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探索之骨  >  第一卷 第三章

第一卷 第三章

3524 2016-06-01 12:05:51

  米嘉顿时在心里打了个突,慌乱的别开眼。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之前她查到时媛在前几日曾经来过金城,这引起了米嘉的注意。金城会所都是会员制,她不相信米嘉可以自己进来,一定是有人带她来的。所以今天她才混进金城调查,没想到还没开始就碰到了季笑白。

  季笑白持续把玩着手里的香烟,心里冷笑:很好!最近忙着金城的案子他没有时间理会这个新人,她倒挺会惹麻烦!

  这种场合,米嘉自然知道绝对不能和季笑白打招呼,于是她装作不认识的倒完酒水之后就跟着其他人出了包厢。

  怎么办?怎么办?米嘉在走廊里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被季笑白逮个正着,自己必死无疑了。她仿佛已经预见到了自己即将被调走的命运。要不现在就离开金城?等季笑白问起就给他来个死不认账?可是她好不容易才混进来的,时媛的消息还没有查到。

  正踌躇间,有人一把拉住了米嘉的胳膊。米嘉一惊扭头,是季笑白。

  “过来!”季笑白不由分说将米嘉拉进了女洗手间。

  米嘉将洗手间的门一个个打开,确定里面没人后扭开了水龙头,将水流放到了最大。

  季笑白抱着肩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待一切检查完毕后问:“谁让你来的?”

  “嗯——”米嘉眼睛转了转,想了下回答:“我今天休息。”言下之意就是,今天我不归你管吧?

  “哼!”面对她的狡辩,季笑白不怒反笑,剑眉微微上挑,“身为公务员利用空余时间从事第二职业?”

  “不是,不是!”米嘉倒吸一口凉气,慌忙摆手矢口否认。最后逼不得已只得喏喏说道:“我朋友的妹妹离家出走了……”

  “那就是擅自行动喽?”季笑白嘴角上扬,倚着墙边居高临下的质问。

  米嘉咬着嘴唇,满脸的懊恼神色,犹豫片刻之后小声问:“能给个宽大处理吗?”

  “你说呢?”季笑白反问。

  米嘉低着头,低声下气的问:“就是说,我一定会被调走了?”

  “嗯。”季笑白用鼻子哼了一声点头。

  米嘉撇了撇嘴,沉思片刻后突然仰起头,毫不畏惧的直视季笑白。完全没了刚刚唯唯诺诺的样子,“那好吧,反正我都要被调走了。那么从现在开始,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说完米嘉推开季笑白就要出去。

  季笑白伸手拦住她,“你干嘛去?”

  “继续去找时媛啊!”米嘉说的理所当然,完全不把季笑白放在眼里。

  “马上离开这里!”季笑白觉得自从遇到米嘉开始,她总能轻而易举的挑战自己的底线。

  “偏不!反正我也要被调走了!”米嘉甩开季笑白的手,“放心,我不会妨碍到你的!”

  季笑白被米嘉气得不轻,额头上的青筋都蹦出来了,“你给我回来!”

  “放开!我叫非礼啦!”米嘉也不甘示弱。

  就在两人纠缠之际,秦峰突然将洗手间的门推开了,“哟!小韩,你真的在这啊?”

  秦峰似笑非笑的走进来,四下打量了一下,“环境不错。”

  季笑白整了整衣襟冷着脸问:“有事?”

  “呵呵,刚刚兄弟们说你拉着个女的进了女洗手间,我还不相信……”说着他从上到下打量了米嘉一番后,目光最终停留在她穿着超短裙的光裸大腿上,咂咂嘴评论道:“还不错。”

  米嘉低着头不自在的拉了拉自己的群子。心里不知把这个色鬼骂了多少遍。

  季笑白不着痕迹的向前迈了一步,站到了米嘉前面,替她挡掉了秦峰猥琐的目光。一脸嫌弃道:“好什么?辣的很。”

  秦峰搓搓下巴,眼睛里漏出淫荡光,“哥们就喜欢辣的……”

  季笑白笑了,拉过米嘉把她搂到怀中,“晚了!今天晚上我带她出去。”

  米嘉在心里哀叹,没办法。表面只得装作小鸟依人般的依偎在季笑白怀中。

  季笑白看着米嘉低眉顺眼的样子也觉得好笑,刚刚不还像只小猫一样张牙舞爪的?现在倒消停了。

  “哦——”秦峰了然的拍拍季笑白的肩膀,“那兄弟就不夺人所爱了。”说完扔了张房卡给季笑白后就走了。

  总统套房内,米嘉懊恼的坐在沙发上。回想起自己刚刚的所作所为,她不禁有些后悔。

  米嘉张了张嘴刚想开口,季笑白就朝她使了个眼色。米嘉马上乖乖闭嘴。

  季笑白走过去把她拉起来,伸手搂住米嘉的腰一个旋身,两人双双跌进了卧室里那张柔软的大床上。

  两人身体贴得很近,透过微热的胸膛,米嘉仿佛感觉到了季笑白强而有力的心跳。她脸色微囧,不适应的往后躲了躲。季笑白嘴角微微上扬,搂着她腰的手顺势往前一带,一副轻佻模样的调笑道:“往哪躲。”

  明知季笑白是在演戏,但是米嘉的脸还是不由自主的发热发烫。想着大概是有人在监视,她也就真的没再躲,乖巧的依偎在季笑白怀中不说话。

  季笑白伸手扯过一旁的蚕丝被将两人连头带脚的都裹在里面。然后他凑到米嘉耳边低声道:“这个房间里最少有三个以上的摄像头。”

  米嘉暗暗翻了个白眼,果然如此!否则那么讨厌她的季笑白怎么会装成跟她调情的样子?不过的确是自己有错在先,歉还是要道的,“队长,对不起。刚刚是我太冲动,才会给你了惹麻烦。”

  “知道就好。”季笑白很是受用,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别以为道个歉就可以不用调走了。”

  “我知道。”米嘉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翅膀般的呼扇呼扇,季笑白看着觉得有趣,抬起手掌盖在了米嘉的眼睛上。

  眼睛在季笑白的掌心下眨个不停,睫毛就像小扇子般的在季笑白的手心刷啊刷的,痒痒的,连带着季笑白的心都有些痒了。

  季笑白收回手,干咳一声。

  “怎么了?”米嘉不解季笑白刚刚的举动,抬眼看着他询问。

  “我在想把你易容送出去的可能性有多大。”季笑白脸不红气不喘的顺嘴瞎掰。

  “哦。”米嘉信以为真,还傻傻的问:“可行吗?”

  季笑白摇头,一脸惋惜道:“完全没有可能,你的脸没有重新塑造的可行性。”

  “……”这是说她已经丑到连整容都没有挽回余地的意思吗?米嘉不悦的嘟起嘴,“你就损我吧,反正我也不能拿你怎么样!”

  玫瑰花瓣般的嘴唇微微嘟起如待人采撷的樱桃般娇艳欲滴。鬼使神差的,季笑白竟然伸出修长的食指轻轻点在了米嘉的嘴唇上。

  嗯,跟看起来一样柔嫩。季笑白在心里评判了一番后若无其事的收回了手指。

  米嘉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本来就丑的嘴还撅起来,像个猪一样。”季笑白毫不留情的批评。

  米嘉扁起嘴巴,白了他一眼。

  就这么一直躲在被子里也不是办法,过不了多久就会被人看出破绽来。米嘉想了想小心翼翼的问:“队长,我说想吃宵夜,然后你把我带出去,可行吗?”

  季笑白存心逗她,“我觉得你把衣服脱了扔出去更可行一些。”

  米嘉听了马上一脸戒备的向后躲去。季笑白搂住她,在她耳边低声道:“一会你装吵闹要去吃宵夜,我送你出去。”

  男性的气息喷洒在米嘉的耳畔,她的耳朵瞬间红了。“好。”米嘉掩饰性的点头应承。

  商量好之后米嘉猛地掀开了被子,与此同时,酒店的房门也突然打开了。米嘉一下愣住。推门进来的秦峰也愣了一下。

  “这,怎么个情况?”秦峰指着米嘉问刚刚坐起来的季笑白。

  季笑白故作无奈的摊了摊手,“跟我闹别扭,吵着要吃宵夜。”

  秦峰嗤笑一声,将一张银行卡丢给季笑白,“老板说了,她这一个月都跟着你,里面的钱随便花。”

  季笑白拿起银行卡,笑着道谢,问:“我们现在去吃宵夜,一起?”

  秦峰摆手,“不了,我还有事,你们慢慢玩。”说着,他看了眼米嘉后对季笑白说:“别太惯着。”

  季笑白点头应承着目送秦峰出去。

  米嘉坐在床上看了看季笑白,又转头看了看门的方向。怎么想怎么觉得秦峰刚刚的话很是膈应。你说陪就陪啊?还有没有人权了!

  看米嘉的表情季笑白就猜到她在想什么,忍不住倒在床上捧腹大笑。米嘉则憋了一肚子气。

  不过所幸季笑白的住所没有摄像头,米嘉住进去也不用担心被别人他们的秘密。

  “这房子是你的?”米嘉打量着这五十平方米的小屋。黑加白的主色调,简单硬朗,像季笑白这个人。

  “临时租的。”季笑白给自己倒了杯水,“之前调查过,很安全,周围邻居没有什么可疑人物。”

  米嘉放心的点头,屋子虽小,但是采光不错。窗子的对面没有建筑物,也不用担心被别人偷窥监视。这房子选的不错。米嘉打开落地窗随口问道:“我住哪?”

  季笑白弯腰从衣柜里拿出换洗的衣物,边朝浴室走边说:“这只有一张床,你睡沙发,柜子里有被子。”

  “哦。”米嘉毫无悬念的猜到季笑白一定会这样说,痛痛快快的去柜子里拿被子。

  接下来的日子里,季笑白出席各种场合都会带着米嘉。米嘉尽管不情愿,但是别无他法。

  金城集团的周年庆,季笑白同样带着米嘉出席。

  酒会上觥筹交错,每个人都西装革履一副社会精英的模样。殊不知这里竟然是个庞大的贩毒集团。

  季笑白深受老板喜爱,可谓是当之无愧的红人。向他献媚敬酒的当然也多不胜数。当然其中也不乏眼红嫉妒的,罗格就是其中之一。

  罗格曾经是赵磊的左膀右臂,不过因为一次失误损失了一笔大生意,最后还是季笑白善的后。从此以后赵磊对罗格就越发的不重视了。

  罗格端着酒杯走过来,满面红光笑着跟季笑白寒暄:“韩先生最近春风得意啊!”

  今天的季笑白一身浅灰色的西装,衬得他越发的修长挺拔。他面上挂着优雅的笑,和罗格微微碰壁后浅酌了一口,“哪里,罗先生说笑了。”

  罗格走进一步,凑到季笑白耳边脸上仍旧挂着寒暄的笑意低声道:“不过小心树大招风被风吹的连根拔起!”说完,罗格举了举手中的酒杯,含笑去了旁边的赌桌赌钱去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