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单身狗拯救计划  >  18、广白的下落

18、广白的下落

3130 2017-11-30 20:01:01

苏湘和荆珣每天状似对娑罗宫十分好奇地在其间走来走去,跟众小魔混了个脸熟,但有关广白的消息却并没有打探出什么水花来,也不知是上面的人已经封了口,还是这些寻常的魔族也根本不清楚内幕,又或者,广白的失踪原本就与魔族无关,他们的方向从一开始就错了?

两人倚在游廊的栏杆上,苏湘有些焦躁,咔嚓咔嚓地磨着猫爪子,吓地游廊下暖心湖里的鱼儿四处惊慌逃窜。荆珣用手指按了按苏湘身后毛茸茸的猫尾巴,后者怕痒似的飞快抽走,在身后甩了甩,苏湘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荆珣轻笑出声,一副“我就拽了,你能怎样”的欠揍模样。

苏湘本想说你是不是在魔域呆久了,连骨头都被浸染了,只是突然看见荆珣变了脸色,趴在他额角的黑蝎子像是在一瞬间抬起了头,她立刻警惕起来,顺着他的视线扭头看去。夜魅跟那个黑脸男正从游廊的一端往这里走来,显然已经将两人的互动看在了眼里,此刻见两人都侧头看她,她嘻嘻一笑,扭着水蛇腰胯婀娜多姿地抚鬓而来。

“你们两个又在玩什么呢?”说话间夜魅已经在荆珣身前站定,手指轻佻地勾着他的下巴,“是不是在我的娑罗宫闷坏了?”

说着不等反驳又道:“赶巧儿了,今日翼凌君宴请,不若你陪我一道去转转如何?”

这可真是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了,苏湘正在为事情无法突破而焦躁,乍一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号,立刻精神抖擞起来。然而荆珣却并不为所动,一副关我屁事的冷淡模样,夜魅却偏偏吃他这一套,缓缓诱哄道:“翼凌君可是我魔域三大宫主之一,珍味无数,美女如云,怎么,不想去见识见识?”

跟在夜魅身后的黑脸男——麻陀,已经十分不耐烦,凶神恶煞地瞪着荆珣:“夜魅,翼凌君今日是有要事商量,带这个没眼力的小子去,万一搞砸了可不好收场。”

“去去去。”苏湘忙道,“墨蝎向来不会主动挑事,夜魅姐姐尽可放心。”

荆珣反手在苏湘头顶摸了摸,淡淡地看着夜魅:“我们一起。”

“其实我……哎呦!”

苏湘没说完就被荆珣捏了下猫耳朵,疼得她一个激灵,夜魅笑道:“也罢,既然墨蝎喜欢,那就一起来吧,小东西。”

身为魔域的宫主之一,翼凌君并非苏湘想象的那样狰狞丑陋,相反,他很美,美得张扬而邪性,高鼻梁,桃花眼,额间一抹亮紫花形图案,左耳扣着一枚紫色耳钉,长发随便用一根同色发带绑了,松松地搭在肩头,身形挺拔高挑,金装束腰,就连环在他身侧侍候的两个女人也是一等一的绝色,媚而不俗,妖而不艳。

饶是赏美无数的苏湘,也在抬腿进去的瞬间,怔了一怔。就这一怔的功夫,惹恼了身侧的荆珣,他随手一扬,一块墨色布条就遮在了眼前,随即被粗暴地绑在了脑后。

“你干什么?”苏湘下意识抬手去揭,荆珣的声音在耳边冷冷道,“你敢揭一下试试。”

苏湘不敢,倒不是怕他揍她,而是怕他突然撂挑子不干了,于是非常怂地垮下了肩,任命的由荆珣握着她的手往里磕磕绊绊地走。

夜魅在前面回头看了一眼,意味不明地勾了勾唇,翼凌君也看到了这一幕,饶有兴味地在几人身上打量了下,最后朝着夜魅略一抬手举杯:“我道夜魅今日为何会晚,原来是带了两个有趣的人来。”

“让翼凌君看笑话了,新收的两个宫人,带来开开眼。”夜魅在他身侧的位置坐下,身上饰物叮咚作响,身子顺势一扭,跟条柔软的美人蛇一样,抬手在翼凌君额头上一抹,“想什么呢,看见我来了也这么愁眉不展。”

翼凌君像是习惯了她的挑逗,哈哈大笑起来,他长相虽美,声音却十分粗犷,苏湘原本还想靠近些,被他笑得头皮发麻,脚底挪着小碎步往荆珣身后躲,荆珣用手握了握她的指尖,两人的地位不及麻陀,麻陀在夜魅身侧入座,而两人只能在身后不远处站定,随时待命。

宫内的人渐渐多起来,大家说说笑笑侃天侃地一番,歌舞有,声色有,但等到真正要谈正事的时候,他们这些下等人是没有资格在场倾听的,都被打发了出去。

苏湘跟着荆珣出了翼凌君的宴会,但并没有离开太远,而是找了个不打眼的角落,表面上打情骂俏,实则开了千里耳,荆珣将苏湘抱坐在怀里,在浓密的枝叶遮挡下,火热的薄唇在苏湘的劲上慢慢地辗转吮吸,偶然被人撞见,大家也都心照不宣,起哄地吹个口哨笑嘻嘻而去,但翼凌君和夜魅他们的谈话,却都一字不落地落进了荆珣的耳朵里。

苏湘头顶的猫耳朵起起落落,就是个装饰品,什么都不顶用,她听不到,就只有全力地配合着他演戏,其间敏感地察觉到荆珣有几次动作停顿,忙低声问道:“怎么了?”

“你这里很香。”荆珣嘴上说着,手指却飞快地在苏湘身上写字,广白果然被翼凌君困住了!

原来广白真的没有投靠魔族,相反,他是五重天很重要的一个存在,是开启天门的守护人,从五重天再往上,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出入的,而是要通过一副水墨幻境,从幻境中打开连通两重天之间的大门,而那副水墨幻境,至少在五重天及以下,只有一个人会画,那就是广白。

翼凌君将广白抓回来,就是想撬开他的嘴,以此用最快捷简单的方式打开天门,直捣上重天,只可惜,广白是一张铁嘴,这令他十分的火大,他这几天脾气暴躁得很,已经杀了几个不长眼的家伙。

“然后呢?”苏湘见荆珣的眉峰一下子敛了起来,忙问道。

荆珣的喉结缓缓滑动了下,翼凌君的耐心已经告罄,对广白生出杀心了。

营救广白的事再也拖不下去了,从宴会回来后,苏湘就一直在屋子里转圈,荆珣在房子周围布了结界,防备别人听到他们的话:“你先别急,我们马上回去找人,禀告天帝,率人救出广白。”

“来不及了。”苏湘道,“天帝自从广白失踪的那刻起,估计已经派人更换五重天的水墨幻境了,现在广白对他用处不大,他不可能在不查明原委的情况下就贸然出兵。”

“那你想怎样?”荆珣冷嘲道,“现在闯进去救他?就凭你我?苏湘,你是不是太高看得起我了。”

苏湘哑然片刻:“那怎么办,我想见见他,不知道他现在成什么样子了,听那翼凌君的意思,危在旦夕了……”

“我留下来。”荆珣忽然道,“你去七重天找纯如,让她派人来营救广白,在那之前,我会守在这里,尽量周旋,确保他性命无虞。”

苏湘道:“不如我留下来,你去……”

“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直接将你敲晕了抗走?”荆珣不悦地眯起双眼。

苏湘立即闭了嘴,并伸手在唇上做了个拉链的动作,转身就要立刻往外走,被荆珣气急败坏地反手拽住腕子:“急什么,我身边贸贸然不见了你的踪影,难保不会让人起疑。”

两人又商量一番,最终敲定了计划,一盏茶后,整个娑罗宫上上下下都知道了一个消息,墨蝎跟苏苏闹翻了!

起因据说是苏苏在宴会上对翼凌君一见钟情,被墨蝎强行拖走后心生不甘,两人发生口角,墨蝎对苏苏的独占欲有多强整个娑罗宫上下几乎都知道,因此当苏苏一爪子在墨蝎身上挠出血,墨蝎直接把苏苏毒得半张脸都毁容,致使后者没脸见人,躲起来疗伤的消息一放出来,包括夜魅和麻陀在内,竟然都没有人起疑。

“呵呵,小猫咪真的是自己躲起来没脸见人了?不会是被你强行关起来了吧。”夜魅眼波流转,看向荆珣的神情暧昧不明。

掩护苏湘顺利潜出魔域后,荆珣便跟夜魅的接触多了起来,明着暗诉愁肠,实则随时关注着他们对广白的动向,因此闻言并不解释,只露出个不幸被猜中的窘迫表情,旁边的麻陀冷哼一声:“我看是你玩够了,又转移目标了吧?”

这话已有所指,夜魅笑得更开心了,身子一扭就要往荆珣身上贴:“是么,说说看,又看上哪家小姑娘啦?嘻嘻。”

“小的不敢。”

“没什么敢不敢的。”夜魅道,“你情我愿的事。”

荆珣状似思考了下,犹豫着抽回手臂:“我只喜欢苏苏一个人。”

这副姿态放进其他人眼里,就已经是有所动摇了,夜魅也不急,她喜欢勾人,但更喜欢勾别人的人,让他们心甘情愿地成为自己的裙下之臣,她对自己,向来是自信得很。

在她看来墨蝎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他提起那只猫的时候越来越少,相反,更多的是依赖在自己的身侧,随时随地,呼之即来。

这天翼凌君终于对广白彻底失去了耐心,打算动手了,他要践踏他的尊严和灵魂,让他不得好死。夜魅正要去围观,想了想忽然招呼荆珣道:“墨蝎,你想不想知道,若是一个仙人落在我们魔族手中,会有什么下场?”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