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有贼抢内丹  >  第八章 听到怪声

第八章 听到怪声

2167 2016-10-20 15:00:56

  她直起身子,满足地拍拍胖子的脸,说:“多谢你了。其实我刚才吸过剑仙的真气,只可惜刚把气融进内丹,内丹就被人抢了,今天要不是你,我非死不可,不是饿死,就是冻死。所以我放过你,因为剑仙说如果我能不害人,他就把内丹还给我。唉,说起来还是他的味道美妙,凡人总是有一股子土腥味。”

  她肚子里有了底,精神大振,心情也变得好起来。一屁股坐在刘少东家胖大的身躯上,在车厢里乱翻。

  不愧是有钱人家的马车,车厢里被打造得十分舒服,四面都用软布包了,座位上还蒙着绸缎。掀开座位,里面放着食盒,有酒有肉。

  婵九毫不客气地抓了一只鸡爪啃起来。

  内丹还在的时候,她吃东西纯粹因为嘴馋。

  她曾经在洞中闭关修炼好几年,不吃东西也觉得无所谓。内丹轮转,妖怪便有了活动的能量。

  凡人当中有一种专门服药的“丹仙”,自创了一套修炼方法:首先辟谷,不吃五谷杂粮,其次只吃丹药,喝清水,就是学了妖怪们修炼的原理。

  不过丹仙完全是歧途,是凡人的一厢情愿,哪有吃点儿红汞朱砂火药就能成仙的道理呢?吃死了的倒有不少。

  如今丢了内丹,婵九再不像个普通人一样吃饭,三五天内就会饿死。

  她啃完了鸡爪继续吃鸡腿,把酒壶高高举起,对着壶嘴儿喝酒。

  酒是本县最出名的米酒,好喝,但是上头。婵九喝完一壶,晃晃脑袋,觉得眼睛有点儿花。

  她微醺着继续吃鸡,直到“扑”地把最后一根鸡骨头吐出车外。她又想起了寒山,要不是他抢了她的内丹,她也碰不着这么一顿有酒有肉有活人的晚餐。

  “嗤,算你运气好,今天姑娘喝多了,明天再去找你。”她喃喃。

  酒足饭饱,婵九亲昵地捏了捏刘少东家的脸:“胖兄,谢咯。”

  她又去捏他脖子上的肥肉,视线随即转移到他的厚皮裘上。

  “狐狸皮……”婵九的脸顿时黑了下来,啪地给了昏迷的刘少东家一记响亮的耳光,“弄死你都不冤,为了这件皮袍子,你得杀多少只狐狸啊?”

  少东家的皮袍少说也值五百两银子。

  有句成语叫“集腋成裘”,原来的意思是说讲究的人家用狐狸腋下的皮毛做皮袍,一只狐狸腋下的皮毛很少,所以要凑几十上百只狐狸。

  “你们这些凡人都是贱死的,既怕我们来吃,又要惹我们不高兴!”

  “都是我的徒子徒孙,不能便宜了你。”婵九说着就把皮裘扒了下来,披在自己身上。觉得不解恨,又把少东家扒了个精光,就剩下一条亵裤。

  接着她穿上了少东家的棉裤,裤腰太大,她扯下汗巾子多绕了两圈。

  她把刘少东家脖子上的金锁,手上的戒指,腰上的玉佩全扔褪下来揣在怀里,还顺走了人家几十两银子。

  幸亏她不认识银票,少东家辛苦收回来的欠账逃过一劫。

  做完了这一切,她想起自己应该答应了寒山要多做善事,于是拿了条棉被把少东家的光身子盖上,说:“帮即将冻死之人盖被子,这是第一件好事。”

  婵九爬出车厢,跳到马背上,拍了怕那匹大红马的脖子。

  红马有灵性,知道背上坐着的绝不是什么善类,显得有些焦躁,不停哧哧喷鼻息。

  “我不害你。”婵九对着马耳朵说,“你带着你家胖主子往回走吧。”

  红马闻言,从雪中拔出蹄子,朝县城方向小快步跑去。

  婵九跳下车,望着远去的马车说:“此乃第二件好事也。”

  朔风一吹,她的酒醒了,猛地打了个激灵。

  暮色降临,雪愈发地大起来,她没了内丹,身体孱弱,抵挡不住这样的风雪,只好转身往土地庙走去,准备在那儿凑合一夜,第二天一早便去寻找寒山。

  土地庙已经被大雪掩盖了一大半,屋顶压得低低的。婵九推门进去,遇上了逃跑的马车夫卢四。

  卢四就像被人抓住了命根子,先是放声惊叫,接着满地乱爬,最后一跤跌出了土地庙。

  婵九本来想告诉他,她已经吃饱喝足不会再碰他,安安静静坐下吧,别吵得人心烦。

  结果卢四从雪地里挣扎起来,尖叫不止,无头苍蝇般抱着脑袋乱窜。

  婵九忍住不出声提醒:“喂,你真要逃的话就往东,城门在东面。”

  卢四竟然还能听见她说话,调了个头,认准了方向,屁滚尿流地跑走了。

  “第三件好事。”婵九抿着薄唇笑,“为迷路人指路。”

  卢四在避风处生了一堆火,这下让她捡了便宜。

  坐在火堆前,婵九想起现在是行功时间,可刚把姿势摆好,又想:还练什么练啊,内丹都没了!于是泄气地躺了下来。

  不一会儿她打起瞌睡,趴着睡着了。

  狐裘可真暖和,她迷迷糊糊地想,改天要上门找刘少东家的晦气,把他的肥皮给剥了,替自己的徒子徒孙们报仇。

  睡到三更时分,她突然惊醒,回想起刚才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狐狸睡觉向来警醒,听觉更是敏锐,她凝神侧耳去听,那声音却再也没出现。

  “如果不是我师父被法术收了,倒有些像他发出来的啸声。”婵九自言自语,“难道只是风声?我听错了?”

  火早就灭了,她想起刚才拿了刘少东家的火镰火石,可惜不太会使用,摸索了半天才把火重新生起来。她赶忙四处寻找可燃物,庙里空荡荡的,蒲团都被雪沾湿了不能烧着,她便到庙外去捡枯树枝。

  雪下得小了,风也静了许多,外头积雪已经二尺来深。今年普降瑞雪,来年一定不会闹蝗灾,凡人应该很高兴吧。

  婵九一步一陷,吃力地走向最近的树林。

  有内丹时,她身体轻盈,踩在这样的雪地上连脚印都不会留下一个;如今她虽然还是比普通人灵活轻巧得多,但和以前相比简直是只秤砣。

  “抢我内丹……”她又恨起寒山来,“你有种以后别落在我手里。”

  雪积这么深,枯枝都埋在雪下,即使挖出来也点不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却一无所获,婵九恼火地用力拍了下树干,结果树上的落雪劈头盖脸地砸下来,灌了她一脖子。

  “冷冷冷!”她叫道,“冻死我了!”

  远处怪声又起,虽然轻微,但婵九猛地一惊:不是风声!

  她转头望去:也不是他师父柳七,究竟是谁?

茶七

茶七

~~~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