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七年情殇,转身之后  >  第11章 生日礼物

第11章 生日礼物

2522 2017-09-07 12:03:41

陈飞儿望向窗外,看着一路倒退的景色。她不敢回头,她害怕对上凌肃天炙热的目光可即便是这样她也感觉浑身不自在。在凌肃天面前她总是觉得很恐惧。她恐惧岛上的生活,那是只有死亡的生活。凌肃天说过,只要她不听话,就把她送回岛上去!

  那种日子她永远都不想再回味!

  所以就要乖乖的听话,只要听话就好,服从命令也是岛上的重要课程之一,她知道怎样做叫做听话,而且她一直做得很好。她就像是凌肃天手中的玩物,想把她摆在哪里就摆在哪里,想丢弃,随时可以丢弃。

  温暖的大掌抚摸着陈飞儿的小脸,轻捏着她的下巴,把她的脸转向他。这是一张标志性的娃娃脸。允儿也有着同样的一张娃娃脸,凌肃天望的出神。

  他的拇指在她的唇上摩挲,她的小嘴因为早上的亲吻显得更加樱红,当年允儿也是23岁的年纪,她的嘴比飞儿的大一些,笑起来灿烂无比。同样的年纪,同样的一张脸,他从来都没有问过飞儿的年纪,好像也是23岁了吧,应该是吧。

  飞儿小巧的鼻子传来了柔和的呼吸。让凌肃天想起了允儿在他身下的喘息,怀念起她满身微红的诱人景象。允儿给他的怀念永远都是这么的美好,如今也就是仅仅剩下这些美好了。

  陈飞儿的一双大眼中充满了懵懂与恐惧。

  凌肃天知道她怕的是什么,这是她的软肋。凭她的本事根本不能在岛上存活!或者被同伴杀死,或者沦为那些人的玩物。她最该庆幸的是,自己是允儿的妹妹,否则他才不会理会她的死活!

  凌肃天手上的温度游走过她的五官,这种暖昧的动作让陈飞儿脸红起来。凌肃天的唇慢慢的靠近她,她身上的气息已经渗入到他的毛细孔。

  “我不想上班的时候被同事嘲笑!”陈飞儿猛地捂上嘴巴,再吻一次她的嘴唇会更肿,同事们一定会说三道四。

  “哈!哈!哈……”凌肃天爽朗的笑了起来,刚刚他真的想去吻她,应该说他想去吻允儿。“送你的!”他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条项链。

  “好漂亮呀!”陈飞儿很识货,她对奢侈品有着格外的喜好,这是由名师打造的,心形的造型,钻石切割的技法精湛。她喜欢这粉色钻石的璀璨光芒。“谢谢你!”

  “生日礼物,喜欢吗?”凌肃天将不乖巧的几根发丝拨到她的耳后。她白皙的脖子漏了出了。

  凌肃天看着陈飞儿喜笑颜开的样子,眸色不觉之中暗了一些。女人都是这样的贪慕虚荣,他身边的人亦是如此。本以为她会是不同的,但也不过就是会为了一颗小小的石头而欣喜若狂罢了。凌肃天有些失望。他很想在她白嫩的脖子上狠狠的咬上一口,吸干她的血。

  她为什么是这种样子,她怎么可以是这个样子?他心目中的允儿不会是这样庸俗的女人,她应该是高傲的孔雀,不为尘世所染,她应该是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

  原来他还记得她的生日,凌肃天的祝福让飞儿欣慰,让她感受到温暖。他并不是那样一个冷冰冰的男人,亦是有情感的。这种温暖川趟在陈飞儿周身血液当中,如同亲人般的温暖,她第一次感觉到被人惦记着,竟然是这样的美好。

  “谢谢你,谢谢你记得我的生日,刚刚我还以为你想……”想吻她。陈飞儿没有说出口。

  “我不喜欢玩车震。”磁性的声音响起,凌肃天的鼻息靠在她的脖颈,轻咬她的耳垂,弄得她发出一声嘤咛,“如果你想要,我也不介意。你不是说要谢谢我吗?怎么谢?嗯?”

  陈飞儿倒吸了一口气,侧身躲开他的亲昵。她不抗拒凌肃天的亲昵,这是她的义务。只是车上还有司机。这种氛围让她感到很尴尬。一直以为只有幕少白和凌肃轩那两个大色狼才会时不时的冒出一些色……情的词语,没想到连一向绅士而优雅的凌肃天也是这样。

  凌肃天帮她把项链戴上。他的动作很温柔。他本应就是如此温柔的,心形是允儿最喜欢的造型。长度刚刚好,领口的钻石随着陈飞儿呼吸的起伏而闪闪发光。他不得不承认,陈飞儿的样子很迷人,或许女人戴了珠宝都很迷人。

  “晚上好好谢我。”沙哑而充满诱惑力的声音,让陈飞儿不安。

  “我……我不太方便。”这是什么话?陈飞儿闭紧了双眼,将脸别向一边。这是在发出要请吗?

  “那等你方便的时候,我再跟你约时间吧。”

  凌肃天不再看她,身体靠向后背。不太方便?如果方便呢?那便会迎接他是吗?她为什么没有半点矜持?也对,她本就是他用钱堆起来的产物而已。他可以随时取用,前提是她没有被人碰过。

  凌肃天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他为什么会在意?他有什么好在意的?她被谁碰过又怎么样,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东西罢了,与其他的某某一样,只是用来解决一下必要的需求。

  陈飞儿听不出凌肃天的话外之音,只是怯怯的看着这个已经三年没有见过面的男人,这个英俊的男人。

  三年里,他们没有见过面,只是通过电……话联系,每次他的声音都很平静,像是做工作报告。每次都要听他的各种吩咐,她要向他报告所有的事情,感觉自己就是个透明体,虽然不见面,但是自己已经被扒光了一般。他会给她准备所有的东西,吃的、穿的、用的。只要顺从他就相安无事,敢反对就威胁她会把她送回到岛上去。

  他们之间好像是亲人,又好像是主仆。不过他说她是他的女人,是躺在床上的那一个。

  他应该是很讨厌她的,如果没有姐姐,凌肃天一定不会在她被杀死之前救她。

  手机的铃声打破了即将凝结的空气。

  凌肃天划过屏幕,表情冷峻。

  “说!”

  “我要的只是东西!做的干净点!”

  很简单的两句话。

  陈飞儿望着他。他是在吩咐手下做事。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会让面前的男人变得如此冷血。在她的记忆里凌肃天一直是个优雅的男人,他很善良……

  陈飞儿的手抚上凌肃天的脸,是一种爱惜,一定是有可怕的变故才改变了眼前这个男人的行事作风。她眼里泛着泪光……一滴晶莹的泪从脸颊上滑落。

  “怎么哭了?”凌肃天以为她是在撒娇,每当看见她哭泣,他都会觉得不安。三年里,每次他回来都会发现枕头上的泪痕,他不知道她为什么哭泣,不知道她怎么会这样伤心。不管怎么样,他心底只有一个声音,“不想让她流泪”。

  “乖。”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像是哄宠物一般。应该说他就是把她当做宠物。

  “你到了,去上班吧。”陈飞儿向窗外望去,车子停在了ST附近的路口。

  凌肃天并不希望外人知道她跟凌家莫名其妙的关系,这层关系对于陈飞儿来说没有半点好处。他会在应该的时候给她这个身份,现在还不是时候。这是允儿对他的所求,他一定会做到。

  她算是什么人呢,女朋友?不是。

  情……妇?更不是了。他们根本没有上过床。

  妹妹?那更不可能了。因为她根本就不配!

  小姨子?姐姐根本就没有跟凌肃天结婚,他们只是一个意外。

  不管怎么样都好,反正有人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她。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