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七年情殇,转身之后  >  第70章 一同赴宴

第70章 一同赴宴

6111 2017-12-15 15:28:55

清晨,陈飞儿下楼时,看见凌肃天正坐在大厅的落地窗前沐浴着阳光。程峰为他送过来医生开出的药片和温水,他脸上的表情淡漠,异乎寻常的平静。昨晚他并没有要她,只是拥着她躺着,他一夜未眠,她也睡得不是那么安稳。

  陈飞儿走到凌肃天身边,看他的脸色还是有些不好。显得有些憔悴。看样子高烧应该是退了。想起昨晚他说的话。

  “允儿就死在我的面前,我的心里比你更加难受。”

  “她虽然有错,但是我一定会给我自己一个交待。”

  他没有说过要为姐姐报仇,也没有给她任何承诺。所有人都知道姐姐是因为出卖了凌家而遭到杀身之祸,历史上的间谍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所以凌肃天不允许陈飞儿干这些事情。

  “我想出去走走。”陈飞儿缓缓开口。

  “程峰,让老七陪着她。”凌肃天并没有看她,只是这样淡漠的下达着命令。

  “是。”

  他们彼此都需要冷静。这是一个迟早都要去面对的问题。凌泽麟的挑衅勾起了凌肃天的伤心往事。陈飞儿终于见到了她从未谋面的仇人。她希望凌肃天能够帮自己报仇,可是她又不想用杀人的办法去解决问题。但是不杀人又何来报仇呢?她不知道该怎么做,她真的不希望看到有人死,失去亲人的滋味她尝过,真的好难受。那是凌肃天的亲人,让他去手足相残,这样真的太残忍了。

  陈飞儿本想自己出去走走,想起前几天的意外,还是让凌肃轩陪着她一起。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位警卫装扮的人走进了别墅。

  “三少爷,凌先生请您和七少爷去用午饭。”

  “知道了。”

  “凌先生请您带着陈小姐一起。”

  凌肃天抬头看了警卫一眼,走到门口的陈飞儿和凌肃轩也停住了脚步。

  “早点回来。”凌肃天停顿了几秒钟缓缓对凌肃轩开口,又转向窗口的方向。“你回去吧。”

  “是!三少爷。”

  经历了上次的小风波,凌肃轩也是心有余悸,带着陈飞儿在凌肃天的势力范围内慢慢的散步。他上前牵她的手,她轻轻的躲开了。只是这样低着头慢慢的走。

  “飞儿,你别怪我哥,有些事情他也是没办法。对于你姐姐的事情上,他也是受害者。而且允儿的事你可能不知道,是她有错在先,我哥没有任何理由去找二哥的麻烦。”凌肃轩知道陈飞儿因为允儿的事情跟凌肃天冷战。

  “我姐姐是有错,我姐姐是出卖了她的主子,我姐姐是去偷了集团的机密,他们说我妈妈是一个警方的卧底,他们说这都是事实!”陈飞儿突然转过身,她的眼里闪着泪花,激动地浑身颤抖。

  凌肃轩从没见过陈飞儿这么激动地时候,她从没在自己面前说过这些。

  “有错就要死,这就是你们凌家的规矩对吗?”她吼着。凌肃轩左右看了下,并没有人在附近。

  “既然有了证据,那就让我姐姐死得痛快一点!他是受害者,那我呢?我姐姐呢?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为什么?”

  凌肃轩把陈飞儿搂在怀里,他不知道该怎样去安慰她只能这样抱着她,让她尽情的哭。

  “我知道他心里我好受,可是我也很难受。”她的眼泪不停地流着。“七哥,你知道吗?那些人打我姐姐,侮辱我姐姐,他们有十几个人……还放狗咬她!我姐姐真的死得很惨……”她哭的哽咽。“我的爸爸妈妈都不在了,我失去了所有亲人,我去找谁诉苦,谁又来安慰我?”

  “飞儿,你怎么会知道这些?”凌肃轩感到震惊,允儿的死是慕少白告诉他的,他从没有跟陈飞儿讲过,她怎么会知道这些?连慕少白都不知道允儿被人强……暴过,凌肃天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

  “飞儿,谁告诉你的?”是谁告诉给她的?这个人居心何在?为什么要把这些事情告诉她?她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没有谁。”陈飞儿突然停止了抽泣,表情冷得异常,面色苍白,嘴唇一点血色没有。“我就在房间里,我就在地板下面。”

  “飞儿。”凌肃轩的手掌抚摸着她的脸颊,他的温热都都没有办法给她一丝温暖。他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才能给予她一些些安慰。

  与凌肃轩一样感到震惊的人还有凌肃天和程峰。茶杯在凌肃天的手中被捏得粉碎。他从来都不知道陈飞儿竟然就在房间里,她亲身经历了哪一段悲惨的时刻。他们收到消息冲进去的时候,陈飞儿的父母已经死了,允儿奄奄一息。允儿当时的惨状就连程峰都感到心惊。他们都没有知道她遭到过侮辱。

  “天哥。”程峰为凌肃天包扎伤口。

  “去查一下允儿跟我大哥的关系,还有,查一下允儿和她妈妈在给谁做事。”凌肃天的脸阴沉的吓人,“再让少白查一下老二那边。”

  “是。”

  程峰隐隐的觉得,凌肃天正在筹谋着一个大计划。他会让所有算计过他的人都付出代价。

  凌肃天摘下蓝牙耳机。来美国之前,凌肃天在陈飞儿所有的衣服扣子上都装了跟踪器和窃听器。他不能时刻守在她身边,他也不会那么做,若是有人想对他下手,那么陈飞儿就是一个很好的诱饵。所以他高调的在宴会上带她出席,为的就是这个。一方面又让凌肃轩跟着她,这样就没人敢对她明着来。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竟然在窃听器里听到了令他感到毛骨悚然的事情。

  “有什么话就说吧。”凌肃天见程峰犹豫着想开口又不敢开口的样子。

  “天哥,您真的怀疑允儿吗?”那可是凌肃天最爱的人,竟然让他去调查允儿,程峰总是觉得心里有些不安。

  “除了你们三个,我不相信任何人。”凌肃天深吸了一口气,知道程峰心中的顾虑。“让你查你就查,我虽然爱她,但是也不代表什么。如果她背叛我,就更不能被原谅!”

  凌肃天一想到,陈飞儿竟然在地板下藏了整整两天。他就感到害怕。凭借她超乎常人的感官,那些血腥味一定会让她感到窒息。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陈飞儿每次遇到令她非常害怕的事情就会捂着嘴,睁大眼睛,而发不出一点声音。作为只是跟允儿有过几次激情的人,在爱人死后都会受不了心里的打击而性情大变。陈飞儿那种弱不禁风的小女人,又在十五的时候,亲历着一家人的生死,她又要承受多大的打击,承载着多少压力。

  随着气流的变化,凌肃天感觉到他们回来了。他站起身走到陈飞儿面前,她抬起头,哭得像核桃一样的大眼睛就这样呆呆的看着他。他低头吻上她的唇,这一次她并没有像往常那样乖顺的迎接他的进入。他也并没有野蛮的撬开她的嘴。

  “飞儿。”凌肃天不知道该对她说些什么,将她抱起来上楼,回到房间。

  凌肃天温柔的吻让陈飞儿乖乖的张开了嘴巴。他身体的热度很快在她冰冷的身体上蔓延开来。他细细绵绵的在她的身体里有节奏的动着,失去了所有的霸道也野蛮。在她几次之后,他拥着她与她一起达到了极点。

  “不要离开我。”陈飞儿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

  他紧了紧自己的怀抱,并没有退出她的身体。他知道她需要人去安慰她,她最缺少的就是安全感,他相信自己可以给她这种安全感。可是除了这个他给不了她任何东西。凌肃天在心中咒骂自己的无能为力,自己的忍让,咒骂着自己的胆小。这些年他不敢再碰触的东西,他认为是对他伤害最深的东西,却是陈飞儿心里那样长长的一根刺,她所忍受的东西远超过了他。

  他心疼的在她的脸上亲了又亲。她终于控制不住,流下了眼泪。她是多么希望有人这样的抱着自己给她一个依靠。

  “还疼吗?”前些天因为他的粗暴弄伤了她,这几日他都没有再碰她。

  陈飞儿摇头。但是刚刚在他身下她微微皱眉的动作已经证实了她的疼痛。他知道她更需要安慰,于是还是给了她。

  “一会儿陪我去我父亲那里好吗?”

  “嗯。”她点头。“可以不去吗?”

  “不可以。”他宠溺的亲吻她的鼻子。他感觉到自己的欲望有开始勃发起来,便赶快退出了她的身体。现在不是对她大肆略取的时候。

  “宝贝儿,有些事情不要憋在心里面,你的那些苦恼都交给我好不好?我来替你背着。”他的额头抵着她的,鼻尖与她相互摩擦着。

  “天哥。”他从没有对她说过这种话,这让她感到受宠若惊。

  “交给我,你不要再去想了。”

  多年后,凌肃天才知道,当初他斩钉截铁的作出复仇的决定,原来是因为陈飞儿。那个原因叫做“爱”。

  凌远道的住处是一个西班牙风格的别墅群。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应该也觉得寂寞吧。车子经过了无数个弯,道路两旁每隔几米就站着一个警卫。还有巡逻小队不定时的经过。他们个个都是全副武装,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有着同样的表情。陈飞儿认得这种表情,这是岛上训练出来的兵士。他们在岛上接受的都是军事化的训练,一些精英们更是会接受特种部队的训练,至于精英中的精英就会成为贴身守卫,比如程峰,当然也包括她的父亲陈凡。

  这些警卫的巡逻路线盒换岗时间,还有暗哨的安排都是经过凌肃天精心安排的,做到了360度无死角防护。事实上凌远道也不是完全相信他这个儿子的,也会不定期派人做着各种刺杀的演习,结果都是一样,全方位无死角的保护。凌肃天就是做了一套连他自己都攻不进去的防护体系,才能博取父亲的些许信任。

  他们的车在一个黑色的铁门前停下。前面还有几辆车看似已经停了一段时间。每个人都要下车接受检查。陈飞儿伸长了脖子看了一眼,前面竟然是慕少白他们。她没有看到慕城和凌静。其他的人她都不认识。慕少白已经好几天没回他们的别墅了,凌肃轩说他们回自己家住。想想他们也是凌家的人,在这个山庄里有自己的住处也是当然,更何况他们带了那么多守卫过来,肯定是有自己的地盘的。

  叩!叩!叩!一个守卫敲了几下车窗。

  “下车接受检查!”那个守卫的语气很生硬。

  “眼睛瞎了吗?也不看看车上坐的是谁?”司机摇下车窗对守卫大喝。司机是凌远道派来的,到了山庄所有人的司机都不能带进来,都要统一安排。

  “三少爷!”守卫向车内看了一眼,脸色有些慌张,“对不起三少爷,不知道是您到了。”

  “算了。”凌肃天摆摆手,打开车门率先下了车,众人也一并跟着下车。

  陈飞儿听见前面有女人因为不满意检查人员的粗鲁而发出微微抗议的声音。连随身带的小包包也要检查,这也太夸张了吧,有这么多的守卫,难道谁还敢做什么事情吗?

  凌肃天走到手里拿着金属探测器的守卫面前,抬起双臂。他也要接受检查?陈飞儿疑惑,这不是见自己的父亲吗?为什么?

  “凌先生吩咐过,三少爷和七少爷不用接受检查。请您留下配枪。”一个人上前恭敬的对凌肃天说着,看他的肩章,陈飞儿知道这个人是警卫队长。

  凌肃天和程峰从怀中拿出配枪,交给守卫。陈飞儿小心翼翼的加快步子小跑到凌肃天身旁。却被警卫拦了下来。警卫的力道很重,差点把她撞倒,陈飞儿倒退了两步,怯生生的看着守卫,在看向满脸阴沉的凌肃天。

  “放肆!”那个队长没等凌肃天发火,便直接冲着警卫吼道,“这是三少爷的女人,你们也敢碰!”

  “对不起!三少爷!”那个警卫立刻连连道歉。

  凌肃天走过来牵着陈飞儿的手带着她走进大门。她抬头看着凌肃天俊朗非凡的侧脸,他脸上写满了骄傲与自信。眼中射出无比坚毅的光,傲视一切。这里明明是老爷子的地方,为什么每个人见到凌肃天都敬畏三分?竟然连进门的盘查都省了。

  “哥。”慕少白并没有进去而是在大门里面等着凌肃天。

  “哪一个?”凌肃天转身向门口看去。

  “随便吧,反正我无所谓,都一样。”慕少白的脸上写着的都是不高兴,他根本就不是无所谓。“你看上谁我就要谁,省得将来因为一个女人搞得大家不高兴。”

  “不如你把四个都收了吧。”凌肃天微微一笑。

  “表哥,你看姑父对你多好,一下给你找这么多老婆,多了解你。如果爸爸这么对我,我都感激死了。”凌肃轩也不忘开起慕少白的玩笑。

  “咱们换一换。”慕少白的脸都快扭曲变形了,这两个人还在一旁说风凉话。

  “表哥,他们都是你老婆呀?你们国家不是一夫一妻制吗?”陈飞儿听说这次慕少白来美国的重大任务便是确定结婚的对象,她真的以为那些都是慕少白的未婚妻。

  “哥,我现在才知道,头脑简单是多么的幸福。我也应该找个傻一点的当老婆。”慕少白自知是逃不过去了。他曾经以为自己对待婚姻会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没想到真的遇上了却也是这样的纠结。

  “是不是最后面那一个?”凌肃天看了一眼莫家的五个女儿,一眼便找到了慕少白心中的那一位。那便是慕少白想尽办法想要骗过得来的那一个。

  “已经订婚了,不过好像四叔看上她了。”那清丽脱俗,身材高挑的女人便是莫家的私生女莫若缺。慕少白回新加坡时便一眼看中了她,没想到她真的来美国了。慕少白嘴角擒笑,这次看你往哪跑!

  “四叔这次栽跟头喽。”凌肃轩一副坐山观虎斗的表情,看四叔和慕少白抢女人,真是有趣。

  “这女人可不是那几个千金小姐,她在莫氏旗下的公司做总经理,而且还做得有声有色的,是个人才,对你有帮助,跟你互补。”凌肃天早就猜到慕少白会看中莫若缺了,已经把她调查的一清二楚。

  “我觉得女人还是笨点好,招人爱。”凌肃轩摸着下巴品着,那个爱子咬得及其怪异。

  “有道理哦?这个就是典型代表的哦?”慕少白的长指挑了一下陈飞儿的下巴。突然感到一道寒光袭来,他立刻笑得无邪起来。

  “多嘴!”凌肃天冷冷的道。

  陈飞儿的大眼睛在三个男人中间转来转去,她就知道慕少白一定会抓住任何一个机会来奚落她。他哪里会爱她,凌肃天听到这个“爱”字就一副很不高兴的表情。

  “飞儿,下次你叫得小声一点,就算我哥爱你也不用让所有人都知道吧。”

  “闭嘴!”凌肃天真想踹慕少白一脚。

  “我说错了吗?难道她从来都不叫……床。”

  “再敢说,我让你明天就结婚。”知道他在隔壁住过一晚,想起慕少白这个在隔壁听着陈飞儿销魂的声音,他就感觉不舒服。为什么他会不舒服呢?难道自己就这么在意这个小女人。

  “疼了。”陈飞儿轻声一呼。凌肃天的不悦让他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撰得她骨头都要碎了。他松开手,轻轻地摩挲她的手背。继续向前走。

  “哥,你能帮我想想办法吗?你看那个,看着就让我反胃。”对于结婚,慕少白已经早就持有一副是女人就行的态度,可是如今的对象实在让他难以接受。

  “跪下求我,我就考虑一下。”凌肃天嘴角微微上扬。这回终于落他手里了。

  “哥,我错了,我不该拿你女人开玩笑。你看在我这么多年辛辛苦苦,鞍前马后,劳心劳肺,不辞辛苦……”慕少白几乎把所有能想到的词汇都用上了。

  陈飞儿忍不住笑了出来。

  “笑什么笑,小P孩儿!你怎么弄得跟小学生似的!”

  不用他说,陈飞儿也觉得自己穿的很幼稚,不过她却很喜欢。一身粉色的装扮,粉色的大衣,粉色的裙子,白色的靴子,头上戴着粉色的蝴蝶结,挽在半散开的头发后面,红蝶结中间的钻石闪闪发亮,胸针竟然是钻石的小兔子。

  “哼!”陈飞儿对慕少白历来是没有什么畏惧的,有凌肃天在身边撑腰她更是不屑了。扬着下巴骄傲的像个芭比娃娃。

  走进别墅之前,慕少白又回头看了一眼刚刚接受完检查的莫家人。这一行的女儿之中,有一个会成为他未来的妻子。还好莫家的女儿多,可以让他选个过瘾。他的目光不由得落在最后一位穿粉蓝色套装的女人身上。清秀的脸上干干净净,没有她那些姐姐们的浓妆,不过她的素颜更为她增添了几分动人。同样的青春年华,同样的清秀面庞,同样的乖巧温婉。但是她的瓜子脸却比陈飞儿多了几分女人味。

  慕少白摸了摸下巴。这个身高165,胸围D罩……杯的温婉女人,竟然不是他选妃行列中的一员,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材料。

  莫家一行8个人,在他们家住了好些天了,四个女儿得知她们其中的一个可以成为慕少白的妻子都是喜出望外的活脱起来,慕少白可是个阅女无数的主,搁在往日女人主动投怀送抱他自然是玩过了拍拍屁股走人,可是这几个说不定谁就要跟他一辈子,哪一个都不是白玩的。唯独这个莫若缺,对他是冷若冰霜,一天也不见她说上三句话,端茶送水的跟个佣人一样。看来私生女在莫家的日子并不是那么好过的。

  慕少白又看了一眼跟在凌肃天身边的陈飞儿。心里突然觉得找个这样的女人也不错,起码他说什么女人就听什么,找别的女人她也不会大吵大闹。在床上你要她怎样就怎样,虽然技术很差,但是可以让他十八楼的人好好地享受一番,明明自己就是最好的老师,为什么要别人呢?想到这里慕少白突然感觉到身体的某个部位紧绷起来,于是暗骂自己的不争气。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