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得意。

“坏蛋快别贫了,你去大棚里边看过了吗, 收购商正开着货车往这边赶,咱可别没东西卖给人家。”

王宇心里顿时咯噔下,大棚里边上次没试种成功,要这次还不行,他可就真只剩下挠头了。

一颗心吊在嗓子眼上,都没等李佳把车停好,王宇就推开车门撒腿往大棚里边跑,正要猫腰往里钻的时候,春生突然掀开布帘子,光着膀子堵在了门口,“见鬼了,真是见鬼了。”

“啥他娘见鬼了,地里还没长出东西?”

王宇看春生一脑门子官司,当时就咯噔下推开他钻进大棚,连看好几眼确定没看错,扭头出来瞄准春生的屁股蛋子,抬脚就是可劲儿一脚。

吓得李佳刚走到河边,就猛捂住嘴巴,“王宇你干嘛,不许打人。”

“我打他?我还要揍他呢,吓得我差点没找阎王爷办身份证去,春生你要是个爷们儿,就给我站起来。”

王宇说话间就朝他跟前逼近,李佳一看这情况,就猜到芦荟又没长出来,她虽然也在纳闷儿,但眼下重要的是不想让俩人打架。

李佳眼看着看王宇,就靠到人家春生跟前了,脚下这河边的路不是土包土坑,她一着急就跳到旁边庄稼地里。

正准备小跑着去劝架,却看见王宇伸手……竟然跟春生抱住了,俩人跟孩子似的在那跳。

“咦,这是什么情况?”

“哈哈总算成功了,春生你刚才可把我吓死了,还以为这次又没长出来。”

“哎呦慢点,你这一脚瞄的可忒准,屁股都快给你踹开花了,不过咱那红花开的更漂亮哈哈,哎王宇,你到底用的啥肥料咋那么神奇,这才隔了一夜全长出来不说,个头还那老大……”

李佳听到这儿才算明白,敢情王宇刚才踹那一脚,是好兄弟间才有的聊天方式,这时王宇也觉着自个有点过了,就半开玩笑问春生道,“兄弟,没弄乱你帅气的发型吧。”

春生一愣,李佳就在旁边乐了,“看你俩这么高兴,那就是说不会让人家白跑一趟了!”

“嗯肯定不会让收购商白跑一趟,怕就怕他开的车太小,跑一趟根本就拉不完,李佳你跟我过来快看!”

王宇朝李佳嘿嘿一笑,拉住她手就跑进了大棚里边,看着满地晶莹剔透的芦荟,一夜间全长出来不说,个头比他们上次在市场上看到的,足足大了好几倍。

李佳看着一株挨着一株,上面还挂着水珠的芦荟,打从心眼里为王宇高兴,至于红花就跟春生手的一个样,比他屁股开的还灿烂。

这时,李佳接了个电话,说收购商找不到地方,她开车过去接一下。

李佳离开后,王宇蹲下掰掉跟前的一个芦荟,就感觉跟在地上捡钱似的,他头一次觉着做个农民也挺好。

过了没多会儿,李佳就带着辆货车停在了路边。

收购商是个30多岁的男人, 王宇刚带人来到大棚谈价格, 这收购商看见芦荟正吃惊时,春生突然从外面跑了进来。

“王宇哥快出来下,咱这芦荟怕是卖不成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