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单身狗拯救计划  >  2、迷路的新晋小仙人

2、迷路的新晋小仙人

3011 2017-10-13 20:04:00

荆珣也看见了那两片香肠嘴,眼底闪过一丝讶异,她竟然不哭不闹不消失?

不过也到此为止了,他对这些盯着自己犯花痴的女人没有什么继续纠缠下去的兴趣,也没必要因此而失了风度。

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弹了弹原本就丝尘不染的衣角,他转身,慢条斯理地迈步离去,果然听到那女人在身后急急忙忙地喊他:“你怎么就这样走了啊?等一下,请问梧溪宫怎么走啊,喂,荆珣!”

呵呵,连我的名字都知道了,还说不是故意接近我,口是心非的女人。

苏湘在脱口喊出荆珣的名字时,也吓了一跳,生怕暴露了什么,不过想来很多人都知道他的名字,那自己能知道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苏湘再次从水潭里爬出来,拧了拧滴水的裙摆,就打算那么提着走了,系统实在看不下去了,提醒道:“你现在是个仙人了,衣服可以自己弄干。”

苏湘根据系统的提示,试着运了运体内的灵力,只觉得周身暖洋洋的,非常舒爽,渐渐的,贴在身上咸菜叶似的衣裙又重新仙气飘飘起来,她觉得这一世的设定相当不错,瞧,这就是神仙呢。

这么想着,苏湘把其他灵便易学的仙法都拎出来试了试,一会让枯木逢春,一会令飞花穿水,自己挣扎扑腾着从东飞到西,再从西飞到东,身体腾空的时候,她简直以为自己要飞天遁地,无所不能了,兴奋地双颊绯红,眼冒精光:“天呐,我会飞啦!”

层叠的花树上卧着个衣襟翩翩的少年,少年不知何时来的,也不知看了多久的戏,眼见着那名刚飞升上界的小仙子像个……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似的,就觉得十分有趣。

他生来就是上仙,生来就会飞,会许多别人或许终身都不能拥有的术法,他体会不到下界的凡人生灵历经重重磨难飞升成仙的愉悦,因此他常常会溜到九重天来看看,因为这里是最接近他们的地方,尚且残留着一丝丝鲜活的烟火气。但即使是刚飞升上界的小仙,也不至于连会飞都兴奋成这样,如此的大惊小怪,哦,如果这副模样也叫飞的话。

少年忍了又忍,终是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那小仙子闻声从离地面三两丈高的半空中跌了下去,像是习惯了似的,利落地就地一滚,翻身而起,瞪大眼朝他藏身的地方看过来,秀眉一蹙:“谁在那里?”

“咳,是我,广白。”少年忙掩饰性地轻咳了几声,从花树上悠然起身,仿佛脚下踩着的是实质的地面般,衣带悠悠,不急不缓,就那么一步一步地从半空中走了下来,直到走到小仙子的眼前,她还呆呆地瞪着眼,半晌后惊叹着道,“你好厉害啊。”

这样就厉害了?广白有些诧异,而且她似乎对自己的名讳没有什么反应,但见她眼底澄澈分明,不似作假,广白了然,这人是当真不知晓自己的身份,也是当真觉得自己很厉害,莫名对她的好感又多了些,不自觉地抬手捻下粘在她发间的一片草叶,弯唇一笑。

“你叫什么名字,在这里作甚?”广白的声音清朗剔透,如叮叮咚咚的泉水般,很是好听,他长得也好看,不同于荆珣带有锋芒,灼人眼目的好看,而是像个真正的仙人那样,悠然恣意,云淡风轻,美得如同一副泼墨而就的山水画,柔和内敛,让人一眼看上去就浑身舒坦,不自觉想要亲近,苏湘也是,她眉眼一弯,笑盈盈地道,“我叫苏湘,在回仙宫的路上迷了路,哦,对了,你知道梧溪宫怎么走吗?”

苏湘说完觉得自己嘴巴上皱皱巴巴的,伸手一摸,这才记起自己变成了香肠嘴,面上一黑,整个人都僵住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谁也不想结识这副尊荣的新伙伴吧?但广白却完全不以为意的样子,接着她的话头道:“知道,我送你回去。”

说着便率先抬脚朝前走去,苏湘愣怔了一会,对系统默默道:“系统,我遇到了个大好人,这年头不以外貌取人的人太少了啊。”

“天界的人各个貌美如花,女的美男的俊。”系统毫不客气地道,“大概就是你太丑了,所以反而更引起了别人的关注和同情吧。”

“滚……”苏湘并不知道广白早已将前因后果看进了眼里,兀自拔腿追了上去,很是欢快地道,“就这样走着回去吗,太慢了,我们还是飞回去吧,哦,对了,你会飞吗?”

广白脚底一顿,眼底浮起止不住的笑意,侧头问她:“倘若不会飞,你要带我一起吗?”

苏湘倒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广白却没称了她的意,两人一路谈天说地,说说笑笑地回了梧溪宫。虽说是处仙宫,但也不过是个下等小仙的住处罢了,简约朴素,平凡低调,就像住在里面的人一样。

梧溪宫内总共住了二十多位小仙子,有的在比他们等级高的仙宫神殿里干差事,一来赚取的灵石多,二来近水楼台先得月,若是他们表现的好,自然可以获得上仙的点拨与提拔,于仙途大有裨益,也有的小仙子在下界时恣意纵横惯了,不甘居人下,一时片刻还接受不了从鸡头到凤尾的转变,除做点杂事赚点灵石换取必要的仙家法器外,其他大多数时间都在潜心修炼,意在一鸣惊人,早日走出九重天这等鱼龙混杂之地,比如荆珣。

简单来说,梧溪宫并不是个说出去长脸的地方,但凡有点能耐的,早就自立住处了,但苏湘志不在此,广厦千间,夜眠不过八尺,她一心寻思着的,是怎么跟荆珣拉近关系,因此面上却毫无扭捏窘迫之态,习惯性地双手掐腰,仰头望着自己此生见过的最巍峨壮阔的宫宇,宫宇四周满目苍翠,浮云飘荡,好不气魄。

一转头,发现广白还跟在自己身后,她一脸“你怎么还没走,是不是想进来喝杯茶”的样子,广白迟疑了下:“你……想不想去七重天领份差使,那里要举办百花宴,正是缺人手的时候。”

苏湘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她对上赶着去侍候别人没兴趣,不过还是谢了广白的好意,送走广白后,她就找到自己的房间,舒舒服服地躺在了榻上,在脑海里勾勒出无数幅接近荆珣的画面后,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荆珣作为新晋小仙人中的风云人物,连不少上仙都对他青睐有加,苏湘要打听到他的住处并不难,难的是如何正大光明的遇见和一而再再而三的遇见。

这日云淡风清,山高水阔,荆珣正在一片茶田里调动灵力施云布雨,等茶叶长好,他会领到一笔灵石,购买铸造法器的材料,而自己也能在这个过程中提升能力修为,两相得宜,唯一碍眼的,就是那抹自前几日开始就频繁出现在了茶田里的鬼鬼祟祟的身影。

说是鬼鬼祟祟也不恰当,因为那人毕竟是在她自己的茶田里,但外泄出来的的气质,就是给人那么种感觉。

这人荆珣认识,一面之缘,不熟,但是印象深刻,香肠嘴嘛,想要忘记都难,而且丑成这样都敢硬往人眼前晃,荆珣很是服气。

没错,这人就是苏湘,她打听到荆珣有份种植茶田的差事后,立刻紧挨着他的茶田也领了一份,这差事风吹日晒,又累又无聊,很多人是不愿意做的,因此管事的一看还有人上赶着要做,立马就批准了。

于是,苏湘就这么和荆珣成了共事的邻居。

“哎呀,荆珣仙人,这么巧!”苏湘见荆珣运气一周天结束,抬眼看见了自己,立马弯着眉眼朝他疯狂地招手,手上还拿着顶状似斗笠的物什,荆珣眼皮子一抽,面无表情地垂眼看着脚下的茶田,犹豫着要不要给茶苗定剪,打顶,苏湘已经连跌带撞,很不利索地飞了过来,特别顺手地将斗笠往他头顶一戴,落地的时候还不小心跺了他一脚,她直接忽略了那个黑印子,迫切关怀道,“天热,你戴着遮阳,剩下的我来做吧,你去那边休息下。”

说着随手一变,茶田边上凭空出现了张软塌,然后从工具袋中翻找出修剪的器具,不容拒绝地在荆珣的茶田里忙活起来。

荆珣见过对自己献殷勤的,没见过这么献的,不过……感觉还不赖。

他饶有兴味地看着苏湘把他苍翠整齐的茶田迅速修剪成了狗啃状,也不阻止,私心里想要看看她到底能做到哪一步。荆珣慢吞吞地走到软榻旁,目光挑剔地打量了一番,神仙也不能凭空变出原本不存在的东西,要么是用了障眼法,要么是从别处隔空拈来的,待法术失效,东西自然会物归原主。

软塌质地不错,软硬适中,做工讲究,暗纹精细,荆珣打量片刻,终于长腿一伸,姿态优雅地坐了下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