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科幻  >  反选择委员会  >  第12章不可能吧

第12章不可能吧

2139 2017-03-21 12:55:54

“嗨,脑瘤姑娘。”九皋毫不避讳地直击痛处。

潜渊将寻秋池安置在后座,自己爬上副驾驶位,愤怒地白了九皋一眼:“你少说话!”

九皋发动汽车说:“这有什么关系,我也是脑瘤,病友之间多交流交流不行啊?”

寻秋池一怔:“什么意思?”

九皋扭头一笑:“我说我也得了颅内神经胶质细胞瘤,是绝症哦。”

寻秋池愣了片刻,拧起秀眉说:“你这种时候还拿我取笑,那要天打雷劈的!”

九皋说:“是真的,潜渊作证。”

寻秋池望向潜渊,后者面色不善显然还在生气,但终究点了点头:“是真的。”

三人出停车场时遇到点儿麻烦,因为在收费大叔看来,这俩车简直和无人驾驶差不多。离开医院,他们直接回到了位于步行街高楼顶端的会所之家。

九皋虽然口无遮拦,但能熟练使用咖啡机,寻秋池尝了一口他泡的咖啡,觉得不比楼下的“此刻天使”差。

“你既然是脑瘤,那为什么不住院?”寻秋池问。

九皋呱呱一笑:“我要从查出毛病来那天起就住院,那到现在已经住了五十年啦!”

寻秋池心想这小子确实是脑瘤,不然怎么老说些破绽百出的话?他看上去绝不超过三十岁,从哪儿攒出来五十年的住院历史?

“你坟头的树都应该成材了。”她没好气地说。

“不错啊姑娘,知道挤兑人就好,说明你的精神状态还可以。”九皋笑道,“人啊,就怕精神先垮了,那大罗金仙也救不了。”

寻秋池白了他一眼,心想事到如今,维持精神不垮,我难道能多活一天吗?好就好在我老人家身无长物,不需要费神写遗书。

潜渊端了一杯红茶坐在对面的沙发上,说:“秋池你比他有出息多了,当年我是在他跳河前一秒把他救下来的。”

“跳河?”寻秋池问九皋,“你是自杀去了?”

九皋点头:“我也有求生意志,但是没办法,肿瘤弄得我感知和性格方面都出了问题。头痛欲裂,再加上一点政治因素,当时的大环境你也懂的,所以我就决定一死了之了。”

潜渊补充:“他爷爷解放前是上海滩的银行家,他算是资产阶级出身,成分不好。那个年代讲究根正苗红,所以六五年、六六年的时候运动刚开始,他们家首当其冲就被冲击打倒了。”

寻秋池问:“潜渊,你也是脑瘤?”

潜渊端着茶莫名其妙:“没有啊,干嘛这么问?”

寻秋池说:“你既然没得脑瘤,为什么一本正经说瞎话?九皋说自己有脑瘤,感统出了问题,所以对时间的概念可能有错,甚至还有臆想症状。你呢?”

潜渊和九皋对视一眼,放下茶杯郑重地说:“秋池,为了我们的谈话能够继续下去,你必须相信我们,我们所说的不是臆想,是真的。”

“好吧。”寻秋池指着九皋,“他是一九六六年得了脑瘤……”

九皋插嘴:“当时不知道是脑部肿瘤,只知道得了病,后来医学昌明了才查出来。”

寻秋池问:“当时你多大?”

“十七岁。”

“好,那你到今年就应该六十七岁了。”寻秋池转向潜渊,“你呢?你多少岁?”

潜渊说:“我是宣统二年九月廿三日出生的。”

寻秋池嗤地一笑:“我好歹上过几天高中历史课。宣统就是溥仪,一共在位三年,辛亥革命是1911年10月10日开始,那么1911年也就是宣统三年,宣统二年是1910年。从1910年到今天,你活了一百零五岁了么?”

她问九皋:“你像个六十七岁的人么?”

又问潜渊:“你像个……不对,你怎么过了百岁依然健在?”

她叹了一口气:“其实我非常愿意相信你们,在我得知身患绝症,晦暗、害怕、无人依靠、无人倾诉的时候,是你们尤其是潜渊陪在我身边,让我不至于那么孤独可怜。但是你们所说的事情实在违背常理,就算我的脑子出了问题,也没办法相信啊!”

潜渊笑道:“你的脑子除了长了个瘤子,其余一点问题都没有,思路清晰的很。”

九皋也笑起来:“哎姑娘,你怎么不怀疑是医生骗你呢?篡改了你的检查结果,尤其是和潜渊联合起来。”

寻秋池板起脸:“都说了我的脑子还没出问题呢。检查结果是能随便篡改的吗?片子上的瘤子清清楚楚在那儿呢。再说医生没骗我,我们当警察的别的本事没有,就是看人看事比较准,因为我们见过的坏人太多了,谁说的是真话,谁是瞎扯淡,一眼就能看出来。”

“那你觉得我们说的是真话吗?”潜渊问,“不论理智和逻辑,就说你的第一感觉。”

寻秋池愣了一会儿,泄气道:“……是真的。”

“结案了。”九皋摊手,“肿瘤姑娘野兽般的直觉救了我们。”

潜渊皱眉说:“你能不能稍微懂点儿礼貌,不要喊她肿瘤姑娘?”

九皋拉住寻秋池的手:“喊我白痴猪头。”

寻秋池本来心里就有气,连喊了两声猪头。

“对不起。”九皋对她说,又转向潜渊,“我和秋池扯平了,我俩好朋友。”

这时候不知哪里的闹钟突然响起,九皋一跃而出:“看剧时间到了!”说罢他钻进房间甩上门,古早韩剧那要死要活的台词又从门缝里传了出来。

“平心而论,在影视制作方面,宇宙国比我们领先十年。”潜渊说。

“八十年。”寻秋池立即终结了这个话题。

“你等我一会儿。”潜渊起身往最靠里的客厅走去,然后转进某个房间,五分钟后他回来,手里拿着一张照片。

“这个请你看一下。”他把照片放在茶几上,推给寻秋池。

后者接过照片,瞬间倒吸了一口冷气:照片上的人是潜渊,大概二十岁上下,不会有错。脸型轮廓、五官位置、瞳孔距离、发际线形状以及左眼底下标志性的小泪痣都说明这是他本人。

寻秋池对人的面孔几乎过目不忘,甚至连亲生父母都分不清谁是谁的双胞胎小婴儿,她也能立即发现他/她们的不同之处。她认定潜渊,就必须就是潜渊。

但问题是这张照片右下角留有拍照的时间,是摄影师在修片时写在底片上的——Jan 8th 1930。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