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有贼抢内丹  >  第十四章 遇到鬼了

第十四章 遇到鬼了

2320 2016-10-20 15:18:48

  婵九在原地跳了几圈,骂了好几声“小畜生”、“狗剑仙”、“有种别回来”。

  她蹲在空旷的雪地里长吁短叹,三天前她还是觉得一个人自由自在比较好,现在一想到自己是孤身闯荡,便觉得心里发憷。

  “我的内丹啊……”她又要哭了。

  她没法去仙狐洞,不说几十里路足够她整整走十多天,就凭半个时辰前还有狼妖在洞口出没,她也没那回去的胆量。

  呆在附近的土地庙?也不妥。

  土地庙已经失去了天保灵障的功能,更别提一里外的雪下还埋着卢四的残尸,谁能保证狼妖不会回来再杀一只狐狸玩儿?

  思来想去,还是城里比较安全。

  六七百户人家,大大小小几千间房屋,狼妖就算故意想找他,也得找一阵不是?

  此时已经是下午,婵九的肚子饿得发慌。悄悄进城后,她直接往李家跑去,轻车熟路地溜进厨房找吃的。

  李家依旧是冷锅冷灶,虽然女眷和家仆们都被县太爷放了回来,但数日之内死了主人,没了主母,家里人心惶惶,气氛压抑。

  婵九掀开水缸盖,舀了一勺清水喝了,接着翻箱倒柜,好不容易在碗柜里找了块干面饼子。她他抓着干面饼,转身上了房梁,边啃边听两个粗使婆子咬耳朵。

  婆子甲说:“杀人偿命,大奶奶这算是回不来了。”

  婆子乙说:“啐,你还喊她什么大奶奶,忘了她今年还没来由打过你几棍子吗?早就知道李陈氏心狠手辣,没想到胆子这样大,她现在被押在死牢里,一时三刻就要问斩,真是老天有眼,罪有应得!”

  婆子甲说:“她再狠也是当家主母,没了她,这全家上下几十口人该怎么过呢?”

  “怎么过?”婆子乙说,“照过!药铺的生意自有掌柜的打理,家里还有少爷,还有二姨奶奶。二姨奶奶过门快十五年了,总是被李陈氏那毒妇压着,这会儿可总算是拨云见日了。听说监牢里阴冷,牢头又凶神恶煞一心只要钱,最好那毒妇熬不过冬天,早些死了干净!”

  婵九听她们絮叨半天,总算弄明白了后续。

  李大奶奶——李陈氏挨不住打,还没支撑到“打晕过去——水泼醒了——接着打”的阶段,当堂立刻就交代了,在供状上摁手印画了押。

  本着“每个人都要打到”的原则,县太爷把二姨太、三姨太、四五六姨太都打二十板子;

  把管家拖下来打了二十板,说她对主人不忠心,串通李陈氏谋害主人,也押在了牢里;

  把三五个管事的婆子打了十板,说她们挑拨离间,造谣生事;

  把李陈氏房里和二姨太房里的丫鬟婆子小厮统统打了二十板收监,说她们被李陈氏收买,颠倒黑白,包庇凶手,陷害好人……

  总之,整个李家,屁股还算完好的只剩下几个孩子,还有七八个地位低下、一问三不知的打杂奴仆。

  婵九觉得错过了好戏,后悔得捶胸顿足,趴在房梁上直掐自己的大腿。

  婆子乙说:“你瞧好了吧,那些姨奶奶们高兴着呢。李陈氏要是在,指不定把她们卖到哪个窑子里去,李陈氏一死,二姨奶奶刀子嘴豆腐心,就算不把她们在家里养着,也会另外寻个好人家嫁了。”

  婵九深以为然,频频点头:那是,她救下来的的人,能有坏心眼儿的吗?

  婆子甲说:“那我熬些参汤给二姨奶奶送去吧。她也是倒霉,平白无故挨了知县老爷的打。”

  婆子乙说:“是是,快去,她房里现在可一个服侍的人都没有。”

  两人说着就分头忙开,找药材的找药材,生炉灶的生炉灶。

  婵九趴在梁上没好气地想:熬什么参汤啊,给你们家大恩人活菩萨婵九奶奶熬一锅鸡汤才是正事儿!

  吃了一块干面饼后,她肚子反而更饿了。想到再过两天,等二姨太她们身上的伤稍微好些,李家就要开始办丧事了。一般人家办到红白喜事,就意味着不眠不休闹腾好几天,好吃的东西虽然不少,但人多眼杂,她被发现的可能性更大。

  她现在没了内丹,得夹起尾巴做妖,另外寻找藏身的地方。

  见两个婆子都背对着她,她轻巧地跳下房梁,出门攀上屋顶,往李家宅院外跑去。

  跑了半条街,突然有人在她身后爆喝一声:“咄!”

  她回头一看,只见屋顶上还站着另外一个人。那人双手掐诀,下巴上三绺胡子,背上一柄长剑,头戴高冠,宽袍大袖,獐头鼠目,衣服正反面都有个阴阳鱼八卦图案。

  道士。

  婵九翻了个白眼,摆摆手。

  “咄!妖怪!”道士又喊,“休走!”

  婵九又翻了个白眼,转过身面对他。

  “妖孽,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婵九叉腰:“哦?”

  道士一本正经说:“贫道夜观天象,见此地妖星凌空,将星黯淡,便知必有蹊跷。今日受刘家之邀前来捉妖,本待登高望气,不料竟遇到你这妖孽。正邪殊途,休怪贫道下手无情了!”

  婵九左右一望,发现了高高的招牌——“万金流钱庄”,原来她跑到刘家钱庄房顶上来了。

  嗯,不知道刘少东家情况怎么样,应该醒了吧?说起来,那件狐皮裘改天还是得拿回来,不能让那死胖子糟蹋了。

  道士抽出剑,摆了个架势,说:“妖孽,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婵九问:“后悔什么?”

  道士怒道:“哼!你荼毒生灵,伤天害理,难道一点后悔之心都没有吗?”

婵九说:“我不后悔呀,但是我猜你一会儿得后悔。”

  道士退后两步,高举桃木剑向天,表情夸张地念道:“哇呀冥冥玉皇大帝玉尊!一断天瘟路、二断地妖门!三断人有路、四断鬼无门!五断邪师路、六断巫师门、一切邪师邪法妖鬼无门!天罗地网不容情,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呔!”

  婵九只是瞪大眼睛看着他,不动。

  他剑尖直指婵九:“呔!!”

  婵九问:“你这是什么咒?”

  “天罗地网咒!”道士大吼,“呔!呔!”

  婵九拢了拢头发:“好呀,那我也念个咒给你听。”

  说完她双手合十,媚眼斜飞,温柔地说:“恳请狐仙祖师爷、妲己祖师奶奶妖力下凡,助弟子把这臭道士打得满地找牙,急急如律令!”

  她说着欺身向前,右手扬起,啪啪啪啪正反打了道士四个巴掌!就算没了内丹,婵九依旧是修行了百多年的妖怪,总能剩下一点手劲儿。

  屋顶上的积雪经过了一天早就冻成了冰,道士被她打得原地转了两圈,而后没站稳,砰地摔倒,“呜哇呀呀呀——”往下滑了两尺多才止住。

  婵九装模作样要去扶他:“哦哟,啧啧,可不能让道爷摔下屋去,跌断了一条腿还好,要是把两条腿都跌断了,明年开春怎么出来骗银子呢?”

茶七

茶七

~~~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