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单身狗拯救计划  >  1、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单身狗

1、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单身狗

2552 2017-09-01 12:02:52

苏湘进入游戏舱后,在连接游戏的瞬间,一道透明的冰色VR光显罩在了她的眼上。

她微微闭了闭眼,再睁开的时候,她看见了一片湛蓝色的天空,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天空,澄澈得仿佛一块不含任何杂质的美玉,偶尔淡淡地飘过几缕薄云,轻纱似的拢在上面,如梦似幻。

“叮——您已进入虚拟世界,成功绑定游戏角色——”

人工智能系统的提示音在脑中响起,苏湘这才反应过来,她已经进入游戏中了,不得不佩服谢安泽,他所设计的游戏一款比一款更加精良,《单身狗拯救计划》这款游戏是她目前玩过的游戏中最为逼真的,无论是轻风拂过草叶时发出的细微摩擦声,还是叶尖微晃时在皮肤上留下的微妙触感,简直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如果不是明确地知道这是一场游戏,她会以为自己真的穿梭到了异时空。

苏湘拍拍屁股起身,发现自己降落到了一个很大的森林里,这里的树木十分高大粗壮,枝叶繁茂,郁郁葱葱,随便一片叶子都有苏湘的脑袋那么大,花朵艳丽的近乎妖异,却没有散发出任何香味,实在是怪异得很。

苏湘踩着松软的土壤走了两步,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低头一看,她身上穿得居然是一块兽皮!

“系统,系统你在吗,系统?”苏湘风中凌乱地在脑中问,“我这是来到原始社会了吗?”

“不不不,这里是兽人国度,一些高等的兽人部落里也是有城镇商铺的,放心啦主人,不会让你茹毛饮血的。”系统很骄傲地说,“你身上的兽皮是特质的哦,不会坏不会走光哦,而且设计者还给你保留了内衣底裤防身匕首哦,真真是业界良心呢!”

呵呵。

苏湘摸了摸,果然在后腰处摸到一把短刀,她认命地吁出一口气,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决定还是先离开这个地方,到部落的城镇商铺里换身衣裳再说。

刚走了没两步,苏湘就发现地上有些微微凹陷的痕迹,她起初没有在意,后来发现越看越像某种动物的爪痕,只是那爪痕也太大了,得有小半个脸盆那么大,她心里一阵紧张,但更多的事兴奋,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忍不住顺着爪印的方向往前走去,心想这很可能是游戏设定的一些线索,反正即使错了,系统也不会让她这么容易挂掉的。

又走了一会儿,苏湘终于在一个爪印前站住脚,那个爪印里团着只巴掌大的小奶狗,白色的绒毛上粘了些泥巴碎叶,看上去灰扑扑的,也不知是睡着了还是饿晕了,小眼睛紧紧地闭着,只有微微起伏的圆肚皮证明它还活着。

苏湘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救狗一命,造七级浮屠,系统忽然兴奋地提醒道:“男主角达蒙已出现,恭喜主人进入任务状态。”

什,什么?苏湘如遭雷击,这就是她要拯救的单身狗?他真的是一只狗而不是什么形容词?!这样真的好吗?

我要拿什么来拯救你啊,我的男主角!

不管苏湘的心里如何翻江倒海地咆哮,浅坑里的那团狗崽幽幽地睁开了眼,看见苏湘的一瞬间就如临大敌地炸起了毛,“咻”的一下,像个小炮弹似的弹起来,一口咬上了苏湘光裸细滑的脚踝。

苏湘低头,看着先是一脸懵逼,接着又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狗眼的……狗,面无表情地在脑中搜寻系统:“系统,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叮——您的系统已自动关闭——”

“……”

现在的VR游戏一般都会随机附带人工智能系统,必要时给予一些提醒,或者回答玩家一些不清晰的设定,而且随着玩家的等级提升,发挥的作用也可能会越来越大。但是苏湘却隐隐觉得,这个不靠谱的系统搞不好会是这个游戏最大的BUG!

在系统的沉默中,一人一狗大眼对小眼,一阵小风吹过,卷起地上的碎叶,擦着苏湘的额角打着旋儿的飘远了,从林间深处传来了不知名鸟儿欢快的叫声,此刻心中无比凄凉的人除了苏湘,还有达蒙。

事实上达蒙不是狗,而是一匹狼,是他们格木部落里血统纯正高贵的狼王之子,只可惜的是,他长到成年,却依然不能够完全化形。

在兽人国度,一切飞禽走兽都可以分为两类,终身不能够化形的低等兽类,和达到一定年纪后可以化成人形的高等兽人,通常化形的年纪越早,他将来的能力也会越出众,容貌也会越发好看,但是或早或晚,都会在成年之前化形的,若是成年后依旧不能开蒙化形的,一般都会遭到家族的遗弃。

达蒙是个例外,他父母的基因都十分优秀,而且他也早早地开蒙懂事,三岁就开始化形了,他是格木部落里化形最早的兽人,但也许是因为年纪太小了,他的身体还承受不住化形时的巨大能量,结果整个人大病一场,病好后,头顶那对毛茸茸的耳朵和身后的小尾巴就再也去不掉了,他成为了格木部落里的第一个半兽人,通俗点讲,就是残疾了。

作为一只残疾狼,达蒙渐渐放弃了人身,整日以巨狼的形态在部落里出没,然而不管他原型的狼身如何的强壮有力,威风凛凛,已经二十多岁的他,至今还没有得到过一个姑娘的青睐,哪怕是个癞蛤蟆变成的丑姑娘。

这简直让狼王夫妇愁白了头,于是许下诸般好处,到处打听合适的姑娘让他去相亲。可也不知是这次去相亲的兔子太胆小,还是达蒙的戾气太重了,人还没走上前就被吓得显了形,达蒙左等右等不见人影,实在是饿了,低头一看,脚边蹲了只哆哆嗦嗦的小白兔,于是嗷呜一口,血光飞溅,就那么把相亲对象给吃掉了。

这事儿很快在部落里传开,从此再没有一个姑娘肯冒着生命危险来相亲了。狼王抱着哭成泪人儿的妻子,一气之下将达蒙赶了出来,放言如果达蒙不能带个媳妇儿回去,就自己也别想回去了。

达蒙倒是乐得潇洒自在,四肢矫健,奔走如风,外面的花花世界可大得很呢。然而刚从部落出来没多久,达蒙的体内就突然一阵火烧火燎地疼痛,整个狼都似乎要灼烧起来,它一路发足狂奔,理智崩溃,最后生生地疼得晕了过去。

直到方才刚刚醒来,可是……它为什么变得这么小了?!一定是这个女人施了巫术,嗷呜,我要咬死你!

奈何小奶狗……不,是小奶狼的牙齿太不顶用,扑腾着撕咬了半天都没咬出个血花来。

苏湘定了定神,觉得谢安泽应该不会这么坑她,莫非这只狗崽子也是个真人玩家?她伸手捏住达蒙颈后柔软温热的皮毛,生拉硬拽地从自己的脚腕上撕了下来,提着它在半空中抖了两下,试探着问:“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达蒙弹了两下腿,眼睛微眯,这个女人在说什么,完全听不懂,她果然是在念巫语吧,于是更加拼命地挣扎起来。

苏湘观察着狗崽子的微表情,见它先是发愣,接着又手舞足蹈地比划起来,内心有点小激动,于是捏着它的脖子放到地上,一只手拉了拉它的前爪,示意它在地上写出答案:“一加一等于?”

达蒙瞅到机会,反掌一爪子挠过去,苏湘的手背上立刻出现了三道冒着血珠儿的红痕,苏湘默,半晌后,放弃似的将狗崽子重新提了起来。

算了,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还是先寻找出路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