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探索之骨  >  第一卷 第十章

第一卷 第十章

3417 2016-07-30 13:37:32

  那个用了香奈儿限量版香水的人是胜英高校的老师,名字叫武丹。米嘉记得她个子不高,脸圆圆的,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

  有了米嘉这个线索,季笑白马上派人开始监视武丹。可是一连着几天过去了,武丹每天出了上班就是下班,一点异常都没有。

  米嘉打开车门,将宵夜递给季笑白后做进车里,有些泄气的问:“队长,会不会这个武丹没有问题,她用香奈儿只是一个巧合?”

  季笑白举着望远镜监视武丹的家,连手都没有放下直接问道:“在警校导师难道没有教你?查案,不要放弃任何一个巧合和猜测!”

  米嘉没言语,闷头坐在车里。这些导师当然教过,只是他们把时间都浪费在武丹身上,真的可以吗?

  仿佛是看出了米嘉的顾虑,季笑白破天荒的开口安慰道:“放心吧,猴子他们在跟另一条线索,朱明他们也通过其他途径在进行调查。即使我们这边没有什么线索,也不会影响查案的进度的。”

  知道季笑白是在鼓励安慰自己,米嘉还没来得及感激季笑白,季笑白就再次开口彻底粉碎了米嘉对他难得的感激。“你当真以为当刑警都那么闲破个案在一棵树上吊死?”

  看着季笑白那斜眉竖眼的刻薄样,米嘉真的想冲上去把他揍成猪头。拼命做了几次深呼吸才勉强忍住了。

  一夜无话,武丹仍旧没有动静,案子也没有进展。

  天空微微发白,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昭示着米嘉彻夜未眠,但是她却没有丝毫困意。

  “再这样下去也没有进展啊!”米嘉举着望远镜盯着武丹家紧闭的窗户自言自语。

  “菜鸟,吃早餐了!”季笑白打开车门坐进去,将早餐递给米嘉。

  “队长,谢了。”

  米嘉接过早餐但却没有什么胃口吃,一连几天的做白工让她心情有些郁闷,再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这样的情况让她不得不往最坏的地方想,若是这案子成了悬案,她要怎么跟时翘交代?

  时翘好好的一个妹妹,现在却落到了死于非命的下场,让时翘这个做姐姐的心中多难受,她作为好友,总要帮一把毕竟那么多年的好友,怎么忍心看时翘难过。

  心中一动,她便不过脑子的提出来:“队长,要不我去跟她接触看看?现在看来,这个武丹也是应该非常有耐性的人而且她的心理素质应该也是很好的,我去引蛇出洞想办法把她逼出错来。”

  “菜鸟,你别添乱。这个案子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你要是一添乱出了什么问题,我就真的分分钟把你调走!”

  季笑白原本带着一丝笑意的眼眸此刻冷了起来,这个案子看似盯了几天没有进展,但是越是这样越说明这已经在关键期了,若是被这个丫头给搅了,他就会忍不住想骂人!

  米嘉原本还指望着季笑白会同意她的想法,不想冷不丁被狠狠泼了一盆冷水,当下脸色有些难看,就算是她的想法不对也不需要这样说嘛。

  再说了,谁都是从新人开始做起的,她就不信了,他做新人的时候没有犯过错,说出去都没人信!

  但是转念一想,好吧,官大一级就压死人何况人家是队长,也只能摸摸鼻子,“是,队长。”

  季笑白没有想到的是,一转头米嘉居然擅自决定去和武丹接触了,米嘉上门的时候武丹正好在家里,见到米嘉武丹知道这是警察,但从她在学校的行为来看,仿佛只是一个新人。

  武丹笑意盈盈的给米嘉开了门,“米警官找我有事吗?”

  米嘉把手插在衣服口袋里面摸了摸手机,故作轻松的道:“也没有别的事情,就是学校的学生出了事情我们正在调查,你毕竟是迟帅的化学老师而且也是副班主任有些关于迟帅的事情想要找你了解一下。”

  “哦,这样啊,那请进吧,屋里说。”

  “多谢了。”米嘉点了个头跟着武丹进了屋子,看了一眼屋子的布置米嘉能看出来,这个武丹是个生活很整洁而且对自己很有自信的人。

  可是整洁能看出来,但对自己自信却有些奇怪,米嘉的眼神落在了装饰柜上的一个摆设。

  “武老师,这是?”

  “哦,这个啊,我一个朋友去泰国的时候带回来给我的,我看着挺好的就放在了装饰柜里头。”

  那是一个象型的木雕装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米嘉总觉得这个木雕有些古怪,倒不是别的,只是一种直觉,让人觉得有些怪怪的。

  武丹给米嘉到了一杯水,“米警官有什么话就尽管问吧,迟帅总归是我的学生,我们也希望你们能尽快破案给他的父母一个交代。”

  “迟帅平时和班上那些同学比较要好,还有就是迟帅有没有敌对的同学?”

  武丹的眼神闪了闪,这些问题都是一些比较常规的,也是没什么意义的,莫非这个米警官,真的就是个菜鸟甚至是无知?

  “倒也不是没有,迟帅这个学生怎么说呢,以前还是不错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这一学期开始学坏了跟校外的一些不良少年在一起混的久了也就有了痞性。不知道米警官想知道的还有什么?”

  “就是这样啊?可是刚刚时媛的姐姐给了我一些照片......”米嘉好像是发现自己说漏嘴一般赶紧停了下来没有再继续说。

  武丹眼神一凝,随即恢复了那张笑得亲切的脸,“米警官是说什么照片?”

  “照片?没有啊,没什么照片。”米嘉努力的挤出一丝笑,一副想要把刚才说漏嘴的话给带过去的样子。

  “米警官刚才好像有提到也许是我听错了......”武丹的话没说完她的手机响了起来,一下子扰乱了两人的谈话。

  此时的米嘉站起身表示想要离开了,“谢谢武老师的配合,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米嘉的话没说完倏地瞳孔一个紧缩,望着那指着眼前的东西,一下子说不出话了。她是故意打草惊蛇想引诱武丹就范,但是却没想到武丹居然这么大胆。

  武丹原本圆圆的亲切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眼中的冰冷甚至杀意,“米警官,对不起了,今天你恐怕走不掉了。”武丹顺手拿掉了戴着的眼镜,眼中的杀意更甚。

  米嘉一下子凉到了心底,她并不曾想到武丹居然持枪!毕竟国内是有着非常严格的禁枪令的,又不是拍什么电影或者像美国那样枪支泛滥,因此米嘉没有把这一项算进去。

  “武老师,这是为什么?我不过是循例来问问你一些关于学生的事情,值得大动干戈么?”

  米嘉庆幸自己押对宝了,这个武丹真的是有问题的。可是自己是背着队长偷偷来的,就算是武丹一枪崩了自己只怕季笑白那个家伙也不一定想得到吧?要怎么把消息传出去呢?

  倒不是说季笑白缺心眼,毕竟干刑警的没有缺心眼的尤其季笑白还是个聪明人,关键是季笑白应该没有料到自己会胆子大到光明正大的违背他的命令,尤其在被他威胁过后。

  不论如何,先把武丹的话套出来才好,不然的话,自己这一次不就白来了?

  “武老师,不管怎么样,有话好好说,先把枪放下我们再说事情?”

  “呵呵,米警官,你到底还是嫩了一些,一点点的事情就值得自己送上门,既然你自己要送上门,我也就不客气了。”

  呵呵?呵呵你妹哦,不知道现在年轻人最讨厌的两个字就是“呵呵”么?

  “武老师,有话好好说嘛,总要把话说清楚,我才能知道到底你为什么要拿枪指着我啊!”

  说不怕是假的,米嘉就算胆子再大被枪明目张胆的指着太阳穴也是怕的,可是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和她扯皮,将她的话和目的扯出来。

  “呵,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警察查我很久了么?”武丹说着,手上的枪又凑着米嘉的太阳穴顶了一下,警察?哼,迟帅只是一个小卒子,死了就死了。

  “到底为什么呢,反正你这是不打算让我走了,好歹让我死个明白。”

  “你以为我傻?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想要知道,你死了都不可能!”武丹仿佛被米嘉将情绪激怒了,有些恼恨的样子。“把照片交出来!”说着武丹欲伸手去翻米嘉的衣服口袋。

  米嘉心中着急,怕她发现自己手机正在录音。她眼珠子转了转,故意套话道:“那你为什么要杀迟帅?”

  “他?那个蠢货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想着要要挟我。想要要挟我,我就让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武丹的话说的风轻云淡,却让米嘉惊出一身冷汗,从武丹的话里看来这简直就是一个不把人命当回事的冷血之人。

  “可他只是一个学生能有什么可以要挟你的,你不觉得这样小题大做了么?”

  武丹笑了起来,“所以说,你还真是蠢。我是化学老师,你觉得他能威胁我什么?”所幸武丹一味的只顾找照片,并没有留意米嘉的手机是否录音的问题。或者她也觉得反正米嘉今天都是死路一条了,她的东西她自会销毁。

  米嘉没有说话只是想着武丹的话,化学老师,化学老师?武丹是化学老师,对,那就说的通了。

  而另一边,武丹的话还在继续,“那小子来找我却误打误撞让他发现了我的秘密,那么大的事情被他发现了,拿来要挟我。也是那小子命中注定要死,一次两次每次都问我要钱,这一次居然张嘴问我要一百万,哈,我就算有,也不会给他,所以我就让他去问阎王爷要!”

  原来如此,但是这样模糊可不行,总要引她说出来,“他掌握了什么秘密能值一百万?反正你连杀了迟帅的事情都说了,还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大?”

  “看不出来你还能想到这一层,不过说的也对。我是化学老师,可是工资却不够花,我就只好制造点小东西挣钱,比如:甲基苯丙胺之类。不过现在既然你知道的,你恐怕真的就不能存在于这个世界了,再见了,米警官——”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