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探索之骨  >  第一卷 第八章

第一卷 第八章

3642 2016-07-30 13:36:46

  事不宜迟,米嘉与季笑白带着一干人等去了殓尸房。由于此前县里唯一的法医中风住院,这才有了让他们先检验尸体的机会。发现尸体的是每日赶海人,据他说,死者是今晨涨潮时被冲到岸边的,那时他刚敲完礁石上的牡蛎,到海边捡海带。他看到随着海带一同冲上来的是一个胀得白白胖胖的无脚死人,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警察到了之后还见他腿肚子直打颤。

  米嘉和季笑白查看尸体,米嘉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人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躺在这里,眼睛涩了涩。紧闭双眼之后突然睁开,再不见任何伤春悲秋,只见双眸冷冽清澈。她时不时翻看着死者衣物,按了按她的肚子,翻了翻眼皮,又查看了她的头发了鼻腔等处,最后在她的右臂上轻柔地抚了抚。

  季笑白和米嘉去见这唯一的证人,那个赶海人。此时,那个目击者仍旧一幅惊魂未定的样子,双目发直,季笑白与他对视了一眼,一字一顿地说:“仔细说一下你是怎么发现尸体的。”

  看着季笑白那镇定眼神,赶海人的心也跟着静了下来,把看到的都说了,当他提到“也不敢拿缠在尸体身上的肥厚的海带,只带着一兜牡蛎”的时候,米嘉眼睛一亮,似想到了什么,随即赶紧翻看,而后又眯了眯眼收回手继续深思。

  许久后,米嘉与季笑白二人录完口供,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朝着会议室走去,该是疏理案情的时候了。

  季笑白才发现,只有米嘉跟在他身后,而查看尸体时也只有他们两人进了停尸房,其他的人都远远的躲开了。而他们走的匆忙,身旁也没有法医,记录员也没有,就这么两手空空的进到会议室。

  会议室内的警员们都不好意思的看着他,警员小张怯怯的站起来,张嘴道:“队长,以往尸检和验尸记录都是邹医生和他的助手完成,我们都不曾进去”。

  季笑白淡淡看了他们一眼,说:“如果没有法医,警察就不用做事了?”

  这一句问的轻,但是威严不言而喻,他们顿觉脸上无光,纷纷低下头去。

  米嘉不愿见季笑白耀武扬威的样子,也不忍见同事们如斗败的公鸡,她成功插开话题,打破尴尬,轻咳了声说道:“死者是一名女性。”

  这时静得可听针落的会议室里突然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她却晃若未闻,继续说道:“我认识她,她名叫时嫒。”她了解众人疑惑的目光,主动说“我的朋友时翘的妹妹,她的右臂上有一枚刺青,虽然有刺青不能证明什么,但这是她跟时翘上学时打工的第一笔工资为了纪念和庆祝刺上去的,印迹独一无二,不会有类同”。

  说着,她把刺青的花样描了下来,季笑白低头看去,再对比女尸手臂上模糊的印迹,隐约间确有相似。

  米嘉继续条理清晰地说:“当然,还要做一个DNA鉴定,以确认正式身份。”

  话音一落,众人齐刷刷的看向她,像是找到了某个关窍,又似发现了珍宝。米嘉面色一红,轻咳一声,当说到“我翻了她的身”的时候,警员们的眼睛睁的更大了,一脸的不可思议,这个小姑娘看着娇小,大大咧咧,没想到真是个傻大姐,胆肥的狠。

  季笑白环顾四周,手指一下一下的点在桌子上,打断了警员们东拉四扯的思绪,冷俊的面庞朝着米嘉抬了下下巴,“继续”。

  米嘉看了他一眼,继续道:“我翻了她的衣物,口袋里并无值钱东西,但这也并不能证明是劫杀,因为劫杀不会人死了之后,再切了她的一双脚。”

  “给她翻身后,我查看了她的背部,发现尸斑并不明显,不排除被水泡过之后的原因。”米嘉工作时笃定的眼神那样坚毅,光芒耀眼。

  久不开口的季笑白插话点头道:“尸体被大量海藻包裹,而因海带食用和药用价值会有规模地养殖,像缠着这么厚的海带早上不常见”。

  米嘉讶然,居然他也发现了。她当时看到时媛身上缠着厚厚的海带的时候就知道命案应当发生在昨日。因为那么大片的海带若冲上岸一定会被拿走,加工卖钱。而尸体身上的海带又厚又大,颜色鲜褐,又有较多黏液,可见分泌不久。若是前一日这样大又新鲜的海带早被捞没了,哪有机会缠尸体呢?也更不会有赶海人去海边捡海带碰上尸体的事了。

  确定了案发时间,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发现尸体的时间越早对案情的侦破越有利,会争取更多时间找到凶手,大家工作的难度也不会那么大。米嘉又将其他的看到的细节也说了出来,时不时加上自己的判断和分析,包括死者口腔和腹腔并无积水和异物,让这一干人等继续佩服和感叹。

  经地米嘉和季笑白配合着述说案情之后,大家又就记录的事项和拍摄的照片细细对比并讨论了一番,暂定案件为抛尸杀人案,死者是死后被抛尸入海的。

  疲累了一天,又是看尸体又是动脑子的,米嘉双手双脚都懒得动。待她把自己扔在床上舒服的哼了哼后,接到了她老哥打来的电话。

  米嘉慵懒地喂了声,哥哥便还是老生常谈的劝米嘉回家。

  米嘉实在懒得说话,沉默了半晌,一改以往的阳光笑容,神情沉静,低低的说道“不,我现在不能走,答应别人的事情一定要办到。”

  说完米嘉便不奈的挂了电话。

  翌日,米嘉接到了季笑白的电话,不用去警局直接去案发现场。

  虽然是在海滩发现的死者,但那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不过去看看可能会有所线索。

  抱着侥幸的心理二人早早奔赴海滩,由于还很早,初秋的早晨海岸边仍然很清冷,海风一阵一阵,玩的人、晨练的人都很少,赶海的人居多。那些人因打捞了丰富的海物而雀跃不已。

  米嘉拢了拢身上的大衣,呼出一口白气朝着沙滩上已经进行勘察的季笑白而去。

  这日季笑白穿的是一件灰色的短款尼大衣,光看长相倒是挺斯文,但是……米嘉想到他平日的行径,打了个冷颤,决定不能再这么想下去了,他可不是个白面小生,嘴毒腹黑得很。

  季笑白查看了一阵,并无所获。看到米嘉过来,淡看了一眼,问:“你发现了什么?”

  米嘉不想理他,但为了好友也为了时媛,据实说道,海岸被海水冲的什么都不剩,没什么收获。

  季笑白不语,似对这个答案不满意。随即听米嘉说“我想到个突破口”。

  季笑白看她得意的样子,知道她想到了什么,眼里有了笑意,点点头,定定地看了看她,说:“走吧。”

  季笑白到警局后随即让警员给海洋局打电话,问近两日海水的具体情况,据此分析潮汐海水的流动方向。

  米嘉一直憋到现在,也没等到季笑白问她到底发现了什么突破口,而是直接切以要害海洋局。心里一阵气闷,此时像是找到了出口。还未等警员打电话,她便在一旁闲闲的说道“潮汐潮汐,白日是潮,夜晚是汐,一般每日两涨两落,而潮型分多种,半日、全日、混合型,我们这里地理偏南,属混合潮型,因此 一月内有两潮有一潮,恰好近日是一潮时”。顿时各警员对米嘉的崇拜如涛涛江水滚滚而来,而季笑白也眼中带笑,不如平时的严肃,而且隐隐带着一丝得意。米嘉的小心思被窥得之后,满脸通红的盯着季笑白那该死的迷人的笑,心里想着,怎么那么多人被他的外表蒙蔽,表面斯文,暗地里腹黑的很。不给她卖关子的机会,让她主动说出来,真是可恶。

  而此时,季笑白狐狸般笑咪咪的问:“还有吗?”

  米嘉咬了咬牙,问候了一遍他的祖宗十八代后,收回思绪,朝着海边的方向看去幽幽地说,“潮只起一次且近两天的季风南吹,就当在6点钟方向偏北的位置”她顺手一指,虽然大家看不到海面,却也似感到了那个方向就是抛尸的地点……

  同事们讶然她居然知道的这么多,准备这么充分,看着警员们过热的眼神,米嘉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对海洋学特别是季风气候比较感兴趣,近期还看了天气预报”,她可不敢说为了在警队站稳脚跟,让那只狐狸把她留下来自己做了多少功课。

  随即数日,大家赶去真正的抛尸地,无奈发现并不是第一凶案现场,都悻悻的没精打彩。

  米嘉眼睛一转,过目不忘的本领再度帮了她,她试探着说道:“时媛左手无名指上有一支草圈,可能是男友戴上的,情杀的可能性更大。”

  这句话她说罢就心虚的看看了季笑白,季笑白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她悻悻的收回目光。接下去眼光一转弱弱说道,“我觉得第一凶案现场就当是一个小山坡。”

  望着众人疑惑的眼神,她解释了原因。米嘉说:“时暖死时手上的草圈是莎草编织的,莎草喜欢在泥炭土中长大,而C县土壤分布中,离海滩最近的那个有黑炭土的地方是凶案现场可能性最大。”

  季笑白心道,果然不能夸,留下她不知道对不对,依然这样感情用事。但她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他沉吟后说道“去看看”。果然,众人最后在那个小山坡找到了尸体被砍掉的已高度腐烂的双脚。

  阵阵恶臭之间,隐隐有着一丝花香飘过,违和感十足。

  米嘉不经意的一撇,在离发现尸体双脚不远的地方,有一株黄色郁金香。米嘉顿觉奇怪,“队长!这花有问题。”

  季笑白走过来的时候,米嘉都已经开始用棍子挖土了。

  “怎么了?郁金香挺漂亮的。”季笑白为饿着郁金香转了一圈没看出什么名堂来。

  “这花很娇嫩的,我养了几盆都死掉了。”土越挖越深,到最后,米嘉干脆将棍子扔了用手往外捧土。“这里的土壤根本就养不活郁金香,这株怎么会开得这么好?一定有问题!”

  “是你养的方法不正确吧?”季笑白向四周看了看。周围没有一株郁金香,这支黄色郁金香长在这里确实挺突兀的。

  “啊!有了!”听到米嘉的声音,季笑白回过神低头看她。只见她小心翼翼的从土坑里面端出个花盆来。

  “难怪会开得这么好,原来是种在花盆里了。”

  “可是凶手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呢?”季笑白想了想,毫无头绪。抬手招呼褚丽丽,“小褚,这盆花带回去研究一下。”

  米嘉想了想道:“或许花没问题呢?”

  “嗯?”季笑白看她。

  “有问题的是花代表的寓意。”米嘉眯起眼睛思考状,“绝望之爱……”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