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有贼抢内丹  >  第二十章 回娘家去

第二十章 回娘家去

2214 2016-10-20 15:27:31

  新媳妇果然不擅长家务,一碗面片汤半天也没能下锅。公婆在屋外骂得昏天黑地,说陈醋作坊的伙计们早早来上工了,竟然连早饭也吃不上,都怪荡妇懒婆娘心里想着野男人,不肯好好干活。

  婵九大叹其气,跳下房梁说:“我来烧火吧。”

  她把炉火烧旺,新媳妇则在灶台前手忙脚乱,不时还烫一下手。

  婵九说:“哼,你这种日子有什么好过的?还不如在山上自由快活,无拘无束,想几时起床就几时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新媳妇知道她不是普通人,听她说什么“山上”,以为她是山贼强盗之类的,便说:“姑娘大王,我们这些寻常人家,怎么能和你们比自由自在?”

  过了会儿,婵九问:“汤滚了没?”

  新媳妇说:“滚了。”

  她舀了一碗,撒上盐,加了一点醋,端给婵九。

  婵九嘻嘻一笑,正准备要喝,突然想起了什么,也舀了碗放在一旁,说:“这是你的。”

  接着她往大锅里呸呸呸吐了好几口唾沫,见新媳妇愣着,便说:“你也来。”

  “我……来?”新媳妇迟疑。

  婵九说:“怎么?她们用那样难听的话骂你,你还不能喂她们吃一点口水?”

  新媳妇破涕为笑,也朝锅里吐唾沫。

  婵九在地上搓了一把土,均匀撒在汤里,说:“给你们加点儿作料。幸亏你们不生在县城,否则遇见了李家大奶奶那样的英雄人物,头一天就把你们毒死了。”

  她喊新媳妇:“喂,姐姐,往里面擤点儿鼻涕。”

  新媳妇扭捏着说:“我……我没有……”

  婵九本来想说“我有,不但有鼻涕,我还有头皮屑”,只听外面又骂起来了,新媳妇只好匆匆忙忙地盛了两碗面汤送出去。

  婵九本来想继续对面汤做手脚,想到剩下的都是作坊伙计喝了,他们可没说过什么缺德话,再说一会儿自己还得去吸他们的精气,于是作罢。

  她溜出厨房,看左右无人,便往陈醋作坊跑去,果然看到了三五个伙计正在酿醋的大缸间忙碌。她满怀希望走进一看,全是丑陋矮小的老头子,连一个年轻些的都没有,她的一腔热情顿时化为乌有。

  难不成今天要破戒?对女人下手?这可不行呐!

  她回到厨房梁上,抱着双臂生闷气,见新媳妇儿回来了,便小声埋怨:“你家请的都是什么伙计?老得都半只脚迈进棺材了,还能指望他们干活?”

  新媳妇泪痕未干,又添新泪,抽噎着说:“什么我家的?我家可不在这儿。那两个老无知请什么样的伙计,我怎么管得着?”

  婵九问:“怎么,又骂你了?”

  新媳妇点头:“可不是又骂我了,还说我想野男人思春呢,说我比猪圈里的猪还懒,简直败坏了他家的门风。”

  婵九冷笑:“呵,他们家除了有几口破醋缸,还有什么值得败坏的?”

  说到缸,新媳妇抹泪叹了口气说:“我要挑水去了。水井远在村口,光把水缸灌满,就要花费我半天功夫。挑完了水,还得洗衣服,这寒冬腊月的,可把我的手都冻坏了。”

  她说着把手伸出给婵九看,原本应该是保养得当的双手,现在又红又肿跟萝卜似的。

  婵九叹了一口气:“我现在不比以前,也怕冷得很,但我愿意帮你把水缸挑满。可惜你家里又穷,味道又难闻,家里人还讨嫌,等挑完水后我就要走了。”

  虽然只说了这么一会儿话,新媳妇已经对婵九产生了依赖,毕竟自从丈夫出门后,再也没有人能这么平等和善地对她说过话了。

  “走?你……你去哪儿?”她问。

  婵九说:“另外找地方呆着,比如钱庄啊,饭馆啊,青楼啊,县太爷府上啊。”

  新媳妇心想:果然都是些山贼爱呆的地方,只是她为什么不回山上去?莫非山头被人占了么?可怜见的,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山大王……

  婵九从房梁上跳下来,搓搓手:“走,挑水去,挑完水后会无期。”

  新媳妇连忙说:“哎,等等。”

  “什么?”

  “我……我想……想……”

  婵九说:“想什么快说呀,我还急着去找吃的呢。”

  “我想回娘家去!”新媳妇急急地说,“我在这里受够了气,家里爹娘和哥哥还不知道,我要去把实情告诉娘家人,以后再也不回来了!我娘家就在西边新市铺,从这儿走三里路到渡口,沿河而下十里就到了。我独自一个人没出过门,姑娘大王,你陪我去渡口好不好?”

  婵九问:“这算是好事吧?”

  “是好事!好事!”新媳妇连忙点头。

  婵九说:“我正急着做好事呢。那还等什么,走吧。”

  新媳妇回房收拾了一个小包袱,用一块花手巾包了头。见公公和活计们都在陈醋作坊里干活,婆婆在自己屋子里补觉,她便带了婵九偷偷出了后门,两人一起往渡口走去。

  往渡口是一条弯曲偏僻的小路,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人。婵九走路快,新媳妇却缠了小脚,颠颠地不好走,只能一路喊着:“姑娘大王,慢点,慢点啊!”

  婵九每走出十多步,便停下来等她,等她追上来了,再往前走十多步。

  “你这样慢悠悠的走法,不多时就要被你公婆追到的呀,如果我的内丹要是还在,就能提着你走了。”

  “内丹?”新媳妇问,“那是什么?”

  婵九哀愁地说:“别问了,心痛……”

  走了一里多路,前方路边出现一个大草垛,草垛上面躺着个人,穿着一身大花锦袍,看那姿势是在晒太阳。

  腊月寒冬天气,草垛上雪还没化,躺在那上面简直等同于卧冰,何况天上根本就没有太阳!

  婵九斜斜瞥了那人一眼,心想真是怪人。

  那人也斜斜瞥了婵九,突然眼睛一亮,支撑起上半身。

  “小娘子。”他不怀好意,懒洋洋地问,“去哪儿呀?”

  婵九心想:哟,还有胆大包天的敢主动和我打招呼?真讨人喜欢。

  她走近了草垛,仰头一望,嗯?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竟然长得还不错,虽然比起寒山差远了,好歹浓眉大眼,宽肩窄腰,比县城里的那些胖公子哥儿顺眼。

  她见新媳妇还远远落在后面,便笑着冲那人招招手:“来,我请你看个东西。”

  狐妖是会魅惑人的,婵九虽然只是普普通通说了一句话,但那人却心里一荡,连舌头都打结了:“看、看、看……什么东西?”

  婵九说:“来嘛,这边来,绝对好看。”

  她说着就把那人扯下了草垛。

茶七

茶七

~~~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2)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