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周女玉师  >  第二章,老马识途

第二章,老马识途

2157 2017-11-25 15:19:35

湖边小筑,花草拥簇,芳香四溢。

床上的小姑娘惊醒,杏仁眼睁大,呆傻状,仿若入了什么梦魇还未回神。

不多会儿,那双眸子终于有了神采,却是不符年纪的深沉,环顾四周后,眼中又升腾起了几分惊骇。

门突然被打开。

“汝儿,昨儿那花苞开了,快起床去看看……”身着灰衣的男人走了进来,慈眉善目,喜呵呵地走了进来,“汝儿醒了啊,爹爹给你拿衣服。”

男人走向一旁的箱笼,从中取了一套翠绿色的衣裙,待回过头时便瞧见自己那可人的女儿已经坐了起来,定定地看着他,眸子里氤氲了一层雾气,他不由得皱了眉。

“这是做什么噩梦了?”

直到手被对方温暖的手心握住,梁玉汝听着耳边的那一声‘手怎么这么冷’,才终是忍不住抱住了对方,哇唔一声哭喊道:“爹。”

“爹在这儿,别怕。”梁爹爹被女儿这一声呼唤弄得心里软成了一涡水,只当她是真做噩梦了,心疼地安慰。

刚重生的梁玉汝是彷徨的,她不知道这一切会不会仅是一场镜花水月。

阳春三月,要么是阳光明媚,要么是小雨淅淅。

这时候的露水和雨水经煮沸放凉后是较为甘甜的,而秋末的味道则是最美的,梁玉汝在院中饮了一口微凉的水后一颗心才平定了下来。

梁爹爹当初告老还乡,带着女儿在远离京城的小城镇傍湖而居,从皇家玉匠变成了一名闲庭山野的花匠,其居湖边小筑,房屋院落均造木于湖水之上,庭院窗台,廊前廊后,皆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盆栽,适时,花开似锦,美不胜收。

如今看着这熟悉的景色,梁玉汝亦有几分恍如隔世的感觉,前世所经历种种,更像是一场梦。

她摸上脖子上挂的玉牌,上面隐晦地刻有她的生辰,入手滑腻,应该是梁爹爹的手笔,到她六七岁前梁爹爹从未向她提起过这件事,甚至她一度以为自家爹爹就是一个普通的花匠,如若不是因为一个契机,他会一直是花匠,她也不会从他手中继承过他的技艺。

这个契机是一个人——她的阿猗。

梁玉汝又摩挲过怀里刚‘捡’来不久的一块石头,默默地想。

算算时日,他也快来了。

禛阳官道主侧道伴生,官道宽阔,主道供大批车马通过,侧道多为赶路的平民百姓,因该地地势非平原广地,主侧道偶有分离,殊途同归,最后都会回归到当地官府所设路障口。

从禛阳主城出来向往边镇,会经过一片杏子林,这一处官道分轨,侧道幽静,初春时节路人为杏子林所吸引,往往会迷路,而旁山之上有一座小寺庙,房檐虬龙龙角伸出林叶外,赶路的人远远便能看见,以此辨明方向。

树荫掩映下,一头灰色小毛驴驮着一人慢悠悠行来,驴蹄踏在湿软的林地上,一步步地踩得很是欢腾。

——这是一头很不安分的驴子。

驴背上是一俊俏小少年,抿着唇瞪了瞪身下的小毛驴,他也不求它像马儿一样日行千里,可现如今他们已经在这林子里晃悠了大半日了,也没瞅见出路,它还没心肝地兀自乐呵。

与畜生这般计较的事,君沦猗打死也不肯承认的。

只这四下无人,连问路都无人说去。

索性上天对他还是不薄的,没过多久他就看见了前面有一道身影,待近了一看,竟是个打着小伞的小姑娘,年纪看着比他还小。

那小姑娘一看见他眼睛也亮了,跑了过来问:“小哥哥,你能带我一路嘛,我家就在这林子外不远……”

君沦猗停下来问:“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

“我是出来看花的。”

君沦猗这还没答应呢,小姑娘就扒住了他的衣摆,作势就要爬上驴背,硬是把他生生吓了一跳:“你别乱爬啊……”

这小姑娘委实胆大。

君沦猗下意识地就要推攘。

“小哥哥?”

本想要拒绝,君沦猗就对上了对方水润的眼眸,眸光清澈地看着他,拒绝的话儿就说不出了,反倒无奈地一手接过她的伞,另一手将她带了上来。

既然人都上来了,君沦猗也没多说什么,只问:“你让我送你出林子,那你认路不?”

“不认得。”她答得也快。

得,一起迷路。

君沦猗为难地扶额:“你家不是不远吗?这都不认识。”

小姑娘从自己身上搜出了一块灰白玉石雕刻的小马,刻工粗糙,玉质浑浊,也算不上玉,只是一块不值钱的玉石,玉和玉石是不一样的,喜玉的君沦猗见了一眼不以为意。

“有它我们就可以出林子了。”小姑娘道。

“它?”

小姑娘捧着那小马说:“小哥哥听说过老马识途吗?”

“可你这马是才刻了没多久的。”以君沦猗的眼力,一眼便看出来了,毫不客气地戳穿了她的话。

“这匹小玉马有灵性的,它可以带着主人走到他想去的地方,遇到他想见的人。”

“哦。”

“小哥哥你信我,不出一炷香,我们必定出了这杏子林。”

“……哦。”

说话间,小毛驴驮着两人继续走。

不知为何,接下来的路途中毛躁的小毛驴变得安稳了起来。

君沦猗感觉到了这样的变化,低眸看了小姑娘和那玉马一眼,随即又拍了下驴头:“合着你这小畜生先前嫌弃我不成?”

“小哥哥,这儿的杏花很美。”小姑娘装作没看见他的举动,问,“你来这儿也是为了赏花吗?”

“不,我只是路过。”君沦猗嫌弃地拨弄了一下她带上来的伞,两个人本来就拥挤了,还加上一把伞,“你打伞做什么?”

“晴时遮阳,雨时挡雨啊……”

这话好似没毛病。

君沦猗抬头望了眼被树冠遮得严严实实的天。

果然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两人一驴便出了林子,君沦猗的心情好了一些,便与小姑娘说:“你家在哪儿,本……我好人做到底,送你回去。”

小姑娘仰头笑了一下,手指了个方向:“那边过去就是。”

“小哥哥我叫玉汝,你叫什么名字啊?”

“君沦猗。”

“沦猗哥哥一个人是要去哪儿啊?”

“我不是一个人……”还有一头驴,君沦猗纠正了一下,“对了,你知道白水镇的梁花匠家怎么走吗?”

顿了顿,他又开口:“算了,想你这个小丫头也不知道。”

“我知道啊,那就是我家啊!”

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