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有贼抢内丹  >  第十一章 县衙之上

第十一章 县衙之上

2177 2016-10-20 15:18:27

  喧哗过后,李家宅院里现在一点儿声音都没有了,几个漏网的奴仆见没有官差抓他们,赶紧收拾细软逃回家。

  婵九跑了一阵,开始后悔把皮裘脱给寒山了。

  昨天下了大雪,今天虽然是艳阳高照,但俗语有云,化雪更比下雪冷,这破天气简直要把她冻成冰棍了!

  她准备把皮裘要回来,转过墙角时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那是个专门帮人倒卖人口,买卖奴仆的牙婆子,三四十岁,因为经常出入高门大户,所以穿着整洁利落,脸上抹了粉,鬓角斜插一支绢花,十分爱俏。

  李大奶奶想尽快打发那三四五六房小妾,约好了让她今天来。她来了后见李家大门二门洞开,没人招呼不说,进来走半天都没能遇上一个活人。

  牙婆子东张西望,在李家宅院里越走越深,转过墙角突然被人一撞,疼得两眼金星直冒!

  她站稳了抬头望去,还没来得及叫唤,婵九的右手食指探出点在她的前额,她只觉得耳朵里“嗡”地一响,眼前一暗便晕了过去。

  

  婵九把牙婆子拖进一间偏房,故技重施扒了她的外衣。

  等寒山把皮裘扔进钱庄刘家的院子,再找到婵九时,发现她裹着一件长长的大花棉袍,光脚蹬一双丫鬟的绣鞋,头发松松垮垮扎在脑后,耳边还插着一支红色绢花,又花哨又古怪,显得脑子有重疾。

 婵九蹲在县衙大堂的屋顶上,探头探脑往下望。

  寒山纵身一跃落在他的身边,见她表情凝重,眉毛拧成了一团,便问:“怎么了?”

  “县太爷要给二姨太上夹棍呢。”婵九说,“二姨太虽然嘴凶,但人不坏,这件事上她完全是无辜的,这下可被陷害惨了。……不行,我要去救她。”

  寒山问:“怎么救?”

  婵九鼓起嘴巴,朝公堂里吹了一口气。

  狐妖通常有三大本领:第一,迷惑人,骗人哄人吸人精气;第二,装神弄鬼,用狐火和幻象吓人;第三,逃跑。

  婵九虽然只有一百一十年道行,又丢了内丹,但这三大本领倒还用得上。

  比如她动用第二大本领,朝县太爷脖子后面吹了一口妖风,虽然只吹起几根头发丝,但着实让县太爷打了个寒战,从头麻到脚。

  县太爷摸摸脖子,举手准备扔令签:“用刑!”

  婵九又吹了一口气,县太爷又打了一个寒战,背上汗毛一个根根竖起来。

  “……”

  咄咄怪事!县太爷努力摇头,想把不舒服的感觉强压下去。

  “用……”第三个寒战!

  县太爷“啪”地把令签扔回签筒,一拍惊堂木,说:“一炷香后再审!”说着从交椅上起身,转过屏风走了。

  公堂内外众人面面相觑,不过既然知县大人说一炷香以后再审,那就等一炷香吧。衙役们喊“威——武————”,把嘈杂的人声压下去,李家妻妾和家奴们依旧跪着,除了几个孩子,因为明显不谙世事,被县太爷恩赐站在堂外听审。

  县太爷揉着额头往后宅走去,越想越觉得今天过得莫名其妙。

  大早上家里的老虔婆就找他吵架,说他宠爱小妾,败坏了名声;吃早饭时考儿子背书,结果大少爷吭吭巴巴一个字儿都没能背上来;吃过早饭仆人过来禀报说小姐在房里闹着要上吊,问为什么,仆人说小姐嫌自己生得不够美。

  这臭丫头,他也不看看自己老爹老娘长什么样!就其母那副尊荣,还能生出一朵花来?

  好不容易满心不耐烦开始审案,又不停打寒战,莫非是病了?不对不对,赶紧回屋喝一口热茶,顺便再挂串佛珠子。

  他走过连接府衙和内宅的通道,突然“噗”地一声,一粒小石子打在他的乌纱帽上。

  他扶着帽子仰头望,什么都没有。

  埋头又走,第二粒小石子破空而来,“噗”,打在帽翅上。

  “谁?!”县太爷怒道,“出来!”

  没人搭理。

  他这下留心了,护着官帽,左右张望着往前走。

  第三粒打在他的背心。

  县太爷顿时雷霆震怒:“装神弄鬼,戏弄本官,还不速速现身!”

  “噗”,他的身前落下一个纸包。他拾起来打开一看,里面包着两粒小石子,纸上有字,笔力苍劲,写着“下毒者乃李家正妻”。

  “你到底是何人?”县太爷端着官架子,大声问,“你如何知道是李家正妻下毒?”

  “你既然知道实情,为何不出来说个清楚?”

  他问了一会儿见得不到回应,气得吹了吹胡子,把纸条揣入怀里,转身往大堂走去。

  婵九矮着身子躲在墙后,对寒山比划出一个“六”的手势,说:“这是我做的第六件好事,第五件是把皮裘还给刘少东家。”

  寒山刚才被她又是纠缠又是哀求,只好替他写了一张字条,掺合了凡人之间的无聊官司,正在懊悔,闻言苦笑了一下。

  县太爷重新升堂,面色铁青,眼光扫过底下跪着的一干人等,把李家众人吓得心里七上八下。

  他一拍惊堂木,指着李大奶奶,扔了根刑签:“二十大板!”

  衙役们没想到知县老爷这么快就要打人,愣了一愣,四个衙役便扑上去把李大奶奶摁在地下,举高了板子噼里啪啦就打。

  李大奶奶挨了三五板,痛得杀猪一般叫唤:“冤枉啊冤枉啊——!”

  县太爷惜字如金,手指点着他:“招!”

  李大奶奶喊:“冤枉——!”

  县太爷示意继续打。

  突然得到了杀人真凶的提示,来人还不肯现身,也不知道可信不可信。万一是有人故意转移视线,陷害李家正妻呢?

  于是他指着二姨太,扔了根刑签:“二十大板!”

  二姨太惊慌大喊:“啊?怎么打我?!”

  四个衙役扑上,把二姨太也摁住了。

  县太爷指着李家一干人等,冷笑说:“你家主人被人下毒害死了,你们竟然都推说毫不知情,好一帮狼心狗肺的东西。不要着急,待本官一个一个打过去,一人二十大板。”

  婵九在房顶上评价说:“乖乖,县太爷好暴躁。”

  寒山听了片刻,转身便要走,婵九连忙拉住他的衣摆:“你去哪儿?不要走!”

  “怎么?”

  “把内丹还给我再走。”

  寒山说:“你做完了四十九件善事,我自然还你。”

  “不是的,你还是先还我吧,那些好事过后我一定做。”婵九急急说,“你不知道,事情有变。昨天晚上我遇到……”

  她话还没说完,事情真的有变了。

茶七

茶七

~~~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