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不灭星辰诀  >  第57章:终到神殿2

第57章:终到神殿2

2560 2017-11-21 15:27:27

“九宫幻月阵”,这个变化多端的上古阵法在我身侧变幻出玄妙的色泽,似乎有无数的幻影在我眼前游离不定,那是九宫之幻,我知道如果真的不能看清楚其中的玄妙那么就会死在里面了。

  只是这九宫的迷阵对于我来说真的不能造成威胁。二四为肩,六八为足,左三右七,戴九履一,五居中央。倒转步履前进十步进入五行阵法,正南方为火,克制西方金,破解东北方向木,正东方土为生门,生门若关则正北方水之死门则开,生死不能逆转,纵然是金刚不坏之身恐怕也反魂无术。五行相客实乃道家厉害杀招,如果不通晓其中厉害关系那么就无法走入生门之后的八卦阵法。

  这九宫之中套有五行,五行之外又为八卦,八卦乃道家至尊,阴阳并济,实则一入不出就会陷入冰火两重天的境地,金刚之力无济于事,只有以柔并柔,寻找其中玄妙。

  站在八卦最中心,我感觉到了一分惬意,是的,只有风暴的最终心才是最安稳的地方,任它浮世成烟也不能撼动我分毫。清风柔和,始终没有办分的杀气,甚至整个九宫幻月阵中的肃杀气氛都在这黑白之中交融。

  世间根本为黑白,只是世人颠倒黑白而已,只是世人看不清黑白而已,如果看清了,时间变化万变不离其宗。只是再怎么变化这也终是虚幻的,是处于“无”之中的“真是”,因为在许多时候往往是“无”的力量更能征服人心。

  透过那虚无飘渺的云烟,此时可以看到那端庄稳重的苍嶷山。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六合之间唯一不变的是星辰。沧海桑田浮世变迁,唯一不变的是苍嶷。苍嶷之山,飘渺之巅。

  起于异界的千年传言:蓬莱一去浮生远,苍嶷虚无缥缈间。

  那苍嶷山位于最高点,常年冰雪覆盖,云烟缭绕,山巅的一点纯白似乎隔绝了红尘……从高点俯视下去,整个世界都摆在了眼前,一切都会显得苍白,所有的过往,又怎么能不烟消、风流、雾转……当所有都消融的那一刻,只有万丈的冰川在朝阳的映照下露出千年的容颜……

  只有这里是在虚无缥缈中的真实存在,真真实实的伫立浮云之中,伫立在一片玄妙的阵法护卫中,亘古不变。

  那就是传说中的苍嶷神山。

  无处不在的白色云烟淡淡的散开、游荡开来,露出那一道白色玉带似的山路,直通往飘渺之巅。

  那应该是苍嶷山的唯一通路,通往的是华夏神殿。

  并不宽阔的“玉带”倒垂直上,直接扑向洁白如同冰雪的华夏神殿,沿着山路一直往上走,走会让人产生一种通往苍穹的错觉,人到底能与天争否?或许只有到了半山腰才会恍然发觉,在那上面,只有云雾之中的神殿。抬眼望去,此时的山路上铺满了纯白的雪晶石,在冰雪之中奇异的浮现出繁复美丽的花纹,交错着通向神之领域--华夏。

  那便是供奉神祗的大殿,古老而神秘,神殿前的玉阶两旁赫然是两尊女神雕像,冰肌雪肤,千百年来不曾消融。那雪白的阶梯便在两女神脚下一阶阶铺展而下,居中雕有繁复的花纹,与山道相接。

  左侧的女神像臂绕莲花,目色宁静,高高的额头在云雾中散发着淡淡的光辉,神圣不可侵犯,那是守护神殿的珈慧,象征着虚幻与真实的平衡,平衡永远不能打破。而她对面的女神却是手握长剑,白衣翩跹,目色之中竟然有着截然相反的凌厉,只是凌厉之中有着难以企及的疲倦与哀伤,温柔的杀戮,那是殒兮女神,象征着殒之力量,却也是为这整个世间。同样的目的,却是不一样的守护。

  相望的两个女神令日月无光,在飘渺的云端永远的护着苍嶷,护着华夏,护着异界里的芸芸众生。而那些同样虚无的流年和光阴就在此间悄无声息的流逝开来……天地寥远而寂寞,光阴匆匆而飘忽,只有这里是静止不动的。所有的悲欢离合都失去了激动的力量。

  苍嶷山颠,华夏神殿。你我需一样俯首,对于神的敬畏,对于天地的守望……

  当所有都不在了,什么会比冥湮更加永恒?什么又会比苍嶷更加神圣?

  或许只有时间了。

  虚无缥缈的歌咏之声从山顶的华夏神殿里一分一分飘了下来,带着远古的气息,令人怅惘、令人向往、令人不顾一切。

  我似乎想起了一句话: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我从来不曾好好的参透这句话的意思,只是今天站在对我没有太大影响力的九宫幻月阵里远远望着那静穆神圣的苍嶷和华夏神殿竟然有了一些慨叹。

  不知不觉间我朝着那苍嶷山走出了一步,九宫幻月阵的封之力量竟然在我身边像是水温一样缓缓、缓缓的荡漾开来……不过这也是好事,起码我不用在浪费不必要的力量。说实话,这么好的阵法如果真的被我摧毁的话是有点可惜啊。而我这个人向来不喜欢破坏“完美”的或者接近于“完美”的东西。

  无数禁忌便如此在我身侧溃散如烟,一重一重的云烟在眼前缓缓飘荡,再加上苍嶷神山本身就有的护山仙气凝聚的烟雾,这个华夏神殿便如同羞涩的姑娘在云鬓雾影中探出了半个额头,一眼望去圣洁而高贵。若隐若现的冰清玉洁绽放出难以言表的美丽。

  我站在那里,望着这座虚无缥缈般地苍嶷山,突然有些恍惚,神山仿佛远在云端,神殿仿佛远在霄汉,那些看上去既帅又潇洒的剑仙便踩着自己修习的长剑如同一道道白虹朝着大殿飞去。九宫幻月阵在一重重的波动中微微摇晃,仿佛在检验着来去剑仙的修为和心灵。

  华夏神殿里清晰地传出遥远的仙乐,爷爷说的那些美丽的女人便从神殿里翩跹而出,在云端摇摇欲坠,衣衫拂动如同是道家所说的飞仙。这的确是仙人吧?她们沿着白玉的殿阶排开在两位女神像下面,唱着远古的祭祀曲调迎接五年才返回一次相聚的通道剑仙。

  在这一刻苍嶷山的山风似乎都变得飘渺起来。飘渺中往来的剑仙圣洁的似乎不染纤尘,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我竟然羡慕起这些远远不如我的小仙人……力量……有那么大的力量又能怎么样?最多就是多炼化几个星系……

  又有什么比得上这“逍遥”二字?

  乘风逍遥来,御剑天地间。

  华夏神殿朝着那些不断赶来的剑仙们敞开了虚幻的面纱。淡淡的神光从大殿里散射出来--所有的剑仙都在大殿前怔住。那是生命之力的光芒!

  我急急往前赶了几步,女娲娘娘,是女娲娘娘的慧光!

  下到异界的我,有多久没有见到女娲娘娘了?

  苍嶷神山!华夏神殿!

  终于到了!

  “孩子……”神智中似乎传来了一个温柔飘渺的声音,似乎有什么遥远亲切的东西统统涌进了我的肺腑,是女娲娘娘的声音!她的声音一直缠绕,清晰而淡定带着洞穿天上地下、千年万年的大智慧:“孩子,异界之地,苦不苦?”

  苦不苦?苦不苦!

  玉带似的山道上急急奔下三个人,一个是路老套,也是爷爷,另外那个雪白胡须的老头子却没见过。

  “别动!”不认识的老爷爷惊恐的大喝一声,爷爷座下的黄金狂暴狮王发出令人恐怖的嘶吼。

  我距离我的神殿到底还有多远,明明到了,却又遥不可及。

  女娲娘娘。不要问我异界……到底苦不苦?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