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单身狗拯救计划  >  16、情动

16、情动

3105 2017-11-24 20:03:00

荆珣的心跳也骤然急促起来,心脏在胸腔里蹦蹦跳跳的没个着落,捏住她下巴的手指火烧火燎的,心说这算个什么事儿呢,你不是喜欢广白么,怎么又要来勾引我?

可是情不自禁的,荆珣放松了手上的力道,略一低头,就吻上了那两片艳红的芳唇,甫一碰触,两人均是一阵颤栗,他轻轻吮吸着,仿若致命的罂粟,让他欲罢不能,片刻都不想分离,千万年来,他从不知自己的自控力竟是差到这种地步,他只能任凭自己不住地向下沉沦,追逐着那抹凉薄的甜意,纵然粉身碎骨亦不后悔。

荆珣的吻由浅入深,却难得的轻柔缱绻,让苏湘有种自己被珍爱的错觉,几乎要沉溺进这种让人窒息的悸动中去,手臂不由自主地环上对方劲瘦的腰身,只是一个拥抱,就似乎能够填满曾经所有的空白,两人吻的难舍难分,鼻息交缠,迷迷糊糊中她想,如果荆珣真的这样爱她,那该有多好。

“咳,你们……”

一声突兀的轻咳让沉溺其中的两人倏地分开,荆珣似有不满,用拇指摩挲了下苏湘红肿柔软的唇瓣,苏湘侧脸避开,他这才不甘不愿地松开了手,饶有兴味地看着苏湘的窘迫。

苏湘难得臊得满脸通红,光天化日之下,还在纯如的仙宫外就……等等,刚刚的事难道不是幻觉吗?!

苏湘一下子惊恐起来,转眼看到荆珣满脸戏谑的笑意,一副“老子对你的投怀送抱很满意”的样子,登时恨不得立刻挖个地洞钻进去才好,但表面还是要力图表现镇定的,她一脸若无其事地朝纯如打招呼:“纯如姐姐,你不必相送的,我认得回去的路。”

荆珣噗嗤一下笑出声来,苏湘抬脚踩上他的鞋子,用力捻了捻,回头愤愤地瞪他,还不都是你害的?你没事色诱我干嘛啊!

“呵呵。”纯如比两人还要尴尬,那两人之间的氛围几乎再融不进其他人去,她脸上的表情不太自然,“荆珣仙人来接你了?”

苏湘:“怎么可能?”

荆珣:“我干嘛要来接她,她自己没长腿吗?”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的否认了,说完对视一眼,苏湘冷哼一声,扭头朝纯如笑道:“我家主子肯定是来看望纯如姐姐的,你们聊,我先回去啦。”

说罢飞快地躲过荆珣魔爪,背对着他们晃了晃手臂,扬长而去。

荆珣盯着那截从宽大衣袖间裸露出来的光滑纤细的手臂,心头又有些火大,他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个“伤风败俗”的混蛋玩意儿。

荆珣不自觉地抬脚跟着走了几步,纯如忙开口道:“荆珣仙人。”

荆珣脸上所有的表情在一瞬间退去,他微微侧头,周身散发着冷漠而疏离的气场,静等着对方说下文,纯如有些难堪,但仍攥紧了衣袖道:“荆珣仙人,我,我喜欢……”

“阿湘一直都很担心广白。”

“啊?”纯如被荆珣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打断,有些不明所以。

“我以为依着你跟广白的交情,你该更担心他才是。”荆珣道。

就像七重天上人人都知道思柔喜欢荆珣一样,在荆珣出现之前,纯如对广白痴心一片,也几乎是众所周知的一件事了,毕竟敢于在百花宴上公然抛花示意的女子,并不多见。

纯如的眼底闪过一丝慌乱:“我对他只是……”

“纯如。”荆珣的眼底出现了丝冷意,“我不管你对广白到底是怎样的,但是如你所见,我很喜欢那个笨蛋,并且我不希望有人来打搅。”

纯如的双唇抖了下,有些不甘心道:“那你为什么不告诉她呢,你怕她会拒绝你吗?”

荆珣已经转过了身,闻言也并未停下脚下的步子,他像是心情很好的样子,声音清清朗朗地传来:“我会告诉她的,她是我的,拒不拒绝,结果都一样。”

荆珣的确心情极好,有些人就算嘴巴再不诚实,心也是不会骗人的,他吻苏湘的时候,对方分明是情动的样子,他便知道,她也喜欢着他的。就算被拒绝又怎样,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

万花明玉镜,天光共云影,时间在日升月落间疏忽而过,魔族没有再来犯,广白也依旧没回来,原本天帝派出去追查广白下落的人,也渐渐都撤了回来,明眼人都知道,这是放弃了,只有日复一日加强的守卫和防御,戒备着魔族的突袭。

这日苏湘脱下了缥缈的轻纱广袖水云衫,换上了利落的黑衣劲装,长发高束,袖口紧裹,足蹬短靴,短靴内别着一把锋利的匕首,猫着腰从窗口一跃而出,就准备溜去下界了,身子都已经腾空而起了,却冷不丁被人一把拽住脚腕,硬生生扯了回去,身子往后一晃,撞进了熟悉的怀抱。

阿莲正抱着苏湘刚换下来的衣裳,忐忑地从窗口里往外瞧,见状忙低下头折身往屋里藏,却被荆珣一记眼刀钉在原地:“我让你好好看着她,你就是这么看的?”

阿莲像只鹌鹑似的立在原地,战战兢兢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苏湘立马道:“你骂她干什么,她现在可是我的人。”

荆珣的确给阿莲下过命令,说从此后万事以苏湘为中心,把苏湘当成自己的主子,没想到苏湘倒是会收买人心,这才几天的功夫,就撺掇着不听自己的话了。

荆珣黑着脸:“你要去哪儿?”

“我要去魔族救广白。”苏湘也不是有心要瞒他,只是自那日莫名其妙的一吻后,她就一直躲着眼前的人,自己那天实在是主动的太吓人了,咳咳咳,如果知道那不是幻觉,她才不会回吻呢!

看到苏湘的眼神左飘右荡的,就是不肯跟自己对视,荆珣勾了勾唇角,以拳抵唇轻咳一声,故意板着脸训斥道:“天上地下,你倒是想走就走,你究竟还记不记得自己的身份?”

说罢不等苏湘炸毛,接着又道:“等我下,我去换身衣裳,跟你一起去。”

这下苏湘是真愣住了:“你真的要去?”

“不然呢,就凭你自己,去了又能做什么?”荆珣有些好笑地抬手拍了下她的发顶,然后转身飞快地去换衣裳了,他的动作十分自然,因为过于自然,反而让苏湘怔在原地恍惚了好久。

与苏湘的两眼一抹黑不同,荆珣是从下界实打实地历经了万般磨难才飞升上界的,他对天地间固有的规律轮回自有了解,细细地乔装一番后,留下阿莲等人在璟照宫内照应,他带着苏湘巧妙地避开天界的重重守卫,来到了下界北冥极寒之地的魔族地域。

一踏进魔域,锋锐的风刀便夹杂着雪花扑面而来,苏湘冷不防身子抖了下,被荆珣一把稳住,挥手在四周布下一道结界,然后带着她落到了地面,地面上的坚冰厚达几丈,反射着刺目冷冽的日光,再加上天生跟仙族相克的气场,让人感到很不舒服,但是两人进入了魔族的地盘,自然不能再跟个靶子似的在天生飞,一切以小心谨慎为上。

越往魔域中心地带走去,苏湘便越是心惊,整个魔族的布局建筑就算比起七重天,也不遑多让,宫宇重楼高耸入云,规模恢弘瑰丽,一檐一角都是用上等的材料精雕细琢而成,十分地奢靡。

当然,与仙界处处仙气飘飘,无欲无求的清心寡欲模样不同,魔域内可谓是集众魔之大成,各种妖魔鬼怪都有,无一不妖冶艳丽,举止浪荡轻浮,衣襟大敞坦胸露|乳者比比皆是,荆珣侧头,见苏湘瞪大了眼看得炯炯有神,一副大开眼界的模样,眉头狠狠一跳,一把捂上了她的眼睛:“乱看什么,也不怕眼睛坏掉!”

“为什么不能看?”苏湘用手扒拉开荆珣的手指,上下看了他一眼,“在这里,像你这样的才奇怪呢。”

半刻钟前,荆珣给两人施了个障眼法,现在的苏湘头上顶着一对毛茸茸的圆耳朵,身后还有条小尾巴,说话的时候还能露出嘴里尖尖的小牙齿,在旁人看来,她现在是一只可爱的猫妖,而他自己,外貌上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穿了件墨色衣袍,长发竖起,然后在眼角处勾勒出一团墨色的妖艳花纹,仔细看去,却又并不是花,而是一只阴狠毒辣的蝎子,再加上他本性冷漠无情,脸色阴沉,整个人的气质便陡然变了,看上去魔性十足,邪恶得很。

荆珣也记起了自己当下的身份,松开手,冷冷地盯着她低声道:“记得不要离开我身边,也不许多管闲事。”

“知道知道,你都说好多次了,啰嗦。”苏湘手指一张,指甲咔嚓暴长了几寸,又一晃,便再次恢复了圆润无害的模样,她反复玩着练习了几次,低头心不在焉道,“我们这次来只是为了探听消息,一切等回到七重天再从长计议,不可擅自妄动,我都记得了。”

“记得就好。”荆珣看着她低眉顺眼的温顺模样,想要抬手摸摸她毛茸茸的圆耳朵,但还是忍住了,他身形一动,像一团黑烟般拂过眼前,原本正在勾搭的火热的一对半裸男女甚至连头都没来得及抬,就软了身子倒在地上。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