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大封神  >  第28章 创造奇迹

第28章 创造奇迹

3018 2017-11-05 19:54:00

任逍遥抬手一抓收了那三滴精血坐下炼化。

顾飞雄则精神萎靡脸色惨白相当虚弱,就好像被几十个大汉轮过一样,他的精气神和寿命都少了十分之一,也难怪脸色会这么难看,幸亏修士还可以将精血修炼回来。

尘猿的情况都比他好一些,想来他为了自己的前途所以给的精血必定精气神充足。

“顾大哥如果不嫌弃就请在小弟蜗居盘桓几日,三日之内我必定给你一个满意答复。”

我哪还敢嫌弃什么?现在这个样子是个人都能把我宰了!顾飞雄摇头苦笑。

他对住处没什么挑剔,虽然这就是一个天然洞窟,他只在意能不能觉醒新的血脉天赋。

任逍遥很快将他的精血炼化,纯正的锐金之气在经脉中纵横肆虐,并不能溶于土系真元中,割的他痛不欲生,这金系精血的炼化比土系和毒系难得多了。

精血里精气神也是对他有益的东西,不过相对于锐金之气对经脉的摧残就得不偿失了,任逍遥不得不调集全部灵力对这些锐金之气围追堵截,虽然能减少对经脉的伤害但终究拿这些锐金之气没有办法。

一个时辰之后他已经是大汗淋漓浑身颤抖,顾飞雄看得莫名其妙却又不敢打扰他,只是有些担心,感觉自己前途渺茫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任逍遥这样做也是有些行险,他完全不了解锐金之气的锋锐和凶戾,但又想得到金系精华,想得到好处自然是要吃苦的。

在他将灵力消耗得七七八八之时那三滴精血终于被完全炼化,随着一点金系精华落入丹田形成一个白色颗粒。

其与土系土黄色颗粒和紫黑色毒系液滴遥相对应。

任逍遥松了口气,这还没有开始激发金系血脉就已经丢了半条命,这活可真不好干,东西也不白得呀!

他没敢当着顾飞雄的面将金系颗粒沉入丹湖,如果自己忽然又具有了一身金系真元傻子都知道有问题了。

虽然血液中肯定已经有金系血脉了,但顾飞雄知道是怎么回事,精血也是从他那里得来的,万一有人问起也好交代。

他暗暗深吸口气开始研究金系本源。

第二天一早,尘猿和顾飞雄出去打猎,任逍遥则再次修炼《血河神功》以激发金系血脉天赋。

《血河神功》果然没有令他失望,功行圆满之后他又觉醒了金系血脉天赋。

金箭术:可以将锐金之气凝聚成箭支射出。

金系伤害77

距离:50米

灵力消耗:11

Cd时间:5秒

哦?自己有远程攻击了!

这倒是个好消息,不过现在只能放出四箭,少了一点。

他很期待自己将要在莽苍山脉取得的成就,但掌握的技能越多则需要消耗的灵力越多,这才刚学了金系和土系就已捉襟见肘入不敷出了。

没过多久顾飞雄带了猎物回来,任逍遥让他先去收拾猎物准备烧烤,自己则将尘猿叫的一边。

相比于锋锐凶戾的锐金之气,他觉得还是厚重的戊土精华比较友好一些,所以先从激发土系血脉开始。

尘猿本是极乖极懂事的,但在他将紫翼飞鼠毒素注入体内的时候依旧蹦跳尖叫暴躁不已,这种毒素对他造成的伤害太大了,那可怕的记忆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消除的。

任逍遥管不了那么多,一只手死死按住尘猿,一只手贴在它的腹部以《血河神功》中激发血脉的方法运功不缀。

这种方法用在他自己身上已经卓有成效了,不然也不会觉醒金系、土系和毒系血脉天赋。

但用在别人身上还是头一回,也不知管不管用。

主要是过去的游戏里所谓功法和技能只见绚丽的效果,其运行过程一般不会加诸到玩家身上。

但《大封神》不一样,其内在运行方式也是需要玩家细心体会的。

尘猿的血脉在紫翼飞鼠毒素作用下本已接近沸腾,辅以《血河神功》独家激发血脉潜力的方法更加要命,尘猿每时每刻都处于生死边缘。

可以说一只脚在人间界,另外一只脚已经踏入鬼门关,这种情况直持续了半个时辰。

任逍遥忽然一掌拍在它丹田之上,尘猿哇的吐出一大口黑血。

任逍遥立刻开始轻轻揉搓它的胸口化开郁结的心脉助它血液流动畅通。

几分钟后尘猿才缓过劲来,却已浑身大汗淋漓,连长长的毛发都湿透了,抱起水罐一通狂喝。

“怎样了?任兄弟?”顾飞雄关切地问道,这可事关他的自身利益,如何能不紧张?

“呵呵,看看吧。”任逍遥笑了笑,“尘猿,把你新觉醒的血脉天赋给我们展示一下。”

尘猿眨了眨眼睛似乎在体会什么,过了片刻忽然大吼一声蹦起身来双脚跺地,它的脚竟然直接陷进了地面,接着是双腿和腰身,整个身体在呼吸间便沉入了地底!

“土遁!”任逍遥大吃一惊,五行遁术在法术中已经属于极难掌握的高级术法了,而尘猿不会修炼,它掌握的土遁就不能说成法术,而是实实在在的血脉天赋!

他转过身来抱住从身后土里钻出来的尘猿哈哈大笑,尘猿也高兴得手舞足蹈,能够在地下穿行的感觉实在太奇妙了,虽然自己走得还不快但普通攻击再也别想落在自己身上!

“这是……土,土遁术!”

顾飞雄激动得舌头直打结,土遁术啊,不用施法就能瞬间施展出来,这已经接近小神通了!

“兄,兄弟,我,我呢,你也帮帮我呀。”

任逍遥微微一笑,他帮尘猿是因为投缘,帮顾飞雄却没有这个义务了,虽然答应过他,但提一些小条件还是没问题的。

“顾大哥,我需要一些金属性天材地宝不知你有没有?”

“呃……我现在没有,但我可以回族里给你拿去。”

“将来有机会再说吧,莽苍山脉地图你有没有?”

“这个倒是有。”

顾飞雄取出一份相当大的地图交给他。

“好了,顾大哥,你也看见刚才尘猿有多痛苦了,如果你觉得能忍受那就脱衣服准备吧。”

“能!能!为了血脉的二次觉醒我什么都能忍!”

顾飞雄说着话将自己脱了个精光!

任逍遥脸都绿了,“我让你露出丹田和上半身就行了,你怎么……”

“呃,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他急忙又穿上裤子。

任逍遥苦笑一声开始依法施为。

这一次驾轻就熟却是比刚才快多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全部结束。

顾飞雄承受了许多痛苦,但他可比尘猿坚强多了,最起码没有叫喊一声。

过了半晌却见他睁开眼睛,目光中有些欣喜有些迷惑。

任逍遥眨了眨眼睛:“怎么样?觉醒了什么血脉天赋没有?”

“有啊。”

“是什么?”

“金盾术。”

“金盾术?也不错啊。”

“不是,我原来觉醒的唯一血脉天赋就是金盾术。”

“什么?那就是说我失败了?你直接说没有觉醒血脉天赋不就得了。”

“不是啊,我觉得这金盾术跟原来的不一样,有很大不同呢!”

“金盾术就是金盾术了,有什么不一样?”任逍遥挠了挠头,“哎!瞎琢磨什么?试一试不就知道了。”说着话他也不站起身,一拳向他胸口打去。

就在他的拳头要碰到他皮肤的时候忽然他的身上金光一闪出现一个金灿灿圆形护盾,任逍遥的拳头“砰”的一声打在护盾上。

“哎呦!”任逍遥惨叫一声收回拳头,他的拳面上竟然出现了一个手指粗的孔洞,鲜血直流,而那个金色护盾上则突起着一个锥形尖刺,上面鲜血淋漓!

“对不起,兄弟,我不是故意的!”顾飞雄急忙道歉。

“没关系,这点小伤不算什么。”任逍遥甩了甩手,左手一拳又打了过去,这次却没实打实落在护盾上,却见拳头落点之下又凸起了一根尖锥。

“这不是你控制的吧?”

顾飞雄摇了摇头。

“能自动防御,还能自动反击?这可有意思了,你等等啊。”

任逍遥转了一圈踅摸了十几块石头忽然指向顾飞雄喝道:“去!”

十几块石头呼啸着砸了过去,“噼里啪啦”一阵乱响碎石飞溅,这次两个人都看清楚了,他的身上覆盖了一层金色光膜,每一块石头都被光膜产生的突刺击碎了!

两个人互相呆呆的看着,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过了半晌任逍遥才吁了口气,“你现在简直就是一只刺猬,刀枪不入还带反击的,这个天赋可有些令人眼红啊。”

顾飞雄苦笑一下:“就是消耗的真元有点多。”

“还不知足!这是保命技能好不好?”任逍遥翻了个白眼。

“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有时候偷袭不知道来自于何方,不用你劳神自动护主的技能哪里去找?以后你专心提升修为增加真元储量就是了。”

话说到这里已经不需要多解释了,顾飞雄哈哈大笑接着扑通一声单膝跪地。

“哎!顾大哥你这是干什么?”任逍遥吓了一跳急忙伸手相扶。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