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单身狗拯救计划  >  2、我是狼,是狼,还是狼

2、我是狼,是狼,还是狼

2342 2017-09-01 12:02:49

孩儿臂粗的藤蔓蛇一样扭结缠绕在粗壮的高大树干上,枝叶浓密繁茂,遮天蔽日,风吹过绿叶翻涌如浪,发出哗哗的响声,天色渐渐暗沉下来,森林里隐约发出些奇怪的动静,夹杂着猛兽低沉的咆哮,反而是白天叽叽喳喳的虫啼鸟叫声弱了下来。

苏湘心里有些不安,这个森林着实太大了,她兜兜转转半天,最后终于成功地迷路了,她疲惫地瞅了瞅手上一动不动装死的狗崽子,有些手酸了,可是一旦她将它放下,它立马就会满血复活拔腿逃窜,要是有条狗链子就好了,她想。

这么想着,她忽然心里一动,将狗崽子往胸前的兽皮里一裹,反正隔着一层肚兜似的里衣也不怕它挠。苏湘在一棵大树前后退了几米远,飞快的几步助跑后猛地起跳,右脚在粗粝的树干上一蹬,纵身一跃,双手稳稳地攀住了缠绕在树干上的藤蔓。

与此同时,胸前的狗崽子用爪子按了按她柔软的胸部,她身子一麻,手一软,差点从树上摔了下来,气得反手在狗头上拍了一巴掌:“流氓犬!”

达蒙被拍懵了。其实这事也不怪达蒙,苏湘话都不说一句就将它塞到了胸前,小脑袋被埋进两团柔软的邱峰里,带着浓郁的少女特有的芳香,待反应过来那是什么,达蒙脸上腾地一阵火烧火燎,不自在地弹了弹耳朵,两只前爪搭在兽皮的边缘扒拉着,正要努力爬出来喘口气,她突然鹞子翻身猛地一跃而起,它一下子又掉了下去,下意识地扑腾着去寻找落爪点,于是就那么按了下去,软软的,弹弹的,手感还挺……

不对,明明是这个女人太不知羞了好么,居然敢骂它……等等,她骂它什么?流氓……犬?!

女人,瞪大你的狗眼看看,我是狼,是狼,还是狼!

苏湘自然听不懂它的咆哮,甚至连一片眼角都懒得施舍给它,双手攀着虬劲的藤蔓又蹿高了些,抬手勾到最低的那根横出来的树枝,双脚在树身上一蹬,借力翻身,手脚利落地爬了上去。

苏湘往周围扫了两眼,眼尖地发现离自己不远处有一条细嫩的藤蔓,她小心翼翼地移过身子去,比量了一下长度,反手抽出腰后的短刀,接着短刀在刚冒出的狗头前寒光一闪,刷得切断了韧劲十足的细藤。

嗯,不错,有那么点削铁如泥的感觉。苏湘满意地看着被吓傻了的狗崽子,抱着它从树上滑了下去,然后削削砍砍一番,将细藤做成了一条有模有样的狗链子,不顾达蒙的激烈反抗和挣扎,强行给它套了上去,环在两只前爪的咯吱窝里。

“嗯,不错,很配你。”苏湘笑眯眯地拽了拽狗链子,“这样也省力气多了,走,我带你去找吃的。”

苏湘其实长得很好看,眉若远山含黛,目似秋水横波,眼梢微微上扬,不笑也带着三分妖娆,可是此刻看在达蒙眼里,简直没有比她更可怕的了。

比如,她的发型很奇怪,她将前面的长发往后顺起,在脑后扎了个丸子,其余的则随意地散着,显得有几分少女的俏皮,也有几分少年的不羁。再比如,她身上的兽皮也很奇怪,上面遮到胸部,露出白皙细腻的肌肤和两道精致凹陷的锁骨,兽皮的下边是不规则的线条,一边短一边长,遮在膝盖上面几公分的位置,露出来的小腿笔直修长,纤细有力,兽皮的中间还用一块三寸宽的皮子系在腰间,更衬得整个人腰细腿长,非常地蛊惑人心……

等等,意识到自己的念头已经严重跑偏的达蒙忙掩饰性地晃了晃脑袋,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一般会穿兽皮的人都是从低等部落里出来的兽人,可是达蒙竟识别不出她的原型是什么!

达蒙的四爪深深地抓进土壤里,拱起身子卯足了劲儿地往相反的方向扯,奈何那点力气在苏湘眼里实在算不得什么,轻轻一拽,它的整个身子就咕噜噜翻了几个个儿,被强行拖拉着往前滑行了,地面上留下了四道直愣愣的爪痕。然后无论它或仰,或侧,或卧,或坐,都阻止不了苏湘轻快地似要起飞的脚步,连蹦带跳地闹了半天后,达蒙终于放弃了扑棱,抖了抖身上的毛,叹息一声,低头垂尾地跟在了她身后。

算了,也许是自己现在变小的缘故才看不出她的原型,凭着野兽的直觉,她对自己是没有敌意的。

于是想通了的达蒙,脚步也变得轻快起来,起初还坠在苏湘身后几步远,慢慢地变成了一人一狼并行,再然后,它迈着小短腿快跑了几步,兴奋地冲到了前面去。

寻找食物什么的,我熟悉啊!女人,快跟上!

此刻天色已经变得非常昏暗了,达蒙跟打了鸡血一样拽着藤蔓往前冲,苏湘被猝不及防地拉了一下,没看清地面上虬根曲绕的凸起树根,脚底被绊了下,整个身子都往前扑去,噗通一声,地面被砸的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尘土纷飞。及时跳开的达蒙扭头,先是愣了下,接着极快地折身冲了回来,跟个弹球一样跳到苏湘的后脑勺上,四爪并用地一顿狂踩,真是……太解恨了!就连最后被苏湘扯着后腿扔出去了也完全不在意,心情就是这么好,没办法!

好在苏湘还没无聊到跟只毛团子针锋相对,也大概看出了它要带路的意图,拍拍身上的土,抓下几枚草叶就随它去了。

但是达蒙带的路似乎更往山腹深处走去了,地势不再开阔,变得崎岖不平起来,植物也更加浓密繁多,水声哗哗地响着,应该是有一条小溪流,不过却被遮掩在了绿植密叶之下,隐隐约约地看不真切,令苏湘意外的是,在一块较为平坦的高地上,竟然还搭着一座简易的尖顶竹楼,看样子曾经也有人住过。

这次没用多久,达蒙便在一棵树边停下了,苏湘瞅了它一眼,发现它的嘴角淌着可疑的不明液体,再顺着它瞪得溜圆的眼珠子看去,不远处浓密的绿植在两股激烈碰撞的力道下摇摆弯折,两头凶猛的野猪厮打着冲了出来,像是冷不丁察觉到了异样的气息,一瞬间停止了激烈的动作,一起抬头朝苏湘和达蒙藏身的地方看过来。

这两头野猪长得十分威武雄壮,背上的鬓毛长而硬地立着,月光落在它们锋利尖锐的獠牙上,泛出幽森的寒光,再低头看看自己脚边口水直流的毛团子,苏湘膝盖一软。

似乎是察觉到了苏湘的视线,达蒙转了转小脑袋,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它现在已经不是矫健如飞,威风凛凛,令无数飞禽走兽闻风丧胆的狼无敌了,眼前的两头野猪也不再是细嫩可口的精致美味了,这些昔日的下酒菜一蹄子就能要了自己的小命。

不等达蒙多想,下一瞬,两头野猪横冲直撞地大力顶了过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