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单身狗拯救计划  >  25、叮——恭喜你任务已完成

25、叮——恭喜你任务已完成

3315 2017-10-07 20:02:00

苏湘不知道的是,她不过只是昏迷了一下,世界就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感到有人在轻轻擦她的脸,周身被熟悉温暖的味道包裹着,舒服地她不想醒来,很快耳边的声音也渐渐变得清晰明朗起来,她听到森牧用没有起伏的声调汇报着:“达蒙大人,我们没有找到赤连巫师,听知情者说,早在西塔洛对我们发起突袭前,他就已经被西塔洛杀死了,大概西塔洛也意识到自己可能会输,所以让我们即使能救出老狼王也……”

“呵。”突然的出声打断了森牧的话,也让苏湘吓了一跳,说话的人就站在自己床前,声音细细柔柔的,带着点娇媚,跟她本人的长相一样,这是伊莲娜,苏湘心里莫名不喜,皱了皱眉头,然后她立刻感到有一只手覆了上来,轻轻摩挲着,似乎想要抚平她皱起的眉头,苏湘没管那只手,只听伊莲娜呵笑了一声继续道,“赤连的能耐也不过如此。”

森牧马上平铺直叙地表达着自己的惊喜:“是哦,伊莲娜大人连达蒙大人都能治好,老狼王肯定也没有问题的呢。”

苏湘能想象得到森牧顶着一张面瘫脸表达惊喜的模样,唇角忍不住咧了咧,她感到放在自己眉梢上的手指猝然一僵,接着是一道急促嘶哑的声音:“森牧,快去请卡佛大人过来,苏苏真的有知觉了!”

飞快的脚步声立刻响起,森牧领命而去了,接着耳边一热,那人俯下身子,声音不但嘶哑,还抖得不成调子:“苏苏,你能听到我说的话吗,苏苏……”

苏湘听着声音有些陌生,问系统:“这人是谁?”

系统故意卖关子:“你猜猜?”

“达蒙,我说我能治好你父亲所中的巫术,你到底有没有在听?”伊莲娜有些动怒了。

苏湘呵呵了一声,对系统幽幽道:“我不猜。”

系统:“……”

“伊莲娜。”达蒙的声音里似乎有些疲惫,“我的父亲就拜托你了。”

“要救人可以,但是你别忘了当初答应过的。”伊莲娜道,“格木部落与雀云部落联姻,联姻的人,就是你和我。”

“我从未答应过。”达蒙的声音冷了下来,“我再说一次,你要联姻可以,但那个人绝不会是我,伊莲娜,我不喜欢你。”

“那你喜欢谁?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吗?没有痛觉,不会化形,她……”

“伊莲娜,出去。”达蒙没有大喝,他把声音压得很低,但是一字一句都散发着浓厚的危险气息,表明他正处在暴怒的边缘。

“你……哼!”伊莲娜终究没敢再多说什么,冷哼一声走了出去。

没过多久,卡佛大人就来了,他大概是格木部落里看病最好的人了,苏湘见过他给很多人看病,只是这次的脚步声听上去有些沉重。

卡佛给苏湘检查了一番,说是已经脱离生命危险,没有大碍了,现在依旧没醒是因为身体还很虚弱,让他不要太担心。达蒙送他出去的时候,安慰了卡佛几句,苏湘这才知道,原来卡梅死了。

苏湘的意识又开始昏沉,这次不知过了多久,她的眼皮颤了颤,终于睁开了眼。周围一片乌漆墨黑,黑得深沉浓郁,她的脑子嗡的一响,下意识脱口而出:“我,我这是瞎了?”

嗓子哑的像是在砂纸上划过的磨刀石,开口的时候还带出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她虽然被屏蔽了痛觉,但也知道自己的嗓子估计是裂开了,只是没等她多想,手指就被人猛地一把攥住,头顶被人轻轻摩挲着,传来与自己不相上下的沙哑声:“是天黑了,你才刚刚醒来,一时不适应,过会儿就好了。苏苏,你是不是很渴?我去给你倒点儿水。”

语调听上去很平静,只是隐约带着丝哭腔,嘴上说着去给她倒水,但是人却攥着她的手没动。

苏湘任由他握着,眨了眨眼,视野里渐渐恢复几分亮色,慢慢地看清了眼前人的模样。

野人。

这是苏湘脑子里蹦出的第一个词,也不知多久没休息了,眼前的达蒙胡子拉碴,嘴唇干裂,眼底下阴影浓重,脸色白得像个鬼,她咧了咧嘴:“达蒙。”

“你怎么知道是我?”达蒙坐在床边,闻言握着她的手紧了紧,忍不住用干裂的嘴唇碰了碰她的额头,触感不是很好,有些粗粝,却似乎一下子让苏湘的嗓子更干了,脑子空空的,“不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能认得出来。”

因为我开了挂。苏湘默默在心底补充完这句,不过达蒙不知道,他将上半句听进耳朵里,那无疑是致命的情话,抓得他心脏紧紧的,有些呼吸不畅起来,忙手忙脚乱地起身,“我去给你倒水。”

顺道踢翻了一个矮凳,打翻了一个茶杯,他若无其事地嘀咕:“今晚的夜色好黑啊,什么都看不清。”

连苏湘都能看清,他怎么可能看不清,兽人的夜视力向来好得很呢,不过她也不去拆穿,等达蒙粗手粗脚地把她扶起来半抱在怀里,清凉的液体润过干裂的喉咙,竟尝出了丝丝的甜味。

苏湘喝完一口,就把杯子往达蒙唇边推:“你多久没喝水了,嗓子哑成这样?”

“不记得了,我不渴。”嘴上这么说着,还是就着苏湘喝过的地方抿了一口,鼻子顿时有些发酸,他感觉跟苏湘已经很久没见了,最后一次见面好像还闹得不欢而散,他觉得苏湘不喜欢自己,心里有些委屈,眼下的氛围又让他像在做梦一样,甜得想哭。

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分着将那杯水喝完,达蒙抱着她的手还是没松开,不想放手,也不敢放手,怀里的人太脆弱了,受了那么重的伤,却连疼都不知道,他不好好看着她,能怎么办呢?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氛围有些怪怪的,达蒙没话找话:“你累不累,要不要睡会儿休息下?”

苏湘瞟了他一眼:“我才刚醒来。”

“……哦。”

“你上来躺会吧,黑眼圈都快长到下巴了。”

“躺,躺在这儿?”达蒙一紧张就开始结巴,耳朵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但是没等苏湘再说第二遍,生怕对方会反悔似的,忙笨手笨脚地爬了上来,将苏湘轻轻地揽在怀里,见对方没有反对的意思,唇角一弯,又收了收手臂,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傻笑不已,“苏苏,你以后跟着我吧,就让我来保护你,好不好?”

苏湘想起达蒙跟伊莲娜的对话,知道对方喜欢的人不是伊莲娜,而是自己,她心里还是有股非常荒谬的不真实感,他喜欢的是自己,他竟然喜欢的是自己啊!是不是她答应了,达蒙就能够成功脱单了?早知道任务这么容易,中间何必那么多曲折啊……

脑子里杂七杂八地想着,也不知是不是身体实在太虚弱的原因,困意竟然再次涌上来,苏湘模模糊糊地抱怨着,说了些什么,连自己都记不清了,只隐约听到系统“叮”的一声,恭喜她任务已完成,是否选择结束游戏。

达蒙起初见苏湘并不应声,表面没有什么异常,心里却忐忑得厉害,紧张的手心里都冒出了汗。万一她拒绝呢,万一她不喜欢自己呢?他想,没用的,无论她怎么说,他都不会放她走的。

良久的沉默过后,达蒙的心都凉了,却忽然听她模模糊糊地问:“你为什么不早说?”

心脏像被一阵电流猝不及防地击中,惊喜来的太快怎么办?达蒙感觉自己的手在抖,他使劲握了握,激动地嗓子发紧,语不成调:“是我理解的意思吗,你同意了是不是,苏苏,你也喜欢我啊?”

苏湘又不清地“哦”了一声,接着头一歪,居然睡着了。达蒙扬着唇角将她收进怀里,不管,反正你是答应了。

他开心地抱着她轻吻,从眉梢额角到幽长挺俏的睫毛,从粉唇桃腮到精致小巧的下巴,可是怀里的人太安静了,安静地似乎没有一点知觉,达蒙怔了怔,慢慢地抬起眼,他的笑意还挂在唇角,整个人却都像化成了僵硬的石雕。

苏湘,没有呼吸了。

系统问她是否结束游戏,她在回答“哦”的那一瞬间,就被果断利落地停止了呼吸,之后她就像个旁观者一样,眼睁睁地看着达蒙接下来的一生。

达蒙没有大哭大叫,他整个人像是懵了一样,小心翼翼地抱着苏湘去找卡佛,期间他摔了几跤,抖着手去擦苏湘身上的灰,边擦边哄着怀里的人,就仿佛她还活着一样。

卡佛说苏湘已经死了,所有人都说苏湘已经死了,可达蒙还是不信,明明刚才还是好好的,明明答应了让他保护她的,怎么能突然就死了呢?他们都在骗他,他们都不肯治好她的伤。

达蒙跪在地上给卡佛磕头,给伊莲娜磕头,给所有人磕头,一个将近一米九的汉子,很多人心目中神一样的存在,此刻却卑微的像个小丑,他不吃不喝不睡,整个人都瘦的脱了形,两个人的脸色泛着一样青灰色的死气,可他还是抱着苏湘不肯撒手,那是一种相依为命的姿态, 说好了保护你的,怎么能放手?

后来达蒙晕了,大家趁机将苏湘一把火烧了,苏安偷藏了一把骨灰,达蒙醒来后,苏安将骨灰给他,他没要,他说那不是苏湘,他要去找她了。

那是苏安最后一次见到达蒙,后来他就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再后来伊莲娜治好了老狼王,但他没有继续统治格木部落,而是重新挑选了新的继承人,伊莲娜带着墨鸦回了雀云部落,苏安没留在格木部落,也没跟着阿达去雀云部落,他的手腕上缠着一条漂亮的麻花辫,腰间挂着苏湘的一捧骨灰,也云游四海去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