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有贼抢内丹  >  第十三章 勘察现场

第十三章 勘察现场

2231 2016-10-20 15:18:39

  她指明了方向,寒山单手夹起她的腰,刚要祭起剑光,却被阻止。

  婵九说:“不,谢了,你先去,我随后跟来。不是我不愿意带路,而是你那飞剑上太冷。”

  可这几十里山路,以她老人家的脚程,岂不是要走十多天?

  “你又想耍诈逃跑么?”寒山问。

  “逃个屁!”婵九说,“我没了内丹,估计连老家华山都爬不上去。再跟你上天飞一次,我的血都要被冻成冰碴子了!”

  寒山想了想,冲她敞开了衣襟。

  “什么意思?”她问。

  “进来吧。”寒山说,“你不是怕冷么?”

  婵九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你确定?我是妖,我会害人的。”

  “你害不了我。”寒山说。

  婵九心想这人是不是有病,脚步迟疑地挪过去,寒山却一愣:“我的意思是……你变回原形再进来。”

  婵九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哥,你到底了解不了解我们妖怪啊?我们不能轻易变回原形的,很消耗妖力的,再说我现在没有内丹,变回去就等于自尽啊!”

  “哦?是这样?”寒山确实不太知道有关于妖的细节。

  “没错。”婵九又伸手,“所以现在把内丹还我吧,不然你就要抱个大姑娘在天上飞了。”

  寒山说:“不。”

  什么?婵九愣怔。

  寒山宁愿抱着大姑娘在天上飞,他一个箭步上前,把婵九从头到脚包进了怀里。

  “……”婵九说,“你刚才脸红了。”

  “……”寒山不回答。

  “你脸红还抱我?”婵九问。

  “不要说话了。”寒山开口。

  婵九又嘟起两片樱唇:“抱都抱了,不如赏口精气吸吸?”

  “闭嘴!”寒山咬牙。

他祭剑飞天,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婵九所说的,早先埋葬卢四的地点。

  婵九搓揉着被冻得通红的鼻尖(把鼻子再埋人家怀里该怎么喘气儿呢?)四下里寻找卢四的尸体。

  突然她看见数百步外有几条野狗,正围成堆在啃食着什么,她冲过去连骂带打赶跑了野狗,只见卢四的尸体被大卸了七八块,脑袋也只剩下了半个。

  “你们这群坏事的狗东西!”她怒气冲冲地抓起一团雪扔向那些野狗。

  野狗十分惧怕她,但又舍不得已经到嘴的食物,只好在远处不停跑动,等待时机。

  寒山走近了,看见尸体的惨状,忍不住皱眉:“这是谁?”

  “啧啧,这下好了,什么都看不清了。”婵九指着说,“这就是昨晚上狼干的好事,他们狼妖有两个,刚才你只碰见了其中一个。这死人是钱庄刘少东家的马车夫,叫卢四,臭狼妖拗断了他的脖子,吃了他的肝脏,是我把他埋了的。”

  她问寒山:“你说他们是不是冲我来的?怎么我到哪儿,他们就到哪儿呢?欺负我道行低?想霸占我的地盘?”

  “难说。”寒山摇了摇头,“也许目标是我。”

  “你?”婵九不太相信,“总之你赶紧把内丹还给我,免得我遇见狼妖打不过!”

  寒山举起手背:“违背誓约,历天劫时必定会多遭受磨难。”

  婵九摆出一张臭脸:“好吧好吧,我再把那死鬼埋了,算我又多做了一件善事。”

  寒山望着远处的野狗说:“何必呢,早晚都是他们的。凡人光阴有限,转眼便是枯骨一堆,哪在乎最后是喂了狼,还是喂了狗。”

  婵九双手一扬,四周积雪飞舞,将碎尸埋了起来。

  “第七件好事。”她是一个坚持原则的妖怪。

  寒山只好苦笑。

婵九被狼妖的屡次出没弄得意兴阑珊,连对回去看县太爷审案都提不起兴趣。

  她问道:“刚才在狐仙洞里话还没说完,你一个剑仙,好好的为什么要下山?”

  “为了渡劫。”寒山说,“今年是我五百年天劫。”

  婵九问:“你们剑仙也是要历劫三次才算大成么?”

  寒山点头:“一百年天火,二百五十年兵解,五百年天雷。”

  “五百年的天劫和一百年的比起来怎么样?”婵九好奇地问。

  寒山闻言一笑:“据我所知,这世上历经过五百年天劫的剑仙只有四位,其中三位分别是我的师尊昆仑派玉清真人,峨眉派的顽石师太,以及东海蓬莱明见上人。半个是我的师叔广清子,他历劫失败,几乎身形俱灭,幸亏师尊拼上百年修为,将他的一半元神收在法宝乾坤镜中,后来又帮他重塑了肉身,这才让他活了下来;还有半个是我的师兄墨山,他历劫的情形我并不清楚。要说这后面二位,都各自只剩下一半元神,人痴痴傻傻的,连剑也不太会用。”

  他补充:“我从没有问过师尊五百年天劫会是怎样,不过既然渡过此劫的剑仙十人中都没有一人,那么和百年天劫比起来,恐怕是山溪和大海的区别吧。”

  婵九吐了吐舌头,她只渡过百年的天火劫,而且能成功大半是师父柳七的功劳。

  那时候她还不会变化人形,只是一只小白狐狸。

  天劫来时,柳七抱着她满山奔逃,他们逃到哪里,炽热的天火就烧到哪里,整整烧了六个时辰。不但把好好的一座青山烧得成了火山,还把柳七引以为傲的一头秀发烧了个精光,婵九自己则烧得秃了半边皮毛。

  两人都花了好几年才重新把毛发长全,那几年柳七喊婵九时都昵称“秃儿”。

  总之如果不是柳七,婵九在碰到第一道天火后就得死。

  婵九问:“那你为什么不在昆仑山上渡劫?万一熬不过去,你师父还能帮你。”

  “再害得我师尊折损百年功力?或者让天雷波及到师弟师妹?”寒山反问。

  “不行的。”他笑道,“我独自下山,就是因为不愿意让他们帮我渡劫。我死了倒不碍事,却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连累了昆仑剑派。”

  婵九哼了一声:“你们剑派里关系真古怪,一点儿亲热劲都没有。”

  寒山心想你们才古怪,为师的不尊,为徒的不敬。

  他陪婵九走了一段,想起刚才山中遇到的敌对剑仙,总觉得是个疑团,便说:“今天的事情有些蹊跷,我得回昆仑一趟。”

  “什么?”婵九大吃一惊,连忙抓住他的衣袖,“你走了,狼妖找我麻烦怎么办?”

  寒山说:“不会,毕竟他已经受了伤,你回你的仙狐洞去吧。记住,我不在时,你不能害人。”

  婵九喊:“等等等等!”

  她一把搂住寒山的腰,贴胸仰头说:“既然不可以害人,不如你让我……”

  寒山拉开她的手,化作剑光,破空而去。

  “吸一口精气再走吧。”婵九把剩下的半截话说完。

  ……妈的,索个吻这么难呐!!婵九怒摔。

茶七

茶七

~~~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