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单身狗拯救计划  >  11、荆蝶花之毒的异变

11、荆蝶花之毒的异变

3006 2017-11-09 20:01:00

次日苏湘一觉醒来,只觉得筋骨舒畅,神清气爽,昨天的一切烦恼都丢到了脑后,她朝在花园里打理花草的广白打了个招呼便飞身回了璟照宫。她先去荆珣的寝宫转了转,又去他闭关修炼的地方看了看,人居然都不在。

“哎,不会是跟纯如仙子幽会去了吧?”苏湘嘀嘀咕咕地推开自己的房间,然后一下子愣住了,“啊,你怎么在这里?”

荆珣坐在房间内唯一的案桌旁,腰背笔挺着,像一杆锋锐笔直的长枪,周身气压极低,散发着骇人的暴戾之气,他掀开眼角,眸光刀片似的划过来,面沉如冰。

苏湘收回跨进门槛的那只脚,抬头看了看头顶上龙飞凤舞的寝宫名字,是自己的住处没错,那走错的人应该不是自己。相处久了,也大约了解了这人的脾性,估计是对自己的夜不归宿不爽,这是生气了,而且还气得不轻。

可是她不会哄人,只得尴尬地呵呵一笑:“我这不是给你和纯如上仙留出独处的空间吗?那什么,我出门没跟你说一声是我的不对,我保证以后出门一定及时汇报,你别生气了啊,气大伤身。”

“我跟纯如?”荆珣的神情十分古怪,问的话也古怪,“你夜不归宿,是因为生气?”

“怎么可能!我为什么要生气?”苏湘像被蛰了一下,连连摇头撇清,“你们能在一起,我高兴还来不及。”

荆珣的目光更加凶狠起来,眼神冰冷地盯着她,也不说话,半晌一甩袖子,整张案桌连带着案桌上那套精致的白底蓝纹玉瓷盏刷拉一下飞了出去,撞击在雪白的墙壁上发出巨大的碎裂声,哗啦啦落了一地,他起身从苏湘身边越过,衣袍带起的劲风刮的她脸上生疼。

荆珣一走,苏湘就垮下了肩,她对荆珣的感情很复杂。

因着上次的那场幻觉,她发现自己并不讨厌当时的那种感觉,甚至还隐隐有些期待,听见纯如的话后她也会难过和伤心,无论现实中还是游戏里,她对这种感情都是陌生的,她想,这大概就是喜欢吧,患得患失,有着不可理喻的独占欲,她是真的喜欢上他了吧。

可是她却完全感觉不到荆珣对自己的感情,他对她从来都不温柔也不宽容,一点小事都会朝她凶巴巴的,也是,她身份低微,什么都不会,连一样能得拿出手的本事也没有,而且,他还嫌她丑……

这样想来,连自己都觉得泄气,既然如此,还不如快些剥离自己的感情,帮他抱得美人归后及早完成任务,抽身而退,免得越陷越深,反正这里的一切,原本也与她无关。

想通了的苏湘又恢复神采奕奕,忙前忙后地给他跟纯如上仙寻机撮合,再加上广白也趁机添火烧柴,渐渐的,纯如放在广白身上的心思淡了不少,转而放到荆珣身上的关注却明显多了起来,正在一切朝着苏湘预期发展的时候,荆珣又开始出幺蛾子了。

你不是要撮合我跟纯如么,我偏不。于是,他把思柔给招了来。

思柔原本就很迷恋荆珣,奈何一直找不到接近他的机会,这次荆珣主动邀她去喝茶,她就算是有天大的事也会前来应约的。只是到了约定的地点,才发现应邀而来的绝不只有她一人,包括纯如上仙在内,来赴约的竟有一二十人之多。

荆珣弄这出一方面是为了跟苏湘作对,她背后跟广白撺掇他跟纯如喝茶聊天,他便索性把大家都请了来,偏不去如她的意,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纯如提醒,他对她没意思。

弹弹琴,喝喝茶,赏赏花,原本计划很简单的一次聚会,却发生了件出乎了所有人意料的事。

除荆珣和广白外,在场的所有人都失控了。

正在提着玲珑壶给各位仙子斟茶时,苏湘突然察觉背后有一道视线紧盯着自己,她扭过头,看见了荆珣。荆珣被抓包也没丝毫尴尬的神色,他招了招手示意苏湘过去,苏湘疑惑地跑了过去,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这是终于肯跟她说话啦?

“眼角怎么红了,你哭过?”荆珣站起身来,手指触上她的眼角,很轻的抚了抚,有点缱绻多情的意味,“还在生我的气吗?”

荆珣的指腹微凉,但被他抚摸过的地方却一阵火烧火燎的,并且迅速蔓延到了脖颈,苏湘刚要开口问“你怎么知道我哭过”,忽然被人大力一扯,手腕上传来一阵痛感,整个人也猛地清醒了过来。

她还站在原地,手上拎着那把玲珑壶,里面的茶水都已经被倒干了,花纹繁复精致的小案几上遭了秧,水流哗啦啦地往下滴着,她的另一只手被广白捏着,正眉心紧蹙地看着她,她的脸色陡然一白,刚刚竟然又出现了幻觉。

这很不对劲,一次幻觉可以说她是思慕过度,这两次……她刚刚明明什么都没有想!

“你怎么样?”广白担心地问。

苏湘摇了摇头,茫然四顾,震惊的发现几乎所有人都进入了幻境,虽然不知道她们眼前的幻觉具体是怎样的,但看她们双颊绯红,眉眼娇羞的样子,也大抵能猜个差不多,约莫也是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吧。

至于荆珣……荆珣正站在她背后不远处,看样子是想往这边走的,目光幽冷地盯着两人交握的腕子,苏湘下意识地抽回自己被广白握着的手腕,荆珣移开视线,环视四周,也慢慢地敛起了眉峰,神色冷峻。

这么多人同时产生幻觉,这问题大发了。

一场小茶会在尴尬和诡异的氛围中匆匆结束,苏湘,广白,和荆珣三人客客气气地送走了众位仙子,接着伸手一挥在四周布下结界,荆珣盯着苏湘闪躲的目光,沉声问道:“你上次莫名其妙问的那句话,是不是因为也产生了幻觉?”

“啊,是哦。”苏湘挠了挠头,其实心底是松了一口气的,如果都是因为幻觉,那么可能她对他的感情也没有那么深的,嗯,一定是幻觉的缘故。

“那你……”荆珣还想就她看到的幻觉刨根问底,被广白出声打断了。

“那颗药丸引起的遗症吧。”广白问,“荆蝶花之毒被控制住了?”

这点苏湘最清楚,她点点头:“已经控制住了。”

“嗯,恐怕不是被控制住了,而是毒性产生了变异。”广白沉思道,“而且毒性似乎更加霸道了,不需要直接接触便能对人产生影响,但这种影响又似乎不是每次都能发生的,带有很大的随机性……”

这似乎……比之前更加麻烦啊!

荆珣冷冷地瞪了苏湘一眼,苏湘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尖,咳了一声清清嗓子道:“那什么,有山就有路,有河就有渡,一定会有办法解决的,别担心,我会努力再研制新药的……”

“哼!”

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广白也不好多说什么,准备回洢水宫看看有没有能派的上用场的药草,只是他刚一挥袖子撤去结界,一道天雷便猝不及防地兜头劈了下来,黑色的闪电犹如一条恶龙破幡而出,一时间天昏地暗,飞沙走石。

“走!”荆珣抓住苏湘的腰带往外一抛,脚下的地面骤然裂开了一道缝,一道天雷抽在他身上,顿时咳出一口血来,立刻又调息运气,准备抵抗接下来的天雷。

“轰隆隆——咔嚓——”

“荆珣!”苏湘大骇,完全不明白是什么状况,就连广白都遭了秧,天雷接二连三的劈下,脚下鲜绿的土地化为焦土,一道比一道更加霸道狠辣,广白的发带断开,长发凌乱地散着,他表面平静,心里却翻起了惊涛骇浪,荆珣这是要渡劫了。

如果单是荆珣渡劫还好,一个小仙人的劫数不会太狠,但关键是广白自己的修为也已达到了一个突破点,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历劫后位列神班,之前他一直压抑着不肯再进一步,此时却被荆珣的天雷给引出来了,只是,成神后便再也不能如此洒脱自由地出入下几重天了,他不愿意。

还没想好要如何骗过这道天雷,苏湘突然手上施展法术,身形急速移动,快如一道极光,硬生生扛下了接下来的一道雷,她不知道天雷是要打在谁身上,她只是看荆珣快要透明的脸色有些害怕,却不料阴差阳错地给广白引走了天雷,苏湘身后几人合抱之粗的苍天大树被拦腰斩断,方圆几里内草木尽折,鸟兽飞绝,天际中乌云翻滚,黑中带金,巨大的声响让人有一瞬间的耳鸣,轰隆之声连绵不绝。

之后的事苏湘就不知道了,她再次晕了过去。她倒下时腰间陡然有金芒迸射而出,像一层柔软温暖却又无坚不摧的光,将她整个人牢牢地包裹了进去,短笛猝然炸裂,碎片四散飞溅开来。

苏湘觉得这一世的自己很没用,动不动就要昏厥,根本什么忙都帮不上。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