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科幻  >  反选择委员会  >  第19章一百年

第19章一百年

2226 2017-03-31 09:37:26

潜渊道:“没有办法。我们应对老龄化有办法吗?对付老工业基地颓败有办法吗?也是没有的。”

“那你为什么说他们和我们之间有矛盾?这可是反选择委员会存在的意义啊。”寻秋池问。

九皋神秘地说:“因为他们接收的人口少了又无计可施,出于不甘心采取了一种既不光彩又违法,而且于事无补的小诡计——偷。”

寻秋池一拍手:“我明白了,他们谋杀我们这个世界的年轻人!”

“正解!”潜渊笑道。

  九皋补充:“他们有一些人专门干这种不要脸的事儿,这帮子混蛋统一称呼为‘选择者’,因为专门选择年轻人下手,‘反选择委员会’也是由此得名。”

  寻秋池想了想:“他们只是能量,到我们循环界来是不是需要借助实体,通常来说——借尸还魂?”

  潜渊道:“应该说我们和他们的本质都是能量。是的,他们需要实体,但不是尸体,因为以他们的科技水平,控制一个活人的大脑太简单了。”

  寻秋池闻言捂住了脑袋。

  九皋突然抽抽鼻子:“我们走吧,陈大爷似乎拉了,味儿有点扑鼻。”

  “他身上有老人尿不湿的吧?”

  “那必须得有啊!”

  三人退出病房,临下楼把护工吵醒了,方法很简单:在走廊上咆哮了两声。

  到家已经接近凌晨三点,大家都累了,于是各自睡觉。潜渊把房间让给了寻秋池,自己睡客厅沙发。寻秋池没怎么睡好,因为老想着几个小时后会有反选择委员会人员上门的事。

  “什么芯片呢?什么合同呢?”她喃喃自语,“我见过听过那么多骗局,只有这个最逼真。”

  ——或许因为它不是骗局。

  她坐起来,望着窗外楼下彻夜不息的霓虹灯,半晌叹了一口气,捂脸道:“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妈妈,保佑别让我死……我不聪明,不大方,不会交际,不会挣钱,不会打扮,还挺蠢……但是我不想死……”

  天亮了,九皋巨大敲门声惊醒了她:“姑娘,接客啦!”

  她迅速地拉开了门,眼睛瞪得滴溜儿圆。

  “……”九皋说,“小姑娘家家的,怎么搞得这么邋遢,赶紧去收拾收拾!”

  寻秋池紧张地问:“反选择委员会的人来了吗?”

  “刚到。”九皋说。

  寻秋池赶紧洗脸刷牙梳头换衣服,脸上还扑了点儿粉,出去客厅一看,顿时泄了气:来的不是别人,还是市局组织人事处的老靳。

  老靳说:“我是委员会华东局特别巡视员。”

  寻秋池没好气地说:“您厉害,巡视员都正厅级了。”

  老靳说:“小姑奶奶,医院和派出所正在找你呐!”

  “我只剩两个月好活,不打算回去了。”

  “两个月?你想得美啊。”老靳扬了扬手中的文件袋,“知不知道如果加入委员会,服务期限是一百年?”

  寻秋池吓得差点跪下去:“多少?!”

  “一个世纪。”老靳一字一顿地说。

  “普……普通人活不到一个世纪吧?!”

  “你已经不是普通人了,你置换了寿命,原本应该在无量界渡过的寿命。”老靳说。

  “但、但是……但是我今年二十三岁了,潜渊说过无量界只允许人活到六十五岁,那么、那么就算我置换了寿命,也只有四十二年啊!”寻秋池困惑道。

老靳说:“哦,要怪潜渊没跟你说清楚。那些所谓的选择者啊,并不是无量界官方派出来的,属于激进组织,就像某些激进环保组织一样。无量界的主流可比我们这儿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平等公正法治诚信友善得多啦!但无论哪个社会,都有那么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无量界管不了选择者,我们更没法抵抗,所以要双方合作。”

“反选择委员会和无量界官方是合作组织,目的是一样的:阻止选择行为。委员会培养一个调查员不容易,不能几年就换,所以干脆设定服务年限是一百年。你刚才说你只剩四十二年寿命,那么还有五十八年就是无量界赠送的,反正只要总数不超过极限寿命150年,什么都好说。超过的话,就违反他们的法律法规了。”

  “你也要服务一百年?”寻秋池问。

  “对,我还剩四十年了。”老靳说,“队伍不好带,工作很难开展啊。我当初跳坑时,哪里想到是这么深的一个坑呢?”

  寻秋池问在一旁玩手机游戏的九皋:“你还剩多少年?”

  九皋半躺在沙发上:“自己算嘛,我1966年入行的。”

  “那潜渊呢?”

  老靳和九皋异口同声:“他最爽!1930年!这不只剩十几年了!”

  “那一百年之后呢?”

  “到无量界烧了发电。”九皋头也不抬。

  “……”寻秋池说,“这有什么好羡慕的?”

  老靳推心置腹地说:“丫头,你不知道,这活不好干啊。事多钱少压力大还有生命危险,谁愿意工作一百年?咱们机关事业单位工龄满三十年的都能申请提前退休啦!”

  九皋阻止:“靳老,千万别再说了,不然她要临阵脱逃了,赶紧签文件!”

  老靳立即把纸笔掏出来,摊了一茶几:“秋池来来来,签用工合同吧。”

  “……”寻秋池迟疑地抓起了笔,“我是不是吃亏了?”

  “没有没有没有没有!”老靳和九皋说,“签了你能多活几十年呢,好死不如赖活着对吧?”

  寻秋池在数份文件的最后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总觉得不太对……”

  “没问题的。”老靳大笔一挥,刷刷刷也写上自己的大名,“你不知道,无量界那简直实现了共产主义了,什么都好,就是个人没什么乐趣。我们作为人的七情六欲被认定是阻碍发展的,所以会被抽离一部分,人人到了那边都特理性、特冷静、特严谨、特认真高效……这种人往往是不快乐的对不?”

  寻秋池点头。

  老靳收起文件,夹在胳膊底下:“过一会儿有人来给你打针,植入一个小芯片。”

  “靳书记。”寻秋池喊住他,“这一切不是你们编织出来的谎言吧?为了让我临死之前过得开心一点。”

  老靳放下文件,郑重地握住了她的手,拍了拍:“秋池,脑干肿瘤虽然在当下是不治之症,但你还有漫长的一百年时间,说不定哪一天医学就发展到可以突破手术禁区,从而根治你的疾病。”

  “然后烧了发电?”寻秋池问。

  九皋噗嗤一声笑出来。

  老靳说:“你小子滚。”

  “是,您级别高,我滚。”说着九皋从三人沙发滚到单人沙发,依旧在玩手游。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