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探索之骨  >  第一卷 第一章

第一卷 第一章

3389 2015-12-25 00:00:00

荒野中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女孩慌不择路的拼命向前跑。

背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女孩苍白的小脸上挂满泪水,乞求的问:“我爱你啊,为什么你要伤害我呢?”

话音未落,一把雪亮的刀子插入女孩的后背心。鲜血涌出,女孩惨叫一声,身体倒入草丛,四肢抽搐着,逐渐失焦的眼睛不甘地透过草叶,凝视着黑暗。

眼泪自女孩的眼角流进了泥土里,“为什么?我爱你啊……”

“你看,这个男人经常和混混、流氓混在一起,他不适合你!”米嘉坐在路边的长椅上,边翻手机里的照片给坐在旁边的时媛看,边苦口婆心劝道:“你还是听你姐姐的话赶快和他分手吧!你姐姐供你读书不容易……”

“你有病吧!我男朋友什么样关你什么事!”时媛嚼着口香糖,满脸不耐的打断她。她声音很大,路过的行人被声音吸引都好奇的扭头朝她们看过来。

“我是……”米嘉脸色微囧,急忙开口辩解。

时媛根本不想听,烦躁的从长椅上站起来,抬手看看表,“我还有约,先走了。”说完,理都没理米嘉,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喂!”看着时媛混消失在人群中的背影,米嘉颓然的靠坐在长椅上。不住的叹气,劝解失败,要她怎么和时翘交代?

时翘和米嘉多年的好友。时翘在年少时父母因意外事故身亡,只留下一个年幼的妹妹时媛相依为命。坚强的时翘只得一个人打工赚钱抚养妹妹。可是随着步入青春期,时媛却变得越来越叛逆。考试不及格不说,吸烟、逃学那是家常便饭。现在更有甚者竟然还交了个混混当男朋友!姐妹俩为此不知吵了多少次的架,稍有不和时媛就会离家出走,几十天不见人影。走投无路的时翘只能找来好友米嘉帮忙。而米嘉虽然心里清楚这是件棘手的事情,但是为了好友,她只能前来试一试。结果就如刚刚一般,她碰了一鼻子灰。

米嘉坐在长椅上茫然的看着对面川流不息的人群唉声叹气。她为了让时媛跟他男朋友分手,之前还特意去跟踪偷拍了她的男友,结果人家时媛看都不看根本不买账。

“难道要把他关进监狱?”米嘉自暴自弃的一个人胡言乱语。突然,对面人行道上一个挺拔伟岸的熟悉身影映入她的眼帘。

是他!时媛的混混男友!米嘉瞬间坐直,仔细观察。

只见那人行色匆匆,和身旁一个矮个子男人低头说了几句后四下张望了一下就转身混入了人群。

鬼鬼祟祟的一定没干什么好事!米嘉想了想起身跟了过去。这个流氓!她心里暗暗咒骂。既然我不能劝时媛和你分手,那么我就抓住你的把柄,把你送进监狱!看你还怎么引诱时媛。

她跟着那男人七转八拐的越走越远离闹市区,最后那男人竟拐进了一个僻静的小巷里。

果然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米嘉心中越发笃定。于是贴紧墙根,压低脚步,紧随其后进了小巷。她把手机攥在手里,想着一会偷拍到证据后就立即报警。

小巷里空荡荡的,三面都是墙壁,是个死胡同,里面连个人影都没有。人呢?怎么会消失了?米嘉纳闷,她亲眼看到那个男人进去的。

正疑惑间,身后传来一阵狞笑声,五个一脸猥琐相的小混混狞笑着站到了米嘉身后堵住了小巷的出口。

“小妹妹,找人呢?”

“哟呵,长得还不错!”混混A摸着下巴咂咂嘴。

米嘉转身面向混混,板起脸气场十足的说:“警察办案!”

“呦!还是个警花?”混混根本不相信,他轻佻的打量米嘉,“证件给我们看看啊,现在警察也有假的。”

别看米嘉表面上一副冷静沉着的样子,其实暗地里早就出了一身的冷汗。她是警校毕业的没错,但是她才刚刚毕业,明天才正式入职上班,现在只能算是学生,哪来的什么证件?她一面懊悔自己实在太不小心,被那男人摆了一道,一面想着脱身的办法。

只见米嘉缓缓朝混混们走去,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圆溜溜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仿佛小鹿般纯洁无害,“要看证件是吧?好啊,给你看——”

“看”字刚一脱口,米嘉突然动作快如闪电,抬脚踢向其中一个混混的腹部,那混混猝不及防,被米嘉踢个正着抱着肚子蹲下去哀嚎一声。说时迟那时快,米嘉一个闪身抬手将旁边一个混混的左臂顺势也卸了下来。

“啊——”那混混抱着膀子痛呼。

趁着这个当口,米嘉穿过混混的阻拦朝巷子口跑去。

“哎呀!她会功夫!”另一个混混大叫着,操起手中的棒球棒朝着米嘉的后背就抡了下去。

球棒正中米嘉的右肩胛骨,米嘉闷哼一声,后背的钝痛令她不由自主的向前趔趄了几步。一直蹲在地上的混混趁机一把拽住了她的脚,米嘉一个重心不稳扑倒在地,其余几人见机行事马上扑过来按住了她。

“臭婊子,敢踢我!”最先被踢的混混呲牙咧嘴的揉着肚子从地上站起来,扬手就朝米嘉扇了过去。

知道自己躲不过了,米嘉干脆眼一闭头一偏等着结结实实的挨这一巴掌。可是等了好久,脸上却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她诧异的微微睁开眼睛,发现混混的手就停在了距自己脸颊仅仅五公分的位置不动了,一只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正牢牢地攥住了混混的手腕,仿佛要把他捏碎一般。

米嘉仰起头。背光中,季笑白身形修长挺拔,漂亮的桃花眼中眼神冷冽的看着自己,刀削般完美的脸庞不怒而威。

“放,放手!”混混疼的龇牙咧嘴,感觉手腕的骨头仿佛要碎了似的。

“滚!”季笑白看都没看混混一眼,冷冷的吐出一个字。

“你,你少多管闲事!”身后的混混朝季笑白抡起手中的棒球棒,想来个故技重施。

季笑白头都没回,飞起一脚将木质球棒踢得粉碎。那个拿球棒的混混也跟球棒的残渣一起飞到一米开外,摔在地上后爬不起来。

米嘉倒吸一口冷气,这武力值,绝对爆表啊!想到之前自己还偷偷跟踪,米嘉暗暗为自己擦了把冷汗。

惊呆的可不止米嘉一人,其他四个混混见状也都是傻了眼的,张着嘴看怪物般的愣愣的看着季笑白,一时间连逃跑都忘记了。

“滚。”季笑白惜字如金,用眼睛扫了下其余四人。

四个混混仿佛解了咒般的瞬间回过神来,连滚带爬的跑到墙角,七手八脚的抬起躺在地上呻吟的被踹飞的混混一溜烟跑的无影无踪。

由始至终,季笑白看都没看那群混混一眼,眸子始终冷冷地盯着米嘉。

米嘉被他盯得心里发毛,暗暗担忧:他该不会是想借机报复我吧?想到这,米嘉畏缩的地不由自主的向后躲了躲。

“别再跟踪我!否则……”季笑白弯下腰,冷着脸凑到米嘉面前威胁,“就不止今天这样了……”

说完,季笑白冷哼一声,直起腰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米嘉一个人傻傻的坐在地上。这叫什么事啊!

第二天一早,米嘉就去刑警队办理了入职手续。下班后,她打电话给时翘道歉,时媛的事情她真的是无能为力。别说时媛本人还不想分手,就是她那个混混男友,米嘉也自觉不是对手。

这一天颇为忙碌,可是直到深夜,米嘉还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兴奋的睡不着。从今天开始,她就是一名真正的警察了,这是她多年的梦想,怎么能不兴奋?警队的同事们对她都很友好,米嘉觉得自己一定会工作的很愉快。只是听说队长去执行任务,暂时不在队里。

“唉!”米嘉翻了个身,自言自语,“也不知道队长是个什么样的人?好不好相处?”米嘉抱着被子在床上激动得滚来滚去,“嘻嘻,我这么聪明,队长怎么会不喜欢我呢?绝对没问题的!”

就在米嘉胡思乱想之际,门口一声轻微的细响引起了她的注意。嗯?好像有人开了她的房门。她刚到C县,房子还没找到,只能暂时在酒店开了间套房住。

“谁啊?”米嘉打开灯翻身下床想出去去查看一下。这大半夜的,应该不是服务员吧?否则她就要去投诉了。

米嘉刚拉开房门,还没看清客厅里的状况,整个人突然就被人猛地推回了房间,按倒在床上。

“谁?”米嘉定睛一看,瞬间愣住,“是你?”

待看清楚被自己压在床上的人后,季笑白也在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怎么又是她?真是冤家路窄。

“救命!有贼!”米嘉边喊边扭身想来个反擒拿制住季笑白。结果季笑白技高一筹反手再次把她按住。两人你来我往拆了十几招,最后米嘉只能气喘吁吁地缠在被子里怒瞪季笑白。

季笑白一身黑色劲装,抱着肩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睨视米嘉,“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敢反抗?省点力气吧!”

“你究竟想干什么?”米嘉真的有点欲哭无泪,她都已经打定主意不去招惹他了,怎么还找上门来了?“你和时媛的事情,我不管了!”

对于米嘉的指责季笑白根本没听懂,不过他也不想听。他嘲讽的冷哼一声,“我……”话没说完,季笑白突然觉得眼前一阵的眩晕,他身体晃了晃,抬手扶住额头稳住身体。该死!他在暗暗咒骂了一声后眼前一黑,整个人就直挺挺的倒在了米嘉的身上晕了过去。

“噢——”米嘉被他砸得险些背过气去。她使劲动了动身体想坐起来,“喂!你干嘛?”

米嘉勉强撑起身体,看向季笑白。只见他纹丝未动的倒在自己身上,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淡淡的阴影,嘴唇苍白的几乎没有一丝血色。身下雪白的棉被被一滩液体染得殷红一片。

不是吧?米嘉一惊,慌慌张张的从棉被里挣脱出来去推季笑白,“喂,你可别死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