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有贼抢内丹  >  第九章 卢四死了

第九章 卢四死了

2231 2016-10-20 15:18:20

  那声音叫——妖啸。

  妖啸顾名思义就是妖怪发出的啸声。快活时,生气时,捕猎时,争斗时,飞禽走兽都可能发出啸声,妖啸是妖怪催动内丹真力才能发出来的,最大的用处是联络,没有了内丹,自然就发不出啸声。

  婵九还是一只小狐狸的时候,有时候跑出洞去玩,玩得太疯或者是走得太远以至于找不到回家的路,柳七就用妖啸找她,啸声滚滚可以传播到数十里之外。

  柳七随遇而安,与世无争,啸声清越,完全没有刚才那声的粗粝。

  刚才有两声妖啸,说明是一问一答,为什么问答之间隔了那么久?更糟糕的是,除她之外,附近还有两只妖怪?

  婵九一咬牙,也不顾脚冷了,提起狐裘下摆,朝啸声发出的方向跑去。

  跑着跑着,她突然被绊倒,摔了好大一跤。爬起来刚要骂,却愣住了。

  是卢四!

  卢四死了,脖子扭成极不正常的形状,而且开膛破肚,肠子流了一地。附近的积雪被卢四的血染成了红色,即使在这样的寒冷天气,血腥气也浓重刺鼻。

  婵九觉得有些恶心。

  她虽然是妖怪,但从来不吃凡人的血肉,更别提故意制造这种令人作呕的场景。

  卢四的表情狰狞,死之前应该受到极大的惊吓。

  婵九捏着鼻子蹲下来查看,只见卢四从胸口到下腹被整齐地划开,血糊糊的内脏大部分都在,但是肝脏没了,多么痛苦的死法。

  “是狼。”婵九对自己说。

  她在雪地上擦了擦手,仰头往远处望去,满心的恼火。

  卢四伤口上的妖气还没有散去,下毒手的是狼妖无疑。妖怪也有偏好,就像狐妖喜欢吸人精气,虎妖喜欢掏心,狼妖则选择吃人的肝脏。

  狼妖是粗鲁凶恶的妖怪,大部分都不难对付,但凭婵九一个人还不是他们的对手。婵九害怕他们没错,但按规矩,他们更应该避开她,因为此地是她的地界。

  妖怪之间约定俗成,如果小妖下山历练(或者说作祟比较合适),到了一个地方,觉得合适长住,就在该地插旗,宣布方圆三十里都是他的地界,别的妖怪感觉到就会避开,另外寻找呆的地方。

  一个地界只能有一个妖怪,妖怪太多,会引起凡人的警惕和惊惧,不利于历练修行。

  婵九来到县城,不但插了旗,还设了天保灵障,狼妖理应知道本地有先一个狐妖,由此避开。

  可他们不但不避,还在本地杀了人,那简直是打婵九的脸啊。

  “难道是我师父被抓走,让他们知道了,欺负我娘家没人?”她恨恨地自问。

  夺回内丹是当务之急,不然非被那两只狼妖欺负不可!

  看着卢四的尸体,她又是一阵恶心。

  卢四的死和她也脱不了干系,虽然他自始至终都没想害人,但如果不是她把卢四从马车上吓走,又把他吓跑出了土地庙,他也不会在这荒郊野外送了命。

  她扬起积雪把尸体埋了起来,唉,眼不见为净吧。

  先不管狼妖了,她看了看手背上的誓约印,纵身往城墙方向跑去。

  寒山说过,做四十九件善事,然后就把内丹还她。以寒山剑仙的身份,估计不会出尔反尔,不如赶紧把好事做完,也有理由早日要回内丹。

  ……顺便找双鞋子穿,实在太冷啦!

  刘少东家脚上倒是有双新棉鞋,可惜大得跟船似的,完全穿不了啊。

  “今天已经做了三件好事,再做就是第四件。”她盘算,“一天做四件好事,四十九件不过十多天工夫而已。”

  本县城墙高三丈,周围长五里,有东西南北四个城门。西北角的城墙塌了一块,有个两丈来长的缺口,离地一丈多高,腿脚灵便些的人能爬上去。

  知县老爷刚上任一年,还没来得及修。修城墙需要集结民伕,还得凑一大笔银子,知县老爷在本县地皮都没刮够,怎么有心思考虑那些琐碎事情。

  婵九来到缺口旁,发现刘少东家的马车也在这儿,大红马正站在雪地上休息。

  她拍拍马脖子说:“你倒聪明。”然后跳进车厢查看刘少东家。

  少东家没醒,当然也没死,因为挨冻的缘故身体冰凉。

  见他毫发无伤,婵九暗自松了口气。狼妖为什么不吃刘少东家?是没看见么?这么胖的人肝脏应该挺好吃吧。

  婵九歪着头说:“你太胖太重,否则我把你送回家,到也算第四件好事。”

  她说着帮少东家掖了掖被子,跳出车厢,仰头望着城墙缺口,一提气纵了上去。

  城内静悄悄的,更夫早已敲完了三更,正躺在值房中打盹。刘家钱庄也毫无动静,马夫卢四死了,可是无人报信,钱庄当然不知道少东家丢了,还以为人在邻县没回来。

  婵九考虑片刻,决定先去李家看看。

  下午寒山以为她杀了开药铺的财主李全,虽然后来证明不是她,但为了自证清白,她干脆把凶手抓出来,算是为酒色财气的县太爷分忧,为本县除害,自己到了寒山面前,也算是有面子。

  李家在城西,三进的大宅院,因为当家的死了,所以门口挂着白灯笼,柱子上蒙着白布,但正式的丧事还没有开始办,因为李全暴毙的事儿还在打官司。

  大房说是二房杀的,二房说是大房血口喷人,三房四房咬耳朵说五房六房也脱不了干系,于是县太爷把李全的几房妻妾全给看管了,衙役把守着前后门,不让他们逃跑。

  婵九从后院围墙翻进去,先去厨房找吃的。由于还没开始办丧事,厨房里什么现成吃食的都没有,剩下的晚饭也都被下等仆人们瓜分了,婵九只找到一点腌肉咸鱼,但都硬得没法下口。

  她有些不高兴了,于是把火都撒在李大奶奶的身上。

  李大奶奶是个有名的泼妇。

  她不小心毒死了自己丈夫,又不甘心投案自首,这两天正寝食难安,晚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觉。可这婆娘毕竟练到了宅斗九段,这种情境下还想着栽赃给二姨太,毒药已经藏二姨太房里了,下人也都买通了,就等着明天一早上起来发难。

  婵九掀开屋瓦,跳进李大奶奶房里,看见服侍他的丫头也搭了张小床睡在外间,便走过去手指轻点丫头的脑门,摁上一个昏迷决。又进了内间,掀开帐子,在李大奶奶头上如法炮制。

  她点起蜡烛,开始做头等大事——找鞋。

  李大奶奶缠着粽子一般的小脚,狐狸都是天足,她的鞋婵九自然没法穿。于是她把大脚丫头的鞋穿上了,觉得还算合适。

  接着她爬上李大奶奶的床,坐在床头打量她。

茶七

茶七

~~~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